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无痕

2021-04-16 11:17:08 中学生博览 2021年7期

关键词:龙灯镇里一块钱

顾家十七

我和好朋友正在为找不到路烦恼,同时又为马上就要门禁了而感到焦虑。正当我们举足无措的时候,我们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老者。

她在冬天里只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棉袄,那棉袄的样式已然是十几年前的了,一头乱糟糟的短发,戴着一顶早已不能御寒的棉帽。她拍了拍我们,然后放下了那副很笨重的扁担,两个大袋子落在了地上,隐约能看出来装的都是些农家的东西。

夜幕早已降临,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我们两个女孩此时看到这么一副场景有些害怕,但又觉得老人家可怜。

些许是老人家见我们两个疑惑,颤颤地带着衡阳口音说:“能不能拜托你们帮我打个电话?”我和好友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我们打了四次对面都没人接,每一次听到人工的声音的时候老奶奶眼里的光都消失了,但又马上燃起来了,请求我们再打一次。第四次的时候她眼里的光彻底没了,自己喃喃道,已经两个月没回家了,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他肯定是忙,我要谅解……她从兜里颤颤地拿出一块钱,看了看,然后又放了回去。她的口袋很大,除了那一块钱就空空如也,那是她最后一块钱。老者的出现触动了我和朋友,我们内心焦急的情感慢慢消失了,看着她佝偻的身影,我似乎看到了我的父母。

我十岁那年,我们全家难得在镇里过年,很是热闹,院子里的人每天讲一些有趣的事情,当然小孩子是不感兴趣的,小孩子们都在期待元宵节舞龙灯。那天,院子里到处都是人,大人们都有一些小兴奋,小孩子四处跑跑跳跳。而我,被那精美的灯深深地吸引了,第一次见这么好看的龙灯,便一路跟着舞龙灯队伍走。忘记了自己离家多远了,直到我在一户农家里被人发现我不是舞龙灯的队伍里的孩子,我才意识到我离开了我们的小院子,回去的路上四处黑压压的一片,我想哭,可又被路边的风景吸引了……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父亲还没睡,那时他的腿伤还没好。我们在镇里过年就是因为父亲的腿受伤了,做了手术,回不了家。母亲和姐姐不在家里,我知道自己闯大祸了。但是父亲并没有责备我,而是叫我到他的怀里,轻声地安慰我。慢慢地,我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母亲和姐姐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她们找了我整整一夜。我没敢睁开眼睛,母亲很生气,听她描述她和姐姐敲了每户人家的门,每一个角落,每一个草丛,每一个看着像我的小孩都没放过,她们两个在街上急得哭了。

父亲安慰母亲和姐姐,模模糊糊听到母亲的哽咽和姐姐的不开心以及疲惫,我无暇顾及,很快就睡过去了。梦中的我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很漂亮的龙灯。

父母外出打工这些年,我变得独立,也开始习惯自己一个人处理事情。有时候母亲打电话问我微信怎么用,怎么转账,怎么去办理一些东西,我总是很不耐烦地草草说几句就挂掉了,有时候他们反复问,我甚至会闹个小脾气。

在看见那个老奶奶之前,母亲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没几分钟就挂掉了。

其实,我们的父母一直都是在小心翼翼地爱着我们,可是我们总是让他们感到难过。小时候我犯错,父母总是护着我,长大后我却很少去宽待他们。

小時候父母很害怕,他们怕我走丢,怕我有意外;长大后,父母依旧害怕,他们怕我离开他们,怕自己连累我。在回去的路上,我给父母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我能听出来电话那头的他们很开心。

他们给我的不多,但我想,未来有他们,就足够了。

编辑/广丽

猜你喜欢

龙灯镇里一块钱
后悔哟
一块钱去哪儿了
你说风雨中,一块钱算什么
“生财有道”
舞龙灯
打山火的年轻人
新年到
我还能相信谁
伞在哪里
奢岭镇助农增收动真招 深松整地见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