APP下载

纵火案DNA疑云:那个贪婪私生子完美消失

2021-09-23不在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李艳杨勇王东

火灾现场出现一具焦尸,死者妻子和公公痛哭流涕,怪自己回来晚了。然而几天之后,警方发现,死者的DNA竟然跟另一起失踪案里的失踪者完全吻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揪心!火灾现场有一具焦尸

王东,75后,出生于贵州省赤水市,是一名有着十多年经验的老刑警。2018年9月的一天,他接到报警电话:县城下面一个镇子南边,靠近深山的一栋房屋发生火灾,当场烧死了一个人!

刑警队和法医当即赶了过去。到现场时,火灾已被扑灭,房子燃烧得很充分,只剩下一具空壳。靠墙处匍匐着一具黑褐色的焦尸。

焦尸旁边,一位佝偻老人和一名年轻妇女正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法医上前检查了一遍,认定尸体全身已高度碳化,损毁严重,辨认不出容貌,只能依稀判断出是一具男尸。

王东发现这栋房屋在镇上南边,处在最靠近深山的位置,很偏僻。消防队员告诉他们,火警是遇难者家属报的,现场也仅有两名遇难者家属,并没有其他目击证人。安排好现场,王东和同事将家属带到局里问询,一同带回局里的还有几枚散落在尸体周围,未被大火完全烧毁的金属扣和拉链头。

经了解,遇难者名叫张民,现年32岁,母亲早逝,现场老者是他的父亲张贵,年轻女子是他的妻子李艳。张民是家里唯一的顶梁柱,常年在广东打工,火灾发生时,他刚从广州回来没两天。

张民的父亲是农民,母亲早年患肺癌过世。5年前,在媒人的撮合下,张民娶了隔壁镇比他小两岁的李艳,次年儿子张韬出生。夫妻俩很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张韬才三岁多,就被送到了县城李艳的哥哥家里,读了最好的幼儿园。李艳则在老家照顾农田,不忙的时候,去城里接送儿子,偶尔有空,也去家政公司做点散工。

张民结婚后,去了广州打工。张贵除了农忙时回家,平常则在县里帮别人看大门,补贴家用。眼看着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谁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李艳哭得一抽一抽的,面对王东的询问,根本无法正常回答。张贵倒还算镇定,稍稍平复了心情后,哽咽着描述了火灾发生前的情况——

火灾发生当天早上六点多钟,天刚蒙蒙亮,张贵就和李艳前往后山的田里翻土。由于心疼张民常年在外面操劳,两人并没有叫醒他,而是把他留在家里睡觉。张贵和李艳一直忙到九点多才干完活,回家走到半截,猛然发现自家房屋着火了,可等到两人跑到家时,房屋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

张贵想要冲进去救儿子,但为时已晚,正巧赶上顺风,火势蔓延得很快。张贵只好拨通119,等到消防队员赶到现场扑灭火灾时,张民已经不幸遇难。说到这里,张贵再也忍不住悲痛,失声痛哭起来。

联系到张贵和李艳在镇上的其他亲戚,将他们接走后,王东先是查了张民的购票记录,证实他的确是在两天前从广州坐车回到老家的,也去了张贵描述的田里查看过,的确有被重新翻过土。

火灾发生后的第三天,尸检结果出来了,死因是热力损失窒息性死亡,是常见的火灾死亡原因,且在尸体的血液和胃留物里,均未检测到有酒精和安眠类药物残留。但由于尸体损毁严重,衣服、身份证等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证件,也都被大火吞噬得一干二净。想确认死者的身份,只能从DNA入手。

张民是独生子,活着的直系亲属只有两人,一是其父张贵,二是其子张韬。如果能证明死者DNA与这两人是亲子关系,那就能证明死者是张民。

在等待DNA对比结果出来的时间里,王东挨个走访了李艳和张贵的亲朋好友、邻居。张贵一家口碑极好,没跟别人红过脸吵过架,自然也扯不上有什么仇家。就在火灾发生后的第六天,王东所在的刑警队又接到了一起失踪案,这让他很头大。

驚诧!DNA疑云牵出个私生子

失踪者名叫杨勇,租住在镇上西北处的一个出租房里。33岁,生父不详,自小由母亲抚养长大。十年前,母亲去世后,他便独自生活。杨勇没有正经工作,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来往。这次报案起因是几天前,房东因为催交房租联系不上他。

王东和陈峰去了杨勇租房处。房间里的一切还算正常,没有打斗痕迹,门窗也没有被撬。杨勇床头上有一个正充着电的刮胡刀,抽屉最下面还放着他的身份证以及一些现金。种种迹象表明,他没有消失的理由。带着这些疑问,王东和陈峰赶回了局里,先是调取了杨勇家周围的监控录像,发现杨勇最后一次出现在摄像头里,是一个星期前的一天早晨。那以后,就再没出现过。他们又查了杨勇的火车票、汽车票购票记录,一无所获。接着,王东找到了杨勇的那些狐朋狗友,得知他们也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过杨勇了,打电话也一直关机。

一连查了三天,失踪案还是没有一点头绪,但好在焦尸案的DNA比对结果以及火灾起火原因鉴定书都相继出来了。DNA对比结果显示,死者和张贵、张韬确属亲子关系,可以认定死者就是张民。

而消防部门出具的火灾鉴定书也显示:起火原因是一枚烟头点燃了床上的棉絮,引发了大火。证据链完整,案子无任何疑点,基本可以排除刑事犯罪的可能。王东心想等手续走完,就能结案。

可第二天,负责调查杨勇资金流水的同事,发现银行流水记录里,张贵给杨勇转钱的频率非常高,平均每个月都要转两到三笔钱,数额不等。王东随即以调查案件为由,传唤了张贵。张贵说自己并不认识杨勇。王东把银行转账记录给他看,但张贵说自己不识字,耍起了无赖。

这厚厚一沓的转账记录就摆在这里,张贵怎么可能不认识杨勇?张贵越是掩饰,说明这背后越是有蹊跷。传唤结束后,王东把两个案件放到一起对比,竟发现这两起案件中,还有许多关联的地方。

首先,杨勇最后消失在监控里的那天,正是火灾发生的日子。另外,在翻看焦尸案卷宗时,一枚刻着马蹄纹、样式特殊的金属扣引起了王东的注意。他猛然想起在杨勇家,一张挂在墙上的照片里也看见过相同的扣子!

王东急忙赶到杨勇家中,找寻比对后发现,照片中的金属扣和火灾现场遗留下的金属扣,的确一模一样,而且杨勇衣柜里没有照片中的这件衣服。这枚不常见的金属扣子,却同时出现在焦尸案和失踪案的现场,真的只是单纯的巧合吗?

王东带着法医赶到杨勇的出租屋里,分别从剃须刀、垃圾桶、厨房用具上,提取了多个DNA样本,并把这些DNA样本逐一和先前焦尸案的DNA进行比对。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些DNA都来源于同一个人!

案件瞬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如果是张民,可他一直在广州打工,他的DNA怎么会出现在杨勇的出租屋内?如果是杨勇,为什么他的DNA会和张贵祖孙显示有亲缘关系?那张民又去了哪里?

刑警队传唤了李艳和张贵,并分开审讯。他们明显是串通了供词,起初还想咬紧牙关、负隅顽抗。最终,王东以银行转账和身份证记录为突破口,打开了张贵的心理防线——

“杨勇,是我的私生子。我们也不想这样的,可大伢子实在是太过分了。”在张贵断断续续的供述中,一个尘封了三十多年的秘密被揭开了。

33年前,张贵刚结婚时,还是个走街串巷的裁缝,因为手艺好,很受大家喜欢。为此,张贵结识了正在守寡的杨勇母亲,两人发展成了婚外情。虽然这段感情很快就结束了,但杨勇的母亲怀孕并生下了杨勇。寡妇生了个孩子!即使周围人的口水快把杨勇母亲给淹死,杨勇母亲也始终没有说出孩子的生父是谁。直到十年前,杨勇的母亲因病过世,在走之前,告诉了杨勇事情的始末。但一切都太晚了,由于从小缺乏正确的教导,杨勇早早辍学,年纪轻轻不学好,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

在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张贵后,杨勇很快找到了张贵。但他不是为了认亲,而是要钱,理由是这么多年,张贵没有尽到当父亲的责任。张贵自知理亏,也怕这段往事被揭露出来,更怕小儿子张民责怪自己,于是,开始频繁给杨勇钱。那几年,张贵的日子过得非常拮据,有时一天要打三份零工,自己舍不得吃一口热菜,却尽可能地满足杨勇。

张贵对张民说,自己挣的钱都存起来了,将来养老用。但实际上,他的钱全给了杨勇,直到被抓时,张贵的手里仅存十八块零五毛。可张贵这些年的有求必应,却没换来杨勇的宽容理解,反倒越来越肆意妄为。

唏嘘!当年风流结下恶之果

五年前,张民新婚过后外出打工,他前脚刚走,杨勇就上门来找张贵要钱。那时,张贵并不在家,家里只有刚刚过门的李艳。杨勇看着李艳,竟然起了歹心,强暴了自己的弟媳。等到张贵回家的时候,只看到了杨勇的背影。面对寻死觅活的李艳,张贵跌坐在地,老泪纵横。

眼看李艳要报警,张贵扑通跪到地上,哭着说了杨勇的身世,并求李艳放杨勇一马,并劝她说,如果张民知道她被强暴的事情,难保两人感情不会生变。天性懦弱的李艳,也怕张民知道这件事后嫌弃自己,咬牙同意了。

九个月后,儿子张韬出生了,李艳一直以为张韬是张民的亲生儿子,但她错了,张韬的父亲其实是杨勇。

日子恢复了短暂的平静,张贵和李艳本以为过去的伤疤,会在时间中逐渐愈合,却没想到杨勇愈演愈烈,那之后,他趁着张民外出打工,屡屡找上门来,威胁李艳从了他,要不然就把这些丑事全抖出来,让李艳丢尽脸面。李艳不从,杨勇便用强。性格软弱的她,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张贵知道后,找到了杨勇,指着他的脑门骂他是个畜生,却被杨勇抄起擀面杖打伤了脊椎。从此,张贵就落下了个驼背的毛病,再也没直起过腰来。日子在屈辱中一天天过去,直到案发前两天張民回来了。火灾当天,张贵的确是在后山翻地,只不过是和儿子张民一起,儿媳妇李艳独自留在家里做饭。

谁知,色胆包天的杨勇再次摸进了屋,开始对李艳实施强奸,却被正好回家的张民撞见。张民怒发冲冠,冲上去就给了杨勇后脑勺一铁锨,杨勇应声倒地。张贵见状,立马跑上去摸了摸杨勇的鼻息,发现人不行了。张贵虽然心痛不已,但转念一想,大儿子已经死了,不能再让小儿子坐牢了。

于是在短暂的思考过后,张贵没来得及告诉张民事情的原委,就急匆匆地伙同李艳和张民,将杨勇抬到了床上,然后用烟头点燃了棉花被,伪造了火灾现场。张贵常年出入深山,对屋后的深山了如指掌,他知道在山的背面有一个隐蔽的废弃小屋,于是让张民带了些口粮藏在了小屋里。

就这样,杨勇顶替张民,成了大火中被发现的焦尸。因为杨勇是张贵的私生子,又正好是张韬的亲生父亲,所以才巧合地通过了DNA比对。可法网恢恢,在正义面前,罪恶终究无处遁形。

案件进行到这,所有人都唏嘘不已。虽然杨勇有错在先,但这也不是张贵、张民、李艳剥夺他人生命的理由。这一切,也都和张贵对杨勇的一味纵容脱不开关系,倘若李艳早一点报警,事情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在得知张贵招供后,李艳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哭喊着说:“张民是正当防卫啊!”

王东叹了口气说道:“法医对尸体解剖时发现,死者的呼吸道里留有大量的灰烬,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李艳茫然道:“什么?”

“死人是不会呼吸的,自然也不会将灰烬带入自己的呼吸道内,如果杨勇真的死在了火灾之前,那在尸检时你们就会露出马脚。可偏偏尸检没有问题,这就意味着你们放火烧杨勇的时候,他还没有死,如果当时把他送去医院,还有挽回的余地。”

李艳瞬间哑然失色,泪水夺眶而出,后悔二字全写在脸上。当天下午,在张贵的指引下,王东他们在后山的密林里抓获了张民。

2019年末,因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张民、张贵、李艳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十年、八年。王东想起了刚入行时,师父常对他说:“莫犯事,犯事必被抓,违法乱纪的事情没有侥幸!”

编辑/宋美丽

猜你喜欢

李艳杨勇王东
凡人光阴
春天的电话
疯狂暗示
故乡
暗示
天降富爸,“贫穷贵公子”三兄弟相残
被替考推翻的友谊小船
妻子悬赏追查丈夫行踪,“第三者”举报该不该领赏
给你一把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