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区域发展与晋阶院士

2020-11-23唐家龙缪鹏

创新科技 2020年9期
关键词:研发投入区域差异城市化

唐家龙 缪鹏

摘 要:本文以2017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为研究对象,首次将候选人和当选院士纳入同一计量分析框架,研究了省级经济社会因素对候选人能否成功当选院士的影响。在控制候选人的个体特征因素的情况下,基于多分类logit模型的分析发现:①人均GDP对候选人当选没有显著影响;②研发投入水平对候选人当选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③以进出口总额衡量的省际开放水平越高,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越低;④城市化水平对候选人当选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⑤来自东部和中部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存在着显著的差异,东部和西部候选人当选的可能性不存在这种差异。对此提出以下建议:优化领军人才成长环境,加大研发投入力度,促进区域人才优化分布,充分发挥人才在自主创新中的关键驱动作用。

关键词:院士选拔;领军人才;研发投入;经济开放度;城市化;区域差异

中图分类号:F129.9,F06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037(2020)9-10-11

DOI:10.19345/j.cxkj.1671-0037.2020.09.002

1 研究背景

2010年前后,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的遴选成为国内业界和学界探讨的热门话题。由于院士头衔代表着崇高的学术地位,在全国具有极大的影响力,甚至有的地方给予院士副省部级干部的待遇。所以,院士头衔成为个体争相竞争的至高荣誉,院士成为各个省市不遗余力争夺的对象。2007—2015年增选的226名院士中,有33名主动发生了职业的横向流动[1],是这场人才争夺战的最高层次的具象表现。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些学术“明星”之所以如此重要,在于他们的不可替代性和潜在的巨大收益[2]。尽管大家都看到了院士人才的极端重要性,但目前国内研究准院士晋阶的文献并不多。通过分析院士等领军人才成长或选拔的过程,了解准院士成长为院士的影响因素,不仅有助于分析领军人才成长的路径,也有助于从微观层面理解人才成长的环境条件需求,能够为一省一地深刻认识领军人才成长路径、避免缘木求鱼获得一些经验证据,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上关于院士制度的一些批评和意见[3-5]予以学术性的回应。

毫无疑问,领军人才的成长既是个体努力的结果,也离不开孕育人才发展的环境的作用。正如现代心理学之父勒温指出,一个事件或行为B的发生,是个人的特质(P)和环境(E)共同作用的结果[6]。总体来看,当前针对院士等领军人才的研究文献基本从属于这一基本的分析框架。例如,吴殿廷等[7]认为,一个人的成功取决于多种因素,即包括个人努力,也包括环境因素,但他们进一步将环境因素细分为了微观、中观和宏观的环境因素。但更多的研究偏重于针对某个层面开展研究。例如Jones[8]、徐飞等[9]、门伟莉等[10]以及樊向伟等[11]重点关注了科研人才(含院士)的年龄问题。李永瑞等[12]、张亚征等[13]和李峰等[14]研究了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的学历或教育背景问题。熊麟[15]探讨了学缘对院士成长的影响。杨媛媛[16]对院士长期工作地的地理文化做了研究。吴殿廷等[17]和刘超等[18]分析了院士分布的时空特征,指出院士成材比率与籍贯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地形地貌相关,大学教育甚至研究生教育和留学经历必不可少。楼武林、吴殿廷等[19]指出,强大的国家实力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成长的重要环境保障。从2001—2009年新增选院士的结果来看,出现了明显的省际不均衡,北京、上海等省份出现了强者恒强的马太效应[20]。

总体上,前述文献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性,为后续的分析奠定了较好基础。但当前文献中的下述问题值得探讨:一是样本选择上,主要针对显性的领军人才进行研究,缺乏对没有成为领军人才的潜在候选人的分析,这样可能导致样本选择出现幸存者偏差;二是研究内容上相对较多地重视成才路上个体的年龄、教育等能力因素的分析,缺乏对领军人才所处经济社会环境的分析,或者二者剥离开来,综合性研究还不多。当然,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候选人数据搜集困难,不仅有信息披露不全面的问题,而且搜集起来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也非常惊人。研究者前期已经对影响院士候选人当选的个体因素进行了实证分析[21],本研究进一步探讨候选人所在地区的社会经济背景如何影响院士候选人当选的机制和概率。

本文的贡献在于:一是首次搜集了候选人和当选院士的个体人口社会学特征因素和省级宏观经济社会指标,将候选人和当选院士纳入同一分析框架下,探讨影响院士候选人晋阶背后的经济社会机制,将候选人纳入分析范围扩展了现有文献。随着国内经济社会的发展,各个领域的人才纷纷涌现,既有的文献过多地强调了个人能力,但忽略了经济社会情境对于人才成长的影响,存在着可以加强的空间。本文的研究以个体的“能力”为基础,重点研究宏观的“环境”对人才成长的影响,可以丰富对于院士等领军人才遴选、培养的相关文献,具有理论价值。二是将经济社会等情境因素纳入分析中,能够探索环境因素对人才成长影响的经验证据,从而探讨其背后的政策含义。实证结果发现,经济发展水平对于候选人当选院士并没有显著的影响,但研发投入水平、城市化水平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经济开放度具有显著的负向影响。这表明,对于个体的成长而言,能力因素固然重要,但环境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本文余下部分安排如下:第二部分对院士等领军人才的相关研究进行回顾并提出研究假设;第三部分开展实证分析;第四部分进行稳健性检验;第五部分得出结论和政策启示。

2 文献回顾和研究假设

个体特征、经历和所处环境决定了一个人的发展[22]。或者说,科技人才要成长为院士,不仅仅需要自身的天赋和勤奋,还离不开社会的培养,需要经济资源和社会资源的支持[20]。当前的文献基本上可归类为对个体自身因素和环境因素的研究,或者二者結合的分析。本研究将重点关注经济发展水平等经济社会因素对领军人才成长影响。

2.1 经济发展水平与准院士晋阶

对于高端人才而言,经济发展水平越高,面临的外地吸引的“推力”越小,而本地留住人才的“拉力”越大。因此,在推力和拉力的共同作用下,人才更多地涌向或留在经济条件更优渥的地区。更重要的是,在经济发达地区,包括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高的薪酬期望、更大的成长空间、更优渥的人才环境等,能够为人才的成长和家人的生活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从理论上看,人口迁移的推拉理论对于解释经济社会因素与人才成长的关系具有重要的启示。迁移决策取决于对迁出地的推力因素和迁出地的拉力因素的理性分析[23]。如陈锐等[24]研究发现,人口总量较多并且人均GDP总量较小的地区,人口容易流向人均GDP总量较多的地区。针对产业集群与高端人才的分析发现,产业集群的出现导致高端人才向其集聚,从而人才的跨区域迁移不可避免[25]。陈仕伟等[20]指出,院士的出生地大都在经济发达地区。发达省份在人才培养方面具有资源优势,往往进一步形成后来的候选人当选院士的累积优势。更直观地,刘超等[18]指出,院士成材比率与籍贯地的经济发展水平呈显著的正相关。杨媛媛[16]发现,院士长期工作地的分布与各省区市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等经济发展指标线性相关。郭鑫鑫等[26]研究了人才的省域分布,发现经济发展水平越高,对人才的吸引力越强。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

假设1: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越高,来自这个地方的候选人晋阶院士的可能性越高。

2.2 经济开放度与准院士晋阶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和2000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中国的经济开放度大幅提升,对外贸易和吸引外资的水平迅速提升。中国经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也促进了人才的成长,反过来多样性和开放性也吸引人才[27]。有学者认为,中国技术进步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自身经济开放,融入了世界产业链条中[28]。在开放进程中,各行各业的人才通过自主学习和对外学习取得了长足进步。开放不仅对人才存量有直接影响,而且对创新和区域经济也有直接影响[29]。而且,经济开放度高的区域,人才无论是走出国门还是海外人才进入本地交流学习的机会也更多。通过与海外高水平的企业、机构和高层次人才打交道,一方面能够通过外部压力推动人才学习提高,另一方面也能够逐渐增强自信心提升人才眼界,促进国内外优秀科学技术知识和文化融会贯通,推动人才成长。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

假设2: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越高,来自这个地方的候选人晋阶院士的可能性越高。

2.3 研发投入与准院士晋阶

研发投入是知识生产的过程[30],对于技术进步和规模报酬递增具有重要作用,是人类打破马尔萨斯陷阱的重要途径。在人才的成长过程中,科研条件的支持不可或缺。随着经济社会进步,科研投入的增加,必然带来技术的变革,孕育更多的精英人才。研发投入是对科技创新和科技人才的直接支出,能够对人才进行科学探索和技术研究、成果产业化等活动起到直接的支撑作用,并能够形成更多的杰出科研成果,从而加强候选人在院士“选拔赛”中的获胜基础,有利于候选人在院士遴选中胜出。前期的一些描述性统计也支持这一推论。例如,吴殿廷等[7]指出,院士数量与R&D经费、R&D经费占GDP比例显著相关。陈仕伟等[20]发现近10年增选的院士基本上集中在科研机构和重点高校。而科研机构和重点高校正是研发投入相对密集的领域。科技工作者由于得到了更好的科研基础条件和环境支持,能够更好地积累学科和产业领域的专项人力資本,提升学术声誉,从而为候选人当选提供支撑。2008年爆发的经济危机给出了一个生动的例证。经济危机导致各国研发投入出现较大差异,引起了人才的洲际流动,人才向研发投入更丰裕的地区流动[31]。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

假设3:一个地方的研发投入水平越高,来自这个地方的候选人晋阶院士的可能性越高。

2.4 城市化水平与准院士晋阶

城市化进程包括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城市管理乃至于文化变化,其内涵远远超越经济增长的单一内涵。在这个进程中,城市一方面由于高度专业化的分工和产业的多元性,有利于吸引更多的人才,另一方面也为更多优秀人才的涌现提供了发挥作用的舞台。城市中拥有良好的产业集聚效应、先进的科研条件和信息交流,有利于知识和信息的共享,提升创新的效率[32]。在知识溢出功能的支持下,创新活动能够在城市内高效地传播,使城市成为创新的中心[33]。不仅如此,同时城市也是公共资源、文化资源供给的中心,除了能够为人才自身的教育成长、科研活动提供较好的条件支持外,对于子女的教育、生活便利等也提供了有效支持。因此,可以观察到,中国人才的空间分布出现了较大的变化,高层次人才更多地向大中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集聚,而乡村人才向区县的中小城市集聚。城市化对区域人才密度有着直接影响,城市化既是区域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也通过吸引人才间接促进区域经济增长[34]。城市化对技术开发效率的影响具有条件性,当城市化水平跨越一定临界值时就会促进技术开发效率[32]。正如吴殿廷等[7]所述,院士主要集中在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以及其他一些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省市。这些地方恰恰也是中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区域。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

假设4:一个地方的城市化水平越高,来自这个地方的候选人晋阶院士的可能性越高。

2.5 地域差异与准院士晋阶

自古以来,中国人才的培养和涌现就受到区域经济发达程度、乡土人文因素、科技发展水平,甚至地理条件的影响,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差异。例如,对中国古代状元的地域分布的研究发现,状元籍贯的地理分布与时空变化表现出向少数州府集中的趋势[35]。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人才的分布又出现了新的特点。吴殿廷等[7]发现,院士在省份之间分布极不平衡,多者如北京,占到全国院士的一半以上;有的省区市一个院士也没有。而且,在东部地带工作的院士占全国的82%,这一比例远高于人口和经济总量所占的比例。近10年增选的结果表明,新增院士在全国各省级行政区域的分布呈现出不均衡分布的马太效应[20]。杨媛媛[16]发现,院士人才的分布受到历史因素的影响,“三线建设”打破了院士人才偏向东部沿海地区的传统布局;但当前区域经济发展水平等差异仍然形成了东部工作的院士多于中、西部的局面。显然,院士的不均衡分布与经济发展水平、生产力空间布局、产业集聚等因素密切相关[26,36]。相对于其他地区,预期未来人口依然还会活跃在中东部地区[24]。显然,人才也不可能脱离这一总体的大趋势。基于此,提出研究假设。

[4] 张鲜堂.中国院士制度改革思辩终身制背离优胜劣汰原则[J].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2003(9):71-72.

[5] 潘家铮.再论院士制度问题[J].中国科技奖励,2010(3):6-8.

[6] 库尔特·勒温.拓扑心理学原理[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14-30.

[7] 吴殿廷,陈向玲,刘超,等.我国高级科技人才空间集聚的初步研究:以两院院士为例[J].中国科技论坛,2006(6):108-112.

[8] JONES B F. Age and great invention[J]. Review of Economics & Statistics,2010,92(1):1-14.

[9] 徐飞,陈仕伟.中国杰出科学家年龄管理策略的新思考:从近十年(2001—2010)中国科学院新增院士与诺贝尔奖获得者年龄比较的反差谈起[J].科学学研究,2012,30(7):976-982.

[10] 门伟莉,张志强.科研创造峰值年龄变化规律研究综述[J].科学学研究,2013,31(11):1623-1629.

[11] 樊向伟,肖仙桃.中国科学院院士的年龄及学历结构研究[J].情报杂志,2015,34(11):36-39.

[12] 李永瑞,黎翔.50后两院院士高等教育传记特征与政策建议[J].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4):33-39.

[13] 张亚征,赵伟,彭洁.教育经历对中国高层次科技人才成长的影响分析:以能源领域为例[J].中国科技论坛,2012(3):118-123.

[14] 李峰,吴蝶.高等教育背景如何影响不同学科科技人才成长:以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为例[J].高等教育研究,2016(10):42-48.

[15] 熊麟.基于学缘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成长特征研究[D].成都:西南交通大学,2013.

[16] 杨媛媛.我国高端人才长期工作地的文化地理选择:以两院院士为例[J].环球人文地理,2017(16):16-19.

[17] 吴殿廷,李东方,刘超,等.高级科技人才成长的环境因素分析:以中国两院院士为例[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3,19(9):54-63.

[18] 刘超,吴殿廷,顾苏丹,等.高级人才成材因素的初步研究:中国科学院院士成材背景的统计分析[J].人文地理,2004,19(5):64-68.

[19] 楼武林,吴殿廷,张艳平.杰出经济学家成长的环境因素分析与启示: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为例[J].传承,2010(6):100-103.

[20] 陈仕伟,徐飞.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中的马太效应:以2001年—2009年院士增选为例[J].科学学研究,2011(1):37-43.

[21] 唐家龙,缪鹏,蔺洪全.院士遴选的决定因素:基于2017年工程院院士候选人数据的实证分析[J].中国科技论坛,2020(1):156-164,180.

[22] BRONFENBRENNER U, MORRIS P A. The Bioecological Model of Human Development. In W. Damon & R. Lerner (Series Eds.) & R. M. Lerner (Vol. Ed.), Handbook of Child Psychology: Vol 1: Theoretical Models of Human Development (6th ed)[M]. New York: Wiley,2006,793-828.

[23] LEE E S.A theory of migration[J].Demography,1966,3(1):47-57.

[24] 陳锐,王宁宁,赵宇,等.基于改进重力模型的省际流动人口的复杂网络分析[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4,24(10):104-113.

[25] 于斌斌.区域一体化、集群效应与高端人才集聚:基于推拉理论扩展的视角[J].经济体制改革,2012(6):16-20.

[26] 郭鑫鑫,杨河清.中国省际人才分布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J].人口与经济,2018(3):47-55.

[27] FLORIDA R, GATES G. Technology and Tolerance: Diversity and High-Tech Growth[J].Brookings Review,2002,20(1):32-36.

[28] 强永昌,符磊.经济开放度与技术提升:来自58个发展中国家的面板数据分析[J].商业时代,2013(11):11-13.

[29] QIAN H. Talent, creativity and regional economic performance: the case of China[J]. Annals of Regional Science. 2010, 45(1): 133-156.

[30] ROMER P M. Increasing Returns and Long-Run Growth[J].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86,94(5): 1002-1037.

[31] MARIJK V D W. International Academic Mobility: Towards a Concentration of the Minds in Europe. Research & Occasional Paper Series: CSHE.3.14.[J].European Review,2015,23(S1):S70-S88.

[32] 刘俊,白永秀,韩先锋.城市化对中国创新效率的影响:创新二阶段视角下的SFA模型检验[J].管理学报,2017,14(5):704-712.

[33] 洪进,胡子玉.城市化水平、城市就业密度与技术创新:基于创新型城市的实证分析[J].管理现代化,2015,35(1):52-54.

[34] 姜怀宇,徐效坡,李铁立.1990年代以来中国人才分布的空间变动分析[J].经济地理,2005(5):702-706.

[35] 韩茂莉,胡兆量.中国古代状元分布的文化背景[J].地理学报,1998(6):50-58.

[36] 裴玲玲.区域科技人才集聚与高技术产业发展的互动关系研究[D].南京: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6.

[37] 蔡昉,都阳.中国地区经济增长的趋同与差异:对西部开发战略的启示[J].经济研究,2000(10):30-37.

[38] 赵红州.关于科学家社会年龄问题的研究[J].自然辩证法通讯,1979(4):29-44.

[39] 顾海兵,颜晴川.院士官员化倾向性分析[J].学术界,2009(3):142-147.

[40] 唐爱国.国家科技奖励是通向院士大门的敲门砖吗?[J].社会科学管理与评论,2012(3):31-36.

[41] 徐飞,赵明.杰出科学家的国家认可机制探索:以中国科学院院士制度与国家自然科学奖励制度关联性为例[J].学术界,2011(11):5-15.

[42] 王济川,郭志刚.Logistic回归模型:方法与应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43] 边燕杰.城市居民社会资本的来源及作用:网络观点与调查发现[J].中国社会科学,2004(3):136-146.

猜你喜欢

研发投入区域差异城市化
《城市化过程与特点》教学设计
汇率传递、市场势力与研发投入
国资委所属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区域差异分析
环境经济手段减排效应的区域差异
江苏省内部城镇化发展动力的区域差异研究
企业性质对研发投入长短期效应调节作用的研究
城市群功能分工的时序演变与区域差异
公司治理对研发投入的影响研究
雕塑的城市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