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七旬夫妇私奔:“我们要悄无声息老在一起”

2021-09-23紫筝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李强上海女儿

紫筝

都说养儿防老,可生活中有不少老夫妻为了给儿女带孩子而被迫分居两地,成了“老年被分族”。为了不分开,辽宁的李强夫妻想了一出奇招……

一碗水端不平,姐弟间心生罅隙

时年77岁的李强是辽宁省朝阳市人,与妻子王静艳已经结婚50年了。

结婚那年,李强27岁,王静艳26岁,已经算得上非常少见的晚婚。婚后,王静艳多年未孕,直到1981年才生下了女儿李妍。6年后,王静艳居然意外怀了二胎,并强行生了下来。随着儿子李江的出生,家里不仅缴纳了大额罚款,李强也因此被开除了公职。李强只能靠打工养家,每天从早忙到晚,总算保证了一家人的温饱。

王静艳这种“老来得子”的心理,让她自然而然地在对待儿女方面,出现了一些“偏心”行为。家里好吃的好用的,免不了紧着儿子先挑。每次孩子们争吵起来,王静艳都会对女儿说:“你比他大6岁呢,让着他点儿。”“弟弟正长个儿呢,容易饿,就给他吃吧。”李妍为此没少哭鼻子。李强也劝过王静艳很多次,对俩孩子要一碗水端平,可王静艳收敛一阵便又回到老样子。李强没了办法,便时常偷偷给女儿一点零用钱,让她别跟妈妈和弟弟计较。可即便如此,也难消女儿心里的怨言,她对这个弟弟颇为不待见。而李江也对这位从来不惯他毛病的姐姐很反感。基于此,姐弟俩关系一直很淡。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2010年,李江终于大学毕业了。打了几十年工,已经66岁的李强总算松了口氣,感觉终于卸下了身上的重担。彼时,李妍在朝阳市当了一名会计,李江则决定留在他的大学所在地上海,可上海的房价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想都不敢想。然而,2015年,李强家早年在棚户区的一处平房居然赶上了“棚户区改造”,为他们换来了83万元的拆迁款。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喜从天降的83万,竟引发了家里的一场大战。

李妍和李江听说这天大的好事儿,都赶回了家。李妍对父母说:“爸妈以前没钱,我也不惦记。可是现在得了83万,给我一部分做嫁妆,不为过吧?”李强觉得女儿的要求不过分,娘家主动陪送一些,女儿在丈夫面前也更能抬得起头。可还没等他表态,李江就不干了,冲他姐嚷道:“谁家娶媳妇不是男方花钱?姐夫有房有车的,你还不知足?回来争什么家产?你知道上海房子多贵吗?你长点心,行吗?”

李妍一听,火也顶了上来,回怼弟弟:“咱俩谁不长心?你还要脸不?83万你全想要啊?从小到大,家里什么好东西都紧着你,我告诉你,这事儿没门儿,就是闹上法庭,这家里的钱也有我一份儿!”姐弟俩剑拔弩张,就差动手了。

李强和王静艳几次张嘴,都被他们拦了下来。最后,李江指着李妍的鼻子说:“马上出嫁的人了,给我滚出去,这个家没你的事儿。老李家的钱,你没有惦记的权利!”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李妍的怒火,她冲上去给了李江一巴掌。见此情景,李强怒喊一声:“都给我闭嘴,我和你妈还没死呢!”家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王静艳又开始劝女儿:“上海消费高,这钱你弟更需要。他要是没房子,媳妇都娶不到……”李妍的眼泪唰地一下流了下来,她歇斯底里地喊道:“妈!你这辈子就偏心到底了是吗?上海消费高,但,那是我让他去的吗?你为什么处处都让我迁就他?我就不是你生的吗?”王静艳被问得哑口无言,也红了眼眶看着女儿。

李强被他们吵得心口一阵阵抽搐,重重叹了一口气道:“这83万,我和你妈一分都还没花,就引来你们一通混战。我一辈子没做过主,今天就做一回。咱家4口人,就按人头算,一人领一份。”李妍拿了她的那份出了家门。李强不想再就这个事儿多言,留下他们母子,躲到楼下抽烟。其实,李强能想到,王静艳一定会把她那份给儿子。但李强转念一想,儿子一个人在上海的确不容易,作为父母,也许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可李强万万也没想到,妻子把剩下的60多万都给了李江,一分也没留……李强只能一声叹息,他原想,事情到这里,做父母的付出就算结束了,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了。然而,事与愿违。

困于分巢带娃,老夫妻苦不堪言

2018年,李妍生了女儿。亲家在外地,带娃的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李强和王静艳身上。彼此住得不算远,每天过去帮衬还算能应付得过来。可是,2019年,结婚一年半的李江,也有了孩子。他也提出需要人帮忙带孩子。王静艳便跟李强商量:“不如我们去上海帮衬一下,毕竟孙子才出生,比女儿这边更需要人手。”李强正思索着怎么办,姐弟俩就急不可耐地上演了“抢人大战”。

李强不知道他们电话里是怎么争吵的,反正结局就是在没有争取老两口意见的情况下,拍板进行了人员分割。李江点名要了王静艳,而李妍要了李强。王静艳将儿女的这个决定告知李强的时候,李强问她:“你一个人去上海能行?咱俩过了一辈子,到老了分居了?”王静艳的眼泪转了好几圈,叹了口气:“唉,孩子需要,咱还能不满足吗?等孙子们大了,咱们就团圆了。”

王静艳走后,家里一下子就冷清下来,李强颇为不适应。不会用微信的他,跟着女婿学了好几天,才学会了视频通话。从此,李强和王静艳就开始了“隔屏相伴”。白天,他们各自忙着照顾孙子辈,没什么时间交流。只有晚上,他们才能打个视频电话,而王静艳又怕吵醒孩子,总是声似蚊蝇。日子仿佛是一种煎熬。

转眼到了2019年冬天,接连几日,王静艳都不愿接李强的视频,李强着急了,打电话给儿子,才和王静艳对接上。原来,王静艳犯了气管炎,咳嗽不止,怕惹李强担心,所以不敢接电话。李强听着她一声接着一声地喘,心里不是个滋味。王静艳说:“原来只知道南方很热,没想到南方的冬天这么阴冷。上海没有供暖,家里阴凉阴凉的,我这嗓子总不好……”正说着,就听见儿媳妇在那边嚷:“妈!快冲奶粉啊,孩子一会儿就醒了,喂得不及时,他又要哭。”王静艳就急忙挂了电话。

那天夜里,李强失眠了。他发语音消息问王静艳:“儿子儿媳妇是不是对你不好?你有事儿一定要跟我说啊,别自己憋着。”过了好一会儿,王静艳才回复:“人老了,不中用啊。我做的菜,儿媳妇不是说没味儿,就是觉得咸。抱孩子的方式也不对,给孩子喂奶的温度也不对,我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李强对着手机屏幕,心里不是个滋味。其实,李强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一辈子在外打工,家务很少过心,一直都是王静艳打理。而今,她去了上海,李强伺候女儿一家也显得颇为吃力。李强擦过的地,女儿总是觉得不够亮,用完的抹布也总是被挑放错了位置……李强原本以为,王静艳应该不会遇到他这样的问题,却不想处境也是如此。王静艳这辈子不容别人挑出个不是来,这关恐怕要更难过一些……

李强实在放心不下,第二天早饭时,跟女儿女婿提出:“我想去上海,陪陪你妈。”他们十分震惊地看向李强。女婿没表态,女儿态度很硬:“爸,那可不行!你们不能只管儿子不管女儿吧?再说你走了,孩子谁带啊?她从小就跟你,也离不开你啊!”李强还想再说,他们两口子就急急忙忙放下碗筷,丢下一句“爸,我们着急上班,不跟你说了哈”,逃荒一样出了门。李强无奈地收拾了碗筷。谁知半个小时不到,儿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语气很紧张地说:“爸,我在上海房子小,你要是过来,我媳妇起居不太方便。”李强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媳妇在你那还不方便呢!那你让我媳妇回家来!”儿子无奈地笑了:“爸,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黏媳妇了呢?你和我妈老了,我和我姐,一人养一个正好!要是你们二老都来我这,那也不合理啊,对不?”说完,他不等李强还口,就挂了电话。

就这样,李强想和王静艳会合的想法一经燃起,便被儿女浇灭了。

2020年5月,王静艳的身体更不如前了,咳嗽更频繁了,人也面黄肌瘦。

有一天半夜1点多,王静艳给李强打了个视频电话。在视频里,王静艳流着泪跟李强说:“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一刻,李强的老泪滚滚而下。许是一股急火攻心,那天起,李强再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周后,他忽然听不见了。女儿女婿太忙,嘱咐他自己去医院看看。李强独自去找了医生,居然被告知得了“突发性耳聋”。也不知道是药不对症,还是这个病不好治,吃了一周的药,毫无效果。从此,李强再也听不见视频那边老伴儿的声音了。王静艳在那边急得拼命比划,而李强最多能理解个三五成。

试问何以为家?一场私奔唤醒爱

转眼,又到了仲夏。李强想起,每年这个时候,王静艳最讨厌窗外的知了,叫起来吵得人心烦。而今,李强连那闹人的声音也听不到了,心里却异常空落落的。李强辗转反侧,给王静艳发了条消息:“我想你。”他们年轻时,从未有过什么海誓山盟,这大概是李强这辈子对王静艳说过的最肉麻的一句话了。几分钟后,王静艳的视频拨了过来,李强听不见她说什么,只是眼看着她哭成了泪人……那晚,他们共同做了个决定——私奔。

几天后,李强取了存折上所有的积蓄12万元,离开了朝阳,坐火车到了沈阳,然后从沈阳飞往上海。飞机升起的时候,他感到心跳异常加快,有害怕,但更多的是兴奋。因为他的妻子正在等他,等他带她逃离现在的一切……李强连儿子的家门都没有进,和王静艳会合以后,便匆忙地离开了上海。

他们回了东北,在离朝阳不远的葫芦岛落了脚。他们租了一套一居室,把手机卡都拔掉了,王静艳对李强说:“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不用和任何人联系。”李强用力点了点头。随后,王静艳花费一万四千元给李强配了时下最先进的助听器。当王静艳的声音再次进了李强的耳道,李强激动地笑出了满脸褶子……

在葫芦岛的第三周,民警找到了李强夫妇。原来,李妍和李江联系不上父母,各自报了警。民警说明来意,李强才将事情原委和盘托出,并请民警替他们保密行踪。李强还托他们转告李妍和李江:“爸妈老了,再也不能为你们做什么了,余生只想过自己的生活。请你们不要再打扰。”民警对李强夫妇的经历深表同情,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李强和王静艳在葫芦岛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没有人指责,没有人埋怨,异常轻松。王静艳的身子也渐渐好转了一些,夜里咳醒的次数越来越少。然而,李强还是会经常想起一些老邻居、老朋友,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因为到了他们这个年龄,身边的人总是见一个少一个。

上个月,民警再次找到了李強夫妇,给他们送来了一封信,说是李江请求他们帮忙转递的。展开信的那一刻,王静艳的泪又流了下来:“爸,妈:对不起!我和姐姐没想到,我们的自私居然将七十多岁的你们逼得私奔了。你们走后,我们日夜都在自责。我们错了,求求你们回来吧。不孝子:李江。”信不长,可李强夫妇花了很久才读完,久久无话。

“老头子,我想回家……”夜里,王静艳抽抽噎噎地吐出这句话。李强没有说话,脑中却像过电影一样,想起了女儿、儿子小时候的一幕幕。女儿曾经像个布娃娃,骑在他的脖颈上,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可爱得像个天使,逢人就说“我长得像爸爸,因为我爸特别好看”!儿子是个淘气包,每天疯得浑身是土,晚上李强领着他冲澡,他总是像模像样地说:“爸爸,我给你搓搓背!我能干好多事儿呢!”一时间,李强不知道如何回应王静艳。但李强想,倘若他们就这样在外地终老此生,恐怕孩子们下半辈子都会活在悔恨中,不得解脱……

于是,李强下了决心,买票回家。刚进家门,等候多时的儿女便冲了过来。他们“扑通”跪在父母面前,求他们原谅,并表示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各自孩子的问题,再也不压榨他们了。没多久,李强家的墙上,又多了一张全家福。这一次,人全都到齐了!李强和王静艳的脸上笑开了花。

中国式父母,晚年大都逃不了为儿女带孩子的宿命。扫码关注并回复:养老查看更多家庭故事。

编辑/晓娜

猜你喜欢

李强上海女儿
上海寻鸟大闯关
2018上海民营企业100强
和女儿的日常
2014 CES Unveiled上海发布会揭幕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女儿爱上了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