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三个瘸子

2021-03-24李娟

润·文摘 2021年3期
关键词:两块钱瘸子花花

李娟

我摔了一跤,两条腿都摔断了,得拄着拐走路。我妈愁眉苦脸地说:“这下怎么办啊,我们家有三个瘸子了……”

其中有一个瘸子是小狗“赛虎”。半个月前,赛虎和大狗花花在房前屋后追着玩儿,结果一下子冲到了马路上。我们这里地广人少,司机开车都疯了一样地没顾忌,于是就一下子给撞飞了,左边的眼睛和左边前爪都撞坏了。

花花闯了祸,吓坏了,一下子跑掉了。怕挨骂不敢回家,在荒野雪地里整整躲了两天。后来我妈打着手电筒找了一晚上,才找回家。

赛虎十多天不吃东西,后来到底还是缓了过来。它穿着我妈做的鞋子,试着在外面用三条腿走了一圈。到了第二天,它就能一口气穿过雪地,自个儿走到商店那边去找我妈。虽然炎症在继续恶化,但看它精神这么好,还是觉得很有希望。

另外一个瘸子是黄兔子。我们家有两只野兔子,一只发黄,一只发灰,于是就分别叫作“黄兔子”和“灰兔子”。

黄兔子的腿是打兔子的人用狩猎的铁套子给夹折的。受伤的黄兔子总是和灰兔子并排卧在大大的铁笼子一角,那么地安静,看上去安然無恙。伸手去摸它时,它就会浑身发抖,并且努力保持镇定。

兔子最喜欢嗑瓜子了。它俩一起趴在盆子边,把整个脑袋埋在盆子里,咔嗒咔嗒,嗑得非常认真。我们的饭桌就在铁笼子旁边,一家人经常边吃饭边打量兔子,并对它们评头论足,不知道兔子听不听得懂。过了一个礼拜,黄兔子就能在笼子里到处蹦跳着找吃的了。当然,蹦跳得有些拖泥带水。

至于我,我躺了一个多月,现在能靠双拐走路了。

我坐车去县城。一路上,双拐可招眼了,上下车也很不方便,可以感觉到车上的乘客都在注视着我。司机还帮我安排了最好最暖和的位置,和老人们坐在一起。

路途遥远,大雪覆盖的戈壁滩茫茫无边。司机在中途停车,所有人下去活动活动,顺便上厕所。我最后一个下车,最后一个上车。刚刚坐稳,后排座的一个老人拍我的胳膊,回头一看,他向我递过来两块钱。我还以为是刚才自己起身时从口袋里不小心掉出来的呢,连忙说“谢谢”,再接过来。

这时,老人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对我解释道:“他说你腿不好,就给你两块钱……”

一下子大窘。满车的人都在看我,我捏着这钱,跟捏着烧红的炭一样。我立刻还给他,不停地说:“谢谢!不用,太谢谢了!真的不用。谢谢,不用……”但他执意要给,旁边那些人也劝我收下,但杀了我也做不到这个。最后还是退还了,并且非常非常地感激不安。

回到家后和我妈说起这事,她责怪我当时做得不对:“老人给的东西怎么能拒绝?哪怕是五毛钱也应该收下。”

我们猜想,这难道是哈萨克族的礼性之一吗?不是怜悯,而是祝福。

(林冬冬摘自《阿勒泰的角落》)

猜你喜欢

两块钱瘸子花花
有这样一个贼
喜欢吃油饼的“瘸子”
花花历险记
花花历险记
花花历险记
时尚老爷爷
不好找等
瘸子的故事
大红灯笼高高挂
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