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母亲的身后事

2021-04-20亚华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鞋店修鞋鞋匠

亚华

我为母亲订制寿包快20年了,从她60岁起,表皮盖有红色“寿”字的包子就成了每年家宴上的主角。

母亲79岁的寿宴和往年一样,期间她将8个寿包装进一个食品盒里,家宴后独自拎着盒子走出小区大门。

我好奇地远远跟在后头,见她来到附近街角的一个鞋档坐下,和补鞋的男人说话。很明显,这盒寿包是和这个鞋匠分享的。

后来我问起母亲,她叹口气说,她曾在这个鞋档不远处摔倒,走过的路人都躲之不及,是鞋匠扶起她,送到社区诊所检查。之后她见无大碍,也就没在家里提起。

我听了一阵懊恼,母亲出这样的事,我这当儿子的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这个年末,母亲不幸突发脑梗,之后便成了半植物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了。

母亲80岁寿辰这天的傍晚,一个年轻人找上门来,他的手里拎着一袋寿包,自我介绍是一家鞋店的老板,来给母亲祝寿。

我一下想起那个街角的鞋匠,便领他进房间,他立刻向躺在床上的母亲说些体贴的话,母亲支吾着,眼神含着感动。

这之后,母亲病况反复,折腾了半年,还是去世了。

我没忘记将母亲去世的消息通知那个鞋匠,他立刻赶过来,临走向我要了一张母亲的照片,留作纪念。

丧事后,我为母亲整理遗物,发现她向来放喜物的盒子里有一张10万元的借据,上面写着姓名、地址、电话和身份证号码,还戳了个红手印,借据是鞋匠的。

我的心一凛:鞋匠和母亲的交情就为了这张10万元的白条?我琢磨借据上的地址,那可是一家大商场啊!

第二天,我先来到记忆中的街角,摆鞋档的是另一个人。我问起以前的鞋匠,眼前这一位是一脸茫然。

之后我照着地址找到那家大商场二层的鞋店,边打量店铺边找人,直找到最里面放满修鞋器械和鞋样的角落,才看见一个坐在矮凳上修鞋的男子,他正是鞋匠。

鞋匠把我领进用鞋柜隔开的里间,让座沏茶很是客气。坐下后,我才看见墙角一张小方桌上斜靠着母亲的照片,照片前放着一盘寿包,正好8个。

我盯着鞋匠,他看上去像是明白我为什么找上门来。我问:“生意好着呢,是吧?”

鞋匠点点头回答:“还行!不过,我暂时还不上那笔钱,对不起!”

我想他还算爽快,先把事情挑明了,便说:“你明知道我母亲中风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借钱的事?”

鞋匠低着头,好一会才蹦出一句:“我是怕……我错了!”

我本想表明如此“借钱”是变相讹诈,可说出口的却是:“看在母亲份上,先这么着,你等着!”

鞋匠听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起身走向商场大门,一边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很明显,母亲受骗了,我要么隔三差五跑来讨债,要么……

正想著,眼前突然奔出鞋匠,他抹着头上的汗说:“老大哥,要么这样,我出技术您出资,您常来指导,我们做合伙人!”

我皱皱眉,心想这人很精明,借资变成投资了。我想了想说:“让我考虑考虑,回头找你!”

事到如今,只好硬着头皮去帮一个骗子卖鞋。乐观去想,我一个本分的公务员从此下海;悲观去想,我是给当成牛头被硬摁到水里,搞不好就是活活淹死。

我马不停蹄去咨询一位律师朋友,他很快就帮我出好了对策。

第二天,我又来到鞋店,把正在修鞋的鞋匠招进里间,从包里掏出一份由律师拟定的协议,递给鞋匠。

鞋匠擦擦手,惶惶然接过协议,翻了翻,抬起头说:“还是您告诉我怎么做吧!”

我呼了口气,说:“这家店给你经营两年,每年还我5万,连本带息。还上了,我们继续合作,还不上,我顶下来,你自便!”

鞋匠点点头。我看他没有话要说,又补充一句:“你考虑好,我明天来签约。”

说完我便往外走,走着走着,鞋匠忽然奔到跟前,边抹汗边说:“恩人您放心,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做。我是学工艺美术的,双学士学位,就喜欢做鞋。如果两年后我还不完,也请留下我,这样我才有机会创造品牌。”

我看着一头大汗的鞋匠,琢磨着说:“等我想想吧!”

回家的路上,我感叹:两年后,我将从岗位退休,一把年纪瞅着一个爱做鞋的双学士创造什么品牌?我的好母亲哪,怎么落了这么一桩身后事给我折腾!

到家后,我久久端详着母亲的照片,问她老人家:“您说,叫啥牌子的鞋好?寿心?还是牛鞋匠?”

猜你喜欢

鞋店修鞋鞋匠
挑鞋子
小鸡开鞋店
修鞋青年
哲学家与鞋匠
四颗补鞋钉
买鞋
补鞋底只能用四颗钉子
修鞋摊趣闻
修鞋青年
最后一束康乃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