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椰树之恋

2021-03-19祁云枝

牡丹 2021年5期
关键词:椰树椰子树明信片

祁云枝

是明信片里的天空呢。湛蓝的天上,洁白的云朵悠悠然漫步。墨绿色、羽毛一样的大叶子,从一个点向四面八方舒展开去,在风中,摇曳成一朵绿色的“烟花”。

我头顶的天空,被两朵巨大的“烟花”切割成蓝、白、绿相互漫卷的画。

那些从无垠天际吹来的风,也拂过躺在沙滩上听涛看海看天空的我。风儿推动空中的白云列队,一会儿是奔马,一会儿变群山,过会儿,又成了河流……风,亲吻我头顶上的大叶子时,叶子们“烟花”般四溅,飘荡出一朵又一朵綠色的花。

这大绿花,是海南岛上的椰子树。

头顶的椰子树,是我熟悉的模样。从最早我听觉里的形象到明信片里第一眼看到的样子,从椰树的单身照、群照,再到后来由椰树构建的景观视频,这么多年,椰子树和我熟悉得几近亲切。可是,像这样躺在椰子树下,听风看树,还真是第一次。

时光,回溯到二十多年前我的大学时代。

新生报到第一天,我拖着沉重的箱子走向女生宿舍。

“你好,我帮你拎箱子吧。我大三了,我们是一个系。”阳光的声音,颀长的身影,那一天格外美好。

课余,他喜欢聊家乡,聊家乡海南的椰子树。每每说起椰树时,他的眼睛里都会闪出熠熠的光。他说,自己选择植物学专业就是为了回乡,用植物装扮自己家乡的土地。

从此,海南椰子树,谜一样长进了我的心里。

两年后,如他所言,他毕业回乡种椰树去了。

不久,我就收到他从家乡寄来的一张明信片——只见一株颀长秀美的椰树,在蓝天白云下傍海而立……

我从小生长在大西北,第一次看见了椰子树,也感受到了椰子树的气质:“一日南椰子树,香袅出风尘。”一如当年的他。后来,陆续收到他的明信片照片还有文字,激情洋溢在图片上、文字间。他常常会在信末写上:来海南看椰树吧,我等你。

慢慢知道,他成立了一家园林公司,知晓他几乎天天与椰树为伴。他像一位技艺精湛的绣女,椰树是他的针线,村庄、海岸、天涯海角,都是他的绣场。那些年,绣场里的椰树,一簇簇、一片片风光旖旎,它们潮水一般通过照片涌向我,冲着地处大西北的我微笑。

阴差阳错,他离不开椰子树,而我大学毕业后要回到母亲身旁。懵懂的爱,搁浅在毕业分配的港湾里。然而,同学情谊依然伴着椰树的枝干摇曳。

大约十年后,他的公司拥有了城市园林绿化企业的二级资质,站在椰林边上的他,依然青春俊朗,笑颜如花;他的绿化项目,多次获海南省园林绿化优质工程大奖……当我回忆起二十多年来和他的交往,突然发现,他所有的成绩和快乐,几乎都离不开椰树。我们每一次交流的文字里,也都有椰树的身影。

生长在海南的椰树,出现在我眼里和心里的频率,比我周围的任何一种植物都要多。

毕业后,我留在了家乡西安工作。这些年,我多次去南方开会,在香港、云南和厦门等地,见过不少椰子树,但似乎都缺点儿什么。我心目中的椰子树,好像只生长在海南。

这个春节假期,我从大西北飞往海南,把自己置身海滩的椰子树下。我没有告诉他我来了,我想独自看看海南的椰树,触摸这种让一个人一辈子引以为荣的植物的气息。

从冰天雪地的西北突然降临椰树葳蕤的海南,场景神奇地犹如幻灯片切换,一下子竟不知今夕何夕。我不想让海岛上的椰树看见我的慌乱,所以我一边脱掉厚重的羽绒服,一边调整心绪,好让自己尽快适应,适应这个椰林环绕、阳光富裕的海岛。

扑面而来的是海风,温润舒爽,因为有风,阳光并不热辣,没有雾霾,天地豁然开朗,心也开阔敞亮起来。坐在行进的车里,一棵棵椰树涌来,又不断向后退去。它们宁静,它们不语,似在不动声色中和我一同追忆,追忆那些呼呼逝去的光阴。

眼前的椰子树,明显不同于北方植物。北方的树,主干大多低矮,从下到上、由粗而细的主干上,枝干旁逸斜出,更像是一张纵横交错的大网。椰子树则修长挺拔,上下主干几乎一般粗细。羽状的树叶,仅在树顶像烟花那样“炸裂”,在高空轰然定格成一朵绿花。丝丝缕缕,参差有序,渐长,渐短,宛如工笔画家精心描摹出来一般。有时候,在“花”心位置,会看到圆圆的椰果你拥我挤,那是这朵大花甜蜜的报酬,是它献给这座岛屿的爱。

传说中,椰子树是孔雀变的。它看到大地上干旱贫瘠,民不聊生,于是用嘴巴深入地下吸吮泉水,然后把甘甜的水,通过树干送到树顶的大果子里存储起来,让人们摘下来解渴,用美丽的尾巴为大地遮阴……导游这么介绍椰树时,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我的师兄,分明就是这座岛屿上一株行走的椰树呢。为了改变家乡曾经的贫瘠,他一心一意在这世界的尽头开疆拓土,遍撒绿色。

我知道,正是因为有无数椰树,有无数和师兄一样的海南人,他们不舍昼夜地辛勤耕耘,这曾经的流放之地,才变成了现如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花园海景城市。

和椰树接触久了,我发现,椰树,才是这片土地上的智者。从外貌到精神,椰树更接近于庄子所谓的不才之大智。台风劈头盖脸撞过来时,椰树细细长长的枝叶,化作绕指柔,滤掉狂风的撕扯;椰树拥有的维管束茎干,永远做不了板材,却最适宜对抗台风。在树干大起大落的摇摆中,你看不到卑微,倒是有一份搏击长空的潇洒;飓风中飞扬的绿色,闪耀出生命柔韧的光……或许,只有椰子树明白,有些强大,其实并不在于外形。有些价值,也并不需要在硬碰硬中显现。

走进海南,也就走近了椰树的谜底。

不觉间已日暮西山,禁不住想,此刻,我的老同学还在栽植椰树么?岛上满目的椰树,这一棵,那一棵,肯定有许多都是他栽的呢。

临走,我伸开双臂,拥抱了身边的一株椰树,那一刻,我希望自己也是它们中的一员,万种风情地站在椰岛上,爱这片土地,也被爱。抬起头,墨绿色的“花朵”,在晚霞的幕布上,绘出了一幅明信片一样美丽的画。忍不住看一眼,再看一眼。许久,不愿离去……

上飞机前,我给他的微信留言:我已来过你的家乡,也看望了你栽种的椰树。椰树,是这座岛屿上最美的花儿!

猜你喜欢

椰树椰子树明信片
如此招聘“创新”涉嫌违法
椰子树为什么斜向海边成长?
摘香蕉
椰树牌椰汁新包装
寄一张明信片给你
神奇的明信片
为什么椰子树斜向海边生长
椰子树的爱
椰树下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