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人口普查那些事儿

2021-02-23雷晶晶

知识窗 2021年1期
关键词:人口数量人口普查人口

雷晶晶

刚过去的2020年全国人口普查,你是否热情参与了?这项神圣的义务将为国家决策提供依据……不过,人口普查不是今天才有的新鲜事,不如穿越回过去,跟它的前世打照个面?

达人“先锋岗”

每项改革重举都亟待“先锋”,人口普查也不例外。

早在几千年前,忙到“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就捎带进行过“计民数”。有没有数明白暂且不论,“以人为本”的意识绝对领先——毕竟,即使在后来漫长的封建社会,诸如土地、赋税、征兵等高层决断还得围绕人口因素展开。

在人口数量之外,齐国的管仲也很看重人口质量。为力求人口与资源的“比例恰当”,他在统计人口时不仅将身体状况、技能素养等逐一记录,还借助“生盐供应”的大数据变化判定人口流动。

在秦国,商鞅推行赫赫有名的“强国知十三数”,即将总人口按官吏、农民、文人等十三类分别统计,由此掌握国情并促动发展。

时至秦末,攻下咸阳的刘沛公飘飘然之际,萧何火急火燎地为之收藏了前丞相御史府关乎户口、地图的文书档案,从中掌握人口概数。

晚清的民政部尚书善耆兢兢业业,决定从1908年到1910年完成户数登记,然后到1912年10月完成人口调查。不过,清朝没能撑到1912年,他的“人口蓝图”只得半途撂下。

奇葩“风格化”

意义非凡的人口普查,自然要讲究“真”与“全”,但并非所有人对它看得重、做得妥。

西汉留下的数据:59594978人。居然有个位数,能不暗藏猫腻?果然,当时有可以减免人头税的“官奴婢”,大户们便给府中所有人“安利”这种虚假身份。

一场“安史之乱”,将盛唐那套科学严谨的人口普查规矩颠覆成“皮囊”:阶级剥削加剧,百姓争相逃亡;有关部门每年只在上年人口数据的基础上稍事增减……“死不除名,生不入籍”,以致闹剧频出。

再说全民文艺的宋朝,女子在社会生活中似乎不乏露臉机会,偏偏登不上“丁籍”与“保甲簿”,何也?原来,那时的人口普查主要服务于征役、催税等“男人主打事”,除了女子,老人和小孩也不在普查范围内。

清初同样以“丁”统计人口而忽略女性。后来实行“摊丁入亩”,“丁”不再代表人数,而是专指承纳赋役的数额。此中数据不能直观地反映人口数量,倒是征税只依照田产多少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鼓励了生育。

分明“赏罚派”

为了保证人口普查的精准度,古人们没少“动脑”和“动手”。

隋朝在大业初成时推广“大索貌阅”,不只面对面“校对”性别、年龄等防止成丁人口漏报,还发动“人人检举”制度:但凡揪住虚报瞒报者,举报人拿厚奖,户主受重罚,乡长、里正一并发配苦役。

经历过元末战乱,明初朱元璋对人口问题尤为看重。首先,在全国发放“户贴”,命令各户人家详细填写人数、姓名、年龄、与户主关系等内容。然后,改用“黄册”把户口、田产、赋税三者合一,连牛、羊也都通通登记入册,且每隔十年整次更新记录。此外,派遣军队深入盘查更是辅助的“铁腕手段”,一旦查出有误,必然彻底追责。

……

时至今日,中国的人口普查绝对惊艳!从纸笺笔墨的“通用设备”到来自云端的“大智慧”,从纯粹的人口数量统计到兼顾工作、住房等因素的“全生活”问卷……

哎呀,好个“秀外慧中”!

猜你喜欢

人口数量人口普查人口
邮票上的人口普查
邮票上的“人口普查”
基于模糊综合评价与非线性拟合的人口数量研究
人口普查为什么既要“查人”又要“查房”
我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首超15岁以下人口
2016:全面二孩
2016:全面二孩
人口最少的国家
人口数量与消费水平对资源环境的影响
2020年前俄人口数量将增至1.47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