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重读经典《矛盾论》,辩证法里悟真知

2020-12-07 10:55:36 时代人物 2020年27期

孙瑜阳

摘要:《矛盾论》通过对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实际情况的分别研究,揭示了物质运行规律和人的认识发展过程,成为当时团结同志、扫清党内教条主义的思想武器,开启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新篇章。今日重读《矛盾论》,把其思想精华、哲学智慧用以指导党员队伍建设实践,仍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矛盾论;辩证法;毛泽东;对立统一;实践

《矛盾论》产生的时代背景与主要内容

产生背景

二十世纪60年代初,毛泽东说:“我们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末期和抗战初期写了《实践论》和《矛盾论》,这些都是适合于当时需要不能不写的。”此时中国革命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两起两落”,总结经验已成为全党不可忽视的一项重要任务。毛泽东认为,总结经验必须提高到哲学高度,因为“一切大的政治错误没有不是离开辩证唯物论的”。然而我党虽然成功纠正了陈独秀右倾错误,却险些“矫枉过正”,紧接着连续犯了三次“左”倾错误,尤其是王明“左”倾错误险些把党和革命推入深渊。

理论基础

毛泽东《矛盾论》的理论基础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哲学著作。其中: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列宁的《哲学笔记》对其影响最大;另一个对其影响较大的是苏联哲学界对德波林学派进行批判的理论成果,如当时的苏联哲学教科书等;还有当时在二十世纪30年代中国哲学运动中,李达、艾思奇等撰写的相关马克思主义哲学著作,也是影响毛泽东写作的重要理论成果。

第二部分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国哲学遗产。毛泽东批判继承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周易》、《老子》、《孙子》等著作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相反相成”等形而上学的辩证法思想,同时批判了“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思想。

主要内容

《矛盾论》是毛泽东最著名的哲学代表著作之一,是毛泽东为了帮助广大党员同志认清当时党内流传甚广的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严重危害而写的。《矛盾论》掌握了马克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思想要义,提出了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共性和个性的关系是事物矛盾问题的精髓的重要思想,承认矛盾普遍性,强调矛盾特殊性,从而得出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必须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发展具有中国色彩的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结论。

《矛盾论》蕴含的哲学智慧

把握对立统一规律

对立统一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核心本质。要明白“同一性”和“斗争性”的意义,就必须理解“同一”和“差别”的关系。唯物辩证的思维方式认为事物是自身“同一”的,并且只有两个事物存在本质上的差别,或者说是“对立”,才构成矛盾的对立统一。相互对立的两个方面,就是“肯定”与“否定”两个方面,能够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对这一晦涩的哲学理论,毛泽东在《矛盾论》中用经典又通俗的话进行了概括:“同一性、统一性、一致性、互相渗透、互相贯通、互相依赖、互相联结或互相合作。”

遵循内外因分析法

《矛盾论》指出,事物的发展由两种矛盾决定,起内因作用的是事物内部的矛盾,而起外因作用的是事物外部与其他事物相联系的矛盾。内因之所以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因为它不仅对事物的发展变化起直接作用,是事物发展的基础、根源,还对外因各因素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外因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事物具有普遍联系的属性,外因是事物发展不可缺少的条件,但其只有通过内因才能对事物发展变化起作用,所以外因是第二位的原因。内因与外因是原因构成的不可或缺的两部分。

“牵牛要牵牛鼻子”

关于主要矛盾,毛泽东认为:“在复杂的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有许多的矛盾存在,其中必有一种是主要的矛盾,由于它的存在和发展规定或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他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残存的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农民小资产者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等等,其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影响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

掌握《矛盾论》指导下的实践金钥匙

注重客观实际,实事求是认清矛盾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指出,“不论是简单的运动形式,或是复杂的运动形式,不论是客观现象,或是思想现象,矛盾是普遍地存在着,矛盾存在于一切过程中。”这生动体现了矛盾的普遍性原理,为我们如何对待事物提供了理论指导。一是要从整体出发,客观看待矛盾。矛盾与事物发展变化息息相关,我们对新事物要理智、客观、全面的看待。二是从实际出发,具体灵活分析矛盾。我们要坚决反对“一刀切”“一锅煮”现象,做到“对症下药”。

抓住主要矛盾,科学有效化解难题

习主席指出:“要学习掌握事物矛盾运动的基本原理,不断强化问题意识,积极面对和化解前进中遇到的矛盾。”这是对矛盾辩证法和方法论的生动揭示,为我们加强党员队伍建设、解决问题指明了方向。一是要坚持“一分为二”观点。事事有矛盾,看问题做工作,要看到工作对象的缺点,也要看到其优点;要看到事物的弊,也要看到其利。目前“吃大锅饭”等问题的不容忽视,我们要坚持两点论、两分法,有针对性地细化评审标准,激发党员深层次动力。二是要紧盯“主要矛盾”抓关键。

运用实践智慧,创新思路做好工作

唯物辩证法不仅是科学的世界观,更是指导实践的指南。我们要不断总结归纳其实践成果,把其精髓要义不断融汇于指导建设中去。一是打牢基础利长远。矛盾转化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量的积累往往是长期的、艰苦细致的,来不得半点急躁和飘浮,需要持之以恒和真抓实干。我们应多做润物无声的“潜绩”,少造“虚空”的表面“显绩”或“痕迹”,把各项工作做实、做深、做细。二是精准管理求实效。结构决定功能,我们要善于通过结构优化达到管理层次功能优化。如果大小事项什么都要管、什么都要问,甚至越俎代庖,那很可能出现“上级不放心,下级不上心,上级不放手,下级不动手”的情況。我们应着眼精细化、标准化、层级化管理,推动工作方式、运行机制“二次创新”,确保精准谋划、精准落实、精准检验,提高工作整体效益。三是着眼未来做准备。站在新时代的历史方位,我们必须树立长远眼光,为党培养忠诚可靠、德才兼备的接班人。

参考文献

[1]龚育之等.毛泽东的读书生活[M]北京:三联书店, 1986.

[2]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