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才让“价格屠夫”砍断垄断

2021-01-11 01:32:14 英才 2021年1期

张延陶

中国钢研科技集团原董事长才让是很有特点的一位央企老兵,既是留学归国的学者,中央企业董事长、党委书记,还是位来自青藏高原的藏族人。

作为第一批公派赴美留学的MBA,才让在学业结束后毅然回到了培养他的钢铁研究总院,不懈耕耘,曾主导了安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改制组建上市。

在无先例可循的改革中,中国钢研以安泰科技的成功上市破冰,拉开了企业资本化的序幕,更为之后大批研究院所转制趟出了一条成功之路。

如今的中国钢研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在特殊材料、冶金创新等领域更是创造了不胜枚举的行业效益与社会效应;而才让已经卸下西装、穿上便服,但作为央企老兵,他心中的戎装未曾脱下。

小體量大能量

无论是在国资委直属的央企梯队,还是“巨头林立”的钢铁企业序列中,中国钢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钢研)的规模都并不出众;但钢研的院士数量是上述企业难以望其项背的、研发费用也一直遥遥领先央企平均水平。

中国钢铁工业刚刚起家的时候,钢研几乎包办了全产业链的规划;随着钢铁行业的不断成熟,企业的成长愈发成熟,钢研也开始转向系统、转向平台;专业结构也在不断调整,从基础学科向综合学科转变。

在接受《英才》记者专访时,才让总结:“钢研的体量并不大,但是有着巨大的社会效应。”

如何理解“巨大的社会效应”?从0到1。

在日益蓬勃的创新发展中,我国的管理模式创新在人口红利的窗口期实现了引人瞩目的快速发展。但对风口的“非理性”追逐也令“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古老戏码不断重演。

复盘每一次社会的巨大进步与行业的变革升级,原始创新、科技创新往往才是推动从0 到1的关键。

而钢研所创造的成就大多集中在这一领域。从“两弹一星”到“神舟”、“嫦娥”,我国特殊金属材料的从0到1无不是从这里研发而成。

才让向《英才》记者回忆:“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在非晶材料领域一片空白。光是与国外公司取经的门槛费就要5000万美元;后来钢研搞出来了,双方就可以和对方平等对话;而到了2001年以后,形势反转,由于这个产业的原材料多是出产于亚洲、且最大的应用场景也在亚洲。对方已经由“不卖”变为“求买”。而随之相应变化的则是非晶材料的价格一路下跌,从数十万人民币/吨降到不足万元/吨,为下游行业的发展辗平了道路。”

非晶材料实现0的突破,其社会效应是巨大的。据测算,如果中国的配电变压器全部换成非晶的,那么所节约电能几乎相当于两个三峡电站的发电量。更为关键的是,由此节省二氧化碳排放所产生的绿色效应不可估量。

才让表示,新材料的作用很重要,但它并不像B2C的产品一样具有扩散性;多批量,小品种是我们产业的特点,总量不一定很大、市场可能很窄,但不可或缺且很关键。

钢研所产的类似非晶材料一样的产品不一而足。可以说钢研的大量产品都经历了高价位、腰斩、白菜价三个阶段。随之带来的是巨大的行业效益、社会效应。国内众多高新技术应用和产品一经推出,打破国外价格垄断,使得高企的价格腰斩,甚至跌到了地板价,打开了广阔的应用场景,极大的造福相关企业和行业,其实这也是研究院所转制企业的职责与使命所在。

“走的太快成为烈士 走的太慢只能等死”

众所周知,市场化意识、经验的欠缺往往是研究所转制过程中的攻坚难题。

但是才让认为,这些困难放在40年前还可以理解。如今社会对科技成果的重视程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回忆往昔,才让坦言,始于1999年的院所转制是其遇到过的最大挑战。

翻阅资料,自1985年我国科技体制改革以来,科研单位从等项目转变为到市场找项目。而经过十多年的洗礼,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我国科研机构在行为上已经基本市场化了。但与之相悖的是,这些科研机构同时又具有一个独立于市场之外的事业单位身份。这就导致企业一方面能够意识到自身开发力量薄弱,创新能力不强,但也不愿、不敢更进一步。因此,科研机构身份与行为的背离,成为科技、经济“两张皮”的症结所在。随着1999年转制正式启动,这一场涉及数百家科研机构从事业单位到企业的身份蜕变,正式拉开了这些转制企业步入改革“深水区”的序幕。

彼时的钢研走在前列,领导层已经达成了意识的共识:科学技术与市场结合、公司治理和社会资本结合。

才让回忆:“人还是这些人,事还是这些事,但性质变成了企业。这就相当于在一个新的空间维度运行一套老的制度。左突右走,哪一步都是墙,哪一步都是障碍,这个过程最痛苦,也是最有冒险的。突破的好,你是改革的先锋。突破的不好,就有可能成为烈士;不仅事业和个人受挫,还关系到身后成千上万的员工,以及他们的职业生涯和家庭。”

因此,彼时钢研进行的改革可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即便方向明确了、身份转化了,但配套的政策却并没有成熟。最简单的来说,人力资源、财务制度就无法配套。而这也导致改革很容易形成:“走的太快成为烈士,走的太慢只能等死”的局面。

尽管如此,经过2年的筹划、运作,安泰科技(000969)还是在2000年成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拉开了中国钢研资本化的序幕。

作为这场大戏的总指挥,才让回忆道:“安泰科技上市没有先例。作为事业单位,没有土地、没有业绩、没有资产,连上市要求的三年业绩都是模拟计算的。但安泰科技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趟出了一条路,两三年以后,一大批转制院所,基本都走了安泰科技这条路。”

在此之后,钢研旗下的金自天正(600560)、钢研高纳(300034)、钢研纳克(300797)三家公司也先后实现了上市。不仅实现了资本化的拓展,也实现了产业链的延伸,为中国钢研后续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打开了新的通道。

在采访结束时,才让引用麦克阿瑟的话道出了央企老兵的壮心与对央企的深厚感情。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fade away。"——“老兵永不死,他们只会慢慢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