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扶贫工作中的一段“插曲”

2020-11-30韦延丽

派出所工作 2020年11期
关键词:吴哥情谊大儿子

韦延丽

我所扶贫的乡镇是云南省广南县最远的乡镇。为了不扑空,我去见“亲家”吴哥前先托前任扶贫员打了电话预约。

备牛奶、买蛋糕,我想以一种甜蜜的方式敲开吴哥家的门。坐三个多小时的“过山车”来到吴哥家时,却还是吃了“闭门羹”。

“喂,吴哥,我到你家了,你在哪呢?”

“我在打工呢。”

“那方便回来见一下吗?”

“不能啊。”

“啊!可是,可是,我给你带了点东西。要不我放你们家的屋后面,你叫人拿一下可以吗?”

“我大儿子在家,我叫他拿。”

“这样,你们村主任张文忠也是我的扶贫对象。我去他家等你儿子,一起吃个饭,我们见一下聊聊。”

“行。”

拐弯来到张文忠家。他那饱经风霜的脸,看起来比我大好几岁。细问之下却跟我同岁。一进门,见他已经把鸡杀好了。可能是看到与我同行的人不少,他忙着又去抓第二只鸡。我赶紧跑过去跟他抢鸡,成功将那鸡放生。可没想到,他又悄悄炸了一大钵蜂蛹。要知道,蜂蛹的价格很贵,他是我的贫困户,我实在不忍心浪费。那晚上我们聊了许久,我多次表示要帮他做点什么,可他一直在说啥也不缺,只要我拿他当朋友就行。我多次跟他说有什么困难跟我说,我尽力帮忙,但至今他也没“麻烦”过我。我感觉他是世界上最独立、最好的帮扶户了。

当然,那天晚上也有不顺利的,那就是我始终没有等到吴哥家的大儿子。也许这就是伏笔,注定这一场帮扶荆棘丛生。

也许是我第一步走错了,或者我第一次去吴哥家时,日子选得不好?我当时这么想。

眼看帮扶快两个月了,我和吴哥不仅没见到面,连通话也很困难。很多时候打不通。偶尔通了,那头传来的是我听不懂的苗族话;有时电话那头也说汉话,但却是告诉我吴哥不在。

眼看着吴哥家的房屋没建好、厨房没建、厕所没建、庭院没硬化……离帮扶达标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吴哥不急,我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自疫情爆发以来,我便被抽到县疫情隔离点工作,没办法来去自如,啥事只能指望电话,但与吴哥的电话却迟迟不通。那段时间的帮扶工作,幸好有热心的驻村工作队员和村委会帮忙,我才得以勉强“过关”。好几次,我都想从隔离点逃出去,找到这个“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吴哥。

两个月后的一天,吴哥的電话终于打通了。我激动得赶紧报上自己的帮扶身份和姓名,对方一听很生气,说:“你还好意思打,前几天我爹打电话给你,你还说不认识。”对方说完“叭”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我愣在原地,努力回想吴哥说的那几句话啥意思。半晌才觉察出哪里不对。

我通过查询机主,才知道,原来我之前一直打的电话都是吴哥儿子吴大的电话。吴哥一直外出打工,只留两个孩子吴大和吴二在家,这一切,前任帮扶人并没有跟我说清。偏偏这吴大的智力异于常人,所有我拨过去的电话,不是拿给不懂汉话的吴二接,便是说吴哥不在家。如今想想,吴大说的是实话,只不过是我理解错了。

搞清电话机主,再回想吴大那句生气的话,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几天前,我确实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是从宁夏银川打来的。当时我摁下接听键说喂你好,对方不出声。我问有什么事,对方说我是板蚌的。我一听,声音陌生。再问你找谁,对方答不上。我说你可能打错了,就挂了。对方后来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我一直以为那就是个误会。

弄清楚了这一切,我赶紧找到几天前的通话记录,找到那个宁夏银川打来的电话拨过去。不错,这才是吴哥的电话。听得出来,吴哥其实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虽然理解能力有限,但还能沟通。我那天犹如抓到救命稻草,絮絮叨叨跟他说了很多。我那时对他唯一的心愿是:只要接电话就行。至于扶贫建设事宜,叫我干都行。

与吴哥的这一次通话,拨开了头顶的层层黑云,扶贫荆棘丛中,我总算是找到了方向。因为前面的艰难,我后来特别珍惜我和吴哥建立起来的帮扶情。我和他一起想办法,力所能及地帮助他:建好房后,他没钱安装门窗,我出钱帮他安;他没钱装护栏,我出钱解决;他在外不方便,我负责帮他申报项目、报销资金……虽然我和吴哥一直没见面,但我能感觉,我们的帮扶情谊在家长里短中一点点拉近。

这几天,坚守隔离点8个月的我终于从隔离点撤离。而吴哥家的房屋、庭院、厕所、水电路等已建好,预计将于今年脱贫。但我知道,我和吴哥一家的扶贫情谊,却如他家门前的山泉,将细水长流。

猜你喜欢

吴哥情谊大儿子
不是所有进步都这么明显
掰断筷子
情谊
情谊,讲究势均力敌
木船
穿靴子的猫
东方四大奇迹之一:柬埔寨吴哥
在天堂与地狱间行走
吴哥之行
情谊更比万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