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爸爸和白脸山雀

2021-03-08椋鸠十?谭卓波

视野 2021年2期
关键词:山雀鸟群阿尔卑斯山

椋鸠十? 谭卓波

1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中央阿尔卑斯山和南阿尔卑斯山之间的小山村里面度过的。

每到冬天,阿尔卑斯高耸的群山就会被白雪完全覆盖,似乎用手指划一下,耸立在高空中的山岭便会将蓝天的色彩染在山尖上。

我每次帮家里出外办事,都在回家的路上一边把手藏在衣服下,一边抬头仰望群山,不由得赞叹山岭就像打磨过的象牙那样美丽,有时又觉得它们就像拉得笔直的白花花的帐篷。

大雪渐渐向山村逼近。然后,在一天晚上,风突然停止了呼啸,周围死寂般沉默。

第二天,最早起来的人会发出一声惊奇的喊叫。因为整个村子、整个山庄都在一夜之间,被白雪覆盖了。

这场大雪下完后,一直到来年的春天,生机勃勃的绿色都会从眼前消失,四周变幻成冰封的世界。

白天,在日光的照耀下,屋檐下融化的雪水“扑通、扑通”滴到地上,夜间它们会凝固起来,变成一根根足有小孩子那么高的冰柱,在屋檐下像帘子一样整齐地垂下来。

晚上,我经常到邻居家里借澡堂泡澡,在回家的路上,毛巾结成冰,像棍子似的直挺挺、硬邦邦。

这时候,连麦苗都踩不了。大人们的身影也从田地中消失了。

大雪把各式各样的事物从我们眼中藏匿起来,却又把山里的小鸟们呼喚到村庄里。

小黄莺跑到院子的篱笆上。

长大后发出天籁般歌声的黄莺,小时候却只能够“喋喋”地发出只言片语,那种叫声奇怪得让人忍俊不禁。

身穿黑色和橄榄色衣裳,翅膀上绣下了白色徽章,风度翩翩的鹟也来了。

惊慌失措的鹪鹩也是冬天的小鸟。

说起这种小豆丁,它们忙乱的样子可是天下第一。刚刚还在屋檐下晾着的菜干周围横冲直撞,突然就莫名其妙地飞进屋子里,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似的,把头往纸门和板窗上撞,接着又匆忙逃走。

2

我家的院子里,有各种各样的小鸟来做客。其中,白脸山雀是每天都会飞来的熟客。

爸爸为了这种小鸟,准备了大量的南瓜种子和蓖麻子。

下雪后,山里的小鸟没有东西吃,我们就把这些种子倒在盘子上,放到院子中央的那块大石头上。

爸爸每年都这么做,已经持续整整二十年了。

姐姐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负责把小鸟的食物倒在盘中,踏过厚厚的积雪,放在石头上。

姐姐出嫁后,我就成了小鸟们的厨师,继承了这份工作。

白脸山雀通常二三十只一群,多的时候甚至五六十只一大群飞过来。如果飞来了五六十只白脸山雀,整个院子就好像被它们占领了。

“啾啾、啾啾。”它们每一个小嘴巴都发出清脆的叫声。一瞬间,院子就成了小鸟的音乐室。

“感觉怎么样?家里的院子快要变成大自然的深山野林啦!”爸爸靠在壁炉上,欢天喜地地说。

并不是整个鸟群一下子飞到石头上啄食的。

在一群小鸟中,看来也有先锋队员,为鸟群做好榜样。

鸟群中先飞出一只大胆的小鸟,轻快地直线飞到大石头上的盘子上,好像在说:“就算人类在旁边,也不用担心。我在这个院子里还没碰到过糟心的事情。大家也放心过来吧!”

它做出示范,开始啄食后,一直在枝头上偷看,犹豫不定的小鸟们就从四面八方的枝丫上,“啪啦、啪啦”地扇动翅膀,飞落到大石头上。

白脸山雀的食物被大雪掩盖起来后,看来都把肚子饿坏了。

它们狼吞虎咽地啄食种子,但是没有一只小鸟使坏,说:“这只是给我自个儿吃的。”

有的小鸟飞到别人的背上啄食;有的站在朋友身后,把头从两脚中穿过去捡起地上的食物;有的碰到松树叶,把上面堆积的白雪“哗啦啦”地撞下来,落在觅食的朋友中间。

饱餐后的白脸山雀欢快地飞到树上。这种小鸟可是体操高手,它们把树枝当作单杠,有的翻身转动,有的荡秋千,尽情地玩耍。

然后,其中的一只好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突然往院子外飞去,这群白脸山雀就会像飞来的时候一样,拍动翅膀发出清脆的声音,一窝蜂地飞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一只也没有留下。

留下的,只是白雪中静悄悄的院子。

3

院子的角落里长着一棵朴树。

那一天,虽然是冬天,却格外暖和。昨天刚下的雪被金色的阳光渗透融化,一滴一滴的水珠“扑通、扑通”地从树木的枝头上落下。

白脸山雀和平常一样,热闹地在盘子上狼吞虎咽。

这时候,在朴树的窟窿上筑巢的一只猫头鹰把头伸了出来。猫头鹰的眼睛镶着圆滚滚的金边。

它从洞窟中飞出,轻快地在树枝间飞舞,最后停在叶子掉光的枫树枝上。它在那里转动滚圆的大眼珠,居高临下地望着脚下的白脸山雀。

猫头鹰是晚上活动的鸟,在白天现身是非常少见的事情。猫头鹰会趁着小鸟在鸟巢中熟睡时,在黑夜的掩护下把它们吃掉。

爸爸和我至今都不知道,它居然就住在自家院子里。

爸爸和我都吃了一惊,望了望对方的脸。

“啾啾、啾啾!”枝头上的一只白脸山雀发出高亢的鸣叫。

于是,那群一直在狼吞虎咽的山雀同时停下了口,都把胖乎乎的脑袋骨碌碌地抬起来,注视着猫头鹰。

院子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看来白脸山雀也像我们一样,吃了一惊。

但寂静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很快,两三只白脸山雀反应过来,发出高昂的叫声,向猫头鹰冲过去。

剩下的三四十只白脸山雀也瞬间反应过来,一起叫喊着冲着猫头鹰的头上飞去。

接着,这群白脸山雀扇动翅膀,发出至今为止我们都没听过的“啪嘁、啪嘁”的响声,朝猫头鹰冲过去。

不久,连周围的小麻雀也加入了战团,向猫头鹰发起了攻击。

被这么多的小鸟一同进攻,猫头鹰已经束手无策。猫头鹰在夜间让小鸟们吓得浑身发抖,现在却一筹莫展,在枝头上缩成一小团。

忽然,它猛地张开翅膀,迅速地飞起来,想逃到自己的洞窟里。

可是,白脸山雀和小麻雀的鸟群却一步也不放松。它们变成一颗颗的小石头,用身体一个接一个地往猫头鹰身上撞去。

猫头鹰没办法了,只好飞到院子外,朝着大山的树林逃跑了。白脸山雀和小麻雀追着猫头鹰,一直追到看不到的地方。

“在它们那小小的圆脑袋里,难道有什么神机妙算吗?”爸爸看起来非常感动,眨动圆圆的眼睛说。

我也一样,转动着眼珠,看着爸爸的脸庞。

4

那天,又是一个下雪的日子,从东京来了一位医生,他是爸爸还在学校念书时就认识的老同学。

“十几年没见了。”两人都非常高兴,兴奋地聊起了学生时代的事情。

突然,医生说了这样的话:“你居然连续二十年在冬天喂养白脸山雀,真是浪费时间。如果你把这二十年投放在更加有用的兴趣上,恐怕早就成为闻名天下、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爸爸只是笑了一笑,没说什么。

我当时正好上中学二年级,开始对各种各样的事情胡思乱想。

“整天跟小鸟玩耍,可能真的没多大用处。一个大人和一个中学生,整天干这种事,可能真的会一事无成,白费时间。”想到这里,我的心情马上低落起来。

当天夜里,我的脑海中都是这个事情,几乎一夜没睡好。

“小子,还不起床,快醒来!”我被爸爸叫醒,睁开双眼。

“起来,我们带客人去打山鸡。”爸爸说。

经历了昨天的事情,我实在没什么干劲,但还是跟了过去。

昏暗中,我们沿着后山陡峭的山路往上爬,脚下厚厚的积雪发出“飒飒”的声响。到了山顶,我们三个人都浑身大汗。

我们坐在雪地上,打算休息一下。周围已经开始发白,阿尔卑斯山的崇山峻岭露出纯白的身姿,像一根根象牙耸立在黎明的天空中。

东方的山脊刚被染红,景色就像幻灯一样突然变换,中央阿尔卑斯山高大的山嶺在一瞬间闪耀出金色的光辉。

依然藏在东方山岭后的太阳,把阳光投射到阿尔卑斯山崇高的山峰上了。

眼前,发出金光的部分逐渐增多。连绵几十公里的山岭像荷花一样纷纷开放,金色和玫瑰色的山峰闪烁着缤纷的光芒。

但是,脚下深深的山谷依然在雪中散发出浅紫色的雾气,还保留着夜的色彩。

山谷中,到处都响着公鸡报时的鸣叫,在山间悠长地蔓延。

医生突然站起来,用大得不能再大的声音喊道:“万岁!”

“哎哟,无比美丽的景色。大自然真厉害。心中的污垢一下子一扫而光,我的胸口里似乎也开始闪烁起光芒了。”医生说。

“来吧,对着眼前的大自然,喝一杯。”爸爸从水壶中倒出红色的葡萄酒,递给医生,“你今天从大自然中看到的,就是我在那小小的白脸山雀中看到的东西。看上去毫无用处的事物,也有可能创造出比金钱、比名誉更美好的东西。”

“那它们创造了什么?”

“美好的心灵。”

“哈哈,我服了,心服口服。”医生用手掌拍打自己光秃秃的额头。

不知不觉间,我昨天的苦闷一下子就从心里飞走了。

“这种酒,你也可以喝一点儿。”说完,爸爸为我倒上一杯红宝石般的葡萄酒。

(林冬冬摘自九州出版社《银色的鸟巢》)

猜你喜欢

山雀鸟群阿尔卑斯山
我刚想起春天
家有什么好
为什么鸟要成群飞翔?
为什么鸟群飞行时不会彼此冲撞?
为什么鸟群飞行时不会彼此碰撞?
阿尔卑斯山生存记
阿尔卑斯山中小城
阿尔卑斯山上的落叶松
杜鹃的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