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童年的夏天

2021-03-24王璇

润·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草丛洗碗柜台

王璇

对于夏天是怎么开始的,我一直抱有疑问,问大人们,他们也只是粗粗地回答:“天气热了,夏天就到了。”后来发现,杂货店开始卖冰棍和汽水,那么夏天就到了。店就开在转角的一间小屋里,柜台很高,我不能完全看到柜台上的东西,只能看到柜台后五彩缤纷的香烟墙。爷爷让我去买香烟时会多给我钱,是“付”我的小费,足以让我买一支冰棍儿和几颗泡泡糖。店主会很热情地把我选好的糖递给我,那朦胧的玻璃糖罐是我最向往的。

夏天的午后,小孩子会不自禁地跑到后山坡集合,一群人整个下午在草丛中玩躲猫猫,看蜻蜓在草丛中飞来飞去,也不觉得厌倦。等到太阳渐渐西沉,拖着沾满泥浆的鞋子回家,经常遭到母亲的训诫:“你这野丫头,玩了一天也不觉得累,看你的鞋子,全是泥巴。”我却总是满不在乎,把母亲的话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黄昏,白天的一切燥热仿佛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奶奶掸掸围裙上的灰尘,提上放碗的篮子,走向河边去洗碗。小河里的水特别清澈,让人忍不住闭上眼深吸一口空气,水中的小鱼儿游来游去,在你洗衣服的时候,它们会毫不羞涩地游过来。奶奶洗碗,我在碗盘之中寻米粒,寻到就粘在脚上,把脚伸入河中,鱼儿便会不请自来。要是回去的时候拾到树下的蝉蜕我会格外高兴,捧在手心里把玩好些天,以为自己捉到知了了。

家里只有一台旧的电扇,扇叶已经变得焦黄,吹的风不大,但脾气很大,插头微微松动就不再工作。但对我来说夏日的夜晚并不难熬,奶奶轻柔地用手拍着我的背,讲着美丽的牛郎织女的传说或是唱一段古老的曲子,有时到高潮的时候,便会把手挥向空中比画,在皎洁的月光下连她的神态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经过了一夜的安睡,村子在热闹的晨间活了,闲聊声此起彼伏。爷爷扛着锄头去瓜地里干活,我也跟到了地里。放眼远望,一个个碧绿的圆鼓鼓的大西瓜,静静躺在地上,我就顽皮地摸摸这个摸摸那个。爷爷见了,就会大声地呵斥我,“西瓜不要去摸,摸了就不甜了。”我不知道西瓜摸了会不甜的原因,但还是乖乖回来,站在瓜地的一角。不一会,爷爷就捧着一个大西瓜过来,用长满老茧的手,使劲地一抠,一扳,西瓜就裂开了,新红的瓜瓤让我直流口水。“吃吧!甜着呢!”爷爷把一大块西瓜塞到我的小手里,我吃着西瓜,看著爷爷在瓜地除草。小时候,有人说茶是香的,我认为是苦的;有人说酒是甘的,我认为是辣的;这被埋藏在翠绿瓜皮下,只属于爷爷的甜,我到现在才有所明白。

随着慢慢地长大,从前很长的夏天似乎变得很短。两个月如一缕烟云,慢慢地飘向了云边。童年纯真悠闲的夏天不会再来,只有这纯白的记忆留在了灵魂深处。

(指导教师:卢兴治)

猜你喜欢

草丛洗碗柜台
草丛音乐会
捉蛐蛐儿
草丛上空的白云
洗碗记
洗碗记
第一次洗碗
下雨岛
兽医之死
完形填空
快乐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