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学区房无法承受之重:11岁少年怒绑堂弟

2021-03-29福水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小叔子过户公婆

福水

哥哥遭遇车祸去世,弟弟昧了良心要占哥哥借给他帮助孩子上学的学区房,嫂子无凭无据,讨不回房子,陷入极度崩溃之中。就在此时,哥嫂家11岁的儿子自发行动起来,他要出手,还妈妈一个公道——

钻空子出借学区房,孰料丈夫车祸身亡

2020年12月19日,周六。一大早,11岁的琪琪就告诉妈妈陈好,他要去同学家和同学一起做手工制作,周一要上交老师。直到晚9点多,琪琪才回到家,鞋子和裤角上沾了不少泥土。陈好皱了皱眉头:“鞋子怎么弄这么脏?”琪琪回答说:“我们到外面玩了。”

晚上11时,陈好悄悄来到儿子琪琪的房间,看看他是否蹬被子,却发现儿子竟然还在玩手机。她抢过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搜索页面:“6岁的小孩在野外一晚会冻死吗?”陈好心下一沉,联想到小叔子的儿子壮壮今年正好6岁,她厉声追问儿子:“你今天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查这个?”

一开始,琪琪怎么也不肯说。陈好急了:“你到底在哪个同学家过的生日?我马上打电话!”琪琪终于“哇”地哭出声来,边哭边喊道:“叔叔他们太欺负人了,我要为你报仇……”

时年36岁的陈好是一名幼儿教师,老公董礼峰曾是山东省威海市一家机械厂的业务经理。机械厂实行工资和业绩挂钩,董礼峰业绩好,收入颇丰,是亲友们眼中的成功人士。董礼峰兄弟两个,弟弟董礼勇和弟媳任静在工厂打工,收入一般,婚后三年多,才在市郊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

2018年夏天,陈好的父亲因结肠炎住院,医院在小叔子打工的工厂附近。当时董礼峰出差在外,陈好忙不过来,小叔子董礼勇晚上主动去医院陪床,并让妻子煲汤送饭,让陈好感激不尽。

几个月后的中秋节,董礼峰和弟弟都带着各自的妻儿回农村父母家团圆。午饭过后,大家在一起聊天。公婆问及陈好父亲的病情,陈好按捺不住内心的感动,再次向小叔子和弟媳表示感谢,并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请他们一定不要客气。

话音刚落,弟媳任静说:“我们现在真的有件事需要哥嫂帮忙……”原来,董礼勇的儿子还有两年上学,郊区没有好学校,市里上学又需要有房产,他们没有实力购房,而董礼峰在市中心有一大一小两套房,大的自住,小的出租,两人想让哥嫂把小房子过户给他们,等孩子上学后再过户回来。

那套房子虽然小,但市场价已达到了80多万。这不是小事,陈好有些遲疑,她抬头看看老公,董礼峰正好也在看她,似乎在征询她的意见。

公公婆婆也都把目光投向了陈好,见她有顾虑,公公开口说:“这件事关系到你侄儿一辈子的前途,我希望你能帮帮他们,不用担心房子,我当爹的可以做担保,你们尽可以放心。”

话说到这份上,陈好不好意思拒绝。第二天,董礼峰拉着陈好,到房产交易中心当天就办好了过户手续。一个月后,董礼勇就拿到了房产证。

让陈好始料未及的是,还没等小叔子把房子还回来,丈夫就出了事。2019年冬天,董礼峰驾车出差,半路上心脏病突然发作,竟然猝死在路上。

噩耗传来,陈好直觉天昏地转。双方老人日渐衰老,儿子琪琪才刚过10岁生日,丈夫撒手人寰,将重担扔给了她……

婆家人昧良心占房,孤儿寡母有理难讲

陈好沉浸在悲伤中,整日啼哭,后事都是小叔子帮助处理的。因为董礼峰是在出差时发病,单位一次性补偿了二十万,董礼峰为自己买有保险,保险公司又赔偿了二百多万。

最后一笔保险公司的钱到账后,董礼勇当着嫂子的面痛哭失声:“这钱是用我哥的命换来的……”任静也在旁边感叹:“咱们普通人家,一辈子攒二百多万,想都不敢想啊!”悲痛中的陈好,听这话觉得刺耳,她哭着说:“多少钱也换不来你哥的命!你哥就是我们家的天,人没了,要钱有什么用啊?”

任静却苦笑着说:“嫂子,你没经历过苦日子,不知道没钱的滋味,有时候钱真的能难倒人。”

董礼勇好像没有觉察出妻子的话有什么不妥,他对嫂子说:“哥哥去世,我们大家都很难过,特别是我父母,这简直是要了他们的命。父母在农村生活,也没什么收入,以后会更难……”

陈好听出了小叔子的弦外之音,丈夫单位补偿了二十万,公婆是有一部分继承权的。那天,她从补偿款里拿出10万送给公婆,借机把小叔子两口子送出了门。董礼勇夫妻俩也很少再来打扰嫂子。

有一天,陈好在娘家无意中和父母说起了借房的事,父母一听,连个协议都没有签,就把房子这么过户,当即大惊失色,连说不妥。

陈母忧心忡忡地说:“如果琪琪爸爸活着,他们家念及亲情,可能不会节外生枝,眼下这种情况,怕是会有变化。”陈父建议陈好趁壮壮还没上学,马上去找小叔子补签个协议,将来有纠纷了也好有个抓手。可陈好为难地说:“当时过户时没有签,礼峰去世后,我又要追着人家签协议,这好像我信不过人家。琪琪的爷爷奶奶还在呢,当初可是他们拍着胸脯保证的,应该不会有事。”父母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听天由命了。

好不容易等到2020年9月1日,壮壮如愿上学了。陈好就开始催促小叔子把房子过户回来。但董礼勇一直推托忙,催得急了,他干脆不接电话。

陈好心下一沉,当天晚上,她直接来到小叔子家,直奔主题:“壮壮已经顺利上学了,咱们去把房子过户回来吧,我卖掉换个商铺做点小生意。”

董礼勇一声不吭地抽烟,旁边的任静替丈夫说话了:“嫂子,这个房我们五年前就买下了。最后一次钱全部付清后,才过的户。”陈好的脑袋“嗡”了一下,父母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她缓了一口气,颤抖着说:“你们怎么能昧着良心张口说瞎话!前年中秋节在老家,你们第一次跟我求这个事,当时还说没钱买房,现在怎么成了五年前就买下的?”

任静却不慌不忙地说:“五年前,这个房子市场价才40万左右,我哥可怜我俩工资低,低于市场价5万元卖给我们的,他可能是怕你知道了生气,才没跟你说,当然更不可能过户。”陈好听不下去了,她愤怒地问:“既然你说买下了房子,那付款凭证呢?我可是没收到你们一分钱!”董礼勇终于开了口:“房款都是我直接给我哥现钱的,五年间分了三次给他,有两次是我哥开车来拿的,一次是我去他办公室送的。”

小叔子夫妻俩信口雌黄的一顿胡诌,让陈好气疯了,她当天晚上就哭着赶到了乡下公婆家。她原本以为,公婆会站出来主持公道,然而,公公说:“我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我记不得当时的情况了,你以后不要再为这件事来找我了。”

陈好眼前一黑,大哭着说:“爸,琪琪也是您的亲孙子啊!前年中秋节,如果不是您拍着胸脯保证,我不会那么痛快地答应过户。如今我们孤儿寡母的,您可要主持公道啊!”公公不作声了,婆婆却在旁边叹着气说:“你家底厚,再嫁肯定也会找个好人家。礼峰去世后,也赔偿了那么多的钱,而且你就一个孩子,也花不了多少钱。你弟弟和弟媳本来工资就不高,还想生二胎,你就不要和他们争了。”

陈好的父母得知了闺女的遭遇,更是气愤不已。陈妈妈气不过,第二天就找到了董礼勇打工的地方,想为女儿讨个公道。哪知道,董礼勇走到大门口,一看到嫂子的妈来了,立马就退缩了回去。

陈好妈妈气得不行,在厂门前声嘶力竭地喊着:“董礼勇你给我出来!你哥尸骨未寒,你就丧尽天良要昧你嫂子的房产!你以为我闺女娘家没人做主了吗?”很多人过来围观,董礼勇吓得偷偷从侧门逃了出去。保安为了维持秩序,不让陈好妈妈进门,两人起了争执,陈好妈妈当天晚上回家就胸闷气短病倒在床。

见父母为了自己的事情上火,陈好的心都要碎了。她想打官司争回房产,去咨询律师,律师说,没证据,这官司没法打。遭此算计,陈好整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连上班也坚持不住,工作中连连出错。

11岁少年绑架堂弟,一桩大案惊醒两家人

妈妈的心事,被11岁的儿子琪琪看在眼里。父亲去世后,他和妈妈相依为命,母子感情越来越深。孩子已经感受到了生命的无常,他经常害怕地问姥姥:“妈妈会不会也突然丢下我不管啊?”

2020年11月底,北方的天气已经很冷,陈好妈妈担心她不好好吃饭,晚上就包了水饺,和老伴一起送了过来。但陈好脸色蜡黄,根本不想吃饭。老人悲从中来,哽咽着对外孙说:“你叔叔他们家把你妈妈坑苦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学习,为你妈妈争口气啊!”陈好从未跟儿子说过此事,琪琪第一次得知叔叔家的所作所为,他握紧拳头咬着牙说:“他们太过分了!我爸走了还有我呢!我不能看着我妈被人欺负!”

2020年12月的一個周末,琪琪告诉妈妈,他要去同学家学做手工制作,周一要上交学校。实际上,他是想去报复叔叔一家。

据琪琪案发后讲述,他想打壮壮一顿,让妈妈出口恶气。因为董礼勇和妻子都属于打工一族,平日没事时基本不休假,6岁的壮壮自己在家。琪琪敲开房门,说要带他去爷爷家玩。壮壮和琪琪非常熟悉,两人经常一起在爷爷家过春节、过暑假。见琪琪要领他回爷爷家,他开心不已,蹦蹦跳跳地跟着出了门。在路上,琪琪给堂弟买了零食,哄着把他的电话手表摘了下来。壮壮吃着零食,什么也不顾了。

琪琪每年暑假都跟父母到乡下爷爷家,对公交路线非常清楚,对爷爷家周边的环境也很了解。他领着壮壮上了大巴车。

大巴车到了终点站,琪琪把壮壮带到了一处果园里。这个果园,琪琪来过很多次,他知道园子里有一处放农械器具的空屋子。小屋四处透风,非常寒冷。进了小屋,琪琪找到一根麻绳,直接把堂弟绑在窗框上。壮壮当即吓哭了,直哭着找妈妈,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但他的电话手表被琪琪在大巴车上随着吃零食的袋子一起扔到了窗外。

绑住了壮壮后,琪琪上前就踢了他一脚,咬牙切齿地说:“我治不了大人还治不了你吗?你爸爸妈妈不是会欺负人吗?我要让他们也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壮壮吓蒙了,他惊恐地求饶:“哥哥你别打我,我爸爸妈妈都是好人,他们不会欺负人……”眼看琪琪不住手,壮壮又疼又怕,大哭着喊:“等我告诉爸爸,告诉爷爷,你欺负我。”琪琪一听,更来气:“那就等他们来救你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因为果园远离村庄,冬天也没人进去,壮壮哭哑了嗓子,也没人听到。

当天晚上,任静下班后,不见了儿子,她当即打电话,接通后却是一个陌生人接的。那人告诉任静,他在村口马路边拣到一个零食袋子,见里面的电话手表还能使用,就拿回了家。那个位置正是回公婆家的必经之路,她连忙给公婆打电话,公婆却没有看到壮壮回来。任静和婆婆都急得大哭。

而这边,陈好听了儿子琪琪的诉说后,大惊失色。心地善良的她急忙给公婆打电话,让他们速去果园把壮壮救出来。

等众人赶到果园时,壮壮已经浑身冰凉,嗓子哭得发不出声来,手脚都冻僵了。一家人心疼不已,连忙把孩子送到医院检查,发现壮壮肺部有炎症,冻伤已经达到了二度,有些皮下组织出现了水肿。

第二天早上,陈好就带着儿子到文登区公安分局自首。琪琪触犯了法律,虽然因为年龄小,不需要承担刑责,但要接受批评教育。壮壮出院后,被吓得有了心理疾患,每天晩上都需要开着灯睡觉。

直到此时,董礼勇的父母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两人来到大儿媳家,抱着琪琪泪流满面。而琪琪倔强地说:“只要叔叔不还我们家的房子,我早晩还要报复!”奶奶吓得再次哭了起来,她搂紧大孙子说:“是爷爷奶奶不对,毁了两个孙子。你放心,我一定让叔叔归还你们家的房子。”

目前,董礼勇夫妻表示,会早日把房子过户给嫂子。董礼勇的父母希望小儿子能贷款把嫂子的房子买下来。而陈好也表示,自己的儿子伤了壮壮,她愿意以低于市场价五万元的价格,把房子卖给小叔子。目前双方还在进一步协商中。

一场闹剧看似平静地结束了,但两个孩子心理所受的创伤,也许很长时间都难以愈合。

(因涉及未成年人,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为了一套学区房,公婆和小叔子夫妻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诚信。他们没有想到,上一辈种下的因,竟在晚辈身上结出果来。幸好,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及时弥补,才防止了更大的悲剧发生。否则,等到出现严重后果,那将会毁掉两个孩子的人生。

编辑/柴寿宇

猜你喜欢

小叔子过户公婆
丈夫去世后,公婆阻止我行使监护权,我该怎么办
女子为过户京牌结离婚28次
房产证上有婆婆的名字,小叔子有权继承吗
如何与纵容家人的丈夫沟通
拒绝从娘家借钱给公婆买房,我错了吗?
这样偏心的公婆 我能否不养他们老?
大哥想把父母的房子过户在他名下,其他子女能要到自己的那份房产吗
赠予房产未过户,可否反悔撤销
房屋过户给子女,怎样更省钱
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