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金重的诗 [组诗]

2021-03-15金重

诗潮 2021年1期
关键词:大海

金重

铁锚

一只巨大的铁锚

不知何年何月

抛在了这片海滩上

生满铁锈

覆盖着陌生人的姓名

和无人看懂的涂鸦

夕阳中

它成为海滩上唯一的逆影

如同一只大鸟

被割断的利爪

好像因为疼痛,爪尖

深深陷入泥土

如今它在哪里徘徊

如今它在哪里栖息

是否由于悲伤

它才不会回来

永远不再回来

看这大海

此时全都变成了红色

没有了彼岸

这世界充满声音

大海醒了

大海醒来就有声音

咖啡壶滴答地响:

黑色的夜,都来到这里

烘干机转动:

主人,所有的衣服柔软蓬松

微波炉到了时间:

咦 BABY MY BABY

树木说:迎着太阳跑

太阳给我荣耀

房屋说:背向着太阳走

阳光发表我的秘密

我伸出双臂

拥抱吐露诗歌的风

我仰面跌倒在大地

坚实的骨头叮当

火车鸣笛驶入海滨的车站

我听到了爱情

雪不在乎

  ——给金子美玲第十四篇

雪,静悄悄

用一整夜

覆盖了村庄

它小心翼翼

照顾每个细节

它不重也不轻

就像是

一场最初的爱慕

它不在乎

是否有人踩过

是否有人

扫雪时把它弄脏

不在乎

一辆大车轧过

雪不在乎

当太阳把它烤化

当它消逝在泥土里

白色本来就是无色

寂静

寂静有叶片

寂静有耳朵,有一条

街灯已熄灭的街道

一个

方块儿的黎明

手指不触摸

海没有帆

寂静在水晶之内或之外

一只果实悬挂空中

他的脸一直面向一方

身后便是森林的寂静

薄镜深不可测

残月如杯中浮冰

书籍展开双臂

停在某一页

那故事,不再倾诉

而他的目光

似这座城市全部停顿

似它所有的爱情

已全被暴雨沖洗干净

今晚我把忧伤藏起

  ——给金子美玲第七十篇

今夜我把忧伤藏起

像把一件旧物包好

装入盒子

一件旧物

略带一些伤痕

但干干净净

穿上给新年买的

一身新棉衣

戴上厚厚的帽子和手套

是的,我把自己装了起来

随后出门——

到漫天落下的雪里

从路灯投下的光圈里消失

从暗淡的街角消失

不要问——“你去哪里”

没人知道我走进了大雪

我也不会去见任何人

今夜,我把忧伤好好藏起

给子薇的诗

蜜蜂在我耳边的薄荷花上低语

白蝴蝶在我眼前的李子树上跳跃

一只绿蚂蚱,落到我的脚上……

我美丽的斯洛文尼亚

我的小花园,上午的阳光洒下

这比金子还贵重的阳光

到处都是

姐姐,我写这首诗,给你

火山

它要喷发

没谁拦得住

无论魔鬼,还是上帝

喷发,岩浆吞噬一切

地动山摇

随后它死去

人们不仇恨火山

也从不给予评价

死了

人们都认为它死了

万年的白雪覆盖山顶

肥沃的火山灰上

农妇们

摘取橄榄

西山

不用预料:

此时的公园已没有人迹

那西山,座座连绵

如今却座座孤独

白昼即将关上

皇陵般的大门

你站立的黑色剪影

像是哀悼

在更久远的石柱边

心形的,废墟的公园

而你毅然决定

留置在这里

同周围一道消逝于黑暗

连同飘浮的柳絮

这些失去了眼睛的

爱的幽灵

磨坊

黄昏的磨坊停止

留下这水,无论它包含什么内容

呈现的都是黑色

记忆,已被研成精细的粉末

用古老的陶罐收起

好来喂养,那些与你相依的牲口

孤独有一个有形的壳

若屋顶,若棉被

或薄薄的完整的肌肤

此时的时间选择缄默:

闭上眼,合上书

只留这油灯暗黄的光,继续流淌……

颐和园 

多么熟悉的名字

十八年了,你的容貌依旧

环绕你,有走不尽的回忆长廊

这春天的翠柳

像是长发垂在你清秀的脸庞

到处都是美好记忆的倒影

白玉石桥那明亮的桥洞

若十八个岁月:纯净,空无

偶尔有一对情人

划小船漂过

一只红蜻蜓落上我的臂膀

它,一定是神派来的使者

我注视波动的阳光穿过水面

向着心,书写温暖的孤独

没有风。只有静止在飞檐的古老风铃

我轻声捧着

这饱满的一湖春水

生怕它,会从边缘溢出……

在早晨这边

白桦睁开眼帘

如同新日历一页

窗玻璃上生命之光苏醒

野菊,这来自泥土的小日头

纪念着旧时的辉煌

风吹起,那声音

是树木生长的声音

时间的骑士

跨上他道路的马

路标,是他刻有姓名的剑

河水静静流淌

它送走了黑夜,运来了

朵朵白帆

陳忠实手迹

给王家新的太平洋明信片

一张单薄的明信片,与后面的景色

有着20多年的距离

但依旧是白沙滩,蓝天,和右上角

印着的字迹:华氏71度

整个夏天,所有的都逆着太平洋而来:

我,冲浪板和比基尼,吉他和狗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包括朝向大海的房屋,空椅子

酒吧里依旧是爆满的人群

(门外,还排着长队)

他们赤裸欢呼,享受着把耳朵震聋的快乐

庆祝的仍然不知是开始还是结束

印度之星停泊在停车场边

收起的帆,是一百个下垂的乳罩

她闭着眼睛,让人们任意践踏

她百余年的躯壳,冥想着失踪的船长

入海桥远远地插入海洋

上面是人们称为做爱旅馆的小屋

吃吧,孩子们,孩子的孩子们

我对着海鸥大喊,挥手抛出一大把面包屑

当夜以它的黑取代空间

我真的无法回答,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那些巨浪排山倒海却毫无声响

等你在岸边看到时,已经崩溃

猜你喜欢

大海
大海啊大海
大海捞金
问大海
第十五章 大海的秘密(上篇)
问大海
冬日的大海
蜗牛与它的大海
令人兴奋的大海
大海会干枯吗?
小猴逛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