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两本书的故事

2020-12-14张睿迟

润·文摘 2020年10期
关键词:那本书草稿纸藏书

张睿迟

我从小就不太爱读厚本的名家名著,尤其是古书,认为其复杂晦涩,长大些后更是如此。为此母亲时常忧虑,担心我养成读书不深入、思想无深度的恶习,便买了几本史学经典置于我书桌一角,其中有一本厚厚的《史记》。

我当然是懒得翻阅那本《史记》的,书买了许久,仍是崭新的模样。趁母亲不备,我溜去小书店买了一本厚厚的青春感伤小说,偷看时忍不住感动落泪而被母亲当场抓获。

那本书从此无影无踪。我对母亲的藏物本领有清晰的认知,不禁灰心丧气。小时候被她藏起来的水果糖,我从来没有找到过。从那时起,我一度怀疑她有哆啦A梦的大口袋,后来甚至对她的衣服也做过深入研究,不过一直未有所获。

回房间后,我再次看到那本厚厚的《史记》,怒从心起,拉开抽屉把那本讨厌的书塞了进去,又拿起一摞厚厚的草稿纸盖在上面。母亲默默看着我如精神受刺激一般地发泄,没有过多的言语。然而我不甘看到兴头上的书就此消失,便静待母亲离家,暗地进行了地毯式搜索。

我对母亲的藏书点进行了缜密推理,甚至不惜以跪射俑的姿势对床底进行全方位检查,冒着被浮灰淹没的危险打开一个个纸箱,又踩上板凳翻看了高高的柜顶。然而母亲的藏物技术仍是那么无懈可击,不露任何蛛丝马迹。

我几乎已濒临放弃边缘,正当这时,我看见了一扇上了锁的衣柜门。

“锁着的门!”我不禁激动起来,仿佛找到了常春藤下那扇将秘密花园保护起来的大门。我放好板凳,思索着如何找到一只“旅鸫”为我找到花园的钥匙。

機会总是有的。几日后,终于等到了与老爸独处的机会,老爸极好说话,是最佳的求助对象。在旁侧敲击地试探几句后,我确定老爸并不清楚藏书一事,脑子便开始加速转动。“爸,咱家里屋那柜门怎么锁着啊?”“锁着的那扇柜门?”老爸有些疑惑。“可不是嘛,我想去那里面拿件衣服,发现打不开。”我临时编造。

“那柜子都锁了快两年了吧,里面好像就几床厚被子,有新衣服吗?”爸爸突然反问道。糟糕,一时大意露了马脚,不过还能抢救一下,“开个玩笑嘛,我是找以前买的一个玩具,那么久不见,挺想它的。”老爸狐疑地瞥了我一眼,然后找出了一串钥匙。

我独自溜进里屋,钥匙在生锈的锁孔里转动,木柜发出吱呀的声音,门开了。我把头埋在床单被罩之间,四处搜寻。然后,我摸到了一本厚厚的书。

我甚至不敢瞅一眼书,飞快地将它揣进怀里,小心翼翼地锁好柜门,交还钥匙,然后回到卧室。关上门,拉好窗帘,我如释重负般坐在椅子上,慢慢地从怀里抽出那本厚书。但是我突然僵住了,手中那本书古色古香的封面上印着两个正楷大字“史记”。

我恍如醍醐灌顶,拉开抽屉,扒开一层层草稿纸,下面安安静静地躺着勾了我魂魄的那本小说。

(指导教师:王金娣)

猜你喜欢

那本书草稿纸藏书
自画像
培养小学生使用草稿纸的方法
为巾帼藏书发先声
半张草稿纸
藏书与读书
我国人均藏书知多少
摞摞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