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网扫尽网格本

2021-04-14曹亚瑟

中国收藏 2021年4期
关键词:旧书摊孔夫子精装

曹亚瑟

互联网极大地改变了我们购买旧书的形态。过去,我们只能逛本地旧书摊,身处文化积淀不深的地方只能徒呼枉然,空手而归,到外地出差逛逛旧书摊的机会也寥寥;而互联网开通之后,我们从买本地变成了买全国,甚至买世界,中国香港、台湾甚至日本的旧书都有机会流通了。当然,网络书店也抬高了书价,本地旧书店主的标价大都参照孔夫子网的标准,原本5元至8元的旧书动辄升至20元、30元。过去由于信息不对称,偶尔还会捡捡漏的可能性几乎断绝。很多书摊都会把好书上网拍卖,剩下的大路货再上架,你杀价时他都会说:比网上便宜多了!

由于偏居中州一隅,所在城市不像北京、上海那样有丰厚的旧书积存,所以想靠逛旧书摊来搜集好书,几乎是一场春秋大梦。早年间在郑州大学河边、淮河路古玩城的书摊上,见得最多的就是上世纪80年代大量出版的外国小说、中国历代笔记史料。这些年我也去北京、上海、苏州的一些旧书市或书店以及全国其他地方的旧书市逛过,基本无甚收获。一则是好书被买得差不多了,有熟人引领还有可能见到一些店主压箱底的好书,不然是连影子也见不到的;二则很多地方每周六大都有旧书的“鬼市”,你天不亮就要去,而且要每周坚持,不定抽冷子会碰上什么好书,像我们只是偶尔去一两次,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惊人收获的。

真正大量购得自己心仪的旧书,还是在2000年后孔夫子旧书网和天涯论坛的“闲闲书话”兴起之后。“闲闲书话”后来又衍生出天涯书局,专卖二手书,尔后又衍生出布衣书局、花猫书局,让我结识了一些书友,也买到一批好书,这里且按下不提;我主要说说孔夫子旧书网,因为我买二手书的大宗是来自孔夫子旧书网。

我是外国文学作品的迷恋者,但除了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外国文学名著印量较大、比较易得之外,80年代中后期到90年代上半期,那段时间书籍印数少、发行渠道不畅,所以许多书只闻其名却没见过什么样儿。我那时见闻不广,也不大懂得版本,能买到书就不错,还管什么版本。比如,外国古典文学名著的“网格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收录世界文坛影响较大的优秀作品丛书。因封面设计为网络状,故又戏称为“网格本”。)、20世纪外国文学的“版画本”都是从引领我走上此道的哥哥那里听说的。我那时只有部分网格本,经常被我哥哥用其他版本“调包”了,我也不在意,想着不就是封面包装不同嘛,又有什么分别呢。后来才知道,网格本和版画本是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共同操作的两套外国文学丛书,几乎是当时最佳的选题、最好的译者、最精准的译本,讲究版本的是非此两套不收的。只是后期的一些品种印量很少,只有一两千册,所以很多内地书店几乎没进过货。外国文学名著丛书共有151种,20世纪外国文学丛书也有近130种,每套都有20至30种,非常稀缺。

2004年至2005年,孔夫子网刚刚兴起拍卖,我在集齐这两套丛书的大多数品种后,就开始转战各网上拍卖场,把更稀缺的品种以拍卖的形式拿下。我记得当时有一本精装网格本的波特莱尔《恶之花·巴黎的忧郁》,品相极好,历经200多次车轮大战后,终于被我以372元拿下。其实这书我有其他版本,同样是钱春绮翻译,同样是人民文学版,只是封面不同而已。但是求全之心驱使着,只差一两本总是别扭,为凑齐全套而不惜代价。后来,一个更痴迷精装网格本的上海“网格迷”,以一本平装网格本的《恶之花·巴黎的忧郁》外加一本周作人的1936年初版本《苦竹杂记》,好说歹说把它换走了。那阵子,我成了孔夫子网上叱咤风云的网格本搜集者,为了得到一本心仪之书,往往是不计代价、血肉横飞。现在想想,有时也确实过于冲动,无意中抬高了网格本的价格:现在更讲究书缘,错过了,或者价钱太高,那都是缘分不够,不值得孜孜以求,留待他日好了。

网格本的珍稀品种如《高乃依戏剧选》《古罗马戏剧选》《巴塞特郡纪事》《蕾莉与马杰农》《特利斯当与伊瑟》《英国诗选》《德国诗选》《摩诃婆罗多插话选》《耶路撒冷的解放》《亚·奥斯特洛夫斯基戏剧选》《契诃夫小说选》《草叶集》,我都早早拥有了,连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古典精装网格本的周作人译《伊索寓言》(与后来的同名网格本不是同一译者),以及《哈克贝利·芬历险记》《布登勃洛克一家》《安徒生童话选》《萧伯纳戏剧三种》都被我搜集全了:还收集到了版画本的稀缺版本《夸齐莫多蒙莱塔翁加雷蒂诗选》《养身地》《幸运儿彼尔》《好伙伴》《紅颜薄命》《探险家沃斯》《旧地重游》《萨尔卡·瓦尔卡》《风中芦苇》《细雪》《海浪》等等。我搜罗这两套丛书的后期已赶上“网格本热”,所以还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的。所幸我已经把这两套丛书全部配齐了。

没有互联网,这辈子肯定是不作此想。

猜你喜欢

旧书摊孔夫子精装
爱逛旧书摊
健康养生畅销书榜单
赤壁天书
开了五百年的露天图书馆
开了五百年的露天图书馆
开了五百年的露天图书馆
圈里事儿
孔夫子关于“君子”究竟说了些什么
与小人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