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雪乡糊涂面

2021-03-19谷矿强

牡丹 2021年5期
关键词:花果山花山山乡

谷矿强

刚到花果山的山脚,车窗上落下了零零星星的雪花。同行的王先生大喜,说:“太好了,咱们争取在大雪前赶到花山村,明早起来赏雪。”

山路坡陡弯急,好在地温高,路面没结冰,车辆尚能通行。我们赶到花山村时,雪花鹅毛般已开始漫天飞舞了。

好一场大雪!

正值冬季,花果山的农家旅馆大多数不再营业。经人介绍落脚的地方,是十七八岁的青青姑娘家。她父亲在郑州打工,母亲在县城陪弟弟念书。介绍人说:“你们放心住吧,别看青青年纪小,做饭可是一把好手。她人也灵巧,还爱干净。你们住她家,祖孙俩也能多点收入,岂不两全其美。”原来除了青青,家里还有她体弱多病的奶奶。

青青圆圆的脸,细长的眼,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额头上微微几颗浅红的青春痘,衬得皮肤越发白皙。梳着一条大辫子,穿一件桃红色绒袄,脚下一双干净的黑棉靴。

她看见我们,略带羞涩,可转眼就笑着招呼我们进屋,说先把行李放下,晚饭想吃什么只管开口,她马上去准备。

晚饭是小米粥、手工馍、猪肉炖粉条、醋熘土豆丝,我们三人围着火炉,吃得热闹,吃得香甜。

饭罢,王先生从背包中掏出三瓶二锅头,一人一瓶,笑道:“这么好的雪,我可等不及了。走,咱们对雪饮酒,不醉不归。”

正在收拾碗筷的青青,闻声抬起头,笑着说:“叔,雪不小呢。你们少喝点儿,也别走太远,雪天容易迷路。记得要早点回来哟,我给你们留好热水。”我们应承着出了门。

山乡的雪不同于城市,那叫一个无遮无挡、无牵无挂啊。

看,天是灰的,地是白的;山是明的,沟是暗的。天地间,仿佛只留下了这些印象。单调着,深沉着;孤寂着,苍凉着。

雪花乱卷,有的扑进怀中,有的跳到眼里,还没好好品味它们清新的气息,瞬息就不见了。因为它们有些化作了热气,有些化作了泪水。

我们结伴成行,来到山顶,那里有一块平整的大石,恰如一张巨几,供我们把酒赏雪。四下张望,惟见茫茫大地,山河一色,雪的世界。

此情此景,最宜抒怀。只听李先生感慨道:“李白诗云‘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何其壮哉!”王先生接口道:“此情境更符合杜甫的‘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我想明早这里一定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琉璃世界。”

三人相视一笑,遂对饮一口。接着我言道:“山巅风雪之夜,与二位先生以诗下酒,亦算雅趣。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云:‘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此刻,吾等可谓闲人,但愿没有辜负这场大雪。”

等下山的时候,夜已深了,脚下积雪盈尺,寒意凛然。刚到村口,便有狗叫声迭起,越发显得山乡静寂。我们三人異口同声道:“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好像只有吟出诗句,才不辜负了这场雪。

屋内炉火正旺,温暖舒适,青青被推门声惊醒。她打个哈欠,站起身揉着眼说,她给我们做了糊涂面,放在炉子上热着呢,吃了好让我们驱驱寒气。

我的心头一热,好姑娘啊。

青青粲然一笑,掀起炉火上的锅盖,盛出三碗面,神情却有点扭捏。原来,面放在炉子上久了,锅底有点糊了。李先生忙解围说:“小姑娘,我们老家说糊涂面热三遍,给肉也不换。糊涂面越热越香,我小时候还最喜欢吃锅底的锅巴哩。”青青一听,咯咯笑了起来。

数九寒天一碗面,就算糊了也是人间美味。面条软糯,入口即化。白菜丝胡萝卜丝,加上绿大豆山木耳,青红黑白,色色分明,再拌上油辣子,真的拿肉也不换呢。一碗面呼呼噜噜下肚,浑身热乎乎得舒坦。

咿,青青咋不做声了?扭回一看,她蜷缩在长椅上睡着了。炉火映红了她年轻有朝气的脸庞,如同深秋花果山上的红叶般泛着光彩。

猜你喜欢

花果山花山山乡
山乡种花女
假如我是孙悟空
山乡一瞥
山乡新农民
出神入画——全国知名画家走进花山作品选登
石漠化深处的“花果山”
酱爆西游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