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登一次珠峰大概需要多少钱?

2021-04-25生态体育

视野 2021年7期
关键词:登山家尔巴攀登者

生态体育

有钱就可以登珠峰了吗?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的,珠峰早已不是职业登山者的专属。

有钱就可以登珠峰吗?

对于时下攀登珠峰的过度商业化,曾经有位著名的登山家表示:现在珠峰南北坡传统线路上的攀登只能称之为观光。

在尼泊尔侧的南坡,如果你想登珠峰,有多家国际性高山探险公司可以提供服务,商业报价3~12万美元不等。“只要你交钱,不管有没有登山经验,总能找到商业登山公司带你登顶。”

门槛低下让越来越多的业余爱好者,甚至在没有任何登山经验的情况下,也想试图攀登珠峰,这项极限运动,成为一项富人游戏。

登山技术和装备的进步,在过去几十年间,已帮助成百上千人站上世界之巅。逐渐拔高的数字向业余登山者和野心家们释放出的信号是:我一样可以。

有一组这样的对比数据:2003年,为纪念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国内组织了第一次大型珠峰攀登活动,王石登顶时,排在1700人次左右。到了2019年,已经有近10000人次的登顶记录了。

“在上世纪70、80年代,造访珠峰的通常是著名的登山家。这些年,珠峰已是一座被商业化的山峰,来的都是那些有钱人。”尼泊尔的夏尔巴向导Norbu Sherpa,在2013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这样评价珠峰探险。

1953年,当英国登山队队员艾德蒙·希拉里与向导丹增·诺盖成为有记录以来第一支成功登上珠峰的队伍时,两人只能靠罐头食品、坚果和沙丁鱼维持生命。而如今,登山者可以在珠峰大本营吃到寿司,喝到红酒,甚至还能参加瑜伽课程。

“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来到珠峰的旅行者而言,抵达峰顶并不需要任何技巧。近十年愈演愈烈的趋势是,人们从基地营就开始使用氧气,然而过去几十年,职业登山家通常只会在海拔8000米以上才考虑用氧气瓶。现在他们(指业余登山者)用起氧气瓶来就像喝水一样。”曾成功问鼎珠峰的专业登山者Ralf Dujmovits,在2012年时就向《卫报》吐槽过攀登珠峰的“业余”风气。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现身珠峰的一些攀登者,甚至不知道如何穿上套在鞋底下增加冰上摩擦力的鞋钉。“参加铁人三项赛有资质要求……攀登世界最高峰却不需要?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吗?”职业登山家Alan Arnette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提出了疑问。

登山每年能给尼泊尔创造约3亿美元的收入。对于鱼龙混杂的登山公司和无任何经验的登山者,尼泊尔官员已表示,当局可能会对法律进行修改,对登山者和登山公司的资质提出更多要求。

不少业余登山者会在位于中国的北线和尼泊尔的南线之间,选择后者。原因不只是尼泊尔一侧的路程更短,更主要的是,相较于中国政府,尼泊尔对登山者的人数及资质并无限制,尼泊尔当地公司收取的服务费也更低廉。

登个珠峰要花多少钱?

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攀登费用,已经从2016年的4万美元/人,上涨至2019年的4.59万美元/人,约合人民币31.78万/人。而在位于中国境内的珠峰北坡,一家西藏专业登山公司对记者的报价接近46万元/人。

但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选择从珠峰的哪一侧攀登,上述的报价仅仅是“团队费用”,而另有数万元的费用需要攀登者个人支付。

在攀登前期,主要是个人的装备费用,以及国内往返尼泊尔的交通食宿费,个人保险通常不包含在其中,“前后约两个月的时间,个人的保险费用约在3000-6000元人民币”。

在珠峰南侧大本营的每一项活动,都有明码实价的费用。如在攀登者到达前,有着“冰川医生”之称的修路工,会进行各个营地固定横梯和路绳修路的工作,因此在团费中,一个“明码实价”的支付费用是600美元/人的“冰川医生”修路费用。

而从3号营地至登顶的路段,则每年由几家大型的攀登公司轮流开路,其他公司或个人攀登者则需要为此缴纳500美元/人的开路费。此外,要获得登山过程中的气象服务,亦需要缴费。

在大本营如果想上网,费用为人民币300元一个G的流量,且网速往往不能得到保证。

在攀登过程中没有网络服务,跟外界联系主要通过卫星电话。由于部分地段与中国接近,因此在珠峰南坡的攀登过程中,也可以使用国内的服务商,海事卫星费用为1.8元/分钟。而如果选择国际服务商,如铱星的费用在一分钟7-8元人民币。

此外一项必要的个人花费是,给夏尔巴的小费(登顶奖金),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是,不管登顶与否,通常都需要给夏尔巴1500美元左右的小费。

还有一项,则是给留守大本营的后勤团队的小费。在大本营,有服务生、厨师、背夫,攀登者需要支付300美元的小费。

在直升机救援方面,7790米的C2营地的救援费用是7000美元一架飞机,如果多人使用则费用平摊。

如果到了8300米的C3突进营地,则费用更高,但很多情况下由于C3营地气候恶劣,直升机很难到达此高度展开营救。

有部分登山公司给出了详细的额外费用清单。其中,在保证攀登者和夏尔巴1:1的情况下,如果攀登者需要更多的夏尔巴协作,则每增加一名夏尔巴的费用是8000美元/人。而每增加一瓶氧气,则费用为550美元(仅为大本营价格),额外增加的氧气面具的租金为350美元/套。

最便宜的公司为尼泊尔当地登山公司,部分小型登山公司的团队费用在3-4万美元/人。而中国公司和其他国家的登山公司,其团队费用则在中位数,4万-6万美元/人不等;欧洲公司的费用最昂贵,其团费报价在6-8万美元,而如果客户有特殊的要求以及指定的高山協作,则价格会更高,“他们使用的是最有攀登经验的欧美向导,此外后勤保障方面亦颇有特色,有一种说法是喝着香槟和咖啡登珠峰”,一位山友如此形容。

而在攀登珠峰前,登山者通常有5000-6000-7000-8000米的完整进阶路线:

5000米级别的选择山峰众多,其费用在2000-5000元人民币;

6000米级别的山峰中,如果选择玉珠峰或雀儿山,则报价在1万元人民币;

7000米级别的则有慕士塔格峰,其费用约4万元人民币;

而8000米级别的山峰,其包括希夏邦马、洛子峰等,其价格飙升至15万-20万元人民币。

这意味着,在攀登珠峰前,登山者完成一系列进阶所产生的费用总计将接近30万元人民币,而再加上攀登珠峰的费用,一名登山者至少将花费70万元人民币左右。

登珠峰背后的登山产业?

自1949年尼泊尔的山脉开始向登山爱好者开放后,登山业逐渐成为尼泊尔旅游业中的重要项目,这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

2012年的珠峰拥堵后,Ralf Dujmovits曾对《户外》杂志表示,尽管他深深希望珠峰的人流量能减少,但他担心,自己拍下长蛇般的登顶队伍,可能只会让珠峰更受欢迎:“人们可能会开始想,如果有这么多人(都能爬珠峰),我也可以排起队来。”

事情的确如他所预想的那样,变得更糟了。

想要改变现状的职业登山家和登山组织,希望从源头解决问题,推动尼泊尔政府制定严格的政策以限制登山人数和审核登山者的資质。

2015年尼泊尔政府也的确提出过,为提升安全性并维持珠峰的“光辉”,将要禁止经验不足的登山者攀登珠峰。尼泊尔旅游局官员还煞有介事地表示,珠峰登山许可在未来只会颁发给能够证明自己成功攀登海拔在6500米以上山峰的人;残疾人、老人和未成年人,都不会获得登山许可。

当年4月,尼泊尔发生7.3级大地震,珠峰爆发大雪崩。灾难过后,尼泊尔政府搁浅了限制人流的事宜,并组织了一众夏尔巴人向导和登山者,耗时数周在珠峰铺设攀登路线。

在这个人均GDP不足1000美元的国家,仅仅是颁发珠峰登山许可,也可以创造一笔客观的收入。更何况,珠峰热还能带活当地的登山产业。

对于尼泊尔政府而言,最直接的收益来自登山许可证的收入。尼泊尔旅游局局长Danduraj Ghimire向《纽约时报》表示,政府不会限制珠峰的人流:“如果你真的想要限制登山者数量的话,那么我们谁都不要再上我们的圣山好了。”

尼泊尔政府显然不会拒绝缺乏经验的业余登山者,而这些人恰好需要前者去开通实现野心的登山路径。

这种“各取所需”的商业化现状,在短期内不会改善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大概只有像2012年时的Ralf Dujmovits那样,希望人们能自动被“大拥堵”和丧生者的经历吓退。

什么人去登珠峰?

一定有人会问: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在登珠峰呢?

纵观攀登珠峰的历史,可以说,只要人类还存在,将海拔8848.43的世界最高峰踏在脚下的雄心就不会消失。

1953年5月29日,新西兰人埃德蒙·希拉里第一次登顶珠峰。之后,源源不断地有人加入登顶珠峰的行列。

1960年5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报道了中国登山队员王富洲与贡布、屈银华从东北山脊登上珠峰的喜讯,他们成为第一批登上珠峰的中国人,也首创从北坡登上珠峰的世界纪录。

直到21世纪,52岁登顶的企业家王石开启了新潮流。从那时开始,登山成为了商人们追捧的一项运动。

一位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老板曾对记者说,他登山很多年,“登山这个圈子里的人年龄普遍偏大,个人资产至少都在五六百万乃至上千万吧,而且其中20%-30%的客户都有社交目的。”他坦言,“现在大部分人都是为了登顶而登山,很少是因为热爱登山而登山。”相比于此,他更敬佩那些纯粹热爱这项运动的外国人。

在夏尔巴人天巴眼中,来尼泊尔登珠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有钱人,想玩,但本身不了解登山的风险,甚至连氧气瓶都不会换。他们指望夏尔巴人是他们的全权向导和保姆,却没想过,夏尔巴人也是人,万一有什么意外,还是得自己来面对。

但是也有另一种人,他们是真正的户外运动爱好者,他们一座一座山去征服。

世界上有百万种活法,找到属于你自己的活法就行。

(摘自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猜你喜欢

登山家尔巴攀登者
张志
法国
罗静成为中国首位登顶12座8000+米女性登山家
给攀登来点MIX
落地时间
难处易过 易处难过
有多少只乌鸦
落地
有些高度需要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