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耳朵出逃

2020-12-23杨鹏

小天使·五年级语数英综合 2020年5期
关键词:耳朵市民姑娘

杨鹏

夜深人静,一群小东西悄悄地从人们的身上跳了下来……快来看啊,那些从窗户、门缝、阳台里跑出来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人们醒来的时候都在尖叫?

婷婷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自己的两只耳朵不知为什么说起话来了,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夜。突然,这两只耳朵从婷婷的黑发下面飞起。婷婷赶紧去追它们,可是不管怎么追也追不上。

婷婷吓得从梦中惊醒。她睁开眼睛,太阳已经升得老高。雪白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入,四周格外地静,连马路上汽车的喇叭声都听不见。

婷婷“嗖”地从床上坐起,突然,她的心“咯噔”一跳,唉呀,两腮后上方怎么凉飕飕的?婷婷恐惧地把手伸过去,天哪,梦中的一切……成真了!她的两只耳朵,不知道上哪儿玩去了!

“妈妈……”

婷婷吓得哭了起来,那么标致可爱的小姑娘,没有耳朵多难看啊!

婷婷的眼泪哗哗直流,那伤心的样子,真是连山地都要动容了。她哭着喊着妈妈,但妈妈没有进来。

婷婷抹了抹眼睛,停止了哭泣。她穿起拖鞋,抹干眼泪,小心翼翼地走到卧室门边,打开了门,然后快步向客厅走去。

爸爸、妈妈都在客厅里,相互对坐着,愁眉苦脸,一言不发。

“爸爸,妈妈……”婷婷大声喊。

爸爸妈妈连头都没有回,仿佛没听见。

婷婷定睛一看:唉呀,爸爸妈妈的耳朵也不见了,长耳朵的地方只有一小片光溜溜的空白。

不仅婷婷一家的耳朵失踪了,海拉市所有市民的耳朵都不见了。

耳朵们为什么跑了呢?

原来,海拉实在太闹了,耳朵们忍无可忍,集体出逃了。你瞧,本来工厂里机器“轰隆轰隆”的轰鸣声,马路上汽车的“嘀嘀嘀嘀”的喇叭声,闹市里“哇啦哇啦”的叫卖声……已经吵得人不得安生了。人們又在家里放一些重金属的、让人心跳加速的音乐,还有一些让人一听就起鸡皮疙瘩的歌曲。

另外,电视里主人公夸张的笑声,各式各样广告的叫卖声……你说人的耳朵受得了吗?

耳朵是人体最安分守己的器官,人体上的哪个器官都爱动——比如说眼睛、鼻子、嘴巴、手、脚、心脏,可耳朵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稳如泰山的,当然,当别人小声说你坏话的时候,它偶尔也竖一竖。有一句古话叫“老实人一发火,神鬼也难躲”。平时最守规矩的耳朵一旦被惹急,比哪个器官都义愤填膺,它们率先起义,“扑啦扑啦”纷纷离开了各自的主人。

首先出逃的第一批是医院里刚刚出生的婴儿耳朵。婴儿们的耳朵是最娇贵的。当婴儿还在母体里的时候,他们所听见的除了妈妈的心跳声,就是上帝的声音。当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时,好奇的耳朵们兴高采烈,它们需要像母亲心跳声一样甘美纯净的声音。然而,它们失望了,冲击它们耳膜的,是利器般刺耳的、闹市般心烦意燥的噪声。婴儿的耳朵失望了。于是,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耳朵率先出逃。

接着,爸爸们的耳朵、妈妈们的耳朵、叔叔们的耳朵、阿姨们的耳朵、爷爷们的耳朵、奶奶们的耳朵……通通如潮水般出逃了。婷婷的耳朵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逃亡,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耳朵离开了各自的主人,汇成了耳朵的洪流,流出了海拉市,流向了四面八方。

它们有的去了沙漠,沙漠里的流沙使它们返璞归真;它们有的定居海边,大海的声音使它们宁静;它们有的前往草原,风吹草动的声音令它们心驰神往;它们有的去了北极,北冰洋上浮冰撞击的声音是天然的交响乐;还有一些最极端的耳朵同宇航员乘着宇宙飞船登上了月球,月球的寂静使一听见声音就难受的耳朵们找到了自己的家园。

更多的耳朵们去了森林,森林里的声音和森林里的花儿一样丰富多彩。鸟叫声是白色的,虫鸣声是黄色的,鹿鸣声是蓝色的,虎啸声是红色的,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是绿色的,小溪潺潺的流水声是橘色的……

在森林里的耳朵,就像生活在了世外桃源,幸福无比。

所有的耳朵在进入森林之前,在森林边的小溪里痛痛快快、彻彻底底地洗了个澡,将城市里的噪声洗了个一干二净,以便去欣赏原汁原味的大自然的声音。大家翻翻成语词典,有一个叫“洗耳恭听”的成语,就是这么来的。

耳朵们达成一致协议:永远不回那吵吵嚷嚷的城市里去了。

没有耳朵,海拉市的市民们变得极不方便。    两个人,即使面对面,近在咫尺,也听不见对方说什么。人们出门之前必须准备好纸笔,所有的交谈都是笔谈,不过这也给一些人带来了好处,有的人因此练成了书法家,有的人因此当上了作家。

耳朵的不辞而别,最苦恼的人莫过于是海拉市市长狮皮龙。狮皮龙天生嗜好演讲,他的破锣嗓子说起话来,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啊!他演讲时听众的感觉就像是有一百门大炮齐鸣,没有人可以坚持到他讲完。全体市民的耳朵出逃使他的演讲才能没有了用武之地。他要传达自己的意思只能靠手写,偏偏他的书法极糟,作文成绩打小学开始就没有及格过。写字给他带来了无穷的烦恼。终于,他一怒之下。签署了一项命令:

将所有的耳朵(包括市长本人的耳朵)通通抓回来!

军队、警察、全体市民全部行动起来了。这次军事行动恐怕是海拉市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飞机、坦克、摩托、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在狮皮龙市长兼总司令的率领下,浩浩荡荡地开向了大森林。

手无寸铁的耳朵们听见了飞机、大炮的隆隆声,就知道它们的主人来找它们了。它们没有一个屈服,所有的耳朵都表示要为捍卫安静而抗争到底。

狮皮龙市长兼总司令用高音喇叭向着森林发表演说,所有的耳朵都被震得要命,但没有一只耳朵做出让步。

狮皮龙不得不发布进攻的命令。战斗机、大炮、坦克……呼啸着向耳朵们包围而来,对它们形成了包围圈。

耳朵们被它们的主人一步一步逼到了森林边的一个火山口上。耳朵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它们决不投降。

“开火!”

狮皮龙挥舞黄旗下了命令。

但没有一支枪的枪口射出子弹。你想想,谁愿意伤害自己的耳朵啊?

耳朵和它们的主人组成的现代化部队形成了对峙的僵局,谁也不向谁妥协。

这时,远方飘来悠扬的笛声。

那笛声真是一种天籁的声音,勾起了耳朵们对大自然的一切想象:它们仿佛看见了月光下波涛起伏的大海,黎明时分在森林里缓缓穿行的乳白色的薄雾,池塘里亭亭玉立的荷叶上的露珠,在晚风中扇动着透明的翅膀,随风起舞的小精灵,在雨中挥动的红纱巾……

这是一种亘古而又永恒的音乐,耳朵们听着听着,竟然忘了眼前的险境,情不自禁地跳起舞来,犹如人类的狂欢节。

“扑啦啦——”

突然,所有的耳朵在阳光下飞翔起来,铺天盖地,飞向天际,宛如盘旋于城市上空的鸽群。

人们目瞪口呆,他们难以置信地看到:耳朵沿着它们来的方向,飞向了城市。飞机、坦克、大炮、摩托纷纷掉头。

原来是城市里一个盲姑娘的笛声吸引了它们,召唤着耳朵们踏上归途。

盲姑娘是海拉市的流浪艺人。一年前,她同爷爷从乡下来到海拉市谋生。她的爷爷因为忍受不了城市嘈杂的声音,突发心脏病离开人世。盲姑娘从此就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这个城市飘泊。刚才她因为思念爷爷,吹起了笛子,她吹得那么动情,将出走的耳朵们都召喚回来了。

耳朵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盲姑娘。它们已经许多年没有听到过如此纯净的,没有任何污染的旋律,觉得特别解渴。盲姑娘对此一无所知,依然动情地吹着笛子,一脸圣洁。

返回城市的人们望着这一切,无不震惊。他们完全可以乘机逮住各自的耳朵,犹如逮住毫无防备的小麻雀般,但谁都没有这么做。他们实在不忍心打扰亲爱的耳朵。

眼前动人的画面触发了一位精明能干的音乐出版商的灵感。他将盲姑娘的笛声录下来,又将积压在仓库里的磁带倒腾出来,将优美的笛声灌进去,制成精美的音乐带,取名为《盲姑娘的梦》,以相当合理的价钱,出售给全市的市民。

从此,海拉市的每一座房子,每一个房间,都能听见盲姑娘悠扬悦耳的笛声。《盲姑娘的梦》将市民们的耳朵吸引回家中。终于,耳朵们和它们的主人们和好了,又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从此之后,海拉市的噪声降到了最低限度,甚至连汽车的喇叭声,都是优美动听的萨克斯小调。市长狮皮龙还专门请人为他的嗓子动了手术,换了副歌唱家的金嗓子。

最近,我又遇见了女孩婷婷,问起了海拉市的情况。婷婷说海拉市的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杂七杂八的广告,录像厅里的录像色调十分刺眼……

婷婷说:据有关人士预测,海拉市民的眼睛最近可能要策划一场出逃,提醒海拉市民做好防范!

哇,海拉市的市民们可要提高警惕了,可不能再让眼睛也出逃了。

降低噪声,保护环境,还世界一片和谐安宁,是我们每个公民义不容辞的责任啊!

猜你喜欢

耳朵市民姑娘
奇妙的大耳朵
秋姑娘的信
闪亮亮的耳朵
耳朵在哪里?
送清凉
氣溫驟降 杭州市民溫泉裡涮火鍋抗寒冬
泥姑娘
市民應享有專屬優惠?
借我用一下
重庆市首届市民健康知识有奖竞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