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扑腾的鱼

2021-09-22小乙

当代小说 2021年9期
关键词:老丁大林局长

小乙

1

这么多年了,老丁第一次失眠。整个晚上,他脑子里咚咚当当地响个不停,都是余大林用錾子敲水泵壳的声音。

昨天下午,县办公室主任通知他说,明天省领导要到开发区调研,让做好供水保障。主任又笑道,丁老总,知道你马上光荣退休了,有劳您站好最后一班岗啊。这一说,老丁跑了趟制水厂。员工跟他碰到一起也不打招呼,尤其是余大林,居然调头往车间走。老丁很不爽地往斜里一偏,拐进另一条岔道。厂长瞧出他的情绪,打算唤余大林回来,老丁忙摇头阻止。

路过维修室,老丁见夜班值守牌上写着余大林的名字,便忍不住走进去。小木床打理得清清爽爽,桌子上码了几个本子。老丁翻开一瞧,是维修记录簿、个人工作日志之类。压在最底层的,是合同工年度考评表。大林填得比往年都详尽,自我评价一栏还贴有附页。那些工工整整的字,如同一个个小石子,硌在他眼里和心里,隐隐地生疼。老丁离开厂子时,余大林依旧在车間。离老远老丁都能听到錾子声,咚咚当当的,敲得他心里直发慌。

就这样,錾子敲了一宿,把天敲亮了。老丁一到单位,就召开经理办公会。邹总和马书记姗姗来迟,老丁没给脸色看,还散了一圈烟。老丁说,今年合同工考评的事儿,想在自己卸任前弄完。

邹、马两人对视一眼,没吭声。

老丁暗自叹口气。县自来水公司和大多单位一样,岗位没高低之分,但员工的身份却有贵贱之别,主要体现在待遇的明显差异上。居上的称正式工,后者叫合同工。这些年,合同工越来越多,老丁上任后,觉得应该让他们有盼头,于是出台新招数:凡是工龄满五年的合同工,三年一评,前三名转正。这规定听起来挺正能量,但执行起来才知道有多烫手。考评前,各路神仙纷纷跑来托情,请求转张三转李四。总有法力高的,你必须买账。所以在这件事上,老丁成了拿钥匙的丫鬟——当家却做不了主;至于考评,很快也沦为戏台上的小卒——走过场。老丁为这事得罪过不少上级领导,员工却以为他捞了好处。老丁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今年春节假期过后,老丁说,新老总四月上任,合同工考评的事,就留给他练手艺吧。

这会儿,老丁自然瞧出邹、马的心思,忙补充道,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没有私心,就想公公正正选一次。空气凝固了几秒,老邹摸一摸脑袋,忽然笑道,时间还来得及。老马抽一抽鼻子,跟着附和。

老丁长舒一口气,但一股深深的倦意感裹挟而来。

2

考评工作在当天启动。正值倒春寒,天阴阴的,乌云挤着乌云,是那种风雷暗蓄的平静。这一回,老丁铁了心要做金钟罩铁布衫,来个刀枪不入。他把时间压得很紧,准备周五敲定结果。其实,整个流程不复杂,合同工填好自评表,各部门审核,给出最终分。科室长都是好好先生,满分八十,实际给分从不低于七十,剩下二十分由经理会综合评定。换句话说,谁能中彩,实际上由经理会说了算。如此明显的破绽,从没人提出过异议,而且还玩得非常狂热和虔诚。

如老丁所料,翌日上午,以往躲在通讯簿里的天兵天将陆续跳出来,在他的手机屏幕上眨巴眼睛。先是驿马渠管理处的一把手,老丁帮对方解决过一名关系户,现在老丁肯定不再理会;接着是前任领导王大爷,他儿媳妇是公司的合同工,上下班都难得准时一回,王大爷却“问候”老丁好几次,非让给个转正指标。老丁哪肯接招,又担心他跑办公室纠缠,就溜出去看病。他有颗假牙,牙套有点儿松了,需要弄一弄。下午手机“躁动”好几次,每次他都想,医生正在跟我弄牙呢。回家后,叮嘱家人说,如果有人登门造访,统统说我不在。

周三天气晴朗了,老丁的手机却继续风起云涌,而且登场的人越来越有分量。一个个跳出来,像闪电,闪得他心里发慌。老丁干脆到山区的两个小水厂巡视。山上信号差,手机一下清闲了。但一整天的时间不好打发,他每走一个地方,就唤上员工,围在一块儿聊天。

老丁当总经理八年多了,山区的员工难得见到他一次,都觉得很亲切。老丁也真跟大伙儿掏心掏肺地聊。他说,我平时忙于杂务,到基层时间少,但每个人的情况,我心里有数。然后拍拍身边的张福祥说,福祥老弟,元旦你加了班,对不?当时大湾塘附近爆管,你抢修到凌晨五点,第二天又接着值班,真是老黄牛啊。话音刚落,响起一片掌声。老丁忙抬手,连做几个下压的动作,我们公司,这样的老黄牛不少呢。比如余大林,四十岁不到,可维修技术那叫一个棒啊。我刚当老总时,他已经在单位七年了。听说他以前在外企打工,算见过世面的人。这小子,素来不爱说话,话都在眼里手里。比如,电机异响了,别人七嘴八舌地分析原因,他一言不发,拿一把螺丝刀,刀头抵在电机上,刀柄贴在耳朵上,眨眼听一会儿,便能判断出故障所在,十有九准。去年夏天半夜里,主水管出问题,大面积降了压,急啊!沟里淌满水,大林一边用机泵抽,一边跳下去操作。没想到,机泵线有一点儿破损,电导水里了。当时,他整个人被电住,手不停地发抖。幸好别人反应快,迅速拔掉电源,这才没出事。他徒弟替上他,到了焊管的时候,大林缓过劲来,又跑过来接着干,因为带水点焊,他技术最好。他这是拿命、拿命在拼工作啊!不过,大林跟我斗过气,对我有意见,因为……说到这里,老丁嗓子卡住了。福祥接嘴道,我明白,他没转正,他应该转正哩。他现在连徒弟也不收了。

有人悄悄踢福祥一脚,场子倏地安静了。

老丁清清嗓子,接着说,可大林从来没有把情绪表现在工作上,厂子发生应急事件,他从来都是冲到最前面。我一直在想,咱们供水人的这种精神,光用老黄牛来比喻,还不够准确不够全面,应该叫大林精神、福祥精神,你们说,对不?

掌声又响成一片。

老丁听得出来,这掌声发自他们内心,是真实的感动的有激情的。老丁心头一阵颤动。他想起平日里,别人见了他,总是阿谀奉承、唯唯诺诺,年前,他要卸任的消息传开后,员工的态度有了微妙变化,他们没那么怕他了,他的政令没那么畅通了,特别是老邹和老马,居然经常篡改他的旨意。年底征集意见,他也被打出原形,说他重政绩轻管理,说他关心职工不够,说他原则性不强,甚至说他刚愎自用,对下级苛刻对上级就是个软蛋。那时候,老丁终于算看清了自己,也看明白了别人。但有什么用呢?天都快亮了,所有的话只能烂肚子里,任它兴风作浪。

太阳落山后,员工们拉着老丁吃晚餐。添饭加汤,老丁都接着。饭有点儿硬,汤也偏凉,但这是他在公司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老丁慢慢地吃,碗在手里,一直舍不得放下。天色暗下来,拉亮电灯,昏黄一团,照得人模模糊糊。老丁环视一圈,对厂长说,你看看,这灯、这餐桌、这碗筷,旧得快成古董了,咋还不换?!给公司申请啊。下次来,没见整改,拿你是问!大家愣了一下,老丁这才反应过来,轻轻叩打桌面说,只要关乎员工的事,没一件是小事。我在位安排的工作,退下来也要监督落实。在场的人连声叫好,给老丁递烟点烟。很快烟雾腾起,老丁感觉比热气还温暖。

这一夜,老丁睡得特别香,梦里都能听到掌声。

3

翌日起床时,老丁提醒自己,最后一天了,必须得挺住。是啊,办公室在下班前整理出资料,明儿上午,和老邹、老马碰个头,抓紧一锤定音了。

刚到单位,国资局的杨局长给老丁打来电话,请他过去一趟,说是想沟通自来水公司目标考核的事。老丁暗喜,溝通吧,沟通得越久越好,那样就不用接电话了。

到局里,杨局长把老丁叫到办公室,说,自来水公司去年的绩效考评分出来了,A级,祝贺呀。老丁连声感谢,是打心眼里感谢。杨局长又晃晃脑袋,不过局务会讨论时,争议很大。因为去年你们大面积降了一次水压,按理要扣掉四分。我力排众议,说管道自然爆裂,很难预防,最终只扣了两分,刚好擦到A级线。老丁微躬身子,不断地道谢。杨局长忙扶住他的手臂,老丁,您这样,折煞我也。我最了解你们供水行业,知道你们辛苦。我侄女杨丽,经常夸您是拼命三郎,说您为工作宵衣旰食、兢兢业业呀。老丁说,谬赞谬赞,谢谢杨局长抬爱。杨局长笑道,对了,我顺便问问,丽丽这孩子,工作咋样?她是内向点儿,但爱学习,去年报考了电大函授班呢。老丁啥都明白过来了。杨丽是客服热线员,工作上实在一般。他只好谨慎地说,杨丽这孩子,在不断进步呢。杨局长点点头,老丁,谢谢您对丽丽的抬爱。听说她工龄刚好满五年,这次积极填写了转正自评表。老丁心一紧,含糊道,知道。杨局长比出三个指头,名额有三个,对不?反正不能影响大局。说完,死死地盯住他看。杨局长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手电筒,朝他直通通地射出光来。老丁开始动摇了。杨局长看了看手表,说,我得马上开局务会了,您先回吧。自来水公司的考核结果要在局党委会走最终程序,不排除有副职提出异议,我会帮你顶住,放一百个心。

杨局长这话,彻底把老丁的防线击垮了。

回到单位,老丁问办公室主任,资料弄得怎么样了?主任递来名单说,这次满足条件的有三十五人,可递交申请表的,只有四个。老丁手一挥,再催催,下班前不交的,拒收。主任说,都催了,电话催,网上催,只有这么多。老丁俩眼一瞪,怎么回事儿?!主任碰两下嘴唇说,不、不清楚喽。老丁忽地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拿过名单,来回瞧了好几遍,没余大林的名字。

沉吟片刻,老丁决定跑一趟水厂。

4

厂子的员工依然疏远老丁。厂长跟在老丁后面,同样若即若离。老丁看着他郑重地说,去年降水压,考核扣掉好几分。这天气快升温了,生产任务重,我不放心,再来瞧瞧,马虎不得啊。厂长连忙陪他转了一大圈儿。老丁没心思细看,倒是留意着余大林,偏偏没见他人影儿。

路过维修室,老丁又迈进去转悠。那份考评表不在了。他故作轻松地问,合同工的考评表,都交了?厂长说,都交了,但我审核完,余大林让我退给他。老丁问为啥,厂长迟疑道,不清楚。又补了句,余大林去石林镇加压站巡检,快回来了,要不你亲自问问他。老丁哼一声,随他便,我懒得操这份心。说完,坐在椅子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雾飘散,余大林的影子,也不停地在他脑子里晃荡。

老丁到公司的第二年,就知晓了余大林的工作表现。在职工会上,老丁点名表扬了他。会后,余大林跑到他办公室,递上一支烟。他不善言辞,只冲老丁点头笑,不停地说谢谢。老丁说,大林,好好干,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老丁清楚地记得,当时大林望着他,眼里明亮、虔诚又惶恐。可老丁很快明白,很多事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第一次考评,余大林落空了;第二次考评前,他跑到老丁家里来,非要塞两条烟、两瓶酒,外加一大篓扑腾乱跳的鲫鱼。老丁急了,呵斥道,知道现在啥形势吗?!你这样做,害人害己啊。平时见你不吭声不出气,没想到你的心机比谁都重。你马上走,拿走,否则明天别来上班了!

余大林听着,嘴唇发暗,身子也抖起来。他提着烟酒,灰溜溜地离开了。鱼呢,忘拿了。老丁本想唤他回来,把鱼带走,老婆劝道,算啦,你这样做太伤人了。老丁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过火了。后来,他想找个机会跟余大林谈谈心,权当赔个礼,但始终放不下架子。余大林呢,干活仍旧卖力,人却更内向了。去年开春,厂子配电室出故障,应急抢修时大林居然没在现场。后来他解释,老婆身体不好,带她看病去了。老丁暗自思忖,这大林啊,没以前实诚了。

无论怎样,老丁没有真正责怪过余大林。特别是前两天,看到余大林的态度,看到他填的自评表,老丁明白,员工们不仅对他彻底失望,而且对下一任领导充满期待。老丁不服气啊,这些年,他接管山区供水,扩建新水厂,铺大管网,自夸一句“鞠躬尽瘁”,一点儿不过分。现在因为考评这事,否认了他的全部,老丁不甘心,他必须挽回这个局面。

就在老丁抽烟抽得发腻时,余大林回来了。老丁马上跑库房巡视。余大林见到老丁,又避开。厂长唤住他说,丁总等你好长时间了。这话把老丁的火气一下子点燃了,老丁想,如果他还冷着脸,我马上甩袖子走人。幸好,余大林虽然讷着表情,但停了脚步,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老丁摆摆手说,行了,各忙各的吧。

老丁磨磨蹭蹭地走了一圈儿,又往维修室去。到了屋檐下,他来回踱步,眼角悄悄往里瞟。他瞧见阳光把余大林的影子投在桌面上,微微扭动着。老丁能想到他躲在门边,浑身不自在的样子。老丁故意冲厂长大声说,我昨天到山区,还表扬了某些同志,现在真是后悔了。一时半会儿没得到自己想要的公平,受一丁点儿委屈,就耍脾性,玩任性,摆傲性,把自己那点儿技术当个宝贝,生怕别人偷去。我当年高中毕业后做水电工,天天蹬三轮抬水管,挖泥巴钻阴沟,啥都干,整整干了三年啊。跟我一块儿的同事,没我能吃苦,但有的坐办公室,有的被派出去学预算,还有做科长的,我抱怨过不公平吗?!我要抱怨,今天能站在这里说话吗?!训完话,老丁看到桌面的影子已经纹丝不动。厂长凑上前,对老丁耳语道,一会儿我再劝劝他。老丁又说,公平?我这把年纪的人,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公平吗?!不公平,这个时候我还搞什么考评?!我不会泡杯热茶,清闲清闲吗?!

说完,拂袖而去。

上车后,老丁回头瞧了一眼。余大林居然站在车后,嗫嚅着,像是有话要说。那一刻,老丁看到他眼里蒙了层水雾,老丁心软了,想跟他絮叨两句,可司机一踩油门,驱车离开。

5

到了公司,老丁让办公室再催催各部门交表。过了一小时,主任跑来说,只收到余大林的,其他真没了。老丁心里的石头“咚”的一声落地。现在他改变计划了,决定加班召开经理会。

会上,老丁坦言了杨局长给予的支持和“叮嘱”,然后列出这次转正的理想名单:余大林、福祥,外加杨丽。老邹摸摸头说,杨丽我赞同,但提议把余大林换成王大爷的儿媳妇。老丁瞬间反应过来,老邹就是王大爷在位时提携的。老马跟着点头,我赞同!然后报出另一个员工名字,提议换掉福祥。这人正是驿马渠管理处的那个关系户。老丁彻底蒙了,感觉像遇到人贩子,还被猛拍了一砖头。但他耐着性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邹、马两人依旧坚持己见。

老丁心头的怒火蹿上来,当即抽身走人。

下班的路上,老丁消了些气,他想起余大林,想起自己威风凛凛、煞有介事地训诫他的样子,心里顿时有了羞愧和歉意。下午的时候,大林好像有话对我说,当时夸下海口,现在真得让他有从长计议的思想准备,也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思忖间,老丁让司机将车转向,直奔水厂。可余大林今儿不值夜班,老丁马上联系余大林,约他一块儿聊聊。电话那头微颤着声音问,好的好的……丁总您还没吃晚饭吧……老丁哪来什么胃口?打断道,早吃啦!这样吧,就在你家附近,陪我散散步。

赶至目的地,余大林早站在屋檐下等着。老丁和他边走边聊,聊的都是不痛不痒的业务琐事,始终没绕到“正事”上来。沿田坎走了一大圈儿,返回屋檐下时,木窗吱嘎一声开了。循声望去,老丁脑袋一炸,炸出一团泡沫来——他看见余大林的老婆了。她靠在窗边,嘴角歪斜着,脸跟水泥一样僵硬,那样子让人联想到变形的木雕人。看到老丁后,她动作笨拙地侧身,躲到了窗后。老丁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余大林低声说,我老婆几年前得了渐冻症,看过好多大夫,没得治,只能吃药维持。老丁腮帮子颤了几下,大林,当我是领导的话,之前咋不吱声?问完,倏地想起去年余大林提起过他老婆生病的事,心里一阵阵揪着疼,疼得胃隐隐痉挛。余大林又说,丁总,谢谢您关心,谢谢您对我的认可,我想……我真要转了正,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这话像鞭子,狠狠抽了老丁一下。

半晌,老丁才说,知道,我记心上的。不等余大林接话,他匆匆告辞了。老丁能感觉到余大林在目送他,那目光肯定充满感激和期待。老丁的脚步不由得凌乱起来,摇摇晃晃拐过两条弯道,待稍稍平静,他狠狠心决定,必须取消杨丽,同时邀请职工代表参会监督评选。他相信,只要公平评选,自己的理想名单就能变成现实。杨局长那边,等自己退休后,再向他负荆请罪吧。

这样想着,晚上睡觉踏实不少。

第二天,老丁一起床,就让办公室通知职工代表参会。到了单位,主任却跑来说,丁总,刚才县委来电话,说有急事找你。这一去,老丁挨了个更大的晴天霹雳。原来,部分合同工拒交资料,本意是想让这次考评夭折,没想到,老丁坚持要评,他们就联名请求上级组织派人,监督考评的全过程。

老丁被问了半天话。临走前,领导说,老丁,员工很温和的,无非提了个请求啊。你们……哎,下一届班子真该以此为鉴啊!老丁眼皮跳两下,咬牙说,领导,放心!这次的合同工评选,我一定会秉公决策,给员工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回去后,领导又给他打来电话,老丁,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保稳定。考评的事,等下任领导认真调研,完善制度后再开展吧。刚才给您的主管领导,就是杨局长沟通了一下,他也是这意思。

挂断电话,老丁愣了半晌,突然哑然一笑,眼里有润润的感觉。

6

合同工考评的闹剧,很快传得沸沸扬扬。退休后,老丁一周没出门。四月春深,待心情恢复得差不多了,他开始每天下午到山边散步。

那天傍晚回来,他听到厨房有响动,扑棱扑棱的声音。走进去一瞧,洗菜盆边放着个水桶,里面有一条大鲫鱼。案板上的瓷盆里,装着三四条剖好的鱼。丁夫人正在擦拭剪刀,见了老丁,解释道,这些鱼,是余大林送来的,我坚持不收,可他说是自家养的,坐了一会儿,非要留下几条。说完,丁夫人蹲下来,捞起桶里最后一条鱼,准备开肚刮鳞。老丁倏地弯下腰,夺过鱼,扔进桶里。鱼儿跌回水里,猛地扑腾几下,溅出几朵水花来。丁夫人一下子蒙了,问,干吗?老丁自嘲道,更年期来了。然后跑回卧室换衣裳。而后,推开窗户,眺望远处,心里涌上莫名的幽寂感。

晚上,老丁夢到余大林。他问,大林,合同工考评的事儿,定了吗?没回应。老丁的脑子里又咚咚当当地响起来,清脆、响亮。

猜你喜欢

老丁大林局长
大林妈摆摊儿
深夜的时候是很危险的
超级牌迷
继续走下去
规矩
读《大林和小林》
我寻找你是想帮你找回诚信
从根本上治疗
有难题找领导
不倒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