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冰灯

2020-09-17韩静霆

文苑·经典美文 2020年10期
关键词:冰灯芭蕾舞剧天鹅湖

很多人都看过韩静霆的长篇小说《凯旋在子夜》,却不知道他的散文同样写得很棒。这一篇《冰灯》,借由冰灯讴歌那些虽短暂而永恒的生命,主题新颖而深刻。在点出本文主题“冰灯的生命是永恒”之后,作者铺开谈生命的意义。把生命比作寓言,不在乎长短而在乎内容,又把寿命长短不同、生命意义也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进行对比,联想到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芭蕾舞剧《天鹅湖》以及月夜悄然迸放的昙花,如此形成一个“面”,使得文章并非孤立描写冰灯,而是展开联想,充实内容、升华主题。这种由点及面的写法特别值得写作者借鉴。

是绿濛濛的春天了,我还是执拗地想着哈尔滨严冬的冰灯。想起来,就仿佛又重新在那儿生活了一回似的,迷失在晶莹剔透的宫殿里了。

冬天也能燃烧呀,瞧着巧夺天工的冰灯,心不是热得像要化掉吗?在这儿,冰与那个肃杀的“冷”字绝缘了。冰灯是足以在凄凄厉厉的北风中温存人们心灵的东西。望着活灵活现的冰雕小鹿,怎能怀疑它没有热烘烘的心脏?观赏冰琢的梅花,也分明感受到暖融融的春风的消息。

描绘冰灯的美丽,语言显得多么乏力。“雪骨冰姿”似乎是可以入诗的,在这里不过是句大实话。世间又有什么东西能把冰灯比拟呢?水晶啦、白玉啦,全都在它面前黯然失色。谁见过水晶砌成的九级玲珑塔?谁听说过白玉堆出的插云仙女峰?再说画它更是不易讨好,你只能用背景去反衬冰灯。它本身是无色的透明体,可是,当月儿初上,冰灯就是凝固的月光了。白天呢,它又抱住冬天懒洋洋的太阳,闪烁着扑朔迷离的光彩。

赶到天暖了、冰融了,窄瘦的松花江结束了凝固的冬眠,变丰满了,粼粼的波涛载着桃花瓣儿流向远方了。冰灯又如何呢?它曾经是从松花江来的,它是江水的精魂,可它融化之后,无声地滋润了泥土,再也寻不到它的踪迹。

遗憾吗?花树有春华秋实,硕果里藏着开花的回忆;人有青年暮年,白发时也能回顾曾经有过的黄金年华。冰灯却似乎只有青春,它来到世界上就美丽非凡。仿佛它鼓足了劲儿,漂漂亮亮装点一下冬天就情愿化为乌有了似的,半点痕迹也不留。

可是冰灯的姿影,却能在人们的心里找到。所以我说,冰灯的生命是永恒的。

生命原来也同寓言一样,不能用长短衡量价值,重要的是内容。长寿的庸人,活着时已经在别人心里死掉了;“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彗星之迅忽”,這样的人却在人们的怀念中获得永生。

说到人生,似乎扯远了。那么朋友,你听过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之后,并不能留住那乐声,但它永久地强化着你的灵魂;你看罢芭蕾舞剧《天鹅湖》,无法阻止帷幕落下,可它依然在陶冶你的情操;你见过月夜悄然迸放的昙花吧?它拼着生命的全部孕蓄,仅作一次短暂辉煌的表演,可你忘得掉吗?

呵,冰灯,冰灯!它就是一首冬天的芭蕾,一朵开在心上的昙花,一支回旋在脑海里的浪漫曲,一个记忆中永恒的、通体透明的生命!

是的,是温润的春天了,可我还是时时想着哈尔滨的冰灯。它给我的昭示是悠远的,假如能让我的生命全都换作青春,而寿命不得不缩短,我愿意。

摘自《青春文学小品精选》(广西民族出版社)

猜你喜欢

冰灯芭蕾舞剧天鹅湖
天鹅湖
天鹅湖里的天鹅去哪儿了
梦游的冰灯
冰灯,北方春节的文化符号
天鹅湖
看冰雕
我喜爱的冰灯玉露
天鹅湖
芭蕾舞剧
芭蕾舞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