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99吨金矿和几十亿美元的命运, 握在25只毛丝鼠爪中

2021-03-25EdStoddardOlak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栖息地种群智利

EdStoddard Olak

99吨金子上的25只毛丝鼠

因为长着一身值钱的毛皮,短尾毛丝鼠(Chinchillachinchilla)在十九和二十世纪被人猎杀到几近灭绝。现在,这种生活在南美高海拔地区的啮齿目动物已经沦为濒危物种。

它们的近亲、毛丝鼠属的另一个物种长尾毛丝鼠(Chinchillalanigera)是宠物“龙猫”的野外祖先,现在也已濒危。

在智利,就有那么一群短尾毛丝鼠生活在350万盎司(约99吨)黄金之上。南非的金矿企业金田公司准备开采这些金子。金田的首席执行官尼克·霍兰德2017年在开普敦的一个采矿业研讨会上表示,尽管这些短尾毛丝鼠是他们这项开采计划中的一大棘手之处,但金田公司决心设法保护它们。

随着矿产开采越来越重视生态保护合规性,大规模的开采计划往往要历经多年才能拍板落实。金田公司斥资8.6亿美元搞的这个名为“北萨拉雷斯”(Salares Norte)的开采项目能不能获得环境许可,就取决于他们能不能找到办法挪走金矿上那群短尾毛丝鼠——根据智利法律,它们可是保护动物。金田公司最终计划要在智利北部的崇山峻岭里建造一艘迷你诺亚方舟。

但没人敢拍着胸脯说这项计划一定能保护这些毛丝鼠。不论成功或失败,它都是一个测试机会,看看采矿公司怎么应对政府和投资者在生态影响问题上给他们施加的新一轮压力。

想挖矿?先给毛丝鼠安家!

金田公司的毛丝鼠保护行动在2020年8月启动,预期花九个月时间将生活在矿区的25只毛丝鼠抓起来,转移到约4千米外的宜居栖息地。他们那个可能能赚几十亿美元的开采项目会怎样,就看这些毛丝鼠的命运如何了。

顺便一提,到目前为止,实行毛丝鼠保护计划花了40万美元,其中包括用卫星技术在崎岖的野外做种群调查。

金田公司在南非起家。在那里,自然保护主义者于上世纪50年代开创了各种技术,用来捕获并重新安置体型大于人类的陆生哺乳动物。捕获狮子、大象和犀牛一般需要麻醉枪,而且经常得在直升机上发射,几乎没有出错的余地。

这些方法起初是为了实现一系列保护行动而开发出来的,包括白犀的种群重建。当时,白犀的最后庇护所位于南非的夸祖鲁-纳塔尔省,人们希望将它们从那里引入到克鲁格国家公园去繁衍。

但给毛丝鼠搬家不会有像抓大象那样的大阵仗。智利环境管理专家路易斯·奥尔特加负责监督这次行动,他表示那些短尾毛丝鼠是被装在小笼子里迁移走的。

粪便和其他证据提示,它们的目的地也曾经是它们活动范围的一部分。奥尔特加说,短尾毛丝鼠很容易抓,以前的毛皮猎人用手就能将这些兔子大小的家伙从浅穴里挖出来。

“我们用的陷阱里头装着饵食,毛丝鼠一旦进去,陷阱就会关上。”奥尔特加补充。这种装置名叫战斧诱捕器,名字听着吓人,但实际上并不致命。诱饵由巴旦木、坚果壳和青草混合而成,还加了一种不知道为啥令毛丝鼠难以抗拒的甜味剂:香草精。

“在采矿施工过程中,毛丝鼠们所在的九个岩区,每一个都必须走一遍这整套流程,将毛丝鼠转移。”奥尔特加说,“这套经政府批准的流程规定,每个岩区必须做两次诱捕尝试,每次为期10天。”如果诱捕失败,则要搁置20天才能重新尝试诱捕,以尽可能减少干扰。

毛丝鼠被转移到新家后,会先被放进一个铁丝网围篱里住上几个星期,好适应新环境。然后它们会被戴上监测用的无线电项圈——这些技术也经常被用在转移犀牛和非洲水牛之类的大型哺乳动物上。

饱受争议的动物迁移

这项行动会由了解这一区域的一队专家牵头,在海拔3900到4700米高的陡峭山地进行。尽管那些毛丝鼠是保护动物,它们的新栖息地却只在项目期间受到保护,而负責监测它们的正是金田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项目外的专家对此有些保留意见。“对毛丝鼠来说,被战斧诱捕器活捉无疑是负面经历,而且造成死亡也是可能的。”加拿大野生动物学家柯蒂斯·波森在邮件里写道。波森研究的是小型哺乳动物的诱捕和迁移。

“被迁移对它们来说是非常不快的体验,”波森补充说,“毛丝鼠是社会性的群居动物,不习惯日常生活出现大的干扰。它们知道每天去哪找食物,知道邻居都是谁。迁移会扰乱这一切。”

对大小动物实施的迁移质量参差不齐。比如在2018年,自然保护主义者们从南非转移了六只稀有的黑犀到乍得的一个国家公园里。那里也曾经在黑犀的活动范围之内。然而在迁移仅仅几个月后,六只黑犀里就有四只死亡了。

在被迁移过的动物里,北美鼠兔有着跟毛丝鼠相近的个头和相似的栖息地。它们是穴兔和野兔在山地的亲戚。2015年发表在《生物多样性》期刊上的一项研究表明,上世纪70年代,人们在高山栖息地间对北美鼠兔进行的多项实验性迁移“结果不一”。不过那篇论文推断说,在栖息地受气候变化威胁的案例里,鼠兔算得上是“不错的候选物种”。

奥尔特加说,毛丝鼠迁移队将和一个名为应用生态学和可持续性中心(CAPES)的智利环境咨询机构合作,并在该机构的监督下保证迁移结果的透明。他们的队伍还邀请了来自智利大学和拉塞雷纳大学的研究者来研究这些毛丝鼠。金田公司透露,研究者会给毛丝鼠取遗传样本,以期描绘出它们和其他种群的关系。

在已发表的科学文献里,关于短尾毛丝鼠的研究少之又少。2017年,人们在玻利维亚南部发现了一个新的短尾毛丝鼠种群,这是近80年里人们第一次在那里确认其存在。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将短尾毛丝鼠的保护现状列为“濒危”且数目仍在减少,并指出它们的种群分布“严重碎片化”,具体的种群大小和分布需要更多研究来确认。同时,红色名录告诫称:“采矿活动是对该物种栖息地的一大威胁。”

矿业公司VS环境治理问题

金田这个项目成型之初,正值采矿公司的环保压力增大之时。现在,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表示会将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问题(统称为ESG标准)纳入考虑因素。

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富时罗素曾做过一项全球调查,发现53%的资产所有者会将这一标准包含进他们的投资策略当中。最近,投资人在该标准驱动下的提案让煤炭产业更难为新项目申到资金。

之前,矿业巨头力拓(RioTinto)为了开采铁矿石,破坏了澳大利亚两个古老的原住民遗址。虽然那次破坏行动是合法的,但愤怒的股东们还是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两位高管赶下了台。

作为世界第一的产铜国家,智利也收紧了对开采许可的政府管制。智利环境部是十年前才建立的,因为当时智利加入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南美洲国家,而经合组织要求其成员国满足国际管制标准。

根据咨询公司经济结构研究所(GWS)2017年发布的讨论文件,面对“公众以及诸如经合组织等组织在环境问题上的种种关切”,智利政府已经做出反应,结果就是在当地“获得环境许可对采矿公司而言已经变得更加缓慢、严格且不确定”。

金田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霍兰德告诉记者,他们争取许可的程序走了三年,其间公司得回答来自监管机构的数百个问题。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智利的负责人里卡多·博斯哈德在一封邮件里指出,智利公众“非常有环境意识,且在向企业和政府施压,谋求改变”。

当然,采矿公司给脆弱栖息地造成的压力也很可能会持续下去。随着毛丝鼠迁移项目在智利的落实,以及金价在历史高点附近游走的现况,贵金属生产商们正大把大把分着红利。

至于毛丝鼠迁移项目本身能不能带来相应的生态保护红利,时间会为我们揭晓。

(一米阳光摘自“果壳”微信公众号)

猜你喜欢

栖息地种群智利
BEAN SCENES
走进四川大熊猫栖息地
由种群增长率反向分析种群数量的变化
欢迎回家
种群数量变化中的“率”和“速率”
用颜色打造隐身衣
我们都有隐身衣
种群增长率与增长速率的区别
种群连续增长模型的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