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怂夫测试悍妻:假包养真失了控

2021-03-25易墨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杨敏白玉妻子

易墨

山东省青岛市的家庭主妇白玉霞一直觉得工程师丈夫侯立想很怂很窝囊。可这个在自己眼里老实巴交的侯立想,居然找了一个情人,这极大地颠覆了丈夫长期以来在自己心中的形象;而他公然在她面前与“小三”打情骂俏,更激起了她的怒火,并由此引发一桩命案。可随着调查的深入,真相却远非她想象的那样。

2020年初,随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的出炉,此案的隐情逐渐浮出水面……

特殊协议:假包养情人证明自己不怂

2017年8月,山东省青岛市一家公司的工程师侯立想在沈阳出差期间,帮客户解决了技术问题。当晚,客户尽地主之谊,请侯立想和他的两个同事吃饭。饭后又到酒店附近的一家KTV唱歌。

其间,客户又叫了很多啤酒。本来就已经喝过量的侯立想,被再灌几瓶啤酒之后,终于忍不住了,摇摇晃晃地走向洗手间里,而后一阵狂吐。

一条冒着热气的毛巾递到了侯立想的面前。他接过来,在脸上捂了很久很久。还毛巾时,他扭头看了一眼,是个长相清秀的姑娘,穿着歌厅的工作服。他感激地冲她点了点头,说:“谢了!”姑娘赶紧说:“您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侯立想从钱包里摸出几张钞票,递给姑娘。她也没客气,迅速地收下,脸上的笑容更灿烂。

大家兴尽而归之前,侯立想问姑娘叫什么,姑娘说她叫杨敏,并掏出手机来和他互加了微信好友,而后妩媚地冲侯立想一笑说:“老板,有空常来哦。”

其实,杨敏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谁知几天之后,杨敏还真的收到了侯立想发来的微信。侯立想问杨敏:“你还记得我不?那天晚上在你们歌厅唱歌的?”杨敏半天才想起来。那个穿戴一般的男人,出手还算大方,唱了三四个小时的歌,给了她800元的小费,看来人不可貌相啊。

杨敏回复一个笑盈盈的表情,说:“侯大哥,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侯立想说:“我想请你帮个忙……当我的情人。”杨敏差点把下巴惊掉了,这个看上去还算老实的男人,也有这些花花心思?问题在于,离异单身的她可以为客户端茶倒水,但再出格一点的事情,她还真不想做。

侯立想似乎察觉到了杨敏的顾虑,他赶紧解释:“不是真的让你做我的情人,只是假装一下,发发微信,打打电话就行,绝对不会有下流的要求。你要愿意,我每个月付你1500元的报酬。”随即,侯立想以转账的方式预支了第一个月的报酬。

虽然钱不多,但好歹是笔收入。杨敏沉思片刻,答应下来,接收了那笔“劳务费”。但她强调,如果他有过分要求,她随时会中止合作。侯立想满口答应下来,并回复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出生于1979年的侯立想是名典型的工科男,智商高但情商一般,毕业多年才在亲友的大力帮助下找到老婆,即比自己小1岁的女子白玉霞。

蜜月还没有过去,夫妻俩的矛盾便开始显山露水。侯立想是个闷葫芦,在公司只知道埋头工作,回家后也是鼓捣这个电器鼓捣那个家具,基本上没有社交圈子。眼看侯立想带的徒弟一个一个地升职、加薪,而他還只是一个无任何职衔的普通工程师。

为此,妻子白玉霞没少揶揄侯立想:“见过没用的,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

说多了,侯立想也会反驳几句:“什么叫有用?做个工匠就没用啦?是不是像某些渣男一样养小三才叫有能耐?”

白玉霞不屑地说:“你别小看渣男,那还真不是一般人配得上的称号。我看以你的水平啊,顶多当个人渣。”

侯立想气得脸红脖子粗:“好,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将来,我真的找了情人,你可别怪我花心。”白玉霞哼了一声,完全没把这话挂在心上。

女儿念高中住校之后,夫妻俩经常大眼瞪小眼。白玉霞更加瞧不起侯立想。吵急了,身材高大的白玉霞能够一把将瘦弱的侯立想拎起来。

长年被悍妻欺负的侯立想,本来已经麻木。杨敏的热情与体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让他压抑已久的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

那天,再一次因琐事被白玉霞怒斥后,侯立想给杨敏发去微信,表达了“包养”她的想法,并将原因坦诚相告。杨敏本来觉得不太好,但经不住侯立想的软磨硬泡,再说侯立想也没有出格的要求,还能赚点外快贴补家用,她最终答应下来。

“合作”暂停:出了闷气留了隐患

此后,按照口头协议,杨敏隔三岔五地给侯立想发微信、打电话,内容无非是“侯哥,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沈阳看望我呀”等等。

而远在青岛的侯立想,每次收到杨敏的信息之后,趁着白玉霞在家的时候,故意把手机放在茶几、桌子、床头柜等显眼的地方,然后去上厕所或者洗澡,有意创造让老婆“察觉”的机会。

可令侯立想失望的是,妻子根本就不翻看他的手机。侯立想精心准备好的“拳头”,也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回应都没有。

那天又一次被妻子骂过后,侯立想把自己内心的失落全都告诉给了杨敏。末了,他说:“看来,这样子还不足以引起她的注意,我们得再演得逼真一点。”杨敏皱了皱眉头,说:“怎么个逼真法?我们当初可是有言在先,不能有下流言行的哟。”侯立想说:“你想多了。我想说的是不能只是发信息了,得多打电话,而且趁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打。”“我怎么知道她是否在你身边呢?”“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2017年10月的一天晚上,天下大雨,女儿住校未回,白玉霞也没法出去跳广场舞。侯立想趁机发了一条信息给杨敏:“她在,速打电话。”发出去后,侯立想又马上将自己所发信息给删了。

杨敏当天正好没上班,接到“任务”后,马上给侯立想拨了过来。侯立想将音量调到最大,声音十分亲昵:“喂,小敏,我在家呢。”虽说没开免提,但杨敏嗲声嗲气的女声,还是从电话里清晰地传了出来:“侯哥,你每天忙啥呢?都两三天没联系我了,给你发信息也不回,你是不是把人家给忘啦?”侯立想偷偷地瞄了一眼白玉霞,发现她在刷自己的手机,但动作缓慢。侯立想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

电话放下后,侯立想将肚子一捂:“哎哟,我去上个厕所。”而后,他“随手”将手机放在白玉霞旁边的板凳上,赶紧钻进了厕所。

冲完马桶出来时,侯立想看见了拿着他的手机、一脸愠怒的妻子:“说,这些信息是怎么回事?”侯立想作势去抢,却被白玉霞闪开,她另一只手一下揪住他的耳朵:“长本事啦?还会背着老婆撩妹了!”

侯立想说:“不就是和妹子说点俏皮话吗?有本事的男人,有几个不这样?”

杨敏“啪”地一下打在他的头上:“还振振有词的,瞧你得瑟的。”侯立想捂着脑袋,龇牙咧嘴的,实际上内心乐开了花。

次日,侯立想把当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杨敏:“你不知道,她当时脸都气绿了。我还以为她真的不在乎呢,原来……哈哈哈。”“那……我们之间的合作,还进行吗?”杨敏的内心有点忐忑。“怎么不进行了?继续啊!”

为了让杨敏继续扮演“情人”,侯立想又给她加了500元的“工资”。这些钱,都是他业余时间接私活攒下来的,白玉霞并不知情。

白玉霞一直都觉得丈夫怂是怂了点,但很“安全”。没想到,他竟然也学会了拈花惹草!突如其来的发现与多年养成的惯性思维发生激烈的碰撞,白玉霞的心里很烦躁。

打那以后,白玉霞开始留意起侯立想收信息、接电话的事情来。她发现,不苟言笑的丈夫只要接到那个名叫小敏的女人的电话,立马春风满面,眉毛眼睛都变活了。渐渐地,她再也无法淡定了。

2017年12月的一天,当夫妻俩再次因为侯立想“撩妹”一事发生争吵后,白玉霞正式要求丈夫:“斩断与那个女人的一切联系,否则我对你不客气!”见妻子动了真格,侯立想赶紧点了点头。

当晚,侯立想乐呵呵地将妻子的表现告诉了远在沈阳的杨敏,并将最后一笔“工资”发给了她:“谢谢你帮我出了口恶气。以后,你就别再‘骚扰我了。”杨敏摁摁手指就赚了近万元钱,她也知足了。见侯立想主动提出中止“合作”,她立马答应下来。

死得冤不?人心最经不起测试

侯立想与杨敏的“合作”虽然暂停了,但白玉霞的怒火仍未消除,而是在慢慢地积攒、发酵。

喉头无端被刺扎了一下,白玉霞的内心很恼火。别看她平时对侯立想呼来唤去的,实际上,她非常依赖他。可这个家伙居然给自己“戴绿帽子”!一向强势惯了的白玉霞,内心汩汩流血。

带着这样的情绪,白玉霞的脸色能好到哪里去?不过,为了不将丈夫拱手让人,她还是极力压抑着自己,努力改变自己,慢慢学着做贤妻良母。

夫妻俩虽然不再是过去那种“女强男弱”的一边倒态势,但也没有出现夫唱妇随的和谐氛围。在这样别扭压抑的气氛中,夫妻俩的矛盾再次爆发。

2018年6月初,侯立想用洗衣机洗衣服时,将浅色和深色衣服揉在一块儿洗,结果浅色衣服上染上一块块印记,全报废了。白玉霞压抑了半年之久的怒火也随即喷发:“蠢!笨!連个衣服都洗不好。”侯立想气得青筋爆出:“我蠢,我怂,大不了就离呗。”

就这样,夫妻俩再次回到了吵吵闹闹的日子里。侯立想一气之下,从黑名单里翻出杨敏的电话,又和她联系上了。当时,杨敏所在歌厅效益下滑,老板裁员,她失业了,手头非常拮据。因此,当侯立想提出“延续合作”时,她犹豫片刻,就答应了下来,并拿到了侯立想预支的2000元报酬。

2018年6月的一天下午,侯立想与白玉霞再次因琐事大吵了一架。次日,他一整天都不理妻子。

当天中午,侯立想独自一人在自家附近喝了很多酒。喝完后,他向公司请了假,而后回家睡觉。

下午六七点钟,做好晚饭的白玉霞喊侯立想吃饭。侯立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去去去,烦死了。”而后,他拿起手机,到另一间卧室发微信。白玉霞想着他八成是和“小敏”旧情复燃了,生气之余,追到房间和侯立想大吵起来。

侯立想索性拿起手机,又回到自己卧室,拨通杨敏的电话后,高声和她说笑起来:“小敏啊,哥想你了,你想哥不……”

见丈夫当面挑衅自己,白玉霞的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把抢过侯立想的手机,想将他的丑态录下来。可慌乱中,她没找到录像的APP。侯立想仗着酒劲,竟踹了白玉霞一脚,然后把手机又夺了回去。

结婚多年,白玉霞第一次挨打,内心窝火得很。此时,侯立想仍抱着手机继续大声地和杨敏打情骂俏。其间,杨敏提出时间不早了,想挂,谁知侯立想不允许:“不行,你要陪哥聊天……”

眼看已近凌晨,侯立想还没挂电话。终于,白玉霞的忍耐到了极限,她拿起打包行李用的绳子从床的侧面上去,对着他的脖子从前面缠上,从他脖子后面绕过,在他脖子右侧交叉绳子,然后右手向上拽,左手向下勒他,直到他不能说话为止……

知道自己杀了人,白玉霞打电话报警,自首。

青岛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后迅速出警,并将嫌犯白玉霞控制。白玉霞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随后,她被刑事拘留,接着被检察院提起公诉。

杨敏获悉侯立想被妻子杀死的消息后,吓得面无人色。她将侯立想如何花钱请她演戏的事如实道出。白玉霞得知真相后也痛悔不已。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此案后认为,被害人对引发本案负有过错责任;被告人具有自首情节,且获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对被告人可从轻处罚。白玉霞被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2020年初,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此案,裁定维持原判。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案犯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受害人明知妻子的个性强悍,却还精心策划“包养小三”的假象主动挑衅,最终害了自己也害了妻子。要知道,人心是最经不起测试、揣摩和激将的。善良的人们当谨记。

编辑/戴志军

猜你喜欢

杨敏白玉妻子
我胖吗
春笋
怀才不遇
白玉盅
白玉花盆
A White Heron
无心炫富有意攀比,富姐“拉仇恨”惹来杀身之祸
杨敏摄影作品欣赏
死亡日记
妻子的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