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葫芦

2021-03-19提云积

牡丹 2021年5期
关键词:草垛花苞葫芦

一阵清爽的夏风吹得我猛然醒了,它擦着我的头发梢扑向我面前的葫芦藤,把藤上肥大的叶片扯了一把,叶子摇晃几下,像是要阻止夏风的顽皮。就是这瞬间的一刻,我发现一朵葫芦花苞藏在这枚叶柄的叶腋里,它被葫芦肥大的叶子包裹的不露丝毫痕迹。如果不是这阵风,就不会发现葫芦已经悄悄孕育了花苞。早晨的阳光铺展过来,像极了我发现葫芦花苞的心情,明媚,闪亮。它成了我藏在心里的一桩心事。

葫芦藤已经顺着一条枯干的树枝爬上草垛,肥大宽厚的叶片在草垛上方挤挤挨挨,把草垛遮盖得严严实实,风也很难穿进去。远远看过来,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个草垛,就是一棵硕大的、绿油油的植株,它们给在此近一年时间蹲守的草垛带来了生机。如果不是它们无休无止的生长状态,草垛的最终使命只能是顺着灶台爬上烟囱,为乡村笼罩一层烟火气息。

是母亲最先发现了这棵葫芦。那日天光还没有完全敞亮,家里的公雞已经叫过一次,父亲母亲照例早起,他们总是有忙不完的营生。打开街门,母亲拿着一个用棉槐条子编的筐篓,去院门外的草垛抽草做早饭。街门与门墩的摩擦声喑哑,在清晨异常的清晰,我还赖在被窝里,转头看一眼窗外,天光正掀开黑夜的一角,窗户外的天上只剩了不多的几颗星星。我合上眼继续迷糊,在似睡非睡之间听到母亲在堂屋的灶间和父亲说,草垛根下发出一棵芽来,你去看看是不是葫芦。没有听见父亲应声,只是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出了堂屋,出了院门。不一会儿,一阵急速的脚步声又依次从院门到了堂屋。是,这是父亲的声音,用筐篓罩起来吧,别让鸡给刨了。然后就是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从筐篓里向外倒草发出的声响。

我就是那个早晨见到葫芦芽刚冒出地面的样子。爹娘的对话勾引起我的好奇心,以前只是知道家里的水缸里有一个水瓢,大人们说是用葫芦做的,还有面缸里也有一个瓢,也是用葫芦做的。母亲说,水瓢和面瓢是一对,合在一起就是一个葫芦。

今天早晨在院门外竟然发现了一棵葫芦,爹娘把它看的如此金贵,还要用筐篓把它罩起来。我记不清那天早晨是如何跑到院门外的草垛边上的。我去的时候,一个筐篓倒扣在地面上,几只母鸡在大公鸡的带领下,围着草垛根刨食吃。有一只母鸡侧着小脸,像木匠单吊的眼睛,从筐篓的缝隙里向里面张望,引了其他的鸡也学它的样子向里面看。我蹲下身子伸过头去的时候,吓跑了它们。

一枝细弱的、绿油油的植株孤独地蹲在筐篓里。它现在只能是一棵小芽芽,有四片叶子对生着,上下排列的很整齐。初夏的阳光穿过筐篓的缝隙投射进去,筐篓里面的世界是安静的,葫芦好像是在孕育着什么,可以感受到它的安静里有一股生气在筐篓营构的空间里动荡冲突。会不会是在酝酿自己的梦想,从现在开始努力生长成自己想象的样子。

清晨的夏风带着生机勃发的讯息紧一阵慢一阵地吹过来,也会穿透筐篓的缝隙,像俏皮的孩童,快速地抚摸过葫芦细芽,从另一边的缝隙里逃掉,我甚至听到了风儿穿越筐篓缝隙发出的嬉笑声。那天早晨,我,公鸡、母鸡、阳光、初夏的风都在母亲告诉父亲院门外的草垛边有一株葫芦后,对葫芦完成了一场窥视。如同是共同完成的一个仪式,是对这棵葫芦在这个世界的认可。

从此以后,这棵葫芦不只是长在草垛边上,也开始在我的心里生根。每一天清晨出院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它,看今天清晨与昨日黄昏的差别。一个夜晚,它会让我刮目相看,它的生长速度隔着一个神秘的夜晚。昨日黄昏的那片叶子还没有完全绽开,早晨去看它的时候,已是如幼儿张开的手掌,掌心虚含,像是一个世界向另一个世界敞开的心扉。它的顶心呢,就是一个未知的世界,包裹在层层叠叠的叶芽里。等待每一个清晨给这个休憩了一夜的世界不一样的惊喜。这时候,最先开放的子叶已经脱落,它在葫芦萌发初期,给葫芦提供了最原始的养分。它最先睁开侦知这个世界的眼睛,就像奔跑的那些动物的双眼一样。

世间一切的生长状态对于少年时期的我来讲都是充满诱惑的。不管是动物,比如自身的成长,还是植物,比如现在的这棵葫芦。自身的生长一直是懵懂的,不管是否认可自身的生长状态,总是在无声无息中前进。葫芦的生长方式对我的诱惑,大过自身生长对我的诱惑。

直到有一天,葫芦在顶心里长出第一枚细长的触须,我把这个发现第一时间告诉了母亲。母亲说这是葫芦的手,它需要借助这些触须爬上那个草垛。母亲找了一根细长的枯干树枝依靠在草垛上,另一端顺在葫芦藤的边上。那时,葫芦藤是选择的另一个方向,起初,它对身边的草垛没有丝毫的贪恋之心。我伸出手去,准备把葫芦藤扯到树干上,母亲阻止了我的举动。明天一早你再来看,母亲说。第二日,葫芦藤已经缠绕着树干爬到了草垛上。自那天,草垛、葫芦藤便是相扶相携的一家人了。

葫芦藤日日生长,它从未停止的生长状态,把一棵细弱的植株培育的粗实,明显看出葫芦藤的根部已经粗大的像我的大拇指一样。叶片也变得越来越大。从发现这棵葫芦的那天起,母亲便叮嘱我由我照管。每天浇两次水,清晨傍晚各一次。父亲已经在葫芦藤的根部浅浅地刨了一个圆坑,四围还用土垒了一道圆形的堰子,这样浇水的时候,水就跑不出来。少年时期玩耍的天性往往会忘记母亲的这个叮嘱。每次浇水必定是猛然想起这件事情,然后急慌慌地用水瓢从家里的水缸里舀一瓢水,再急慌慌地泼在葫芦藤的根上。有时候也会搞一点儿恶作剧,先瞅好了四下无人,急急地退下裤子,一泡尿浇将下去。好在,葫芦藤不管顾这些,它坚持生长,努力生长出自己的模样。

世间的一切生长状态都隐藏着一个结局,或圆满,或残缺;或悲,或喜;或起,或落。这些结局有预知的期待,有未知的偶然。我发现的这朵葫芦花苞也在期待一个结局,我所知道的,葫芦花苞必定要开放。它如我一般,或者是我如它一般,日日夜夜都在期待它开放那日的到来。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葫芦花也叫夕颜,也不知道葫芦花为什么要在黄昏时候开放。当然,现在还是不知道葫芦花为什么要在黄昏开放。我仅仅是知道葫芦花开放的时候会吸引一种大蛾。不知道它的学名,乡间的命名方式直观,我们叫它“葫芦蛾”。葫芦蛾长着两对翅膀,前面的翅膀大,后面的翅膀小,浑身被密实的鳞毛覆盖,在被捉住挣扎的时候,会将鳞毛脱落,借助翅膀的舞动四散飞扬。大人说这些鳞毛有毒,让我们离它远一点,也不要去捉。我最喜欢一种暗绿色夹杂灰褐色的葫芦蛾,它的翅膀合拢时就像是京剧脸谱里的花脸,可以在一众小伙伴中间炫耀。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为了比试谁捉住的葫芦蛾好看互相较劲。谁也不愿意去捉那种浑身灰褐色,夹杂黑色条纹的葫芦蛾,它就像是一个老妖婆,令我们厌弃不已。

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葫芦蛾都长着一条长长的卷须,平时蜷曲在额前,只有在吸吮葫芦花蜜的时候才伸出来。葫芦蛾的触须像极了葫芦藤上生长的触须。我亲眼看到葫芦藤上的触须弯弯绕绕地攀援上一根枯树枝,螺旋着向上爬。在母亲用枯树枝在葫芦藤和草垛之间搭建了一道攀爬的捷径时,我就发现了葫芦藤触须的秘密。葫芦藤的触须像我用手握住一段物体,在树枝上缠绕数匝,用力握紧了,在一个适合的位置固定住葫芦藤,不致葫芦藤在攀爬的过程中脱落。葫芦藤每隔一段距离便生长一条触须,每一条触须都为葫芦藤选择一个支撑节点,牢牢地抓紧树枝,为葫芦藤提供向上攀爬的动力。在深秋后,父亲母亲将葫芦藤上结的葫芦摘除干净,并没有拔除为葫芦提供了无限生机的葫芦藤,由它自生自灭。那时候,太阳出来升到中天,热力已减,不似夏日热烈,葫芦藤的叶片已经萎黄枯败,那些开过的葫芦花,结出大大小小的葫芦,经过一个夏季和一个秋季不管不顾的生长,掏空了葫芦藤的身体。唯一的生命迹象是葫芦藤上残存的绿意,和附着在葫芦藤上欲动的触须,它所追求的生命还没有到达终点。

葫芦蛾与葫芦好像是共生的。在每一棵葫芦藤出现的地方,近黄昏时候必定会有葫芦蛾盘旋飞舞。现在知道,葫芦蛾是来为葫芦花授粉的。我曾经亲手捉过葫芦蛾。葫芦蛾在葫芦花开放的时候会舞动着翅膀,悄无声息地从未知的角落飞过来。它的身体在葫芦花前几乎是静止的。此时,葫芦蛾长长的触须会伸直,直抵葫芦花蕊。

我会夸张地鼓起双腮,紧闭双唇,屏住气息,单纯的以为这样可以在捉住葫芦蛾的时候,不致吸入葫芦蛾挣扎时飞扬起的有毒鳞毛。我悄悄地靠近,脚底下也放轻了踩下去的力量。葫芦蛾的全部精力都在它面前的葫芦花蕊上,贪恋葫芦花蕊分泌的蜜糖,丝毫不会顾忌这个世界会有对它造成伤害的行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将要到来的危险,这种危险是致命的。我的全部注意力就像是这只在我面前的葫芦蛾一样,不假丝毫的偏移。我双手虚扣,急速地合拢,一只葫芦蛾在我的手掌里扑扑棱棱的。我感受到了它的挣扎,它不知道自己的挣扎是徒劳的,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会是如何,瞬间从蜜糖到陷阱,反差巨大。

黄昏还没有降临,我、葫芦花苞、葫芦蛾都在等待,我们一起在等待太阳落山的刹那。一群燕子在高空眺望着黄昏是否已经出现在长路的那一端,它们黑色的羽翼驮着日间最后的一抹光亮飞来绕去。高空的云朵已经把西天边的太阳努力射出的光线分解的支离破碎,它们镶着耀眼的金边,定定地看着将要被黄昏黑夜依次笼罩的乡村。炊烟已经顺着家家户户的烟囱爬出村庄,它们像一条条的葫芦藤,极力向上攀爬,直到在空中消失不见。

傍晚的风从高空急急地吹过,地面上感受不到它们的凉爽。云朵被风吹的晕头转向,找不到太阳的时候,就会变成洁白色的,还有的是暗黑色的。老师说洁白的云朵像棉花,但我更愿意把它想象成是母亲说的葫芦花的颜色。母亲说葫芦花是白色的,很白,像家里养的那只大公鸡的羽毛一样白;花心是嫩黄色的,像刚孵出的小鸡仔一样嫩黄。现在回想母亲日常曾经做过的的比喻,都是以动物来比作植物,或者是以植物比作动物,它们与我们一般共享生命的精美。在乡下,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只要是有生命的,都可以互为假设。

我已经急不可耐,往日希望黄昏来得晚一点,再晚一点。那样,我们一群乡村的孩子可以将正在进行的游戏无限玩耍下去。现在,我着急地催促着黄昏快点降临,就像葫芦花苞等待黄昏来临一样,充满了期待与憧憬。天空仅剩几只燕子,它们是否也想看看黄昏笼罩下的村庄,与将要开放的葫芦花。我已经无法分心去想象。直到蝙蝠柔软的翅膀牵扯着黄昏的衣襟从遥远的长路出现身影,燕子迅疾不见,随同不见的还有一起消失的白昼。燕子与蝙蝠在天空中简短的交接仪式结束后,黄昏降临。

时间渐渐安静下来,小伙伴们都被大人喊回家吃饭,只有我还在坚持,继续站在葫芦藤前,不时地拉动那只葫芦叶柄,看看葫芦花苞的模样。葫芦花苞紧紧地抿着花嘴,只有花苞的中部能看得见隆起,像一个圆球,更像是一个人在发力前深吸憋住的一口气,它在给自己鼓劲。现在黄昏已经降临,它想开放,努力从花苞的里面打开,这样便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那时我还不知道葫芦花苞有实花和谎花的分别。单纯地以为每一朵花必定会孕育一个新的生命。这样才是每一朵花来到这个世界的最终目的,每一朵花才是一个完整的生命历程。早前的葫芦藤,或者是葫芦花苞只是它生命历程中的一个节点,而在葫芦花苞完成开放后,它便是作为一棵葫芦的果实临世,是对这个世界的最完美的呈现。

葫芦蛾飞过来的时候,黄昏已经降临了。我不知道葫芦蛾日间藏在什么地方,它是如何知道这里有一朵葫芦花苞等待黄昏的降临。它们之间又是如何传递讯息的。飞过来的葫芦蛾是一只暗绿色夹杂了灰褐色的,这是我极为想要得到的。此时,它的出现已经大过葫芦花苞给我的吸引力。我尾隨在葫芦蛾的身后,想趁它放松警惕的时候捕捉到它。它围着草垛转圈,飞得很慢,看得出它比我有耐心。偶尔会在一片叶子的上方停留,但会很快飞向下一片叶子。我跟着它围着草垛转了一圈,又回到刚才那朵将要开放的葫芦花苞前。

我发觉了异样。葫芦蛾肯定是在我之前已经发现了葫芦花苞的异样,它肯定是为了引开我,才绕着草垛转圈飞的。在我回到那朵将要开放的葫芦花苞前时,葫芦花已经微张开紧闭的小嘴,像一个喇叭,在传播着开放的喜悦。花朵探出了遮盖它的葫芦叶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个陌生的世界。葫芦蛾已经伸出长长的触须,它并不急着吸吮花蜜,它围着葫芦花绕着不同的圆圈,像跳一支舞。我的眼睛时而盯着葫芦花,时而盯着葫芦蛾。有一瞬,我竟然觉得,我是那么的愚笨,竟然被一只不起眼的葫芦蛾耍的团团转。我伸出手去,准备扯住葫芦蛾的触须,做为对它耍笑我的惩罚。葫芦蛾稍顿一下,扭转了飞舞的方向,只是饶了一个圆圈就躲过了我对它的袭击。

葫芦花苞很快完全打开了,五片粉嫩的花瓣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晕里,黄昏已深,近至暗夜来临。已经看不清楚葫芦叶片的颜色,独有葫芦花瓣闪着朦胧的白,努力撑开一片狭小的区域。在葫芦花苞打开后,它极力掩藏的所有的秘密,大白于天下。葫芦蛾也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现在想,如果不是母亲最先发现了它,并告诉了父亲;如果不是父亲用筐篓把它幼嫩的、刚发出几枚叶芽的细小爬藤罩起来。如果不是这些如果如此恰到好处的各安天命,在适当的时机出现,我就不会在黄昏就要来临的时候,安静地蹲在草垛边,等待一朵葫芦花的开放。我那时的心智尚不能知晓失落,葫芦花的开放与我们的游戏一样,有开始必有结束。它的开放就是葫芦花的结束,充满期待与好奇的仅仅是葫芦花开放的过程,也是我等待的过程。现在,葫芦花已经开过,葫芦蛾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家家户户的灯光亮了起来,夜色被渲染,我也要回家。

不曾记得少年时期的成长有过何种烦恼,世间的一切未知于我的新鲜感一直是充满诱惑,毫不退减,它填充了我每一个单纯快乐的时日。第二天阳光铺满人世间的时候,昨夜开过的葫芦花已近于萎靡,它应该是葫芦花里的急先锋,在它开过后,葫芦便进入了盛花期,每一个黄昏来临时候,总有十几朵葫芦花结伴开放,葫芦蛾来来去去,它们构造出一个繁闹的世间。我是这个世间的看客,现在我又进入新的等待时期,期待一棵葫芦在葫芦花之后再次给我一个惊喜。

葫芦花相继开过后,夏天已过大半,最先开的那朵葫芦花枯萎后没有结出属于它的果实,它是一枚谎花,只负责开放,它的一生简短,放弃了许多的牵挂。刚结的小葫芦尚羞涩,头顶着萎缩的花蒂,浑身披着细弱的白色绒毛,掩藏在葫芦肥大的叶片下面,偷窥这个新鲜的世界。葫芦藤更加粗壮,它的根部虬曲,粗壮有力,它需要与大地紧密相连,借助大地的力量支撑起正在蓬勃生长的葫芦。

其时,母亲用家里的母鸡孵化了小鸡仔。每日每时,母鸡都会带了一帮小鸡仔在草垛旁玩乐,葫芦藤给它们遮蔽了一个喜乐的天地。母鸡咕咕,呼儿唤女;小鸡仔喳喳,欢悦有声。小鸡仔们像一个个毛茸茸的奶黄毛线球,在母鸡的带领下时而东,时而西,母鸡从这里给小鸡仔们打开了院落外面的世界。更多时候,小鸡仔们会学着母鸡的样子刨草垛根的土,寻找躲藏在泥土里的虫子。它们会用小巧的尖喙争夺一只蚯蚓,紫褐色的蚯蚓在小鸡仔的拉扯中扭曲挣扎。中午时分,太阳直射的时候,母鸡带着小鸡仔在葫芦藤枝叶密集的地方趴窝,小鸡仔们有的躲在母鸡的翅膀下,有不安分的会跳到母鸡的身上。它们的世界和我少年时期的世界一样简洁明了。

凉爽的风顺着节令吹了过来,已是立秋,葫芦叶被秋风吹得开始发黄,葫芦早已经褪去了覆盖的白色绒毛,由青葱色转变成清白色,肥肚膨隆,葫芦叶子掩藏不了它们的踪迹,养育了它们的葫芦藤也不能承受它们日渐沉重的身体。父亲用草绳编了网兜,把葫芦装进网兜里,在草垛上插了几根木桩,把网兜拴在木桩上,帮助葫芦藤托住肥大的葫芦。

秋风一日盛过一日,田野里的玉米收割回家。葫芦也已成熟,十幾个大小不一的葫芦各做用途。有的送了左邻右舍,有的煮了剖开做了盛物品的工具。比较周正的会有更大的用场,父亲母亲将它们用线绳绑了,挂在西窗的屋檐下。那里还挂着一个用玉米秸篾子编的蝈蝈笼子,一只从田野捉回家的蝈蝈每日对着葫芦鸣唱。很快,阳光让葫芦披上了一层淡黄色,如同日渐陈旧的岁月,包藏着烟火人间的所有来往。有月光的夜晚,蝈蝈还是会鸣唱,只是不知,它的歌谣是唱给谁听。

责任编辑   杨   枥

提云积,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有作品发表于《山花》《天涯》《百花洲》《山东文学》《牡丹》《当代人》《大地文学》《剑南文学》《鹿鸣》等文学杂志。

猜你喜欢

草垛花苞葫芦
远去的乡村草垛
春绽
草垛当凳(大家拍世界)
葫芦瓜
宝葫芦
草垛的怀念
小花苞
稻草垛
花苞和萤火虫
巨大的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