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拾鹿角

2021-04-13 11:38:11 意林·少年版 2021年4期

申平

那年春天,我和哥哥一起到草原上的大山里去捡拾鹿角。

这片山区方圆上百公里,丛林茂密,野兽出没,其中就有成群结队的野鹿。每到春天来临,公鹿都要换角。它们头上的旧角会自行脱落,然后长出新角来。鹿角可以入药,又可以作为装饰品摆放,一对鹿角,可以卖到一两千块。

那年哥哥十八岁,我十六岁。我们带着干粮和水,还有一顶折叠帐篷和两把砍刀,一直往大山深处走。哥哥说,近的地方去的人多,鹿角轮不到我们捡拾。

春天的山里,说不出有多么美丽。在密密的松林和白桦林间,草儿开始返青,野花到处开放,鼻孔里都是好闻的青草味和野花香。不过我们无心欣赏美景,我们的眼睛只管盯着地面,在草丛里、树林间寻找鹿角。

第一天,我們一无所获。晚上,我们在一块巨石下面支起帐篷,吃了点干粮,就钻进帐篷里躺下。夜晚的山谷,寒风阵阵。我和哥哥蜷缩在里面,浑身直打哆嗦。最可怕的是隐约听见了狼嗥声,我们紧握砍刀一动不敢动,仿佛一动狼就知道了。

我们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吃了点东西又开始寻找。一个上午过去,还是什么也没找到。哥哥决定再往远处走走。我们挥舞砍刀开路,翻过一座又一座山,不觉间已经走到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里了。天好像一下子就阴暗下来,我看见哥哥的脸色突然变了,他紧张地对我说:“赶紧捡干柴,点火。”

我们找到一块巨石做屏障,然后生火,支帐篷。这一夜,我们几乎不敢睡觉,不断往火堆里加柴。树林间不断传来各种恐怖的怪声,狼嗥声这回听得清清楚楚。我明显感觉到,周围有许多双凶恶的眼睛正盯着我们。要不是有火,它们马上就会扑过来。

天亮以后,哥哥对我说:“赶紧收拾东西往回走吧。”但是,我们竟然找不到来时的路了。我们在树林里转着,转了好久,竟然又转回昨晚宿营的地方来了。我张嘴要哭,却被哥哥严厉地制止住。他说:“别哭!走,我们换个方向。”

现在的我们,已经没心思去找鹿角了。可是当我们走到一片林间空地时,突然惊起一群野鹿,直冲进对面的树林之中。奇异的是,有一对公鹿,犄角别着犄角,还在原地打转。我们一看,立刻呐喊着冲了过去。两只公鹿惊慌地侧着身子奔跑,但是很快就被两棵树夹住,动弹不得。

哥哥呼喊着跑过去,举起砍刀就要往它们的脖子上砍,但是他的刀突然停在空中,然后又放下,他对我说:“不行,野鹿是国家保护动物,砍死是犯法的。”我说:“那就干脆把它们的犄角敲下来!”可我刚准备动手,哥哥又说不行。他说:“如果硬砸鹿角,鹿也会流血而死的。”

哥哥郑重其事地考虑了半天,最后说:“咱们还是帮它们把犄角分开吧,救命总比杀生强。”

于是,我们放下砍刀,上前去帮它们拆解鹿角。可是它们很害怕,脑袋不停地摆动挣扎,尖尖的鹿角竟然划破了哥哥的手。哥哥停了下来,他开始跟野鹿说话,告诉它们我们是来帮助它们的。他还轻轻地唱歌给它们听,轻轻抚摸它们。你还别说,野鹿渐渐安静下来了。哥哥看准了鹿角卡住的地方,左掰右扭,最后哗啦一声,鹿角真的分开了。两只公鹿立刻纵身跃起,闪电般跑向了丛林。

野鹿获救了,可我们还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森林好像无边无际,任我和哥哥左突右奔,走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仍然走不出去。天渐渐黑了,我实在走不动了,就躺在地上哭起来。哥哥开始还在劝我,可是劝着劝着,他自己也哭了起来。我们一起放声大哭,还一起高喊:“救命呀,救命呀!”我们的声音在树梢上滚动,在山谷间回荡,但是回应我们的只有沉默。

没办法,我们只好拿出帐篷,准备宿营。这时候哥哥惊慌地发现,他装在口袋里的打火机不见了。天哪!在这野兽横行的地方,如果我们失去了火的护佑,后果可想而知。我看见哥哥的脸立刻变得蜡黄,手脚都发起抖来。他一慌,我就更害怕了。

绝望之际,我们忽然听见一阵轰隆隆的声响,抬头一看,一群野鹿出现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它们停在那里不动,一起举头看着我们,还有两只公鹿朝我们发出呦呦的叫声。咦,难道这是之前我们解救的那两只公鹿吗?它们跑来干什么呢?

后来哥哥猜测说:“它们是不是要给我们带路呢?”于是我们收拾好东西,跟上它们,鹿群果然就在前面不快不慢地走,有时还会停下来等等我们。翻过一座山,前面豁然开朗。暮色之中,我们竟然可以看到远处的人烟了。我和哥哥不由兴奋地喊叫起来。

这时的鹿群,看样子准备要回去了。我和哥哥不断向它们挥手,鞠躬致谢。忽然,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幕出现了:鹿群里的公鹿拼命晃动起头颅来,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阵响,等到它们一阵风似的消失以后,它们停过的地方,竟然留下了十几只鹿角。

兰花草摘自《山西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