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初见

2021-02-23安宁

知识窗 2021年1期
关键词:一堂课食堂同桌

安宁

我可爱的学生们,大约永远都不会知晓,他们看上去镇定自若的年轻老师,因为第一堂课,紧张到一夜失眠。

从家打车到新校区,在这样一个交通拥挤的城市里,差不多需要一个小时。为此,我在上课的前一天晚上,便在脑海中放电影般一遍遍地设想如何起床、穿衣、洗漱、出门买饭、等车、抵達在郊区的大学、试用多媒体设备等琐碎程序。想到最后,我的脑子不仅没有疲惫,反而进入了亢奋状态,竟是无法入眠,在黑夜里看着天花板,睁眼到天光亮起,听到窗外一只孤独的公鸡,在还处于安静的城市里开启了第一声鸣叫。

而我刚刚读大学的学生们呢,他们那时大约正在开卧谈会。宿舍里是刚刚熟悉起来的温热气息,犹如电影放映之前爆米花的甜香,与热咖啡的芬芳。他们谈论时事,谈论到军训结束后,那个哭着离去的教官,或食堂里难吃的鱼香肉丝,再或为班里选举的班花和班草。关于我的课程,他们只是合眼前不经意地自言自语一句:“也不知道明天上午的课,会不会还是一个年老色衰的老师来上。”

我与他们的第一面,大约像一对相亲的旧式男女,面对面坐着,彼此打量,互相审视对方身上的每一个小细节,甚至牙齿上的残渣,衣领上没有抖落的头皮屑,都因为初次相识的兴奋与紧张,而被放大至细枝末节。铃声未打响前,我假装整理电脑资料,将教科书在手里翻了又翻,却偷偷用余光一遍遍窥视着他们。而他们的眼睛,也不断地从屏幕上我的个人简介,移到我略略不安的面容上,而后又上下打量我今天的穿着。当然,他们也不会忘了和同桌说笑一阵,窃窃私语这个老师大约来自何处,有过怎样的过往,会喜好什么,是文艺女青年,还是一个热爱购物扫货的疯狂主妇。

课一旦开始,便如开了闸的洪水,走势不是我能够控制的。我没预料到第一堂课,便会有人“砸场子”,当面将头歪在书桌上睡了过去,而那时,屏幕上正在播放一首让人心旌摇荡的歌曲;还有学生在我声嘶力竭地“大讲”时,在台下斜睨着眼睛,与旁边的漂亮女生“小讲”,还不忘时不时地回应我一句,只是,那回应明显是来捣乱的,带着点小得意,以及希望引起我注意的小心机。

当然,大部分学生都充满了对大学的热望和对新老师的好奇,随着我的手势,让视线做着各式的运动。那凝视屏幕时眸子里闪烁的光泽,以及听到唯美诗词朗诵时的片刻发呆,让我觉得嗓子即使哑掉,也会是一件美好的事。有时我会提问,寻找一个奇怪的名字,而后在抽象名字代指的学生站起回答问题时,凝神看上一会,甚至走神,想他(她)的名字和他(她)的性格,是不是与他(她)的这个名字相符呢?

课间休息时,竟然有男孩过来找我要签名,又说,读书时,他的同桌曾经摘抄过许多我写下的文字。也有男孩羞涩恳求,能否写信给我,如果有创作的文字,能不能发给我看看?还有和我一样来自山东的女孩,说,曾经读过我的书,不曾想,可以有一场师生的缘分。而一个记录了详细听课笔记的男孩,在我收拾东西即将离去时,匆匆赶来,问我能否通过邮件,为他解释一个没有听懂的词语。我还惊讶一个女孩的坦然与自信,在回答不出问题时,她并没有我曾经读书时的难堪与羞愧,而是正视着我的眼睛,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而在我想要她的同桌帮忙时,她却又立刻兴奋地打断我说:“老师,不要他帮忙,我自己想起来啦!”她果然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答案,并在我的夸赞中,开心地给了同桌一个可爱又得意的微笑。

四节课下来,嗓子哑掉,最后离去时,我已经没有力气对他们说上一声再见,只是低头疲惫地收拾东西。而这群在我讲最后一句话时,还窃窃私语中午去食堂吃什么饭菜的学生们,在那一刻,突然齐刷刷地站起来,朝我大声喊道:“老师——辛——苦——啦!”

我在温暖的问候里一怔,随即下意识起身,向他们弯腰致谢。依然说不出话,可那些感动却在我的心里激荡起一股又一股的暖流。

猜你喜欢

一堂课食堂同桌
暗藏玄机
换同桌
肉,回锅里了
各类学生对食堂的意见
同桌有病
羡慕我同桌
开学第一堂课
食堂定律
最后一堂课
请拿好您的“面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