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清代的奏折

2021-03-25安安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文成奏折江宁

安安

讲清朝奏折的历史,要从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和康熙的故事讲起。曹寅和康熙是发小。曹寅的母亲孙氏还是康熙的保姆(古代宫廷中管抚养子女的侍女),康熙小时候得过天花,生病期间得到孙氏的悉心照料。若不是隔着主子、家奴这层身份,康熙和曹寅也许会是最好的兄弟。

包衣奴才的命运如何全看主子。康熙二十三年,勤勤恳恳的曹玺在江宁织造任上病逝了。那年冬天,康熙东巡抵达江宁,派贴身侍卫纳兰性德到曹家致祭,命曹寅协理江宁织造事务。没过几年,康熙便先后任命曹寅出任苏州织造、江宁织造,后来把苏州织造的空缺给了曹寅的内兄李煦。织造这个官职可是个肥缺,江宁织造尤甚,据说地位仅次于两江总督。它表面上为宫中督造丝织物品,实际是皇帝安插在江南的“眼睛”,帮位居北方的天子盯紧江南的动向。

那会儿臣子向皇帝上书有两个途径,一是“题本”,二是“奏本”。为了能和曹寅、李煦秘密通信,康熙准许二人用“折子”奏事,跳过题本、奏本的烦琐程序,直接交付宫中内奏事处,由康熙本人亲自拆阅。这折子,就是最早的奏折。

在秘密奏折中,曹寅和李煦经常向康熙汇报江南地区的雨水、米价、官吏情况。对于一般的消息,康熙会回“知道了”。康熙有时也会向二人打听情况。复立废太子胤礽时,康熙想要知道外界对此的反应,知会二人搜集评价在折子中上奏。在朱批中,康熙还再三嘱咐二人注意保密:“此话断不可叫人知道,若有人知,尔皆招祸矣。”“凡奏折不可令人写,但有风声,关系匪浅。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康熙五十一年,曹寅感染风寒转为疟疾,李煦向康熙上奏病情,康熙回复说奏得好,连夜派人星夜赶去送药,朱批中详细介绍了药物使用方法,末了附上四个叹号:“万嘱!万嘱!万嘱!万嘱!”

康熙年间,奏折仍是非正式的文书,特许曹寅、李煦上折后,有部分官员也得到了上奏的资格,这其中就包括杭州织造孙文成。看孙文成的折子列表,感觉像一个人不停地在皇帝耳边叫嚷:“皇上你好吗?皇上你好吗?”他平时就报报天气和物价,每次上奏都会附张请安的折子,上折的频率大概一个月一次,当然没有像聒噪的夏蝉那么夸张。

孙文成在任时康熙逝世,而在这之后不久,他曾递予康熙皇帝的秘密奏折将实现制度性改变。雍正即位后很快将奏折立为正式上奏文书,并极大扩充了奏折上奏许可范围,加强了保密制度。雍正会发给官员们专门递送奏折的折匣,匣上有锁,官员和宫中各有钥匙一把,无匣封的奏折不予接收。官员如果未经许可查阅、留存奏折,将被判罪。

雍正是个勤政的皇帝,每天批奏折平均要批复八千字,每年只有在自己生辰这天会休息一天。据考证,雍正现存奏折有朱批汉文奏折35000余件,满文奏折7000余件,远远多于康熙几千件的量级。此时的奏折已固定分为四类,奏事折、请安折、谢恩折、贺折。

雍正每天都要面对大量请安谢恩的折子,他的批复视情况而定,一般会简单地回“朕安”,心情好或者遇到亲信臣子的请安折,则会多回复几句。

这些折子看似无用,实则用在别处。奏事折中经常会提及当地雨水气候收成情况和地方近闻,这是制度化要求。雨水气候收成可帮助皇帝了解各地情况,提早准备调配救济物资,地方近闻能帮助皇帝了解民情。请安折、谢恩折虽然看上去没有提供有效信息,但实际上它们不仅拉近了皇帝與臣子的关系,还加强了前者对后者的控制。在这样你来我往的过程中,奏折和奏折上的文字所支撑的是一个庞大帝国的信息传递体系。

(湘琦摘自《视野》2020年第14期)

猜你喜欢

文成奏折江宁
刘江宁作品
清代的奏折
当单亲妈妈遇上单亲婆婆
当单亲妈妈遇上单亲婆婆
当单亲妈妈遇上单亲婆婆
三千世界
三千世界
三千世界
论如何鼓励自己认真学习
三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