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苦菜花(节选)

2021-04-13 02:23:03 意林·少年版 2021年4期

冯德英

沉闷的雷声越来越大,它似乎要冲出浓云的束缚,撕碎云层,解脱出来。那耀眼的闪电的蓝光急骤驰过,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大地摇动,狂风无情地吹刮,瓢浇般的大雨遮天盖地直刺直压,粗大猛烈的雨柱,掀起一层尘埃。一霎,到处是一片汪洋了。

部队都匍匐在城墙的周围,趴在掩体里。战士们都把衣服脱下,包盖着武器弹药。虽是初夏,北方的夜晚加上风雨,还是冷得使人打哆嗦。

战斗,黎明前的战斗!在激动着每个人的心!

母亲没有睡,紧抱着孩子坐在炕上。望着那黝黑的窗户,心随着雨点在跳动。母亲想到战士们都在雨地里,一定被雨淋得全身透湿,她多么盼着枪响啊!可是她又有些怕那枪响,因为她儿子和枪响有关,他会不会发生意外呢?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冲断母亲的思路,她忙赶出来。院子里黑咕隆咚,稀泥差点让她滑倒了。

“谁?”母亲问。

母亲一开门,婵子像是从泥水里爬出来的,披头散发,一头撞进来,抱着母亲就哭。

“姨啊!那……那孔江子被鬼子抓去,挨打不过,把什么都招出来啦!我在屋里听得准准的……你快藏起来吧!”婵子哭叫着。

“婵子!你快领家里人躲一躲,把菊生带好!我马上出门!”母亲说着就走。

“哧”一道闪电,克嚓嚓一声焦雷,母亲沉重地摔进泥水里……

母亲不顾一切地向前奔跑。她的衣服早被淋湿,鞋子已跑掉,在及脚肘深的泥水里,迈着艰难的步子。风吹散她的发髻,长长的灰白头发随风摔打。骤雨猛烈地打到脸上,使她眼睛睁不开,头抬不起。

母亲跑到福昌饭店门口,听到几声枪响,接着呼呼啦啦一群人冲过来。她略一怔,忙叫道:“德强!妈在这里!孔江子对鬼子说实话啦!你们快动手啊!”

“砰砰砰!”街口传来枪声。

“快!去告诉李班长,叫他们马上行动!”德强知道情况危急,忙对一个队员命令道,见队员跑步走后,又对母亲说,“妈,你快走啊!”

“孩子,对面鬼子来啦!这是深胡同,一时跑不出去。你们都快走,我留下对付他们!”母亲推搡着儿子说。

母亲为使儿子下决心,已开始向敌人来的方向迎去。德强知道无法挽回,哭着将于司令员送他的左轮手枪塞进母亲手里。

“好,孩子!你快领同志们去开城门。别哭,妈不一定死啊!快走!”母亲说着猛地一把将儿子推开……

母亲生平第一次握到枪,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她很镇静,感到武器有那么大的力量,无怪乎当战士的都那样勇敢了。她身子靠在墙上,一动不动地站着,似乎在休息。

一群敌人急急地冲过来。

母亲把手枪对准敌人——她的手毕竟发颤——用力勾了两下扳机。

敌人狂乱地闪到两边,一个栽倒下去。

母亲正要再勾扳机,但被郝三一枪打中左胸,顿时全身一软,瘫倒在墙根处……

战斗结束了!

母亲,她静静躺在担架上。她的头被打破,前额包着宽宽的绷带。左面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身子只能仰躺着。在灯光下,她的脸是那样苍白,没有血色。

“唉,别哭,孩子,妈不会死。”母亲发现了姜永泉和娟子,“你们都没有事?我不用你们看哪。”

“大娘,没有事!”姜永泉忙安慰她说,“大娘,咱们已经胜利了!”

“啊,鬼子都完了!”母親的眼里放出光彩,又不得不痛苦地皱紧眉毛。

“天亮了。快扶我到门口看看!”

东方现出一片乳白色。曙光以它无比的新生力量,终于击败顽强衰落的黑暗。它以胜利者的姿态,带来了黎明!

“妈!看,红旗!”德强兴奋地叫道。

在解放了的城墙最高处,站着一名年轻英俊的战士。在他那草绿色军帽帽檐下的前额上,裹着洁白的绷带,肩上背着带刺刀的大枪。他双手紧紧扶着旗杆。火红的旗帜在半空中哗哗地飘扬。红旗那艳丽血红的光芒,向四外普射开来!

母亲仰脸看着。她那苍白的脸庞迎着红旗和阳光,也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秀子忽然想起什么,把孩子给姜永泉抱着,自己急忙跑进屋,一会儿拿着那一大束鲜花跑回来。

“妈,今天是你的生日!给你……”秀子正要将花送给母亲,但立刻觉醒到母亲不能拿,又把花抱在怀里。

母亲注视着女儿手中的花。鲜花被雨水沐浴得更加娇媚鲜艳,在朝霞中放着异彩。在母亲眼中,最吸引她的不是那粉红色的月季花、暗红色的芍药花,而是夹在其中的金黄色的苦菜花。看着看着,母亲觉得眼前一片金光,到处都开放着苦菜花。

母亲像尝到了苦菜根清凉可口的苦味,唤到了苦菜花的馨香,她嘴唇两旁那两道明显的深细皱纹,微微抽动,流露出虽然苦楚但是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