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老阎、酒和鱼

2021-04-20袁良才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酒坊湘江酿酒

袁良才

我是先闻老阎其名,才识老阎其人的。

去年春节期间,我在派出所值班,突然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两个男人在酒桌上打了起来。

我把他俩“请”进了派出所。

马上审讯!

先让他们醒醒酒再说!

醒酒后的两个男人没等我们调解,他俩“将相和”了,又相拥着去喝酒。

从这俩亲家口中,我听说了“老阎酒坊”。

这老阎的酒真有那么神奇?事后不久,我一路打听着找到了老阎酒坊。

老阎女人见一个身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似乎吓得不轻,忙回头叫老阎“躲躲”。老阎看样子是个倔驴子,梗着脖子大声说:“我一个酿酒的,不违法,不违纪,躲什么躲?到我这来的,只有顾客,没啥警察不警察的!”

我赔着一副笑脸,对老阎两口子说:“老阎说的没错,我既是警察,又是顾客,就是过来了解了解情况。”

老阎女人讨好地端过来一杯热茶,老阎还是冷着脸:“睁大眼看仔细了!墙上挂了一溜儿,这是工商营业执照,这是税务登记证,这是食品安全许可证……”我闻着满屋子的酒香,痛快淋漓地呼吸着,边喝茶边说:“阎老哥,你的酒在这方圆百里很有名气啊!都说你的酒货真价实,纯粮酿造,喝了还想喝。前几天啊,一对儿女亲家喝了你的酒,结果酒劲上头大打出手,最后还是你的酒让他们握手言和。”

老阎的脸色似乎缓和了不少,他停下手里的活,掇了一张高脚凳坐到我对面,接话道:“这酒啊,既是好东西,又是坏东西,关键是要把握好‘度。把握好了,就是天使,把握不好,就是魔鬼。世上的很多事都是这样,岂止是酒?”

老阎又说:“这位警察同志,看样子你也爱喝几口。耳听是虚,眼见为实,我陪你参观一下我的酿酒作坊吧,也好帮我做个宣传。”老阎不厌其烦地介绍他的纯粮酿酒传统工艺,老阎还总结说:“其实这酿酒啊就是酿心,善心仁心才能酿出好酒美酒,奸心黑心必然造出劣酒毒酒。”

从言谈间得知,老阎是广西人,出身酿酒世家,来此开酒坊已经一年多了,他的酒货真价廉,销路很好,一家老小全都过来“安营扎寨”了。老阎居然开起了玩笑:“现在政府不是号召决战贫困决胜小康吗?我是挑着酒坛子奔小康!你们当地有不少人想跟我学酿酒,老婆子小心眼,不让。大丈夫哪能这么小肚鸡肠呢?我决定开始收徒弟,带领大伙儿同奔致富路。”

我没想到老阎还有这样的思想境界,难怪他能酿出这么好的酒。我起身告辞了,老阎并无挽留我吃饭的意思,跟随着送我到大门口。老阎女人不知啥时装了一塑料壶酒,撵上来硬塞我手里。

我问:“多少钱一斤?我得付钱。”

“什么钱不钱的,您是贵客,看得起我们外地人,以后靠你多照应。”老阎女人脸上堆着笑。

老阎呵斥女人道:“人家公家人,有纪律,能白喝白拿?这是5斤装,30元1斤,正宗粮食酒,如假包退,任凭发落!”

我算是领教老阎的耿直了,觉得他虽长得五大三粗,不爱开笑脸,人倒有可爱之处。

没想到不久,我又和老阎邂逅了。这回是在派出所隔壁的纳税大厅。我一眼就认出老阎,老阎说他在申报纳税哩,钱多钱少对国家都是个贡献。

我看到了饭点时间,就邀老阎一起吃个便饭。老阎硬是不肯,说酒坊里事情打成堆等他回去料理呢。见我并非虚情假意,而且很执着,老阎还是答应了。

在一个小酒馆里,我俩对坐,一个一品锅、一盘炒腰花、一碟石斑鱼,酒是上回买的老阎的酒。我说:“阎老哥,我们有纪律,午餐不得饮酒,我拿饮料陪你,你可要尽兴。”

我发现老阎只吃炒腰花和一品锅,压根儿不朝红烧鱼动筷子,老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笑,解释道:“我从小就不吃鱼。”

还有不吃鱼的?少见。这可是这饭馆的一道名菜。我觉得老阎这人蛮有意思。

最近,一个远方的朋友来看我,说他有风湿病,医生让他用中药泡酒,坚持长期饮用。朋友叹口气道:“纯粮酿造的白酒不好找喽!”我马上想到了老阎和他的酒坊。

我領着朋友来到老阎酒坊,朋友试了几口酒,连连赞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好酒!好酒!来20斤!”

称好了酒,老阎执意拦着不让我们走,吩咐女人去烧菜,老阎命令似的说:“这次必须吃了饭再走,尝尝我们广西菜的风味。”老阎还幽了一默,“来而不往非礼也嘛!”好在是休假,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料这顿饭吃得我好尴尬——老阎两口子极热情,准备了丰盛的一桌酒菜,大家有说有笑,开心得很。老阎女人最后上了一道菜,老阎一见那道菜,脸一沉,甩手就给女人一记耳光,连盘带菜摔在了地上,我和朋友一下子惊呆,愣住了。

老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支开了委屈得直掉泪的女人,坐回椅子上,沉默有顷,老阎低沉地说:“警察同志,记得跟你讲过,我是广西人,广西全州人。那一年,中央红军打我家乡过,我爷爷捐出不少家酿的白酒,给红军御寒,给伤病员消炎用,还送我大伯和叔叔参加了队伍,只留下我父亲继承祖业。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江水,我伯伯叔叔也牺牲了。从此,湘江两岸居民‘五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十年后,我父亲忍不住想吃鱼,偷偷下网捞回一条大鲤鱼,鱼肚子里还有人的毛发……爷爷把我父亲狠揍一顿,从此立下了‘永不吃鱼的家规……”老阎越说越动情,眼泪鼻涕相和流了。

我对老阎这个有些粗鲁的酿酒汉子顿时肃然起敬起来。我突然有了个想法,我兼着一所中学的法治副校长,该把老阎请过去,给孩子们上一堂特殊的教育课。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间被老阎的酒醉倒了……

猜你喜欢

酒坊湘江酿酒
为什么酵母菌既能做面包也能酿酒?
酿酒葡萄获丰收
青稞酿酒
关于哈尔滨农村地区家庭作坊情况的田野调查
湘江渡
最好的酒
酒的由来
美丽岳麓,我的家
阿九正传之爱酒
风水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