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毒鱼案

2021-06-11丁秀红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1年6期
关键词:县太爷姐妹俩鱼头

丁秀红

清朝乾隆年间。

这年春上的一天,中午刚过,枳镇保长黄朴家里突然传出了嘈杂的喊叫声、呻吟声。紧接着,保长老婆柳絮慌慌张张从家里跑出来,喊人快点儿找郎中去,家中有人可能中毒了。

街坊邻居跑到黄朴家中,看到了可怕的一幕。黄朴家的院子里,包括黄朴一共四个人,捂着肚子,上吐下泻,严重的一人躺在地上打滚,情况十分危急。这边正忙乱着,邻居家的一对孤女大妮、二妮也捂着肚子哭喊着来到了大街上,据说是吃了黄朴家的鱼头、鱼肠……

人群中有个叫杜限的人,平日里好吃懒做、偷鸡摸狗,没少受保长的整治。他怀恨在心,现在看到保长家中发生了中毒事件,感觉报复的机会来了,便马不停蹄地跑到县衙报案:保长黄朴以请客为名,投毒害人,就连邻居的一对孤女也未能幸免……

黄朴,县太爷并不陌生。

不久前,县太爷微服私访。他出了密州城,沿潍河南岸往西走,到了枳镇遇到了在河堤上栽树的黄朴。黄朴赶紧停止劳作,上前施礼问好。县太爷示意黄朴不要声张,方便的话可以和他一起随便走走。县太爷邀请,黄朴自然是满口答应。

县太爷说要到河那边看看。河上没有桥,两个人就要脱鞋过河,突然从旁边庄稼地里跑过来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二话没说弯腰就要背黄朴过河。黄朴执意不肯,那汉子急了,说:“半年前您从马车底下救了我妹妹,自己却被车轮轧断腿,如今伤还没好利索。现在正是初春,水冰凉,怎么能过河呢?不为别的,您要是凉出个好歹来,谁还能像您一样一心一意地为乡亲办事?”说着话,硬是将黄朴拽上背。

黄朴挣脱着,指指县太爷,说:“要背你就先背……”

县太爷对汉子摇摇手。

黄朴小声对汉子说:“那是县太爷。”

汉子说:“县太爷我不认识,要背也得等我先把您背过去了……”

尽管他们声音不大,县太爷还是听到了。汉子话糙理不糙。不行春风,难得秋雨。汉子知道了自己是县太爷,却还是先去侍候保长,是知恩图报。可见这保长在此人心里的位置是何等重要!没等汉子回来背,县太爷自己就下了水……

县太爷不敢相信,这样一个看起来心地善良、受人爱戴的人会投毒害人?他问杜限,依你看黄朴为啥要投毒害人?

杜限说下毒害人当然是有原因的。一个月前,被毒之人副保长张虎和黄朴为了一个寡妇争风吃醋大吵一场,幸亏被人拉着才没动起手来。两个女娃娃,她们父母留下了三间房子,几亩薄田。孩子的父母过世后,黄朴两口子表面上对她们照顾有加,那是想霸占人家的房产地产,下毒图财害命……

听杜限这么一说,黄朴投毒有动机有预谋,事情非同小可。此时衙门里没有什么其他要紧的事,县太爷决定亲自走一趟。

县太爷率领一干衙役,用了两炷香不到的工夫就赶到枳镇,直奔黄朴家。

此刻,黄朴脸色蜡黄地躺在炕上,其他中毒的人已经各自回家。他见县太爷兴师动众前来,起初莫名其妙,不知道在自己管辖范围内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慌忙勉强起来行礼拜见。突然两班衙役上前,强行将他摁倒跪下。

他大吃一惊,问道:“老爷,这是为何?”

毕竟他是一方保长,看其一脸无辜,又病歪歪的样子,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县太爷还是网开一面,让他坐起来说话。

黄朴弄明白县太爷带人来的目的后,松了一口气,他详细叙说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上午,村民李子玉送了几条一斤多重的河鱼。灾荒之年,这几条河鱼,那可是贵重礼物。村里有老人去世,黄朴帮忙去了,老婆柳絮起初不肯留下鱼。她说要是留下,黄朴回家怪罪不说,一定把鱼再送回去。李子玉说鱼是今天早上刚从湖里捞出来的,他挑了几条大点儿的送过来让他们尝尝,如果不留,就是瞧不起他……

話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柳絮只好将鱼留下。

中午黄朴回到家里,看到了鱼,就让老婆送回去。柳絮说既然他有这份心,送回去面子不好看,咱就收下吧。礼尚往来,过后咱再从别的方面补偿一下。

黄朴感觉老婆的话有道理。他想这稀罕东西自己吃了有些可惜。前天因为副手张虎的寡弟媳要改嫁,张虎阻止,弟媳寻死觅活。黄朴便劝说张虎将心比心,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守寡,孤苦伶仃也怪可怜的,要改嫁就随她去吧。张虎觉得寡妇改嫁有辱门风,不但不听劝告还出言不逊,两个人就吵了起来。过后黄朴想想,也许是自己说话过激,方法不对。他就想借这几条鱼,请张虎过来喝几盅酒,趁此机会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顺便再开导开导张虎。可是只叫张虎似乎有些不妥,便又叫上其他两个同僚作陪……

柳絮听丈夫说要用这鲜鱼请客,看看天也不早了,便赶紧动手收拾。她把鱼洗净,剁下鱼头,扒出鱼肠,想过后收拾收拾再吃。正在这时,大妮、二妮过来玩耍,看到被放在一边的鱼头、鱼肠,问道:“大娘,这鱼头、鱼肠你不要了?我拿回去煮煮吃行不?”

柳絮爱怜地看着两个小姑娘,说:“你稀罕就拿去。”

两个小姑娘欢欢喜喜地拿着鱼头、鱼肠回家去了。

望着这两个小姑娘出门的背影,柳絮心里酸酸的。两年前,姐妹俩的父母得病先后去世,留下大的12岁、小的7岁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也想过把俩女孩子收养起来,可是自己家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得也不宽裕。又怕万一养出了什么好歹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不管怎么着,她对这姐妹也是尽可能地照顾……

柳絮把鱼做好了,让黄朴把三个同僚喊过来。饭桌炕上一放,连鱼加汤一人一碗。烫上一壶老酒,几人就吃喝起来。因为去年旱灾闹的,平日里吃饭都困难,别说是尝到这鱼汤的美味了,所以吃起来就有点儿狼吞虎咽。

吃着吃着,突然就有人开始头晕恶心肚子痛,紧接着其他人也都如此。他们都害怕了,意识到是吃鱼中毒了。柳絮见状,赶紧跑出喊人请郎中来。在众人的帮助下,又是灌肠,又是解药,一番忙活。好歹大家中毒不深,救治及时,没有性命之忧。

这边众人脱离了危险,那边姐妹俩又捂着肚子哭喊着走出家门。幸好郎中还在,赶紧用药解毒,两个小姑娘才脱离危险。

县太爷说:“同样吃了鱼,你怎么中毒最轻,老婆孩子也都一点儿事没有?”

黄朴说:“鱼本来就不多。怕客人不能尽兴,我就没舍得多吃。那鱼都上了桌,哪里还有老婆孩子的份儿?”

县太爷又命人前去把小姑娘叫来对质。

两个小姑娘说她们要了鱼头、鱼肠,欢天喜地拿回家,洗干净放锅里。煮熟了,妹妹就要吃。姐姐说:“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这么好的东西了,叫爹娘先尝尝,咱再吃。”姐姐把鱼头、鱼肠捞到一个碗里,放在了父母的牌位前。自从父母过世后,姐妹俩不管吃什么,都是先让爹娘尝尝,自己再吃。祭奠完后,姐妹俩刚要吃,邻居大嫂上门借箩用,姐妹俩赶紧去找箩。一只猫闻着鱼味跑进屋里,扑上正在上供的鱼头、鱼肠几口吞下肚。还有一块鱼头没吃完,看到姐妹俩来了,赶紧衔着鱼头往外跑。姐妹俩只好把锅里剩下的一点儿汤喝了。猫跑到墙根呜呜叫了几声,挣扎了几下,就口吐血沫死了。很快,姐妹俩也肚子疼痛并呕吐起来……

姐妹俩被毒纯属偶然,是她们的孝心救了自己一命。看来是有人事先给鱼下了毒,鱼中毒后毒素都在鱼头、鱼肠里,所以食用之人才幸免于难,只是害死了一只嘴馋的猫。

县太爷命令:立刻找李子玉问个清楚。

李子玉被带到县太爷面前。

县太爷来个先发制人:“李子玉,你是如何在鱼里下毒谋害保长一家的?从实招来!”

李子玉吓得战战兢兢,跪在地上连喊冤枉。他说鱼平日隐藏在深水里,到了春天,母的到岸边水浅的地方甩浆(下籽),要是有人靠近,它们又会游向深水里,没有网就别想捉到它们。昨天看到南湖里有不少鱼靠边游动甩浆,就想捞几条鱼吃。回家后,他把老鼠藥和在地瓜面中,做成了小饼子蒸熟。一大早就去把和药的饼子撒在了湖边浅水里,很快就有鱼过来抢食吃,随后就有鱼被药翻了。想到家中大事小事没少让保长操心,无以回报,甚是过意不去,他捞到鱼之后,就挑了几条大的送到了保长家,感谢保长对他一家的关心,实在不是有意所为。

县太爷问道:“你拿回家的鱼呢?吃了没事?”

李子玉说:“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弄了鱼自己没舍得吃,怕放久了臭了,就把鱼放在水盆里泡着……”

“你怎么不说鱼是被药的?”

“我以为不会有事……”

真相大白,一切都是无心之过。毒鱼案件让县太爷看到了这方人淳朴善良的民风。可是,报案人杜限捕风捉影诬陷报复,也应该惩戒一下,以儆效尤。黄朴阻止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为民做事就应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让他自律吧!”

这让县太爷对黄朴更加刮目相看,当即决定嘉奖黄朴……

选自《乡土·野马渡》2021.2

猜你喜欢

县太爷姐妹俩鱼头
姐妹俩
看鱼
巧对县官赢百金
买鱼头的学问
双胞胎姐妹嫁双胞胎兄弟还同时怀二胎
吃鱼头
买鱼头的学问
小辣椒
小辣椒
巧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