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悠远的村落

2021-04-18任俊文

雪莲 2021年3期
关键词:私塾村落大山

任俊文

好几回在梦里,我梦见了一个村落,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坐落于一条幽僻的谷壑中的村落。

梦中的村落,依山傍水,四围山色葱郁,林木秀丽;清澈的小河从村边款款流去,一条土道从村落伸向远方。村落依偎在青山的怀抱中,像一个熟睡在摇篮中的幸福而安详的婴儿,村落里土楼木屋间的街巷,静静地沐着清风,似乎在回味着自己的沧桑轮回。村落周遭的山脚下、小河旁还有一块块不甚规则的田地。奇怪的是,在梦里,村落里却不曾见一个人,只是空留下孤寂的土巷,和静默的河边歪斜的水磨坊,还有弥漫于山谷村落间的山岚烟霭……村落啊,梦中的村落,仿佛被人们遗弃了很久。

有人说:那就是你前世的故乡!

梦中所见的是我前世的故乡?我何以没有关于它的一丁点印象呢?我是谁?又是如何从那里走出来转世的呢?

假如在前世我活了一个花甲,当我十岁的时候,科举考试已经废止。就在这样的时候,我走进了依旧残存的私塾里接受启蒙,那时的先生已经不再是出奇的严厉了,因为我不再背负着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重负了。我在先生的指导下,读完了《三字经》《千家诗》等启蒙读物。然后呢?我想,我终于走出大山去寻求新的梦想了。

梦寻到了没有呢?我想是没有。走出大山的我,看到的是一个光怪陆离的、热闹却又日渐破碎的世界,在我学到许多在大山里无法学到的新的知识的同时,却也目睹了许多令人惊骇的现实:军阀的连年混战,帝国主义的践踏,天灾人祸的不断,黎民苍生的艰难……总之,我的新的梦想也接连破碎了。那么,我是否成为一个热血青年呢?也許是,也许不是。但最终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揣着破碎了的心又回到梦中的故乡,且终于发觉这里才是我真正的栖息之地啊!在这里,我用不着到处奔波,也不用忧衣食、愁命途了,更没有愤慨与惊惧。也许我最终接过我的私塾先生的教鞭,教起村里的孩子们,从此安安静静地度过我前世的余生。

想到这里了,干脆让我再往前追溯几世吧!那么该如何勾勒我的形象呢?匡民济世的公相、浴血沙场的将军、沉浮宦海的吏员,都不像;啸聚山林的豪杰、仗剑天涯的侠客,更不像;这些都不符合我的天性。那么愤世嫉俗的骚人墨客呢,似乎也不像,我没有“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悲慨,没有“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豪气,也没有“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气度,也没有“大江东去”的豪放和“醉里挑灯看剑”的愤激;也不会有“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离触,也不会有“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哀吟。都没有,也许我只不过是一个读过一点书的、默默无闻的潦倒书生而已。也许科举无望之后,蜗居梦中的故乡,穷其一生罢了。

也许我在尘世间转悠了一圈,到处碰了壁之后,于一个天边染遍了如血的晚霞的黄昏,一头扑进了梦中的故乡的怀抱。自此我便隐没在这幽深的谷壑中,如同一滴水落进大海中一般销声匿迹了。在这有点寂寞却又与世隔绝的地方,我常常往返于村落和田畴之间,闲暇时在堂前桃李前、屋后榆柳下行吟;或棹一叶扁舟,顺河而下去朋友那里饮酒赏诗话桑麻,有时干脆哪儿也不去,在家莳弄蔬菜,剪修花草……虽然淡泊宁静,却也逍遥畅快,少了些许徒增的烦愁,无聊的应对。我顿然觉得如许的生活,于我是再也惬意不过了。

这就是我吗?这就是我啊!是前世的我,是梦中的我;但却也不是我!不是今世的我啊!

我不知道,我的前世的故乡如今安在?或许早已被进化得不是我梦中的模样了,因为我前世的时代也早已化作烟尘,消失在茫茫宇宙中了。但我知道世界发展到今天,无处可以觅到这样的故土,无处可以让你避世。在我推想一番前世之后,在我梦醒之后,我还必须面对今世现实的生活。这就是现实啊!

啊,我的梦中的故乡!我的悠远的村落!

猜你喜欢

私塾村落大山
油画《村落》
你不来,我不走
斯诗私塾
对着大山喊话的少年
斯诗私塾
引发海啸(下)
斯诗私塾
斯诗私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