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帐篷酒店,自然为邻

2020-12-16夏莲易真真

悦游 Condé Nast Traveler 2020年10期
关键词:营地帐篷

夏莲 易真真

如果给我一片森林

走出舒适区,走入荒野

作为一个深爱荒野的狂热的冒险者,酒店和景观设计大师比尔· 本斯利(BillBensley)按照自己的理想建造了Shinta Mani Wild帐篷营地。对天马行空的本斯利来说,帐篷或许最能实现那些在传统酒店中无法施展的疯狂想法——比如建一条滑索。“我想让客人舒服地走出他们的舒适区,为什么不从他们到达的那一刻开始呢?”于是你会经历最特别的入住体验,从七层楼高的塔上一跃而下,滑过东南亚最长的滑索(400米),从浓密的豆蔻雨林(CardamomRainforest)和奔流的瀑布上飞过,最终降落在Landing Zone酒吧,此时等待你的是一杯烈酒!“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退缩的客人,我75岁的姐姐保持着这条滑索年纪最大的体验者的纪录!”本斯利十分得意。

然后,你就像是第一个探险者那样潜入柬埔寨西南部的隐秘天堂——南豆蔻国家公园(Southern Cardamom National Park)。15顶定制帐篷面朝奔涌的河流和三个瀑布铺展,彻底被野生丛林包裹。帐篷充满复古的探险氛围,动物图案沙发、半户外的铜质猫爪浴缸、复古旅行箱式样的茶桌,让人回到对未知丛林充满好奇的年代。开放式空间让溪瀑、丛林彻底成为起居的一部分,你会在长臂猿的叫声中醒来。

“这样一片国家宝藏的出售至今让我欣喜。”本斯利说。他和好友、柬埔寨商人Sokoun Chanpreda在七年前的一次林木采伐招标中获得了这片待开采的土地——也许是东南亚最后的原始森林。这片与纽约中央公园面积相当的原始丛林让作为景观设计师的本斯利无比兴奋。这里处于波哥国家公园(Bokor National Park)和基里隆国家公园(Kirirom National Park)之间,是一条空白的保护地带,曾经是亚洲象、水獭、穿山甲和长臂猿的乐土。2002年,一条新的高速路穿越了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盗猎者也伺机进入原始森林的核心区,在2002年4月就有37头大象和12只老虎被猎杀。

“我没法拒绝这样一个保护它的机会。”本斯利说。

低影响,高回报

这片1.42平方公里的河谷留给本斯利和同伴的是875,000棵树、4.5公里长的河流和三个漂亮的瀑布。对本斯利来说,要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有效的方案是建造一座轻建筑、小规模的帐篷营地,然后用高经济回报来为当地社区和森林保护提供持续的支持。

本斯利第一次产生建造帐篷酒店的想法是在一次坦桑尼亚猎游旅行后。在亚洲,帳篷一直被当作临时居所,他在想:为什么不改变这种印象呢?正好老客户Bill Heinecke找上门,他在清莱的沿河高地拥有一块土地,它位于一片能俯瞰老挝和缅甸的漂亮森林中。本斯利目标明确 —— 尽可能地保护它,于是他第一次用“低影响、高回报”的理念设计了一家帐篷酒店,这也是亚洲最早的帐篷酒店之一 —— 泰国金三角四季帐篷酒店。营地一开业立刻引起轰动,这里也是37头被解救的受虐大象的家。大象可以在这里自由漫步,客人可以参与照顾它们、在保持一定距离的情况下与大象互动。

Shinta Mani Wild成为本斯利继金三角四季、琅勃拉邦瑰丽、乌布嘉佩乐之后设计的第四家帐篷酒店,他也是这家酒店的主人。本斯利倾注了35年来的酒店设计经验,将这里打造得像你要与杰奎琳·肯尼迪露营同游一样(1967年西哈努克亲王曾邀请杰奎琳·肯尼迪来柬埔寨旅行,并入住营地)。这里更体现了本斯利所理解的帐篷体验的精髓 —— 将人们带离舒适区,与自然重新连接。大部分人来到营地,绝不是为了坐在帐篷里看电视,而是为了周围的自然环境。在ShintaMani Wild,客人和Wildlife Alliance(野生动物联盟,有权使用法律强制措施保护濒危森林)的护林员一起巡逻,亲眼看到保护森林是怎么回事。他们和护林员一起,骑摩托车钻入森林,记录稀有的动植物,检查相机陷阱,清除捕猎陷阱,没收链锯 —— 客人也成了森林英雄。同时,他们也在这个过程中和自然重新连接 —— 体力好的人可以尝试从五层楼高的瀑布上翻跟头入水、划皮划艇、骑山地自行车深入荒野;也可以跟随酒店厨师到森林中搜寻晚餐的食材;或者泡在能俯瞰丛林的户外浴缸里看书。每个人都能在东南亚最后的荒野中感受全新的自由和冒险精神。“对我来说,如此亲密地贴近原生自然就是最奢侈的。”本斯利说。

“我告诉我的新客户:我设计过很多独特而漂亮的酒店。现在,我想建造独特而漂亮,并且有善意的目标的酒店。”

保护比榨取更有价值

最终,在这个营地里,平均每间帐篷拥有27万平方米的森林,在建造中没有砍伐一棵树。在设计和施工时,最大限度地聘请当地建筑工人、使用当地材料或修复老物件。营地有自己的菜园、鸡舍,收集雨水循环利用。Shinta Mani酒店的所有供应链中都杜绝使用塑料。“一开始这并不容易,但这不是不能实现。我母亲总说‘如果拿不准,就做对的事,成为‘环保主义者只是在做对的事之后的附加快乐。”

Shinta Mani Wild为Wildlife Alliance提供持续的支持——建立保护站,并用营地收入的一部分永久支持护林员的工作(即便在疫情期间,护林员也保持着7×24小时的巡逻)。合作以来,已经在南豆蔻国家公园没收了2,700把链锯,保护了数百英亩的雨林,动物也慢慢地回归。“这会是一个永续的模式,即便我离开,也会继续下去。”本斯利说。

另外,本斯利相信当地社区才是保护自然的持续力量。“对我来说,Shinta Mani Wild是用一种方式告诉当地人,保护比榨取更能产生价值。”在营地建造之前,本斯利的团队已经深入社区开展环保教育,让他们理解豆蔻森林面临的威胁。Shinta ManiWild有120名员工,70%来自当地村庄。这一地区基础设施简陋、工作机会少,很多人过去都以盗猎或伐木为生。员工们先是参与营地的建设,有了主人翁意识和自豪感,然后在Shinta Mani Foundation基金会创办的酒店学校接受免费的职业培训。

该基金会由本斯利的好友兼商业伙伴SokounChanpreda创立,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从挖水井、为学校提供清洁水源、关注健康,到提供小微贷款、创办酒店学校……事实上,客人很少知道房费的5%被用于支付Shinta Mani Foundation的行政成本,这样就能保证基金会筹集的捐款100%有效地用在需要的地方。

最终,这些社区员工为你带来了原始森林中的五星级奢华帐篷营地。本斯利说,他从没错过任何一场Shinta Mani Foundation酒店学校的毕业典礼。“我投身这一切的兴奋感不是因为创造了一个挂有我名字的‘奢华酒店 —— 而是通过酒店业来帮助需要的人,并且以一种永续的方式。”

长在中国大地上的帐篷

在中国,七年前,康藤在丽江附近海拔为3,600米的高山草甸带来首家真正意义上的野奢帐篷营地。住在帐篷中,你会听见风摩挲着草原的夜空、摇动着帐篷。在大自然的呼吸声中沉沉入睡,“有时一觉醒来,一抬眼会看见窗外云朵般的羊群滚滚移动。”康藤Vinetree董事长周云回忆起在康藤· 格拉丹营地的体验。这间营地与草甸、雪山和彝族、傈僳族的人文传统共同构建成一种与自然共生的营地度假方式。

此后康藤开始了与云南这片土地的对话,数年间在高黎贡山的半山之间和红河梯田边的废弃哈尼村寨打造出不同主题的帐篷营地。从昆明自驾五小时抵达红河甲寅镇,再换乘营地的越野车驶入一段飞沙走石的土路,方能走进康藤·红河谷帐篷营地。正如品牌口号所说:“云深不知处,致远见康藤。”康藤的每一处选址都深入自然,远离现代景观,同时又以别致的设计融入原本的自然图景中。你会惊诧于这座荒废了30年的石头寨在优秀建筑师的介入下,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建筑师李一帆和甘果以当地毛石、夯土为材料,用“没有设计的设计”这一理念重现了一座云南的“马丘比丘”。坐在无边际泳池旁,拨开芭蕉叶,盘旋而下的梯田显现,农妇们正弓身收割稻谷。千百年来,人类劳作塑造了哈尼梯田,而哈尼人的生活痕迹早已与自然融为无可比拟的景观。

十年前,野奢帐篷度假方式在国内仍未兴起,但回归自然、逃离都市的宣言似乎从未中断过。“那时一些自发的帐篷生活正在形成,但还没有出现类似于康藤理念的帐篷营地。”周云说。与传统酒店相比,帐篷营地更强调融入自然的体验感。作为一种原始的居住形态,帐篷营地既要引入酒店化的基础设施、注重空间的卫生清洁与环保,又不能完全为了追求舒适性而放弃体验自然的魅力。“所以体验中增加一点儿随意性与互动性,客人也会在身体和精神上挑战自我,接近自然。”这便构成了周云描述的典型的康藤生活:“你与自然只是隔着一层帆布的状态,你能最直接地感受自然,有时候能听到大地的脉动。往往第一晚因为风雨、响动、帐篷的晃动,你会睡不好,但随着徒步、体验,你会进入真正的睡眠。”

帳篷营地的设计是一个系统的打造,活动至关重要。在有着“世界物种基因库”之称的高黎贡,康藤提倡客人来参与生物多样性的本底调查,让客人与自然形成互动,做成长期记录,让高黎贡成为一个活的自然博物馆。而康藤·红河谷营地的活动共建体现在探索当地少数民族文化留存上。在这里,本地的哈尼族工作人员会带领客人去哈尼梯田走村串寨,当发现都市客人对乡村市集感兴趣时,营地赶乡街子的活动设计便出现了。“营地生活是客人与我们共创共建的,不是纯粹的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

与此同时,这些活动设计也是帐篷营地价值观的体现,引导人的行为在自然生态中合理展开而非破坏。“科技进步让环保变成纯技术层面的问题,在规划营地时,做好环保措施是最基本的要求。”多年的实践经验让周云看到了可持续旅游更深层的问题,“关键还是要找到一种观念,这种观念决定了你的业态、人跟自然的关系是什么。探究行为模式比技术基础更重要。”

Shinta Mani Wild

对都市人来说,去距离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两小时车程的Shinta Mani Wild帐篷营地是全新的生活体验。这里会让你跳出舒适区,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比如尝试长达四百米的丛林滑索;或者加入Wildlife Alliance的护林员队伍,和他们一起巡逻,深入了解森林和其中的动物;又或者在瀑布下的河水中畅泳,会有河边的早餐等着你。别忘了光顾营地内的Shop with a Heart精品店,这里出售产自柬埔寨的可持续性产品,也包括比尔·本斯利本人收集的各式物件,以及Bensley DesignStudios团队设计的服饰和家居品,所得全部利润会用于支持当地社区的家庭和儿童。

琅勃拉邦瑰丽酒店

琅勃拉邦瑰丽酒店藏在老挝中北部山林中,它的原址是一座被遗忘的19世纪避暑山庄——曾经是法国外交官Auguste Pavie的别墅,他曾在这里招待友人。现在,这处破败的山庄已成为琅勃拉邦联合国世界遗产内的第一家奢华别墅和帐篷度假村。每间客房都讲述的是与度假村的历史有过交集的重要人物,比如法国博物学家亨利·穆奥(Henri Mouhot,以重新发现吴哥闻名),还有曾经领队第一支湄公河探险队的六位法国探险家。酒店的23间客房中包括六顶豪华帐篷,每间帐篷都拥有俯瞰老挝的独特景观。你可以在帐篷的私人用餐区和环绕式平台上远眺。老挝传统与法国风格通过酒店的整体设计和建筑风格巧妙融合,这从对本土原材料的使用和灵感源自当地艺术品的装饰中可见一斑。

巴厘岛乌布嘉佩乐酒店

在乌布嘉佩乐,比尔·本斯利用帐篷的形式取代了原先120间客房酒店的方案,拯救了一片静谧的山谷。同时大部分的建筑和内饰材料都源自当地,或是对老物件的修复,以此复兴消失的手工艺,因为它们对地球来说同样重要——比如传统的Kamasan画师,他们运用有限的自然颜料,给以米仓为灵感的餐厅绘制了巨大的天花板。

诺尔丹营地

位于甘南桑科草原深处的诺尔丹营地是国内顶级野奢帐篷营地的另一个代表。这家营地充满藏族游牧传统特色,六顶帐篷以传统游牧人的黑帐篷为灵感设计,用手工纺织的牦牛毛制成。房内的硬木地板、吊高屋顶、温暖的壁炉和藏族手艺人编织的柔软织物营造了舒适的草原之家。每天晨光投射入帐篷,你会感受到安多地区的游牧传统和返璞归真的野奢体验。

康藤·红河谷帐篷营地

这家帐篷营地藏身于世界文化遗产红河哈尼梯田旁的“石头寨”原址上。营地面朝万亩梯田,包含17间带泡池的客房帐篷院落和五个夯土公共空间。营地设计师从考古学家身上受到启发,打造了“考古探秘”主题。步入营地,三个屋舍遗迹区域被怀有敬意地修复为遗迹公园的形态,为营地带来了中式“马丘比丘”风格。从梯田灌溉水渠演变而来的环游木栈道、梯田体验馆“呷坤”都让你贴近当地人的生活。

猜你喜欢

营地帐篷
大横断12个顶级露营地
带上帐篷去旅行
没有帐篷的冬天
在户外过夜
别再这么干
帐篷房屋
“帐篷城”
营地教育10件事
板龙很呆板吗?
拯救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