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密集恐惧症

2021-03-25孟昭青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孔洞密集莲蓬

孟昭青

形形色色的恐惧症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北宋文学家周敦颐的名篇《爱莲说》让很多人喜欢上了莲花这种植物。在美丽的花朵凋谢后,藏有莲花雌蕊的莲蓬在受精后逐渐膨大。莲蓬表面有很多蜂窝状孔洞,每个孔洞内生有1枚莲子。

但是,莲蓬上面密密麻麻的孔洞会让一些人感到害怕。通常人们把这种症状称为密集恐惧症(又称密集物体恐惧症),它的具体表现是,患者看到密集排列的相对小的物体会头晕、恶心、头皮发麻。

能够引发密集恐惧症的物体多种多样,有莲蓬、蜂巢、草莓、发泡巧克力、坑坑洼洼的墙砖、挤在一起的虫卵、脸盆中的肥皂泡,甚至包括洗完澡后身上挂着的密密麻麻的小水珠等。

密集恐惧症患者的数量正在逐渐增多,在网络上,我们可以找到很多声称可以检测和诊断你是否患有密集恐惧症的图片。但是,这种方法并不准确,很多时候具有误导性。除了密集恐惧症之外,已知还有几十种恐惧症。如蜘蛛恐惧症,这是一种对蜘蛛的极端或非理性恐惧;还有小丑恐惧症、犬恐惧症和血液恐惧症(晕血症)等。

诺贝尔奖创始人、瑞典科学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患有一种少见的活埋恐惧症,他非常害怕被活埋。以至于他在遗嘱中特意交代,死后让医生割断他的动脉,确认他死亡后,再将其遗体在火葬场焚烧掉。之所以诺贝尔会有如此想法,是因为那个时代医学比较落后,医生往往无法分辨患者是真的死亡,还是仅仅陷入深度昏迷。

不过,密集恐惧症并不是医学界提出的术语。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出版的《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是诊断精神疾病的权威指导手册,该手册并没有收录这一术语。据说,这个词是一名患有这种恐惧症的女性所创造的。

恐惧的进化

美国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家斯特拉·洛伦索说,关于密集恐惧症的一个困惑是,那些让人不安的图案或图片并没有明显的威胁性。除了个别恐惧症(如血液恐惧症)似乎是天生的以外,恐惧症通常被认为是后天习得的。例如,有的人小时候被狗咬过后,可能从此对狗产生恐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也是这种情况。

但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一些明显无害的场景和物体如何引发这种被夸大的恐惧?例如,一些具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对莲蓬或充气巧克力感到焦虑,但这些东西可能从没有带给过他们糟糕的体验。

20世纪80年代,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心理学家迈克尔·库克和他的同事对恒河猴进行了实验。他们发现,实验室人工饲养的猴子看到蛇的图片不会害怕,因为它们从来没有见过蛇,所以图片对它们没有影响。但这些猴子在观看了野生猴子对蛇的恐惧反应的视频后,再次看到蛇的图片时,它们也表现出了同样反应。然而,当心理学家试图用同样的方法让实验室里的猴子对花朵产生恐惧时,他们失败了。心理学家伪造了野生猴子面对一朵花做出恐慌表情的视频,但不管让实验室里的猴子观看多少遍视频,它们都不会做出恐慌的反应。与害怕蛇不同的是,进化让猴子没有理由去害怕无害的花朵。

密集恐惧症的根源

为了进一步了解恐惧产生的原因,洛伦索向志愿者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图片。有些图片会引发密集恐惧症,如海绵和蜂;有些图片会让大多数人产生恐惧反应,如蛇和蜘蛛;还有一些图片是中性对照物,如蝴蝶和咖啡豆。研究人员询问志愿者看到每张图片时的感受,还用眼动仪测量了志愿者瞳孔的大小,以研究志愿者眼睛的无意识变化。

当志愿者看到蜘蛛和蛇时,他们的瞳孔会扩大。这是机体的一种名为“战斗或逃跑”的应激反应,这时交感神经系统使瞳孔扩张。与之相反,据说能引发密集恐惧症的图片,却让那些以前没有密集恐惧症的志愿者的瞳孔缩小了。这是一种被称为“休息和消化”反应的标志,这种反应由单独的副交感神经系统驱动,它使瞳孔周围的肌肉收缩。副交感神经系统不是由外部威胁刺激的,而是由厌恶感刺激的。

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密集恐惧症的根源不是恐惧,它更可能是由厌恶引发的。

奥地利格拉茨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家安妮·席恩勒对40名自诊断为密集恐惧症的志愿者进行了测试。大多数志愿者反馈说,他们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孔洞时,他们的主要情绪是厌恶而不是恐惧。而且他们还产生了摧毀这些图案的冲动,因为它们看起来太丑了,这是恐惧症患者的典型症状。

很多时候,厌恶反应可能是人类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例如,蜘蛛恐惧症患者对蜘蛛的厌恶感,可以保护其免受一些有毒的小型爬行动物叮咬。

如果说人们对蜘蛛的厌恶可能有一个合理的甚至是关乎进化的解释,那么人们对孔洞的厌恶感又是从哪里来的?连恒河猴都不会对花朵产生恐慌,为什么有些人会害怕莲蓬呢?这可能和图案本身有关。

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的心理学家阿诺德·威尔金斯是研究引发癫痫和偏头痛的视觉刺激方面的专家,威尔金斯认为密集恐惧症也可能是由视觉刺激引起的。例如,对一幅莲蓬图片中的明暗对比进行数学分析,可揭示出一种特殊的视觉特征。具体来说,触发密集恐惧症的图像具有规律性重复的高对比度。

威尔金斯提出,这种视觉特征会让人对日常物品或没有威胁性的图片做出厌恶反应,因为它们与一些世界上毒性最强的动物(包括蓝环章鱼、巴西漫游蜘蛛和箭毒蛙)的皮肤、鳞片和外壳上的图案和标记具有相同的特征。对于这种解释有两种反对意见:首先,许多有毒的生物并没有这样的图案;另外,这种行为植根于遥远的进化历史,是无法被检验的。

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汤姆·库普弗改进了这一观点。他说,密集恐惧症的厌恶反应并不是针对危险的动物,而是针对讨厌的疾病和寄生虫。许多疾病——麻风病、天花和斑疹伤寒——会在皮肤上产生圆形或不规则的脓疱簇。如果早期人类避开有这些标记的人,他们会从中受益。这样,人类逐渐形成了一种对某些类型的孔洞和密集物的厌恶,因为它们可能会带来疾病风险。

然而,在密集恐惧症患者中,这种机制被夸大,并溢出到对无害图案不必要的过度反应。相对恐惧,厌恶的反应更难改变。目前,对于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还是以心理治疗为主。

(摘自《科學画报》2020年第11期)

猜你喜欢

孔洞密集莲蓬
一种新型密集堆垛式仓储系统设计
小莲蓬
采摘莲蓬
悬崖上有字
走路时我们会踩死细菌吗?
Seeing Red
狐狸的莲蓬
西方紧盯中俄“密集”军演
热镀锌钢板表面色差缺陷的微观检测分析
莲蓬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