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大河有声

2021-03-19程国振

牡丹 2021年5期
关键词:张兰小凯鱼儿

1

“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这快要建成淇淅河国家湿地公园了!淇河又变得好起来了,如同咱们小时候的模样!”三十一岁的张淘跟此次来家的姐姐张兰说道。

“聽说了!咱们俩小时候可没少去淇河那玩。”张兰是张淘的姐姐,比他大两岁,这次带着九岁的儿子王远回娘家来,王远特别喜欢来舅舅家,舅舅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仍然是个孩子王,背着王远转圈圈,给自己买各种玩具,如火车、飞机、水枪等,王远尤其喜欢玩水,正追着自己的姐姐张珂在那打水枪。

张珂是张淘的独生女,可以算作是掌上明珠,特别金贵,张珂平时梳着两个小辫子,眼睫毛一眨一眨的,捣蛋起来就像锅里沸腾的水。张珂又特别喜欢弟弟王远的到来,来了的话自己可以在家自由地玩一天,不然的话平时整天都是各种写不完的作业。

看着院子里疯跑着打闹的王远和张珂,张兰仿佛又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自己和张淘。

2

那时,张兰十二岁,张淘十岁,张淘服从张兰的话,犹如一只老鼠听从一只大猫的命令,张兰说服张淘的话语,也如同一个船长指挥自己的船员!

清明已过,早上的太阳如一个血红色的牡丹花慢慢地从东方的高山间爬出来,瞬间绽放,张淘看着遥远的牡丹花,仿佛看着姐姐美丽的脸庞,姐姐就是他的偶像,如同自己的娘是姐姐的偶像。

他跟着姐姐一步一步地沿着村子后边的田间小路向淇河走去,姐姐提着一个小塑料桶,小塑料桶里放着一个小铁铲,张淘手里拿着一个渔网筛子。此时田间小路长着郁郁葱葱的麦子,青青的麦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青翠,似乎只要用手指稍微一碰,那青色将要从小麦中流出来一样。

窄窄的田间小路像一条诡异的长蛇穿梭游走在宽阔的麦田间,弯弯曲曲,左拐右拐,一直向淇河慢慢地延伸,如同人类渴望接近水源,道路也向往河流。

小路两旁长有翠绿的小草,小草在晨光中刚刚苏醒,用露珠清洗自己的脸庞。几只麻雀蹦跳着过来,落在草丛间,发出一阵阵叽叽喳喳的叫声,似乎在商量这一天将要做的事情。商量完之后,它们又从草丛中一跃而起,向淇河或者向田野上飞去,等它们一个个地落下来,便各自神秘地隐藏了起来。可能它们已经找到了自己美味的早餐,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尝着。

天上微风轻轻地吹着,洁白的云朵像棉花般随意地飘动变化,勾勒出各种各样的形状,有的像兔子,有的像老虎,有的像山羊,有的像一条巨龙。软绵绵的云朵下面,青青的麦田在群山之间的平坦地带遍布,远处的淇河正以它亘古不变的姿态滋润着两岸的土地,绵延不息,遒劲有力地奋勇向前。

3

姐弟俩沿着一个土坡慢慢地向下走去,随着地势越来越低,意味着离淇河越来越近,又穿过一条铺满了鹅卵石的小路,淇河雄浑的身子就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蒲草、芦苇露出水面很高的地方,几只不知名的鸟儿站在芦苇的枝头,它们的脑袋在空中灵活地转来转去,瞅准某个时机之后,用脚猛力地一蹬,芦苇轻轻晃动,它们便快活地飞向了远处的水面。远处河水恣意盎然地流淌,有的地方缓慢,有的地方湍急。

那时候,从淇河的流向看去,淇河左岸的水明显比右岸的水深,据当地的老人讲,淇河左岸的水深达十几米,许多的文物从淇河水底打捞而出,曾轰动国内外考古界。

张兰和弟弟看着鸟儿在淇河之上自由飞翔,随心所欲,不觉得心生羡慕,鸟儿忽高忽低,忽左忽右,飞向了淇河的左岸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寺庙。那座寺庙在当地人的心中有着神圣的地位,据说是唐朝时期修建的。单不说寺庙给人神秘之感,单就是那一座高高矗立起来的泥土也让人叹为观止,历经岁月风吹雨打而屹立,饱经河流侵蚀冲击而不倒。

姐弟俩目之所及,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前往寺庙的那一排长长的粘土台阶,光滑的台阶左侧长着酸枣树等植物,俨然成了台阶的天然护栏,行人走在上面,这样前往寺庙的路就有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寺庙在台阶之上,也在姐弟俩的心中,如一只神奇的鸟儿久久地盘旋。

“紧跟着我走,注意安全。”姐姐跟张淘说道,她的手伸出去拉住了张淘的小手,张淘感到一阵温暖,他看着淇河里清澈见底的水,水底静止着数不清的大小鹅卵石,鹅卵石上不时飘过一些小鱼,张淘瞬间高兴极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到达今天要去玩耍的地方。

“姐,快到了没?”

“快了,别急,咱去的这个地方可好玩了,比咱现在看到的寺庙呀,芦苇呀,蒲草呀,小鸟呀,石头呀,河水呀,这些东西都要好玩,姐姐带着你去看不一样的河水!你还没见过这种河水。”张兰带着几分神秘向张淘说着,如同一个见多识广的大人。

“还有我没见过的河水?”张淘跳到姐姐的前面,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姐姐的额头,张兰额头上的几根散着的黑发慢慢地落到了张淘的小小的手背上。

“姐姐,你是不是发烧了?怎么会有我没见过的河水?”张淘没有感觉到姐姐的额头发热,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姐姐,你刚才没有发热,你是发癔症了,说胡话呢?”张淘笑嘻嘻地说道。这时,近处的河里游来了一对鹅黄的水鸭,它们身子娇小,羽毛光滑,脑袋左转右转,黑色的眼睛看起来机机灵灵,活像一对双胞胎侦探,它们游着游着,一会儿钻进了河水里,仿佛在水下找寻着什么,又没过一会儿,又从河水里钻出来,露出水面,又像浮萍般随意自由地飘动了一会儿,一转身子,便飘进芦苇丛中了,张淘看着看着,不觉入了迷。

“你不信,待会儿让你心服口服,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一会儿,你就不怀疑这,怀疑那了。”

“姐姐,我相信你,就像我相信我现在真实地看到河里的那一对黄色水鸭。你快看,可好看了。”张淘回过神来说道,水鸭又从芦苇里钻出来,向更远处的河水里漂走,不知道忙着去干什么去了。

那天后来张兰让张淘看到的一切,确实超过了张淘的意料,以至于张淘后来再也没质疑过姐姐独一无二的话语权,姐姐成了他心里永远值得敬仰的另一座寺庙。

4

那时张淘眼中的寺庙巍然耸立的七八年后,这里的一切已经完全变了模样。河水的质地发黑发青,犹如青核桃被敲碎后流出的汁液。河滩到处坑坑洼洼,河流被随意改道,沙石被一车一车挖走,只剩下一个大坑接着另一个小坑,一个小坑接着另一个大坑。偶尔有的水坑经过长时间的沉淀,水变得还算有些清澈,清澈算是清澈,仅有些蝌蚪还在蒙头蒙脑地游动,漫无目的。

时值夏天,淇河周遭的树林弥漫着一股热气,就像身处一个大蒸笼,偶尔笼屉露出一个大缝来,吹进一股大风,大风便吹跑了闷热的老虎,肥胖的老虎变成了扁形,扁形老虎低吼一聲,一股凉气沁人心脾。这或许就是夏日淇河更加吸引人的魅力,或者说是水对人的吸引力。水是生命之源,任何时候,人对水永远充满了向往。

“别跑那么快。注意危险。”十二岁的小芳喊着十岁的弟弟小凯。姐姐小芳提着一个小塑料桶,小塑料桶里放着一个小铁铲,小凯手里拿着一个渔网筛子。他们刚刚走过了一条田间小路,马上就要接近淇河了。

中午的时候,姐弟俩趁着爷爷奶奶在午休,他们像两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地走出屋门,轻轻地推开院门,如风一样忐忑不安地飞了出来。家里太热了,他们想去淇河玩玩。淇河即使再不好,也比家里的院子和村里的街道好玩多了。

“姐,你快点儿走吧。”小凯催着姐姐。

“你慢点儿,这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你注意安全。”小芳看着前方奔跑的小凯再次喊到,眼前的一切让小芳更加担心此次带着小凯出来,对不对?

坑坑洼洼里的水黑乎乎的,黑乎乎的水四周长着茂盛的说不出名的水草,水草的枝叶脏兮兮的,就像一个捣蛋小孩的脸庞,没有一丝活力,即使拼尽了生命的全力,也没有绽放出生命的光彩。

坑洼的水里有些游走的生物,但是小芳也认不出那是怎样的生物,同样黑乎乎的,像是蝌蚪,又像是蛇鱼,也可能是极小的鱼儿。

淇河不是她想象出来的风景如画:河水玲珑剔透,石头光滑无比,树木青翠欲滴,鸟儿飞来飞去。

一路上她没有见到几只鸟儿,偶尔听到几声鸟叫,但也不知道鸟儿在什么地方躲藏着。她抬起头看看近处的一棵棵杨树,杨树高高耸立着,像是小学里的旗杆,只不过上面没有国旗,倒是又传来几声知了的叫声,知了的叫声让她的心更多了些烦躁与不安。

5

太阳在天空中爬的阶梯越高,温度便越来越热,如同一只带火的鸟儿,向世间所有的一切扑面而来,张兰和张淘姐弟俩也感觉到了一丝的热意,那是太阳鸟羽毛带来的暖意,散发出一股被子晒过太阳之后的味道。

姐弟俩继续向前走,脚下的石头在不断地向后移动,石头有不同的颜色,紫色的,黄色的,黑色的,白色的,还有许多说不出的颜色。这时,一片清浅的水域陡然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清浅的水域和很深的河水相连接,源源不断地汇入其中,这片清浅的水域又分为许多的小支流和小湖泊,小支流与小支流相连,小湖泊与小湖泊相连,小支流又与小湖泊相连。湖中有河,河中有湖。河和湖在金黄的阳光照耀之下,泛出一阵阵的暖意,这里的水也变得晶莹剔透起来,仿佛一粒粒的珍珠汇聚到一起,形成了这里的奇特之景。

“姐,这里看着真不错。”张淘看着眼前所见,不觉惊呆了。

“不错吧。”张兰兴奋地说道。

张兰拉着张淘到一条小的支流旁边,张淘突然看到支流里不时会流过一只只鱼儿,只是普通的小鱼也就算了,而是一只只不同颜色的鱼儿,是一只只不同颜色的鱼儿也就算了,而是一只只不同颜色不同形状的鱼儿。

“姐,你看这些鱼儿。”

“嗯,很漂亮吧,这就是我们今天要玩的地方。待会儿让你看看你没见过的河水。”

张兰弯下身子,用小铁铲挖起一些沙石,用来阻挡一条小支流的流淌。此时,张淘也搬些较大的石头过来帮忙,将石头放在姐姐阻挡水流流淌的地方,说是阻挡支流的流淌,不如说是阻挡各种各样的鱼游走,因为水是阻挡不住的,水虽柔弱,却无孔不入;水虽渺小,却顺势而为。水顺着石头缝隙早已流走,水渗入细沙早已消失,水无为而有为,沙石有为却无为。

奇妙的场景终于出现了,好多的鱼儿到了阻挡之处便停留在此,来回徘徊,无法向前,这条支流活生生地成了一个天然的无限循环的鱼缸,鱼是活鱼,水是活水。

鱼儿们五颜六色的外形实在是太好看了,黑色,白色,蓝色,紫色,红色,像花儿般争奇斗艳,有的像月季花,有的像喇叭花,有的像百合花,有的则像石头,有的则像蚂蚱,有的则像汽车。张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好看的鱼儿,鱼儿灵动,河水清澈,石头坚硬,细沙柔软。

张淘将手伸进水里,鱼儿便游过来亲吻他的手指,在他的手边来回穿梭,张淘感受到了鱼儿柔软的嘴唇,也用手指抚摸着鱼儿的身子,鱼儿在他的手指间一晃,便游走逃脱了。

“姐,你来看看,这鱼儿真好看,我想带几条回家,把他们养起来。”说完,张淘就准备用带来的渔网筛子去捞鱼儿,鱼儿们现在如处在一个小池塘里,而且越来越多,捞几条鱼儿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

“可以,你想带几条鱼回去就回去吧。”姐姐张兰说道。

张淘去拿来小塑料桶,将其放倒在水里,水一股股地就流到了桶里面,张淘把小塑料桶立起来,水在桶里面荡漾起了一些水花,阳光照耀下,水花发出明亮的光来,光芒又四散开来流向张淘的眼睛。

张淘将筛子放进水里,等鱼儿游到筛子上,把筛子迅速一抬,鱼儿就活蹦乱跳地落到了筛子上,再把它们放进水桶里。

不多时,水桶里已经有七八只不同颜色形状各异的鱼儿,鱼儿也不知换了环境,仍然在水桶里无所事事地游动着,像是刚出生的婴儿那样天真无邪,无忧无虑。不用去思考人世间的痛苦,也不享受人世间的欢乐。

“张淘,你快过来,我来让你看看你不曾见过的河水。”张兰在远处的地方叫着张淘,张淘看见姐姐正蹲在支流的上游,河水从姐姐的眼前流过,然后就流到了他这里。

6

张淘将小桶放在原地,然后向不远处姐姐站的上游走去,张兰正在用手玩着河里的水,水很透明,也很凉爽,不觉间太阳马上已经快到头顶了,她瘦瘦的胳膊在水上一晃一晃,拿到手里的沙慢慢地又滑落到水里。

沙滑落到水里,又从水底往上翻滚,沙慢慢地往外蔓延,水又从沙底不断地涌出,形成一个中心,外面的沙包裹在中心四周,形成一个泉眼。许多的泉眼在张兰的眼前翻滚,仿佛现在的人工喷泉。

“姐,这些翻滚的中心真好看,我还没见过。”张淘也看见了这些神奇的小泉眼。

“这些就是泉眼,这就是姐姐让你看的没见过的河流。水会源源不断地从水底冒出来,然后汇入河流,神奇不神奇?这是咱娘带我来,告诉我这些的。”张兰看着弟弟正看得入迷。

张淘也伸手去摸了摸这些泉眼,并感受了一下这些泉眼旁边沙土。这些沙土是那么细腻,那么柔软。

泉眼附近放着几个大的鹅卵石,张淘翻动了一块儿紫色的大石头,石头下面竟然藏着一窝螃蟹,一只大螃蟹,还有十来只硬币大小的小螃蟹。石头一被掀开,螃蟹便开始四处爬行,有的往沙里钻,有的往其他石头缝里钻。

张淘最先控制住了大螃蟹,他用手使劲儿地摁住螃蟹的外壳。又用手提着外壳,把大螃蟹弄出了水里,提到了小塑料桶里。大螃蟹从水里落到桶底,一开始卧着不动,慢慢地开始了在水底转圈儿,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张淘,咱们准备回家吧,时间不早了。回晚了的话,咱娘该着急了。”此时,他们的头顶上空的太阳如同秋天里一个巨大的橘子,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7

小凱继续向前跑着,过了一个土坡,拐了个弯,他看到了更多的水坑,许多的水草,河水似乎没有了河岸,乱七八糟地流淌着,如同一个个鸟窝。石头硬邦邦地在小凯的脚下,他感到了一阵不舒服,他慢慢地走了起来,回头看到姐姐还在后面跟着自己,逐渐向自己靠近。

他猛地看到一个水坑里有一个手指长的大鱼,他便朝大鱼走去,快要靠近水坑边的时候,他脚下的沙石突然一软,小凯的脚也跟着软了下去,他马上就要无限接近这条眼中的鱼了。可他不是眼中的鱼,鱼跑了,他的身体也开始下沉,他突然意识到得呼喊,这呼喊声惊起了一群隐藏在草丛中的鸟儿。

鸟儿惊恐地飞向远处安全的杨树枝条上,小芳也听到了弟弟的呼喊声,她快步向小凯所在的水坑边跑去,她的脚被坚硬的石头边划了又划,她顾不上看,她继续奋力地向小凯跑去。

“姐,姐,救我!救我!”弟弟小凯的声音如同天上的雷电一样,击中着小芳头上的每一根头发,烈日照耀下,小芳的脸像流出晶莹的汗水,她马上就要靠近小凯,她伸出手去拉小凯,她大声地喊:“抓住我的手,小凯,不要松。”

只露出头部和双手的小凯,用力地抓住姐姐的手,但他感觉到姐姐手好绵软,没有一丝的力气,相反脚下似乎一团什么东西在使劲儿地拽住他。

他尽力地抓住姐姐,他看着姐姐,姐姐越来越像自己的娘,他想起了娘的话:“我和你爹外出打工,只剩爷爷奶奶管你们,你们千万听话,千万不要到淇河来,现在人们在淇河乱挖买卖沙石,淇河到处坑坑洼洼,也没鱼虾,而且十分危险,你们千万别去河边玩。要听爷爷奶奶话。”

小芳用尽浑身的力气拉着小凯,她感觉自己跪着的膝盖下面也开始松软,弟弟的劲儿越来越大,她不想放弃,但她实在拉不动了,而且自己也越来越靠近弟弟的头了。弟弟的头慢慢进入水中,她的头也马上靠近弟弟,弟弟还在用劲儿地拉着自己,她也倏然地滑进了水坑,弟弟依旧在拉着他,她的双脚在水面抖动了几下,慢慢沉了下去,水坑最终归于平静,杨树上的鸟儿怔怔地看着水坑上面的一切,目瞪口呆。

淇河依旧在静静地流淌,从一个坑穿过另一个坑,汇入主河道。下午的时候,人们发现了小芳和小凯,爷爷奶奶紧紧地抱着他们,哭作一团,呼天不灵,喊地不应,像极了被泄了气的气球,他们的整个世界都塌了,而一切为时已晚,再有力的语言也变得苍白无力。

8

张淘听见姐姐的话,就提起了水桶,准备跟姐姐往回走。沿着来时的路,张兰走在前面,张淘跟在后面。

走着走着,张淘又看见了来时那座高高的山坡上建立起来的寺庙,有一对儿黑色的燕子从寺庙上俯冲而下,向着河面飞翔,在水面盘旋一阵儿后,又一跃而起,向着高空飞去。

水桶里的鱼儿在他走路的颠簸中,开始剧烈地游动,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溅起了许多的水花。他看了看桶里晃动的鱼儿和转圈儿的螃蟹,又看了看天上那对儿从寺庙上飞下来的燕子,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姐,你等一下。”

“怎么了?”

“把它们放了吧。我不想要了。”

“把鱼放了吗?”

“对,我觉得它们在水里会更好,就像我们现在需要回家。他们也需要回到水里。”

“好,那放了吧,它们也有兄弟姐妹,也有爹娘,这个大螃蟹还有好多的小螃蟹。那咱们把它们放回原来的地方,再回咱们的家去。”

大螃蟹被放进水里的时候,不一会儿,好多的小螃蟹竟然突然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围到了大螃蟹的周围。

张兰又用铲子把刚才堵塞支流的地方的沙石弄开,好多的鱼儿又游向了更深的水域,游向淇河母亲般的怀抱。

9

“姐,中午了,该做午饭了,今天我做饭,你歇歇,你跟咱娘多说说话,你回屋吧。下午了,咱们再去如今再次美如画的大淇河周边看看!”张兰的思绪被弟弟张淘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喊了回来。

王远还在院子拿着水枪追着姐姐张珂欢乐地跑,他们的笑声像叮咚的泉眼水声般在院子里回荡,水枪打出来的水柱,在阳光的照耀下形成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彩虹。

“姐,姐,你看!彩虹!”王远喊道。

张兰以为是弟弟张淘喊她,她又走出屋门,一道彩虹正照在她光滑白皙的脸上。

她看到张珂和王远一高一低,肩并肩地站在院子里,向彩虹的方向望去,来张淘家筑巢的一对儿燕子正掠过彩虹,从远处的梧桐树上飞回来了,它们嘴里衔着些木棒、杂草,也衔着它们心中的家园!

责任编辑   婧   婷

程国振,作品见于《滇池》《牡丹》《散文诗世界》《春风吹过90后·散文集》等。

猜你喜欢

张兰小凯鱼儿
这单不能退
为了帮弟弟,她连女儿都不顾
张兰:对被判监禁毫不知情
鱼儿乐
胡歌续用罪司机
淘气包小凯
童年的月饼
鱼儿游
俏江南女老板感叹:“做女人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