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社区团购

2021-03-18

意林·作文素材 2021年4期
关键词:团长买菜菜市场

你平时吃的菜从何而来?最近,围绕老百姓菜篮子而被热烈讨论的“社区团购”频繁登上热搜榜。什么是“社区团购”?其实很简单:以小区为单位招募业主或店主成为团长,创建小区业主群;团长在群内发布和推广团购商品,消费者通过小程序下单;次日根据订单量配送至小区团长处,消费者到团长提货点取货,团长根据销售额获得佣金。由于规模化集中采购,加上货源中可能包含尾货以及滞销类产品,性价比成为“社区团购”的主要卖点。而对商家来说,提前预订加消费者到店自提的方式,大大节省了库存损耗和配送成本。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社区团购”卖菜几乎成了继外卖、打车、团购、支付、社交、电商等领域之后,互联网的又一个风口。2020年,受疫情影响,美团、拼多多、滴滴亲自入局,阿里、京东不惜重金砸入,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考拉精选等平台纷纷上线,欲通过投资间接占据市场先机,拿下社区的生鲜团购。

但随着互联网巨头入局“社区团购”业务,“社区团购”是否会替代菜贩的质疑也开始在网络兴起。为了推出更多“低价爆品”,平台倾向于让供应商以更低的价格供货,这使得部分供应商发出公告,正式发声抵制向“社区团购”平台供货。另外,小小菜篮子关乎基本民生,如果老百姓的菜篮子被垄断了,危害极大,极端情况下,涉及我们的粮食安全、蔬菜安全、肉食安全。

2020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评论”发文呼吁互联网公司多关注科技创新,而非“老百姓的几捆白菜”。2020年12月22日,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严格遵守“九不得”,包括不低价倾销、不达成垄断协议、不利用大数据杀熟等。

一边是舆论质疑,一边是资本青睐,“社区团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社区团购”争议背后还透露了哪些现实焦虑?面对新事物、互联网新业态,我们是否需要给它们一些成长的空间和时间?本期,作文君带着大家一起来探究这些问题。

直击现场·现实中的“社区团购”

“90后”年轻妈妈李萌,每天加班到7点,出了地铁,还得往返2公里去菜市场买菜。现在有了社区团购,她只需要从“团长”那里下单,在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中把自己订好的菜带回家就可以了。在李萌看来,社区团购很方便,但丰富性是一家菜市场最打动她的地方。

@李萌:“我省下了2公里的往返体力与时间。”“我会在周末去菜市场采购一番。”

@南京城北迈皋桥老街集贸摊贩张萌:“该买还得买啊,这段时间菜价也没有受到波动。”“主要看时段,白天年轻人要上班,没空逛菜市场,傍晚下班后来这里买菜的年轻人不少。”

自己买菜的外卖配送员郑世强,在干配送前,他曾是一名饭店厨师,他认为年轻人不会特别在意几毛钱的折扣,更在乎买到手的菜放心不放心。

@郑世强:“社区团购是人家帮你挑菜,肯定没自己亲手挑的好。”“民以食为天,最重要的还是食材新鲜。社区团购不见得会取代线下菜市场,因为消费群体不一样。”

长沙任女士的父母因为开杂货店,加入了团长行列,起初各平台形成“百团大战”的局面。丰厚的返利短暂地弥补了菜店客流量下降造成的损失,但任女士很快发现,团长的提成随着平台垄断而大幅度降低。

@任女士:“当时加入这个社区团购平台的门槛挺低的,只要你能够组建一个拥有150个人左右的微信群就可以了。哪怕你是棋牌娱乐室、烧烤摊,甚至就是个人都可以。那个返利是挺丰厚的。”

“就拿兴盛优选来说,在它全面铺开以后,就把商品的价格上调,团长的利润也降低了很多。最开始单少的时候一个月都能挣1000多,现在基本上一两百块钱,而且大部分是我们自己下的单。对我们这些小商铺冲击是蛮大的。像水果的话,以前我们家一两天就需要补货,现在的话是一个星期进一次货。”

南京第一家“智慧菜市场”好邻里惠民菜市场,脱胎于夜市大排档的农贸市场,如今被装修成商业综合体的样子,是当地居民口中“五星级”菜市场,可覆盖周边12万人的“茶米油盐”。

“我们这里不少摊主也会搞搞社区团购,卖自己铺子里的菜,帮客户‘跑腿去其他铺子买菜。”好邻里惠民中心的负责人吴殿昌说,为了吸引并留住客户,有的摊主会自己“贴钱”为客户代购。

@吴殿昌:“一个月前我们开始与‘饿了么合作,把所有菜品都放到了線上,对线下菜市场做了数字化改造。我们菜市场人气高,‘饿了么会时不时过来搞促销。”“有商户来跟我抱怨,说大平台‘抢他们生意。我跟他们说,即便‘饿了么不来,以后也会有其他大平台来。促销只是一时的,重要的还是菜好不好,菜市场的环境好不好,有没有人愿意来。”

(综合自微信公众号“新华每日电讯”“北京新闻广播”)

跟帖

@微信公众号“刘润”:

社区团购,到底是在提高效率,还是在抢夺饭碗?在商业世界中,有一个专门的词:技术性失业(Technological Unemployment)。但是,对技术性失业的担忧,并不是今天突然才有。蒸汽机被发明以后,工业国家爆发了各种各样的工人暴动。工人们占领工厂,打砸机器。为什么?因为他们觉得,这些钢铁怪物抢占了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失业。这样的戏码,一再上演。

但是,今天来看,蒸汽机不但没有消灭工作岗位,反而创造了更多的岗位。

我们之所以恐惧,是因为未知。对未来的未知,更是对规律的未知。什么规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效率,是商业社会进步的唯一方向。这就是规律。只不过,这个“进步”,不会一蹴而就。它分为三个步骤:

1.初期。只会有少部分人受益。比如发明蒸汽机的瓦特和发明电灯的爱迪生。这时,会有部分行业消失,社会不公平性会增加,贫富差距加大。

2.中期。整个国家开始受益。消费者开始享受科技效率带来的更低成本的商品,更便宜、更优质的服务。底层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

3.末期。全人类开始受益。那些远离科技创新的国家、民族,也能享受到科技带来的经济增长。全人类往前跨一大步。

互联网,就是科技。互联网这项科技带来的效率革命,还没有结束。今天,我们正处于这项变革的初期和中期之间。那我们此时应该做什么?

我们这时候要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不是阻止这场科技革命,而是做好足够的准备,尽可能化解它带来的连带问题。

猜你喜欢

团长买菜菜市场
小兔买菜
鱼的嫁妆
买菜
代表团团长、预备会议
买菜
抢亲
热闹的菜场
买菜记
买菜中的学问
菜市场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