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驼鹿,战斗民族的神兽

2021-03-25佚名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21年2期
关键词:小鹿农场苏联

佚名

科斯特罗马是俄罗斯著名旅行路线金环上的一座城市,伏尔加河从城中流过,浩荡河水辉映着美丽的商人住宅、宏伟的贸易长廊与洋葱顶的教堂。而我的旅行目的地藏在城市以东25公里处茂密的森林里——Sumarokovo驼鹿农场,建立于1963年,生活着世界上最大的鹿科动物。

我們开着车一大早就朝山林驶去,工作人员亚历山大已在农场门口等待。“你们到的正是时候。下午驼鹿会躲进林子里,藏在树林的阴影下,这片保护区有36000公顷,就连我也不一定能找到它们。但现在,我们可以去给鹿喂点吃的。”他拎着一大袋胡萝卜切片,脚步轻快地领着我们朝驼鹿生活的区域走去,边走边介绍饲养驼鹿的起源。

苏联这个现在已经不存在的国家进行过种种堪比科幻小说的实验,饲养驼鹿便是其中一个。

这种身躯健硕、皮毛厚实、肩部如驼峰般略微隆起的庞然大物,广泛分布于从北欧、俄罗斯至北美的温带和亚寒带林区。它们耐寒、跑得快、善于游泳,因为巨大的体型、纤长有力的四肢和宽大的鹿角,在自然界中少有天敌。

上世纪30年代的苏联怀着征服世界的野心,在与芬兰的战争打响之前,他们开始秘密对驼鹿进行训练。士兵试图骑在2米高、近半吨重的驼鹿上冲锋陷阵,踏过厚厚积雪覆盖的土地,征服寒冷的斯堪的纳维亚。

苏联人成功了一半——驼鹿天性亲人,全副武装的士兵骑上它们不算太难。然而驼鹿没有看起来那么傻乎乎,每当危险的枪炮声响起,驼鹿的确开始了冲锋,只是它们纷纷冲进了四周的树林里躲了起来,瞬间溃不成军。苏联人的驼鹿军队实验就此宣告失败。

当我走进农场,几只一两岁的青少年驼鹿正从屋檐下笨拙地伸出脑袋,竖着毛茸茸的耳朵,睁着有长睫毛的圆滚滚大眼睛,等待着我手里的胡萝卜。它们一点也不怕人,任我抚摸着脑袋和肩颈,皮毛从我指缝间划过,顺滑、厚实的手感实在是好极了。

撸小鹿的感觉更加柔软、亲密,这些小家伙很乐意被抚摸和拥抱。工作人员会定时来给它们喂奶,等小鹿长到一岁以后,它们就可以到森林里自由地生活。农场里展示有许多亚历山大拍摄的照片,来参观的孩子开心地与驼鹿躺在一起,小鹿伸出舌头亲密地舔着人类的脸颊——很难想象它们会成为战争的武器。

驼鹿军队的实验虽然没成功,但苏联并没放弃饲养驼鹿。二战之后,驼鹿成为了苏联征服自然、至少征服针叶林带的计划的一部分。人们将这巨大的动物作为冬季驮运货物、拖拉雪橇的运输工具,以及肉制品的提供者,而且成功地从雌鹿身上挤奶。

驼鹿奶的脂肪和蛋白质含量比牛奶高很多,乳糖含量却不到牛奶的一半,不仅适合乳糖不耐症的人,而且据说对治疗胃部的各种疾病都有奇效。

苏联用驼鹿奶做了不少医学实验,还试图发展驼鹿乳品业,科斯特罗马的这家驼鹿农场也是因此而建。但养驼鹿一点也不容易,一只驼鹿通常要吃150种不同的树叶、浆果、鲜嫩树枝,而且它们喜欢独来独往,每一只都需要很大的活动空间;虽然驼鹿通常不攻击人类,可一旦激怒它们,伤害将非常严重。

大规模饲养驯鹿的计划因为太过复杂、危险且昂贵,一直没能真正实现,随着苏联解体更是走向了终结。不过科斯特罗马的驼鹿农场作为保护区和科研基地而留存至今,除了接待游客,还在给附近的疗养院供应驼鹿奶。工作人员通过模仿小鹿的气味和声音,被雌鹿视作孩子,从而定期获得驼鹿奶。

可惜的是,我们无缘得见体型更大、长有多枝角的雄鹿,它们是更加自由、没有牵绊的生灵,成年后便不会响应召唤,几乎不会出现在参观者的视野里。

编辑/王 培

猜你喜欢

小鹿农场苏联
戈尔巴乔夫承认:苏联解体违背全民意志
快乐农场
农场
开心农场(3)
小鹿回老家
小鹿的玫瑰花
春天
丰收的农场
雾在做迷藏
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