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假“活佛”王兴夫非法敛财近两亿

2021-04-07

华声文萃 2021年3期
关键词:自创洛桑信众

山东济南中级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终审判决,假“活佛”王兴夫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经营罪、强奸罪、强制猥亵罪,数罪并罚, 判处有期徒刑25年。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侦办此案的经过。靠着两张伪造的身份证,他成了名叫“洛桑丹真”的藏族人;凭借一场宗教“坐床”仪式,摇身一变成为“活佛”;费尽心机骗取钱财近两亿元,用于个人及亲属挥霍;逼信众立下毒誓,实施精神控制,强暴、猥亵数名女性。短短几年,他在全国私设8大道场,利用结构严密的组织分支,发展信众超过3000人。

“气功班”班主竟成藏传“活佛”

20世纪80年代,王兴夫就在济南开办所谓“密宗洗心功”班,招揽生意,后又在四川成都开设所谓“密宗洗心学”研究所,并自称“金刚上师”转世。最初的信众以气功班学徒为主,随后规模一步步扩大。

2008年,王兴夫举行“坐床”仪式后,以“洛桑丹真活佛”自居,名气迅速扩大。最终在全国形成济南、厦门、成都等8大道场,道场下设各级分道场,“传法活动”涉及全国20余个省区市。“王兴夫是典型的假‘活佛,而且还是六假‘活佛。”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研究所原研究员周炜表示,王兴夫的造假行为,主要体现在假的藏族身份、假的活佛身份、假的金刚上师身份、假的宗教学历、假的宗教、假的宗教仪轨。

巧立名目骗取钱财

一张“洛桑丹真活佛”的彩色照片,要价10元;一根成本两三元的“金刚结”,要价200元;一座“活佛”小铜像,要价800元……

林林总总的收费项目、层级分明的供养标准,披上宗教外衣的王兴夫,搜刮信众财产毫不手软。由他一手打造的非法组织,架构严密、层级分明,更成为他个人的“提款机”。

王兴夫还自创了一套灌顶佛法,由低到高分成4个等级。哪个信徒不愿进入更高等级,其他信徒就会极力劝说,不达目的不罢休。晋级的手段,就是交钱。从拜师300元、受戒400元到求授大圆满8000元、八地菩萨授记8000元,这套王兴夫自创的灌顶佛法有十余项收费项目。

王兴夫不满足于普通信徒的供养。自2013年起,他在厦门、台州等地吸纳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信徒建立商业小组,要求每人提供不低于3万元的供养。部分商业组信徒还邀请其出任公司董事、荣誉董事等职,每月提供数万元报酬。据公安机关调取的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显示,他敛财数额共计1.98亿元人民币。

这些钱款,很多都被王兴夫本人及直系亲属挥霍。大肆敛财、挥霍无度之下,王兴夫为什么不惧怕信众心生怀疑乃至东窗事发?据部分骨干信徒的口供书证、公安机关掌握的相关物证,王兴夫切准信众心理要害,用歪理邪说对信徒加以精神控制,从而为自己骗财骗色大开方便之门。

自创歪理邪说控制信众心智

“这是末法时期最后一班船,你们有缘得遇一个开悟者,这都是你们的福报”;“你就是师傅的法器,师傅想怎么用都可以”;“释迦牟尼是过去的佛,我是现在的佛”……

这样的言论,是王兴夫到各地“传法”的惯用说辞。为快速发展信徒、实施精神控制,进而达到骗财骗色的不法目的,王兴夫先后组织编印不同规格的书籍、法本超过80种,竭尽所能鼓吹神化自己。

迫使信众立下毒誓,则是王兴夫控制信众的另一手段。信徒必须写下诸如“终不叛师叛道,如有违愿,甘受五马分尸之恶报”“如若违愿,愿承受五雷轰顶、三身俱灭之死之恶报”等。

办案民警表示,经过对证据、证物的综合研判,王兴夫所创设的建制化组织符合邪教组织特征。

审视王兴夫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犯罪一案,鲁绒是其中的关键人物。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前,鲁绒为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俄若寺民管会主任。

2007年7月,魯绒与王兴夫相识。其后,在组织王兴夫“坐床”仪式、树立王兴夫个人威信、办理虚假藏族身份证及藏传佛教教职人员证中,鲁绒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为便于王兴夫非法“传法”,鲁绒开具证明,允许王兴夫刻制俄若寺民主管理委员会的印章。对于鲁绒的力挺,王兴夫自然“投桃报李”。据警方核实,王兴夫累计向鲁绒转交的供养总数为3724万元。

“这些行径违背了佛法和宗教,是非法和无效的。”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珠康·土登克珠表示。公安机关对王兴夫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非常必要。

(据新华社2.2讯)

猜你喜欢

自创洛桑信众
数学概念是否可以自创
山和雪
赵淳教授自创科学体重管理创新技术在临床应用分析
我的阿妈在康定
我的阿妈在康定
不该举手时别举手
巧用自创实验 激发课堂活力
高考论述类文章写作训练策略
印度“神庙”:保佑美签
世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