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没有他, 大唐王朝或终结于武则天

2021-03-25最爱君

风流一代·经典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李唐狄仁杰武则天

最爱君

47岁以前的狄仁杰 (公元630年—700年),无论是在大唐帝国,还是在后世,其实并不出名。

这一年是唐高宗仪凤元年 (公元676年),虚岁47岁,来自大唐并州 (今山西太原)的狄仁杰,正式担任六品官职的大理丞。这位主管刑狱的中年人,上任第一年即判决了大唐国内大量的积压案件,涉及17000多人,而涉案人员竟然全部称允公道,没有一人喊冤申诉。

这是大唐 (公元618年—907年)历史上,司法界的一个奇迹,狄仁杰由此名声大振,后世称他为神探,也由此开始。

狄仁杰震动大唐的这一年,连唐高宗李治也感觉到了这位六品官员的威严。

当时,武卫大将军权善才误砍了唐太宗李世民所落葬的昭陵的一棵柏树,被人揭发。对此,作为太宗之子的李治非常愤怒,坚持要将权善才处死,但就是那个小小的六品官、主管刑狱的大理丞狄仁杰站了出来,坚决反对执行皇帝的最高指示。

依照法律,“盗园陵草木”,普通人应该判处二年半的徒刑,权善才作为大将军,在刑罚之外,也就是免职处分,罪不当死。狄仁杰力谏唐高宗说:“陛下为昭陵一棵柏树,就要杀一个大将军,千载之后,人们将把陛下当作什么样的君主?这就是臣所以不敢奉命杀权善才的缘故,臣唯恐陷陛下于不道。”

李治虽非父亲李世民一般的雄才英主,但却有求治之心,在狄仁杰的力谏下,权善才得以免于一死。

这一切,都被当时与李治一起并称 “二圣”的皇后武则天看在眼里。

这位临近50岁,才在帝国崭露头角的干吏,随后被提拔为侍御史。

狄仁杰出身低级官僚家庭,却凭着真本事考上“明经科”的功名,此前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低级官吏。然而,他的胆子却分外的大。

当时,唐高宗宠信左司郎中 王本立。王本立仗着天子的宠爱到处犯法,朝中上下却人人畏惧、无人敢言。狄仁杰却列呈证据,向唐高宗直接告状:“国家虽然缺少英才,但怎么也不会缺少王本立这样的不肖之辈!陛下岂能因为偏袒罪人而亏王法?如果非要曲法宽赦王本立,就请把我流放到无人之境,让那些忠贞之臣引以为戒,以免将来重蹈我秉公申诉的覆辙!”

唐睿宗垂拱四年(公元688 年),此时,号称“大帝”的唐高宗李治(公元628年—683年)已经去世五年,此时的帝国,尽管名义上的皇帝是李治的儿子、唐睿宗李旦,但真实的掌权者却是武则天。

此时,武则天正在加紧谋划称帝,并任用酷吏来俊臣、索元礼等人大肆制造冤狱,屠杀李唐宗室和支持李唐的大臣。在这种恐怖的政治氛围下,琅琊王李冲被迫起兵谋反,武则天命令宰相张光辅出征平叛,李冲很快被杀,狄仁杰随后也被武则天派为豫州刺史,前往安抚当地。

叛乱刚刚平息,当时,被判定要株连处死的罪犯家属达六七百人,另有五千多人被籍没入官为奴,武则天给予狄仁杰的指示是,要迅速将罪犯家属全部处斩,但是狄仁杰却抗命了。

狄仁杰向武则天秘密请奏说,这些罪犯家属只是无奈被叛军裹挟,其本心并非想造反,因此恳请天后能哀怜他们的过失。最终,武则天允诺特赦这批死刑犯,这批为数近七百人的罪犯家属最终得以逃过一劫。

然而,豫州却面临着更大的危难。

当时,指挥平叛的是宰相张光辅,但张光辅的部队却在豫州境内到处勒索平民,并且斩杀无辜、取无辜百姓的人头杀良冒功。对此,只是身为刺史的小小地方官狄仁杰,冒着被杀的危险,直接面斥大军统帅、宰相张光辅。这也使得张光辅非常愤怒,只是碍于狄仁杰是武则天亲自指派的地方官,张光辅才强压怒火,随后,张光辅启奏狄仁杰有 “不逊”之罪,并将狄仁杰官职降低一级、贬为当时相对偏僻的复州(今湖北仙桃等地)刺史。这一切,武则天都看在眼里。

公元690年,武则天正式宣布改唐为周、自立为帝。

在李唐旧臣几乎被扫荡一空的情况下,武周天授二年 (公元691年)九月,被女皇心仪的干臣狄仁杰,直接从洛州司马升任地官侍郎,并代理尚书事务、加授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正式成为武周帝国的宰相。

但狄仁杰第一次拜相,只有短短的四个多月。

在一心想成为武周帝国太子的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看来,狄仁杰始终是李唐老臣,并不可靠,于是在武承嗣和酷吏来俊臣的诬陷下,狄仁杰被以“谋反”罪名逮捕。

尽管武承嗣多次请求以有“谋反”之嫌杀掉狄仁杰,但似有所悟的武则天并未答应,只是将狄仁杰贬到彭泽(隶属今江西九江)当县令。

公元697年,武則天下令杀掉了作为自己心腹爪牙的酷吏来俊臣,对外宣称的名义是,“以灭苍天之愤”。

武周万岁通天元年(公元696年),狄仁杰被起用为冀州刺史,随后升任幽州都督,并带兵抵御契丹入侵。神功元年(公元697年),狄仁杰再次被拜为宰相,担任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并加授银青光禄大夫。

这一次,狄仁杰当了三年宰相,一直到他去世,武则天都对他信任有加。

通过诛酷吏、用贤臣,武则天让自己从一个血腥暴虐、残杀异己、夺权谋国的女政客,逐渐变成了一个承上启下、治国理政、为孙子唐玄宗锻造了“开元盛世”基础的女政治家。

武则天比狄仁杰大6岁,在她看来,彼时的大唐帝国,只有狄仁杰一人,才称得上是她的股肱重臣。在武则天看来,狄仁杰在第二次拜相后,为武周帝国伐契丹、抗突厥,无论是文治还是武功都成绩斐然,因此,这位一生杀人无数、残酷暴虐的一代女皇,在狄仁杰面前,却是个十足的温柔和蔼的形象,武则天对狄仁杰,在这一时期开始称呼其为“国老”,并且特许狄仁杰在朝堂上不用下拜,武则天说:“每见公拜,朕亦身痛。”

第二次拜相那年,狄仁杰已经68岁,他以近古稀之年,继续为武周帝国东征西讨,出将入相,但他心中挂念的,是武周帝国的未来,以及李唐帝国的复名与延续。

当时,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一直在谋求立为太子,并几次三番,试图加害武则天剩下的两个儿子李显和李旦(武则天另外两个儿子李弘和李贤,为武则天自己所杀),对此,狄仁杰等“护唐派”则一直坚持请立武则天的亲生儿子为太子。

狄仁杰对武则天说,“皇帝您与武承嗣只是姑侄,而庐陵王(李显)却是您的亲生儿子。姑侄与母子之间,到底哪个更亲呢?”

圣历元年(公元698年)三月,武则天最终下令将亲生儿子、庐陵王(李显)从贬黜地房州(今湖北房县)接回了洛阳。

在接回李显后,武则天对着狄仁杰说了一句:“还卿储君!”

狄仁杰则跪倒在李显面前,泣不成声,扶都扶不起来,因为他知道,他所为之奋斗的复名李唐帝国的大业,随着女皇的老去和庐陵王李显的归来,曙光已逐渐在望。

见到这一幕,武则天也泪流满面,她抚摸着狄仁杰的背,同样泣不成声地说:“你不是朕的臣子,你是大唐的股肱之臣!”

随后,庐陵王李显被重新立为太子。而狄仁杰则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两年,相继提携、举荐了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李楷固、骆务整等后来武则天晚期的名臣。

两年后,武周久视元年(公元700年)九月,狄仁杰最终在宰相任上去世。武则天为此流下了眼泪,她经常跟身边人感慨地说:“朝堂空矣!”

此后每逢朝政有大事不能决断,武则天就会感叹地说:“天夺吾国老,何太早耶?”

狄仁杰去世五年后,武周神龙元年(公元705年),82岁的武则天病重,朝政被武的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把持,文武百官也无法见到武则天,在此危急情况下,由狄仁杰全力举荐的宰相张柬之等人趁机发动兵变,杀掉张易之和张昌宗,并逼迫武则天退位,随后,李显第二次就任皇帝,并宣布恢复国号为“唐”。

(刘谊人摘自《生活潮》2020年第9期)

猜你喜欢

李唐狄仁杰武则天
爱在一起 感恩有你
我是这样“诞生”的
人小鬼大狄仁杰
爱心义诊
人小鬼大狄仁杰
人小鬼大狄仁杰
志同道合也能救命
悠悠千载无字碑
雕塑《武则天》的一点体会
关于武则天评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