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催眠手记:我误入“老实”男人的杀妻现场

2021-03-29红袖添乱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老实光明日记

红袖添乱

心理咨询师洛宇在给病人做催眠的时候,惊诧地发现了一宗伪装成意外的杀妻案,真相更让人瞠目!

妻子日记:藏着惊人秘密

心理咨询师洛宇,在辽宁省锦州市一家心理健康中心工作,入行五年以来接待过无数访客。最特殊的是一个叫曲光明的患者,至今想起来,仍让他觉得一阵心悸。

那是2019年初,这位患者先是给他打了几次预约电话,一再询问谈话内容是否能够严格保密。

一个月后,洛宇终于见到他本人。

曲光明38岁,中等身材,戴眼镜,穿着中规中矩,脱发严重,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人。他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不停搓着双手,脚尖内扣,似乎有难言之隐,而且神情恍惚,语言逻辑性差。

根据经验,洛宇判断他的心理问题已经干扰到正常生活,处于焦虑三期,需要心理治疗。

可是,这个人又说,他不是来做心理咨询的,而是想把一些私人物品存放在这里。

洛宇建议,如果是寄存,可以在银行租个保险柜。可这人沉默了很久,突然用手捂住脸,抽泣起来。

一个男人,如果在陌生人面前流泪,表示他的心理压力已经达到顶点。洛宇有些担心,决定曲线救国,破例先同意他的请求,和他签协议,再解决他的心理问题。

协议签好后,曲光明终于从随身黑皮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里面应该是笔记本之类的东西。离开中心半小时后,他打电话给洛宇,说愿意接受心理治疗。

2019年4月13日,曲光明缩在沙发角落里,用双膝夹住双手,挣扎着说:“医生,我必须要找一个人说说话,否则要憋死了。我甚至想杀掉她,然后自杀。放在你这里的东西是我妻子的卖身日记,写了整整三年的日记!”

洛宇虽然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静静听他说下去。

曲光明打开了话匣子:“我妻子叫温敏,我们结婚六年,她长得特别漂亮,还开了两家连锁服装店。我比温敏大10岁,出身农村,家里负担重,前妻就是对我百般嫌弃才离的婚。离婚后,我带着7岁的女儿,在一家私企做财务,收入也就五千元。”

“结婚以后,她对我父母和女儿都特别好。就连我妈也提醒我,说人家闺女这么好,凭什么嫁给你呀,你得留个心眼。我也问过温敏无数次,可她说,就图我老实厚道。”

“现在想想,她就是欺负我老实,觉得有一天她的丑事暴露后,我能原谅她。可惜她错了,‘剩王八不是任何男人都能忍的!”

曲光明紧握拳头,身体颤抖。洛宇开始转移他的注意力,询问他是如何发现日记的。

从曲光明口中,洛宇获悉,原来,温敏父母有些势利眼,家里还有一个不学无术的小舅子。温敏很少回娘家,婚后,曲光明也只见过她父母一次。

发现端倪是2019年春节那天,曲光明半夜醒来喝水,看见妻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哭,手里拿着一个绿色的本子,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想过去安慰,妻子却很紧张,说是做生意的账本。

真正让他疑心的是正月十五,他去妻子店里给她送饺子,看到一个穿得很豪气的男人,领着个妖艳女子在挑衣服。他不时看温敏两眼,问她是不是在深圳见过……

温敏有些慌张,赶紧说,认错人了。可是,曲光明记得,温敏婚前说过,她在深圳打过几年工。

过了几天,温敏打电话给他,要他回家帮她找一个进货商的联系方式。曲光明单位离家近,中午回家帮她拿资料的时候,想凑合在家随便吃一点。结果,在冰箱冷冻层,看到一个白色的塑料袋,里面藏着的就是那个本子,翻开一看,里面全是她在深圳干的丑事。

风尘血泪:丈夫对号入座

曲光明大脑里一片空白,把日记又放回原处。他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居然娶了个失足女子,还捧在手心里当宝。他想质问妻子,可是又问不出口,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做那样的事。好几次,他话到嘴边,想骂她,又咽了回去,他害怕撕破这种美好的假象。

“男人,最怕被别人说戴绿帽子,我呢,这是捡破烂啊!”曲光明痛苦地抱住头。

洛宇不解,这温敏到底在日记里写了什么?曲光明同意洛宇翻看了日记。

洛宇翻开第一页,很清秀的字迹。上面记载了一个女人堕入风尘的血泪。

“都说深圳的钱好赚,其实都是用命换来的。家里是个无底洞,父母一打电话就是要钱,弟弟娶妻、生子、盖房子需要钱。可是,我在廠里,被布料毛灰呛得直咳嗽,缝纫针把手指都扎烂了,就算再努力也拿不出他们要的钱,怎么办?”

“我还是和小林去了,小林也是服装厂的打工妹,她嫌工作辛苦,做了陪酒小姐。那是一家巷子里的酒吧,一个年纪很大的女人让我换上开叉很高的旗袍。一个矮胖的男人叫我坐在身边,把手伸过来。我真想逃跑,可他往我内衣里塞了厚厚一沓小费……”

洛宇正要往下看,曲光明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起身要走。

五天之后,他的头发显得更少了,眼睛里布满血丝。他进来就骂:“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前妻觉得我窝囊,出轨了。结果这个温敏,呵呵,还不如第一个呢!他妈的,居然是个陪酒女。我昨天打了她。”

洛宇很震惊:“事情在弄清楚之前,你应该先和温敏沟通一下,怎么可以动手伤人?还有,我上次就想提醒你,你怎么确定日记就是她写的?现在,你的暴力证明你的心理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从今天起,我会给你开点药。”

曲光明争辩道:“日记肯定是她写的。日记里提到她干那事的第一天,在脚踝上文了一只蝴蝶,温敏的脚上就有一只。里面提到的一些细节,比如,她提到自己是个左撇子,温敏就是!我百分百确定就是她写的!”

鉴于他的精神状态很糟糕,洛宇边看日记,边考虑要怎么缓解他的症状。

只见日记里写道:“一开始是陪客人喝酒,提成比不上其他公主多,硬着头皮去了三五次,开始接受现实,我需要钱。”

“家里又催了,他们说弟弟得了阑尾炎,要一大笔手术费。其实,都是骗我的。我向领班借钱,她告诉我,这行是不借钱的,让我用钟点还她。”

“我的第一位客人是个香港佬,开处价格是6500,提成4000,我把自己卖了。”

“这些客人有好有坏,有些客人真好笑,做着不要脸的勾当,却劝我从良。”

“我在想赚多少钱可以买回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不能把钱全部寄回家里,我已经给家里盖了房子,买了电器、家具,还给了十万块钱,他们提的条件我都满足了。我应该为自己打算了——找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找一个本本分分的老实男人,用这些钱开个小店,过踏实的日子。”

“最近,我的身体差得很,总是发低烧。我感觉我病得很重。实在不行就找一个离过婚、有孩子的人吧。”

洛宇合上日记。曲光明接着絮叨:“您看到了吧,这就是她嫁给我的理由,这个肮脏的女人,这个骗子,她早就打算好了,柿子捡软的捏,欺负老实人,我不会原谅她的!”

洛宇一再打断他:“曲先生,你现在情绪太激动。我给你开的药,你一定要按时按剂量吃,下周三之前,找时间过来,我会为你做一次减压心理调适。”曲光明点点头,离开了。

惊骇催眠:误入杀妻现场

周三过来的时候,曲光明却拒绝接受洛宇的减压调试,他主动提出,要求洛宇给他做催眠。

“我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我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无论吃多少药都不管用,求你给我做催眠吧,我只想好好睡一觉,真的太痛苦了!”

他不停眨眼,揪自己的头发,已经处于狂躁状态。催眠有一定要求,需要全面的身体检查,还要被催眠者签订自愿协议书。在他的请求之下,洛宇同意为他催眠。

走完所有的检查程序,洛宇让曲光明坐在面前,洛宇看着他的眼睛,他也看着洛宇,他的眼睛浑浊,目光躲闪。

洛宇静静地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一分钟左右,他的呼吸变得平稳深沉了,眼皮有些微微的眨动,面部肌肉开始松弛,这是进入催眠的前兆。他说不想听音乐,洛宇便用水滴的声音代替了催眠曲。

曲光明的情况适合中度催眠,洛宇暗示他,可以达到他的期望值,睡一个身心放松的好觉。

其实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不是洛宇在催眠,而是洛宇在引导患者催眠自己,释放自己,帮助他做一个深度放松。

50秒后,曲光明进入催眠状态。洛宇轻声引导他,说:“慢慢走,前面有出口,有光,你会感觉到很温暖,天气很好。你看到了什么?”

“温敏在前面走,我不想和她一起……温敏在哭,她的样子很吓人,眼里是血,很多血,她的眼睛里有血流出来。”

他怎么会看到很多血?洛宇十分不解。操作中,洛宇没想到他对温敏的仇恨这么深,而且,他在抵触催眠。洛宇怀疑他没有说实话,隐瞒了某些重要的信息。于是,洛宇继续深入,“还看到了什么?”

“蝴蝶飞了,从楼顶上飞下去了。”洛宇想起他曾经说过温敏的脚上有蝴蝶,难道,温敏出事了?

“你这个荡妇,走开,不要缠着我,滚远点,不要……”曲光明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肌肉紧张,这次催眠并不成功,他开始大声呼喊。

“曲光明,你是安全的,我拍三下你就会醒过来,一、二、三。”曲光明大汗淋漓睁开眼睛。

他躺在椅子上眼光凝滞,大口喘着粗气,突然蜷起身体,失声痛哭:“我把温敏杀了,是我杀死了她,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把窗户的螺丝拧松了两颗,说家里玻璃太脏了,让她去擦,护栏脱落,她掉下去了。她干那么龌龊的事,她骗我……这下好了,我们都解脱了。”

看着曲光明已经崩溃,震惊的洛宇只有报警。原来,温敏在三天前意外坠楼。

警方介入后,经多方调查取证,还原了案件真相。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温敏并不是那本日记的主人。实际上,温敏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温丽,姐妹俩长得很像,日记是温丽记录的她在深圳的遭遇和经历。

当年,姐妹两个18岁时,一起外出打工,在同一家服装厂工作。可是家里不停要钱,姐姐温丽被逼无奈,她不忍心让妹妹也步她后尘,就瞒着妹妹当了小姐,还骗妹妹说自己找到了文员的工作。这一切都是瞒着妹妹的。

可惜的是,温丽做了三年小姐,打算从良的时候,发现已经感染了梅毒三期。

家里人嫌温丽丢人,不让她进门,让她住在村口的破草房子里。温丽气急攻心,三个月后就去世了。家人把她草草埋葬,不再提起。温敏得知姐姐去世后,不顾家人阻拦,去了姐姐最后住的破房子收拾遗物,发现了这三本日记,得知真相后,悲痛不已。

有好长一段时间,温敏都不和家里人说话。为了纪念姐姐,她还在脚踝相同的位置文了一只蝴蝶。

也许,温敏是受姐姐影响,也许是为了告慰姐姐在天之灵,所以,温敏在择偶的时候,潛意识里选择了找曲光明这样老实普通的人做丈夫。

只可惜,温敏没有想到,所谓的“老实人”其实并不可靠。后来,听警方说,曲光明被处以无期徒刑,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悔恨和自责。

尘埃落定后,洛宇常在想: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工资上交、不吸烟、不喝酒、不赌博?

不是只有出轨才叫渣男,和一个心理自卑到了枯竭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注定是一种灾难。猜忌,会让人的心理变成一口偏激的深井,埋葬自己,也拉扯着身边的人,跌入无底深渊。

编辑/邵鸾飞

猜你喜欢

老实光明日记
为你守护光明
不许出声
谁在说谎
成长日记
成长日记
浅谈汉语学习中的“听”与“说”
开门
光明
睡不着
青春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