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红旗

2021-04-20陈洪涛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白家村部支书

陈洪涛

澧水白家升起了红旗。迎风而动的红旗,像澧河河脖上别了条红纱巾,呼啦成趣。澧水白眼中那盈人的红还没暗淡下,支书哼吧着就过来了。

支书嘴里杵着烟,背着手,没跺进院子,目光便攀上了那旗杆。

“谁叫你挂红旗了?”

“我自己挂的。”

“扯下吧。”

澧水白最不爱听支书的话带“吧”字,讲话“是吧是吧”不停。有一回开个会“是吧是吧”了一百多次。现在,支书这个“吧”字,听了特别扭,澧水白干脆不理了。

支书哼一声,走了。

哼吧哼吧,你再哼哼几下也不摘。

澧水白抓起手帕擦旗杆,手帕白白的,擦得旗杆晶亮。透过碧空中的那片蓝看红旗,红旗映得天空一片红。在风中,红旗就如火苗,跳动得心都红彤彤的,敞亮。

两天后支书又来了。

“咋不去了哇?”

“为啥?”

“户家不能挂。”

“咋不能挂?”

“你家不是村部。”

“我家不是村部就不兴挂了,谁说的?”

“我说的。”

“有条文?”

“没。”

“没有说啥哩?”澧水白拿眼白了一下支书,嘎嘎吱吱骑着电车看戏去了。

支书鼻哼哼,哼哼澧水白照样走。

澧水白家的红旗高高的,如火,一天天刺着支书眼。

一天,支书骑着车子猛地把车子停了,一脸酒气:“哼,你还没把红旗去了!”

“咋了?”

“不能挂。”

“我咋不能挂?我挂个红旗咋了?哪一条不能挂?你给我说说。”

“没有哪一条,你家不是村部你就不能挂。”

“我挂红旗是我的自由,是我爱国。”

“爱国好哇,你可以唱國歌啊。”

“我唱不唱你当不了家。”

支书嗯啊哼哈几声,留下一句话:“你走着瞧。”

“走着瞧就走着瞧,我爱国没错吧。”

澧水白种麦回来,发现旗给扯了。澧水白衣裳没换找支书去了。

“你家不是村部就是不能挂,我带人扯了,你咋着?”

“我该咋着就咋着。”

澧水白开始往上边反映。

澧水白反映前先唱《歌唱祖国》:“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她在乡政府门前唱,她在县政府门前唱,一级一级地唱。

澧水白先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清亮清亮的嗓子一下子把人吸引了。人刚围上来,澧水白说:“歌唱我们伟大的祖国,热爱我们伟大的祖国,为什么支书把我爱国的旗帜拔了?”

澧水白跑跑,几天没信。支书嗯哼着:“你还上窜下跳呢。 ”脸一横,把澧水白的贫困户给掐了——我叫你跑!

澧水白继续唱,继续往上跑。

她上访,人家把她接回来。接回来,她还去。

一次两次三次……

终于有人过问了,一过问就说明了理儿:澧水白你挂红旗适合不适合另说,支书带人去扯肯定不合适。

那人说这话后,就把支书哼吧的官给掐了。

哼吧的官掐了澧水白还唱,还跑。

别人问:“你为啥还唱还跑?”

“支书欠个道歉哩。”

“那叫他给你道个歉。”

“哼,我不当支书了,给你道歉个球。”支书用眼白溜了眼前人一下。

撸了帽的支书始终没道歉,澧水白依旧往上跑。

澧水白天天跑,有风有雨也跑。有人说澧水白疯了。

“澧水白,澧水白,有人说你就要个道歉,顶得个白馍,顶把菜,还是当得钱花?那个歉那么金贵?”

“不是金贵不是金贵的,是我挂红旗,他为啥给我去了。难道我家不是国家的,这地方不是国家的?”

“你不知他是支书?”

“支书咋着,他能挡着我爱国?”

新上来的支书代表支部道歉,说:“澧水白爱国是好样的,我们都向她致敬。”

澧水白不上访了。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新支书说:“我发现你的嗓子特别棒,特别是唱以前常唱的那首歌很拿手,你可以参加国庆歌唱比赛。”

“我能行?”

“能行。”

澧水白参加歌唱比赛,得一等奖。

“你咋这么牛?!”邻居问她。

“爱国我最牛。”

后来,新支书弄了两面红旗,一面挂在村部上空,另一面要给澧水白家挂上。

澧水白说不了,村部有一面就行了,我天天看到,一样的暖心。

点评:

小说最突出的特点是对比。一方是头脑僵化的老支书,一方是地位低下但赤诚爱国的普通村民。最终,爱国者战胜了官僚,小说的主题发人深省。人物的个性也很鲜明:胜了还不饶,非要道歉不可。这一笔,加得很好,一下写活了人物。

猜你喜欢

白家村部支书
冒雨救援
最后一课
村里有情况
支书的狗
三源浦镇提前谋划2015年党建重点工作
张支书
吃调解
粉丝白刃战
粉丝白刃战
意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