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旧 事 [组诗]

2020-12-06龚学明

诗潮 2020年10期
关键词:水是芽苞遭遇

龚学明

过 年

那时雪落下 的声音。

寒气透过门缝,带进

惊喜的凉意;热气

在室内弥漫,你看到

爸妈忽隐忽现的脸

雪落下来,将房屋围住

它的丰富不能代表什么

只是一种改变的美

干净,穷人也会欢迎;

鸟雀的孤独则被忽视

下雪时有没有月光

一样的白,由虚幻变为实在

他們在蒸年糕

白色的糯米粉悄悄膨胀了

过年的真实

孩子们都不说话

他们身处一个变化的关口

不知道爸妈是否藏着忧伤

雪融化后

丢失的比时间或许更多

向下落的水

很难知道水来自何处,去向何方

我们的视野被山挡住,被

泥土故意遮蔽

被我们自己的目力所限

混杂在腐叶和淤泥中

以混浊和灰色为背景

水与水难以辨别,只好沉默

但如果从一丈高的水面往下落

这些遭遇变故的水是清洁的

在阳光下闪亮,发出清晰的叫声

或许,陷于困苦时

水的纯粹和清高本色才能显现

流下的水到了另一水面

更多的水一起欢乐一起痛苦

外界难以辨认,这新来的水和

原有的水向南流去

像一起去完成一件大事

存 在

在一个巨大的窗口,我观望:

从下午三时到六时,光线是无数根手指

神秘的魔术师在隐秘处胸有成竹

不可理喻地挥动,令人惊恐——

我在辨别发生了哪些变化

黑色准时而来:不管情绪是欢迎还是反对

在我之前,在我之后

它的强大胜过近千年前的那句诗

“明月几时有”

我在电脑上看一部电影

光线不断地变,海,船,暮色轮流一遍

而桌子上的台灯也到了打开之时

一本本沉寂的书

重又浮出黑暗

我抬头望向窗外

一些灯光挣扎而出

这与昨晚不同

芽 苞

隔岸的门关着

你听到的脚步声很轻

河水在若有似无中流动

向南的趋势可以猜到

高大水杉的芽苞比米粒还小

它的率直一如既往

不是忘却剧烈的苦痛和遭遇

复生的心强烈不想隐瞒

比起被砍头的柳树

仅剩的柳丝干枯,如冤魂的梦魇

罕有的椋鸟归来

麻雀的叫声忽有家常招呼的亲切

但我不会那么单纯

吹在脸上的风仍像刀划过

现在,植物的意见不一

有的开始细语

更多的,还沉浸在悲痛中

湿地上的新娘

穿着红袄

她的微笑

裹住哭过的舌尖

和愤怒播种的牙齿

他在长夜中醒来

已忘却了全部

在镜子里找回了

一个猿人的瞬间……

震惊

释然——

清晨的孩子意识模糊

衰老在同一物种中胜利

面食和水稻里的丰收

将一群人

带向中午,黄昏

你不是你

他不是他

给你100年的时间

与太阳告别

而你们和他们都做了些啥?

更远处的鱼是亲戚

更深处的波浪翻滚,不

给现在的人看见。

世界还在,你已回去

比脊椎动物更为隐秘

猜你喜欢

水是芽苞遭遇
水是刚断奶仔猪最重要的营养物质
春天,蜗牛像一把卷尺
芽苞
滴水藏海
预防遭遇拐骗
莲花云海(2)
小芽苞
芽苞
遭遇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