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黄华与何理良携手走过的日子

2021-04-07 04:13:32 华声文萃 2021年3期

原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黄华被誉为“外交战线的杰出领导人”“资历最老的外交家”,他的妻子何理良也是一名外交官,曾任外交部国际司副司长。两人自延安结婚至黄华去世,66年风风雨雨,心心相印,深情相依。

延安喜结良缘

1941年7月,黄华被调至军委任朱德总司令的政治秘书。当时的延安,约有两万多干部和学员。其中,就有随父亲何思敬到达延安,成为军委俄文学校学员的何理良。

黄华后来回忆:“何理良是朱总司令姨侄女贺高洁的同学,常一块儿到总司令的院子里来玩,因此我常同她见面。”而把两人“撮合”到一起的是朱德的夫人康克清。何理良回忆:“有一次康克清看到我,跟我说找对象就得找像黄华这样的。说他不错,知识分子,待人诚恳。我当时心里也觉得他不错。”在她眼中,黄华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很关心她,当时她缺一本俄文的语法书,他就想方设法找到了送给她。

那时延安的娱乐生活非常简单,恋爱时两人唯一算得上浪漫的事情就是参加周末晚上举行的舞会,在“打谷场上,穿着草鞋,在油灯底下,在一把胡琴的伴奏下跳舞”。1944年秋,他们决定共结连理,但那个阶段,他们唯一的一张合影还是从一张集体照中“抠”出来的。

结婚后,何理良才慢慢了解到黄华很有意思的经历。黄华来延安可以说既是必然又是偶然。在燕京大学期间,黄华和斯诺、海伦夫妇两位老师关系很好。1936年6月中旬,黄华正在准备毕业考试。一天,他看到天津《大公报》刊登的范长江通讯,报道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的情况,萌生了去陕北参加红军的想法。恰巧此时斯诺秘密地问黄华愿不愿意陪他去陕北采访,做他的翻译。黄华感觉真是喜从天降,所以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

聚少离多的岁月

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共双方决定在北平成立军调部。中共代表是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叶剑英,黄华作为秘书随叶剑英赴北平。1946年8月,何理良也被调至北平军调部做文书兼记录。那时,她的文化水平还很不够,记录困难,能记到一半就不错了。

此后的十几年里,何理良和黄华各忙各的,聚少离多。这段时间,何理良一边工作,一边在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学习。1960年7月5日,中国和加纳发表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一天,外交部副部长耿飚和罗贵波找到黄华,问他愿意去哪个建交国任大使,黄华表示首选加纳。8月5日,黄华被任命为中国驻加纳首任特命全权大使。25日,何理良随黄华抵达加纳首都阿克拉。在加纳这几年,算是两人结婚后在一起时间最长、最穩定的日子。

夫妻之间也要保守外交机密

1971年10月,毛主席亲自点将,组成以乔冠华为团长、黄华为副团长、熊向晖和其他7人为代表的中国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后,黄华作为中国驻联合国和安全理事会的首任常驻代表留在纽约工作。

这一时期,我国驻外人员常常是要冒生命危险的。当时还曾经发生过一起常驻纽约代表团的服务员王锡昌同志在罗斯福旅馆被害身亡的不幸事件,经查王锡昌房内的暖瓶里有剧毒的尼古丁溶液,我方怀疑是蒋帮特务的暗杀阴谋,但这个案件至今都是一个悬案。

何理良回忆,之后大家都加强了警惕,在保卫工作方面做了许多规定,而美国人对中国外交人员也有很多规定,比如不允许他们在哥伦比亚广场20英里以外的地方活动,如果要去,事先要报告美国国务院。“有一次我国乒乓球队到美国访问比赛,正好是在20英里以外,我们只好专门申请去看自己国家的比赛。”她说,美国当时是把中国当成敌对国家对待。“我们门口总停着一辆汽车,只要我们的人一出门就被尾随。”

黄华和何理良就是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下一直工作到1976年,黄华回国任外交部长。

“实际上,结婚六十多年,但他有很多事情我并不知道。”何理良回忆说,由于黄华接触的很多事情都属于外交机密,在没有解密前,即使是对于自家人,黄华也是守口如瓶。“我大体知道他在做什么,但具体内容不知道。”

(综合自《百年潮》《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