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生母认女剑指弟弟婚房:此情不堪哟此心可悯

2021-04-18小爱

知音·上半月 2021年4期
关键词:生母养母老太太

小爱

女出租车司机王中娥一直和养母相依为命。直到有一天,生母闯进她的生活,掀起轩然大波……

女司机身世有个大秘密,生母突然“杀”上门

2019年11月,一个周五的下午,王中娥驱车来到市第二高中的大门口,等待下课铃声响起。

刚把车子停好,一个瘦骨嶙峋、背部佝偻的老太太出现在面前。老太太贪婪地盯着她看,王中娥被盯得难受,后退两步,不悦道:“有什么事吗?”

老太太不做声,依旧盯着她。王中娥不耐烦,朝她低吼:“走开!”这时,下课铃声响起,远远的,王中娥看到要接送的四个学生正结伴而来。她是河南省新乡市一名女出租车司机,每个周五下午四点都会开车来到这所学校门口,等待要接送的四个高中生,这是她早就与孩子的父母约定好的。

见王中娥马上要离开,那位老太太忽然问:“你还记得不记得五岁之前的那个家?你另外还有一个妈。”说着,还掏出一张照片,里面有一个小女孩。王中娥吃了一惊,脱口而出:“你是谁?”老太太泪如雨下:“我是你妈啊,生你的亲妈啊!打听了几十个人,才打听到你一点行踪……”王中娥震惊得说不出话,见四名高中生越来越近,她打断老太太:“别说了,我该走了!”老太太点点头:“我的出现对你来说太突然了,你忙吧,我也该走了。”

其实,王中娥一直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她来到养父母家时已经四岁多,有了记忆。养母结婚多年,一直小产。民间有个说法,说是抱养一个孩子,接下来就生育顺畅了。但王中娥来到养父母家后,养母再也没有怀孕过。一年后,养父与养母离婚,王中娥与养母相依为命。

虽然家在农村,家境很差,但养母视她如亲生,节衣缩食地供她读书。二十岁那年,王中娥在深圳打工,认识了前夫,两人生下女儿,生活还算幸福。

然而,不到三年,前夫就带着一个妖艳的女人回家,还告诉王中娥自己有了新欢。

王中娥离了婚,带着女儿回到养母身边。她在市里租了房子,开起出租车。养母跟她一起住,帮她带女儿。女儿读四年级时,她相亲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史杰。史杰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心细温柔,善良能干,父亲早逝,他跟着母亲长大。前两年,他的母亲也因病去世。两人结婚时,史杰提出婚后不再要孩子,王中娥同意了。

王中娥带着养母和女儿,一起住进了史杰家。史杰告诉她,自己名下还有一套房和几间店面在出租。生活好不容易从颠沛流离变成幸福平静,一时间,生母的出现,让王中娥的心里泛起层层涟漪。

一个月后,又一个周五的下午,王中娥照例来到市第二高中的大门口。刚把出租车停好,正要下车,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猛然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

王中娥告诉他,已经有要拉的乘客了。男人置若罔闻,还报上自己要去的地方。王中娥只得重复一遍刚刚的话。男人瞪了她一眼,近乎命令:“开车!”王中娥见他无理取闹干脆下了车。没想到,男人下车后,一把抓住她的衣领,说她拒载,并将拳头在她眼前晃了晃。这时,一个身影跑过来,响亮地打了那男人一个耳光,并让他滚。

男人似乎被吓住,松开王中娥,灰溜溜地离开了。王中娥定睛一看,竟是几周前出现的老太太,那个突然找上门认亲的生母。“他就是纸糊的老虎,他凶,你要比他更凶。你看,我一老太婆就能对付。”老太太得意地说。王中娥问她:“您怎么在这儿?”

老太太说自从那次见面,这一个多月她天天想见王中娥,今天想远远看一眼就走,谁知碰见一个不讲理的,她怕王中娥被打,忍不住上来帮忙。

王中娥心生不忍,问老人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老人说,老伴已经去世,两个儿子都不孝顺,她现在靠打零工为生,晚上睡桥洞或者蜷缩在银行自动取款机房。王中娥让老人在此地等待,等她送完学生再碰面。老太太眼中泛泪,点了点头。

生母进门纷争不断,步步阴谋剑指弟弟婚房

送完学生,王中娥给史杰打电话,史杰说:“她找上门来,咱也不能将她往外推啊。”就这样,王中娥将老太太,也就是自己的生母接到家里住下了。养母虽然错愕,但得知原委,倒也没说什么。王中娥并没打算让生母长住,只是不忍心看她居无定所。

从那天起,王中娥的生母有意借助聊天,快速拉近与王中娥的关系。“你几个月的时候,你奶就要将你送人,我苦苦哀求,才勉强养你到四岁多。你被送走那天,我快哭晕了,恨不得也随你一起离开那个家。”

王中娥隐约记得,被送养那天,自己像一节绳索,被人们像拔河那样拉来拉去——一端是生母,另一端是养母和奶奶等人。她甚至能回忆起那天的最后一個场景:她和生母都极力伸出手去,可是俩人越来越远,伸出去的手怎么也触不到对方……

生母对往事的诉说和眼泪,再加上王中娥的回忆,使王中娥对生母的感情增进了不少。可是,生母与养母的关系,很快从客气发展到互相看不顺眼。

养母告诉王中娥,生母在家什么家务都不做,还指手画脚地吩咐养母给她端茶倒水,说如果当年不是生下王中娥,养母现在就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孤寡老太婆。养母还说,生母在家时常翻箱倒柜,像在找值钱的东西。王中娥清点了一下抽屉里的现金,是少了两千。但她觉得生母可能是太缺钱,就没质问。而生母对养母也是一肚子不满,向王中娥告状,说养母做饭不讲卫生,从厕所出来不洗手就切菜做饭。生母还说养母对她指桑骂槐,像吃了枪药。鸡毛蒜皮的纷争,三天两头发生。王中娥左右为难。

一个月后,两个老太太在家大吵了一架,养母回了乡下老家。王中娥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回养母,心想着留生母多住些日子,将她养胖和养结实一点,就送她离开,到那时再接养母回来。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生母避开史杰,语气关切地问王中娥:“史杰的房子,有没有送你一套?”

王中娥漫不经心地说:“我嫁的是这个人,又不是他的房子。”生母戳戳她的脑门,说她脑袋缺根筋。此后,王中娥的生母几乎天天在王中娥跟前念叨,说她和史杰没有共同的孩子,哪天史杰变心了,王中娥肯定会两手空空被扫地出门。生母说的次数多了,王中娥逐渐有了不安全感,决定按照生母的意思,让史杰将两套住房的其中一套赠送给自己。

当她向史杰提出要求后,史杰略感意外,但很快说:“我原本就有意在房本上加上你和女儿的名字。”王中娥摇了摇头,告诉他,不是加名字,而是将其中一套完全赠给自己。史杰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茬。接下来,因为房子一事,王中娥不停地被生母催,她又不停地催史杰。史杰不胜其扰,干脆搬到另一套房子去住了,他说房子不是不可以给,而是王中娥逼他太紧,他觉得意外和心冷。

家里一下子少了两个人,王中娥心里不是滋味。

女儿也很不适应,她已经读六年级了,往常都是王中娥的养母接送上下学,史杰给她辅导功课。如今,王中娥的生母去接她放學,王中娥辅导功课。小姑娘直言,她不喜欢新来的外婆,因为这个外婆话太多。而王中娥给女儿讲解的数学题,有一半都是错误的。王中娥开始想念养母和史杰,但生母却让她不要纵容养母,更不让她向史杰低头。

这天晚上,王中娥下楼扔垃圾,一道黑影挡住去路。她抬眸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高中门口抓住她领口说她拒载的男人。此刻,男人脸上毫无凶气,而是一副羞愧,勾着头,闷声冲她喊了一声“姐”。王中娥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男人笑了,说:“你真是我姐。住你家的老太太是我妈,不,是咱妈。”王中娥一头雾水望着他。

男人搓了搓手,不好意思道:“我给你道歉,咱妈觉得直接来你家认亲,你未必会相认。所以那天在校门口,咱妈跟我合演了一出戏,我根本不是去乘车的,故意找茬就是让你对咱妈产生感激之情。她住进你家里的目的可不纯粹啊,她是有野心的,会一步步说服你,让你们把一套房子让出来给……给我做婚房用。这些天我越想越觉得不能这样,我好歹受过高等教育,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我这几天还有些事,等处理好就来接咱妈,就有劳你先照顾她了。”说完,他又说了声抱歉,转身离开了。

此情不堪此心可悯,宽恕生母的“鬼迷心窍”

王中娥气得浑身颤抖,她没想到,自己善待的生母竟是这样满腹阴谋。她估计如果史杰将房子赠予她之后,生母的下一步计划就是诱骗她将房子拱手让出!她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给史杰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中了生母的“奸计”。

紧接着,她怒气冲冲地上楼,冲到生母房间门口用力敲门。生母开了门,仍是一脸无辜和茫然,打着呵欠问她啥事。那一刻,面对这个笑里藏刀的女人,王中娥失去理智,大叫起来:“你好狠的心啊,收起你拙劣的演技吧!”然后,一边将生母往门外推,一边骂她是个“奸人”。听到“奸人”这个字眼,生母愣了一下。王中娥忍无可忍,骂她演戏上瘾,“滚”字也不受控制地从嘴里跑了出来。她面前的生母眼眶红了,情绪也变得激动,疯了似的,两手用力掐王中娥的脖子,叫嚣着说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竟然让自己滚。王中娥被掐得透不过气,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在这时,史杰回来了。王中娥的生母恍惚了一下,松开了王中娥。但她转身离开这个家之前,大约对那个“滚”字耿耿于怀,竟打了王中娥一巴掌,王中娥被打得眼冒金星,站立不稳。

这件事对王中娥刺激太大了,当天午夜时分,她起床上厕所时,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床边。等史杰将她送达医院时,她几乎无法言语,半身不遂。

急诊医生对王中娥进行了CT等一系列检查,CT血管造影显示,是急性脑梗,必须马上救治。还好送医及时,手术过后,王中娥的症状得到及时控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王中娥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史杰鞍前马后地照顾。康复后,她的手指还有点触感不灵,医生说多练习会逐渐恢复。

出院后,王中娥和史杰回到乡下,接回了养母。养母得知女儿被生母打进医院差点酿成大祸后,每天念叨着要替女儿“报仇”。

几天之后,养母忽然不辞而别,手机也不接。王中娥心急如焚,生怕养母报仇不成反被打。正当她急得想报警时,养母打来电话,让她不要担心,自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回到家后,养母惟妙惟肖地描述了那天她与“疯婆子”见面的场景。那天,养母刚一进门,生母就自打耳光,说自己是个罪人,竟然将亲女儿打进了医院。“她那样子,倒把我给吓住了,准备跟她打一架的想法也没了。”王中娥的养母微微一笑,又说:“她告诉我,自从知道你住院以后,她天天在家吃素念佛,为你祈祷,还说只要你平安无事,她宁愿少活十年。”话到此,养母哽咽起来,“你生母也不是坏人,你小时候穿的一件棉衣,她一直保留至今……”

王中娥心头的气渐渐消了,但还是无法释怀。不管怎样,生母为了儿子,不惜打起自己房子的主意,这种想法本就无法原谅。

几天之后,王中娥又见到了那个喊她“姐”的男人,也就是她的弟弟。弟弟带着礼物来探望她,并诉说了母亲企图白占房产的原因。

原来,生母家中还有个大儿子,常年打工,已经过了四十还孤单一人。小儿子也先后谈了几个女朋友,因为城里无房,都以失败告终。“咱妈是怕这一家子绝户了,才那么渴望有一套房子给我做婚房。真的很抱歉,如果我从一开始不出这个馊主意,也不会害你住院……”他道歉说。

2020年8月,在弟弟的邀请下,王中娥回了趟出生的地方。农田、破屋,封尘内心20多年的往事模糊浮现在眼前。她想起小时候,生母在昏暗灯光下为她缝制衣服,用扇子整夜帮她扇蚊子……她想,如果不是被弟弟的婚房逼上绝路,生母应该不会鬼迷心窍吧?那一天,望着一贫如洗的家庭,望着满含歉意的生母,王中娥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离开时,她透过车窗玻璃看见生母一直站在原地,不舍离去。

王中娥决定原谅生母,不再计较。如今,她每个月都会去生母那看一次,给她送些礼品和吃食。养母也支持她用这样的方式,跟生母一家保持联系。

2020年10月,史杰忽然冲王中娥说:“女儿没有兄弟姐妹太孤单了,咱们再生一个呗?”王中娥不禁好奇:“你不是不要生吗?”史杰抿了抿嘴:“通过你和生母这件事,我更认清了自己对亲情的渴望。”王中娥笑了……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生母养母老太太
生母
晨光下的独舞
设施葡萄“2+1”栽培技术
私生女的怨与悔
早上的期待
搭讪
成全善良
感动的泪水
当我违心承诺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