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深耕灵魂记[组诗]

2020-12-24张绍民

诗潮 2020年11期
关键词:稗子皮鞋光源

张绍民

深耕灵魂

那里有一块土地

人心有一块长满荆棘的地方

拿出来好好耕耘

要斩除荆棘,清除杂草

需要挖土

需要请求甘霖

需要从心里打水

把甘泉活水打出来浇灌

靈魂的土地

需要跪下来,祈求光给予一粒芥菜种

需要跪下来,跪在光源面前

弯腰,汗水,泪,血

但让庄稼发芽、生长、长大的依旧是光

灵魂,大收割者

种植的庄稼

悔改的麦子就会进入永恒仓库

坏手表

那块坏手表很多年无人问津

居然还活在时间之外

隐居在人遗忘的角落

曾经这块手表忙忙碌碌

秒针吃那么多一秒一秒的光线

很多人死掉

就像这块坏手表

但坏手表拒绝这个世界的时间

不需要时间,超越了还能继续存在

战胜时间流失

永恒不会流失

一块坏手表

一块伤疤

伤疤复活为一块饼干

可以永远充饥

打碎玉瓶

把一生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感谢救命恩人

把一生最珍贵的奇珍异宝换成一颗永生的种

把一生的心跳声音都作为歌声来赞美给予永

恒心跳的启动者

把一生全部的时光都用来敬拜光源

唯有光源把人带回光源

唯有日出的泉眼把人带离长夜漫漫的旷野

看守果子

不仅仅防止小狐狸糟蹋变甜的词语

不仅仅防止贼偷走逗号成长的甜蜜

更要有心,思考用句号酿成美酒

更要有心,思考灵魂的良药

看守果子

静悄悄地

把心

挂在那里

变为饱满的葡萄

脱离卑贱的事

人要自洁,脱离卑贱

鞋子不要踩路上的脏东西

心脏了,脚印落下去才会脏

跟随光

光的脚印去哪里

自己就去哪里

要在树下呼吸

不要在排出污秽的烟囱那里呼吸

要像种子

在粪土里

却能找到干净的灵魂

让长出的芽发出馨香

防止沦落为魔鬼的食物

魔鬼下很多蛋

死亡、恐惧、忐忑、害怕、忧虑、焦虑、担

心……

不要随意牵着这些贬义词起舞

起舞就是深渊

住在光谱深处

住在光的密码里

不偏移光的本位

不成为魔鬼的食物

要吃光

用光谱为自己下面条

是不是扑上去

干旱

庄稼枯萎了喉咙

甘霖从天而降

一些枯死正在进行时的庄稼

奄奄一息的动词

向上扑去

迎接活水

哪怕自己快死了

也要争取回家回到仓库

甘霖选择了活下去的庄稼

那些没有被选中的枯萎的嘴

它们并没有扑上去吃来自天上的药

对快镰刀欢呼

大收割的时间近在咫尺

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大收割者

自己才能成为仓库里的一粒

不要再留恋这个世界的任何幻象

进入仓库才会幸福与温暖

大收割的动词雷厉风行

没有任何一颗籽粒会被留下

信心啊,建立在大收割者手里

把自己放在快镰刀的怀里就绝对可靠

让自己成为丰收的一粒,饱满的一粒

对快镰刀欢呼

一粒稗子变为一粒麦子的变形记

魔鬼的孩子浩浩荡荡

就像很多有毒的糖

魔鬼的孩子们呀

魔鬼的孩子们

一粒稗子

怎样成为一粒麦子

其实很简单

实现这个变形记

多少麦子原来都是稗子跟魔鬼混

一粒稗子变为一粒麦子,完完全全可以

翻盘带来巨变

原来要下地狱

现在可以上天堂

赶路的麦子

赶路的麦苗青青

像炊烟

刚刚出炉

赶路的麦苗

唱赞美

赶路的麦子

蓝墨水

站在那里

要结出果实

赶路的麦子

应该去丰收

赶路的麦子

应该去仓库

赶路的麦子

就要来到快镰刀怀里

像新娘

来到新郎面前

幸 运

落进鸟巢的夜色

很幸运

鸟儿能把它温暖

让它有家

夜色在饭碗里

有了归宿

黄昏来临

与这户人家一起穿越黑暗

被 提

上山,

看到了他们下山时看不到的风景。

把山推向一个高度。

把山推上去。

天空抓着登山者的衣领,

连同山,

提到天上。

被提的人多么幸运,

灵魂进入了永恒。

上山到了天上,

就不再下去。

要稳住自己的高度,

把山顶上的天堂为自己稳住。

给河流

一个枕头

小孩子睡觉怕鬼

把头埋在枕头下睡觉

河流,一个小孩流淌

把桥的枕头

放在自己上面

纯洁成为奢侈品

泉水经过人心

就变为了可乐

水不再是水

尘世还以为这味道很好

纯洁就像古老的种子

纯洁就像人还没有看到过的露珠

人心在

就不会再有纯洁

人心过滤的世界

就缺少纯洁

童心为源

童心为哈哈大笑的波浪舞蹈

闪电无邪

敢于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欲念

才有无端的遮蔽

牛头骨的目光

墙上的牛头骨

瞪大一双空眼睛

那种目光好似无

其实有

它取代了牛的目光

牛的目光再也回不来

牛的目光像拔走的萝卜

離开了窝

留下了坑

想家的皮鞋

皮鞋也有怀乡病吗?

出门在外的一双皮鞋,

它不仅有一双皮鞋的历程,

还有人生、时代、村庄的经历,

与牛一生的悲欢。

故乡一头牛进城,

回到故乡瘦成一双皮鞋。

皮鞋流泪,想念故乡,

想念自己原来所在的一头牛身上,

想念牛的青草,

想念对它好的人。

穿它的脚也有泪水,

二者的泪水交织在一起,

皮鞋里面就潮湿。

猜你喜欢

稗子皮鞋光源
我不想吃稗子草长大
一棵稗子在担心什么
镜面铝线路载板在LED COB光源中应用
光源改变光环境
两只皮鞋
中国将耗资48亿建全球最亮“北京光源”
一颗稗子和一颗麦子
天地间唯一的光源
擦皮鞋的意外收获
擦谁的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