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两张纸条

2021-04-20张荣平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王叔李叔鱼叉

张荣平

父亲今天去世了。

夕阳的余晖正好照在父亲的书桌上,书桌上压着一张塑封纸。里面是一张父亲40年前交的党费收据和一张罚款单,思绪一下子把我拉回到40年前的一天。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才八岁的我肚子饿得慌,便偷偷地躲在村口池塘边钓鱼,不一会网兜里就有了好几条巴掌大的小鲫鱼。我兴奋地收起网兜准备回家,只听“啪”的一声,脸上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正想发作,扭头一看,见父亲正愤怒地扬着大手。

“放回去!”父亲严厉地看着我。

“昨天,隔壁小军哥用鱼叉抓了条五六斤重的草鱼,你倒不管?!”我嘀咕着,“还有,邻村的‘赵三手经常到我们队的鱼塘里来偷鱼。”

“难怪每到年终捉鱼的时候,都捉不到多少鱼,原来都是你们这些家伙干的好事!”父亲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

“就这一次,还被你逮了个正着。” 我感到十分委屈,但还是按照父亲的话把鱼放回了池塘,远远地跟着父亲,一路抽泣着。

父亲这时在堂屋的桌子边坐了下来,掏出烟盒准备抽烟,这时一张纸条掉在了地上,我赶紧讨好似的捡起来,把头一扭,故意不看他。

“小子,你长本事了!来,把头转过来,好好看看,这纸片上写的啥?”

“党费的收据,一共八元六角。”我气鼓鼓地用眼瞟了一下。

“知道错了吗?”父亲的语气和缓了一些,“队里有规矩,鱼塘是集体的,不准私人去捞。我是党员,又是村干部,就更不应该占集体的便宜。你今天的行为必须罚款。”

“多大点事,你就打孩子,还要罚款?”母亲走过来给我擦眼泪。

“就是,又没人看见,还搞那么重,好像我不是您生的!”在母亲的保护下,我的胆子大了起来。

“怎么没人看见?我看见了!”父亲的声调又高了起来。

“家里好几个月没见着荤腥了,你还有钱交这个,这些钱可以买好几条大鱼给孩子们解解馋了。”母亲边说边拿起桌上的纸片扬了扬,“现在还要交罚款?要知道,五块钱可是我们一大家子半个月的伙食费呢!”

“那是我作为一名党员应尽的义务,至于这小子的罚款嘛,该交,主要是让他长长记性……”

“哎,小子,你刚才说邻村的‘赵三手是怎么回事?”

“他经常来我们队里偷鱼到市场上去卖,偷鱼时还带着一条狗为他当副手呢。”我又神气起来了。

“你马上去叫你李叔、王叔、孙叔还有张叔到我们家来开个会,讨论一下护塘保鱼的事情,否则到年终又是一场空欢喜。”

很快,方案出来了。第一个晚上是父亲,以后是李叔、王叔、孙叔还有张叔。

这夜,父亲带着我,趴在岸边等着。上半夜没有什么动静,我有些困了,打着哈欠说:“爸,这么晚了。他八成不会来了,咱们回家睡觉吧!”

父亲狠狠瞪了我一眼:“没出息的家伙!”我吓得不敢吱声了。

到了凌晨2点左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狗呼吸的声音,接着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父亲竖起了耳朵,借着忽暗忽明的月光,眼睛盯着传来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来到鱼塘边,放下丝网,自己抓着丝网的一端,让狗咬着丝网的另一端,一会儿,丝网就下好了。

“谁?”话音刚落,只觉得一股凉风袭来,父亲本能地一闪,躲过了恶狗的袭击。他正要上前抓小偷,忽然,黑影飞过来一个鱼叉。

“哎呀!”父亲的小腿挨了一叉。好在是小鱼叉,父亲忍痛拔下鱼叉,繼续向黑影追去,但速度明显没有平时快。黑影见势不妙,丢下丝网拔腿就跑,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哎呦,疼死我了。他娘,快给我把止疼片拿来,我实在熬不住啦!”

“你不是逞能吗,怎么熬不住啦!”显然,母亲还在为我白天的事鸣不平呢。说归说,母亲还是熟练地找出了止疼片……

第二天,父亲的腿肿得像小水桶似的,母亲急得像无头苍蝇似的。还是李叔拿起了主意:“得赶快去医院。”

“还好,送得及时,否则,这条腿就废了。”医生也出了一头的汗。

父亲腿虽然治好了,但却落下了残疾。

从此,人们看见一个人拄着拐棍,风里雨里,一拐一拐地在鱼塘边巡查。

一家报纸的记者,照下了这张照片,还以《两张纸条》为题,写了一篇报道。

40年了,纸已经发黄,可是我一直把它们当作比生命还宝贵的东西,珍藏着。

点评:

小说写了一个位卑又非常平凡的普通农民,但他高大的形象却在我们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仅关心集体,为此付出了代价,而且严于律己,自己主动找罚,这个细节是不常见的。一身正气,又勇于斗争,小说充沛着昂扬向上的力量。

猜你喜欢

王叔李叔鱼叉
浇地
有一种“爱”叫大马哈鱼
走后门
军令状
你可曾听到我的呼唤
鱼叉配配对
抓鱼
多年父子熬成客
村里有个饿死鬼
永世难忘的美丽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