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雪夜读书滋味长

2021-02-23申功晶

知识窗 2021年1期
关键词:热茶阁楼火炉

申功晶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白居易似乎只说了一半,这大好的雪夜,没有书岂非落了俗套,更辜负了此番良辰美景。

江南的雪,可遇而不可求。我记得小时候,同龄小伙伴们在雪地里追着闹着,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而素来体弱畏寒的我只能隔着玻璃望雪兴叹,唯一消遣时光的乐趣就是翻读闲书。可屋外不时传来的欢呼雀跃声搅得我意马心猿,为落个耳根清净,索性捧着书爬上老屋西北角一个无人涉足的小阁楼里去读。阁楼虽小,但旧式的雕花木窗漏风,我把家里所有藏书取出来,堆砌成一道道“书墙”,严严实实地堵满角角落落。阁楼里闲置着一张小木板床,母亲铺上一条厚厚的棉毯,这样我就可以舒舒服服地趴着看、躺着念、坐着读。夜幕降临,拉上窗帘,一盏豆灯,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有一份遗世独立的静谧祥和。

三国时期,有人向学者董遇求教没时间读书怎么办?董遇提出了著名的“三余”勤读论:“冬天是一年剩下的时间,夜晚是白天剩下的时间,雨雪天是农事劳作剩下的时间。”综上所述,雪夜方是读书的最好时间,因为大雪封門的深夜,既不能骑驴踏雪探蜡梅,独坐围炉煮酒又略嫌清冷,那么,何不索性关起门窗,生个火炉,烹壶热茶,等待夜色吞噬了一切,冰雪凝固了整个世界,大地上的生灵都进入了梦乡,万籁俱寂。

有些书,只有在这应景的雪夜读,方能品出个中滋味。比如,《水浒传》中“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迤逦背着北风而行,那雪下得紧”,此刻屋外西北风凄厉呼啸而过,伴着窗外鹅毛大雪簌簌而落声,令人仿佛身临其境,在雪的烘托下,纸上的文字越发富有灵性。

记不清多少个雪夜,我和一盏豆灯、一壶热茶、一卷好书窝在阁楼内,沉浸于书中描绘的世界里,无端发笑、无故切齿、无声落泪……通过字里行间,与上古先贤会晤,书中的人儿跳出来,与我握手言欢。那一个个象形灵动的铅字仿佛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从纸上跃然而出,不知不觉中,我也成了故事中的一员,或横刀跃马血战沙场,或缠绵悱恻儿女情长,渐渐不分彼此,与之同忧、共乐、同悲、共喜。读得乏了,听着外面“簌簌”的落雪声和着屋内“沙沙”的翻书声,形成了一首曼妙悠远的协奏曲,回荡在天地间。

我拉开窗帘,白皑皑、亮晃晃的屋顶刺得双眼生疼,才发现天已大亮,屋檐上积了约莫一寸来厚的雪。我看着窗外银装素裹的冰天雪地,不觉精神倍增,昨夜通宵达旦苦读的那点倦意早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都说瑞雪兆丰年,那一个个秉烛潜读的雪夜滋养着我的头脑,让我这个徜徉于文学殿堂门口的小草根登堂入室,渐渐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近年来,我写的文字比读的文字多,很少再静下心来读读长篇巨作,文友笑我:“忙着码字赚钱,浮躁了。”今年,家乡迎来了第一场雪,夜间,我拉上窗帘,断开网络,关闭手机,在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掸去扉页上的灰尘,天地间又恢复到了万籁俱寂,唯有“哗啦啦”的翻书声响点缀着雪夜的静谧。

窗外,雪正下……

猜你喜欢

热茶阁楼火炉
阁楼情结
寒夜
我的阁楼情结
回乡
在山巅
温暖的大火炉
梦回大唐古道 重庆有个火炉镇
电子阅读
闭一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