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肉搏抹香鲸

2020-09-10

奇闻怪事 2020年7期
关键词:标枪抹香鲸安德鲁

生活在印尼索洛岛的渔民是当今世界上唯一通过肉捕方式捕杀鲸鱼的人。不久前,澳大利亚电视台为了让其王牌栏目“猎奇”更加火爆,派遣首席摄影师安德鲁和助理摄影师麦克去索洛岛实地拍摄渔民捕杀抹香鲸的场面。这次猎捕充满了血腥、暴力、凶残,但也有温情、友善和感动,该片播出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小鲸鱼被抓, 大鲸鱼救援

2018年6月10日,天才放亮,澳大利亚电视台摄影师安德鲁和麦克就随着索洛岛的渔民以及他们这一次买卖的雇主——美国Tony&Angle化妆品公司的总裁汤尼·史密斯出海了。一直站在汤尼身边的是一个名叫克罗斯的中年渔民,他是捕鲸小队的头儿,汤尼开出的价码让他暗喜了很久。

克罗斯指挥着一艘大船带着几艘小皮艇,浩浩荡荡地游曳在海面上。平静地行驶了一个小时后,汤尼有些不耐烦地问:“克罗斯,能找到抹香鲸吗?”

就在这时,正在摆弄摄像机的安德鲁从镜头里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陡然喷起一股水柱,一截巨大的尾鳍船帆似的划开波浪,他失声惊叫:“抹香鲸!”

刚刚还在悠悠行进的渔民齐齐吆喝一声,娴熟地跳上皮艇迅速靠上前去。冲在最前面的是克罗斯的儿子约翰逊,他赤裸着上身,露出虬劲的肌肉,宽厚的手掌里紧紧握着一枝5米多长的标枪。標枪是捕鲸的主要工具,带有倒刺,叉头有枢纽,刺入鲸肉后倒刺即扬起,用以追寻鲸的行踪。

这是一头成年雌性抹香鲸,它并没有意识到周围的险境,正在徐徐潜行,微微露出水面的暗黑色的背部仿佛一块巨大的礁石。约翰逊大喝一声,像运动员一样使出浑身力气掷出手中的标枪,标枪准确无误地扎进了鲸鱼的身体里。鲜红的血水旋即在海面弥漫开来,受伤的抹香鲸挣扎着潜入水中,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安德鲁不免有些失望:“这么容易就让它逃跑了?照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捕到抹香鲸啊?”克罗斯信心满满地回答:“这头鲸还会回来的,它们每隔一个多小时就会浮到海面上来透气,到时我们就有机会捕到它。”

渔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海面,不时拿出自制的捕鲸炮扔进海里,浪花此伏彼起。捕鲸炮是用竹筒填装火药制成的简易炮弹,其在海水里爆炸的巨大响声可以破坏靠声吶来判断方位的鲸鱼的方向感。

不一会,海面上又出现一个深深的漩涡,一头长约4米的抹香鲸幼崽跃出水面,克罗斯眼疾手快,将手中带有倒钩的标枪掷出去,标枪扎在小鲸的尾部。这是一头刚出生不久的小抹香鲸,它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晕头转向地在海上乱窜。渔民们的小艇成扇形包围过去,小鲸鱼惊慌失措,还来不及下潜到深海,已经被渔民撒下的敷网紧紧缠住,它拼命挣扎,小皮艇也跟着跳舞似的颠簸。小鲸鱼渐渐体力不支,妥協般地漂浮在海面上。

妇女们在船尾奋力敲起了大鼓以鼓舞捕鲸男人的士气。大船上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用皮绳和长索将小鲸牢牢拴住,然后将筋疲力尽的小鲸鱼从海里拖到甲板上。

安德鲁、麦克和汤尼都是头一次看见活捉抹香鲸,尽管只是一头幼崽,但他们还是万分激动。小鲸鱼被扔进甲板上巨大的储水池中,血腥味在船上弥漫开来。

就在一船人欢喜万分之时,克罗斯突然大声吆喝起来。安德鲁扛起摄像机,扫拍了一遍海边,一头巨大的雄性抹香鲸鬼魅似的出现在镜头里。安德鲁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被这个庞然大物深深震慑,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克罗斯那黝黑的脸上也浮现出紧张的神情,他大声对皮艇上的渔民叫道:“快,用绳子锁住身体……”

小艇上的渔民闻言赶紧用绳索将自己的腰身缚在栏杆上。安德鲁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一片巨浪铺天盖地地打下来,他呛了口海水,赶紧用身子护住摄像机。与此同时,有两艘小艇也被巨浪高高掀起,一个渔民像气球一样翻腾在空中,然后随着雪白的浪花落回海面。克罗斯铁青着脸,大声指挥着营救落水的同伴。约翰逊奋力调稳皮筏,正准备将手中的绳索抛给落水的同伴,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大船前方三四米处,刚才那头受伤的雌性抹香鲸快速冲了过来,背上还插着标枪,它张大巨嘴,尾鳍横扫,落水的渔民瞬间就随着水流冲进了它的大嘴里,葬身鲸腹。渔民们都被抹香鲸的反击惊呆了,几名妇女尖叫着扑到甲板沿的栏杆上痛哭起来。

经验老到的克罗斯变了脸色,他深谙抹香鲸是非常团结的动物,如果有一个伙伴遇难了,鲸群会不顾自身危险援救遇难的伙伴。即使救不了,也会陪着伙伴死去。这就是为什么经常有鲸群在海滩搁浅“自杀”的原因。而刚才攻击捕鲸船的一雄一雌两头抹香鲸,明显是前来救援那头小鲸鱼的。

船队周围的海面上不时泛起巨大的海浪,两只巨鲸还在徘徊,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湿润的海风让空气都凝重起来,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儿子腿受伤, 父亲忙赚钱

“赶紧弃筏上船,这两头抹香鲸不会善罢甘休的。”克罗斯知道小皮筏经受不了鲸鱼的撞击,连忙下了弃筏登船的命令。约翰逊拼命划着皮筏,设法攀索登船,忽然他看见自己皮筏的附近一个黑影跃起,海面上涌起层峦叠嶂般的波纹,那只雄性抹香鲸仿佛一座崩塌的高楼,从半空中重重砸向他的皮筏。约翰逊反应极快,在那个庞然大物砸中皮筏之前纵身跃进海里。轰地一声,皮筏被拦腰砸成两半。

约翰逊不敢在鲸的身边多逗留,凭借从小练就的良好水性,赶紧下潜遁逃。幸好那只雄鲸偷袭得手后,顾不上猎物,便匆忙潜到海下。约翰逊浮出水面,吐了口气,猛然又见几个一米左右的黑影朝自己游来,他顾不上多想,拼命地往大船游去。

“虎鲨……”约翰逊绝望地惨叫道。站在船边的安德鲁早被凶悍的抹香鲸吓得失了魂,手上的摄像机抖动得厉害,他努力对准约翰逊煞白的脸捕捉生动的表情,只是他还不知道,看似平静的海面下此刻游窜着众多冷血杀手,随时都会让约翰逊永远消失在镜头里。这是受伤抹香鲸的血引来的另一种海洋霸主——虎鲨。

约翰逊的手刚触及克罗斯扔下来的绳索,腿部就感到一阵剧痛,他意识到自己被一只虎鲨咬住了大腿。“父亲,救我……”约翰逊朝克罗斯叫道。“把绳子缠在手腕上。”克罗斯用力抓住绳索。又是几条黑影在迅速靠近,约翰逊忍住剧痛,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绳索缠在手臂上,他感到双腿正在一点点剥离自己的身体。渔民们赶紧扔下鲸炮,希望能吓退虎鲨。

克罗斯和几个人用力将约翰逊拉出水面,一头灰黑色的虎鲨从约翰逊的腿上跌落进海里,它那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的牙齿还叼着约翰逊的腿肉。被拉到甲板上的约翰逊已经奄奄一息。安德鲁强迫自己镇静,用摄像机记录下这惨烈的场面。

大海暂时恢复了平静,数十只虎鲨在海水里暗暗游動,它们不敢贸然进攻,游曳片刻后悻悻离去。“父亲,我们回去吧,约翰逊支撑不了多久了。”约翰逊的妻子爱丽丝哭诉道。克罗斯紧绷着脸,他咬牙切齿地骂道:“我一定要杀了这两头畜生。”

不等克罗斯话音落地,受伤的雌性抹香鲸又跃出水面,它用巨大而有力的尾鳍狠狠地向一艘皮筏扇去,皮筏瞬间塌陷沉没。克罗斯等人趁抹香鲸跌落水面、其庞大的身躯暴露无遗之际,用标枪和鱼叉猛地刺向鲸鱼最脆弱也是最致命的部位——脊柱。暗红的血浪又一次波及开来,雌性抹香鲸再受重创,慌忙下潜。

刚刚昏迷不醒的约翰逊苏醒过来,他痛苦地呻吟着。索洛岛的渔民的医疗水平有限,船上只备有自制的止血药和绷带,但虎鲨所咬得伤口很深,约翰逊腿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浸透。爱丽丝用悲伤的目光看着克罗斯一再哀求:“父亲,我们回去吧,约翰逊会死的。”克罗斯脸色阴郁,怒目面对海面,一言不发。

汤尼看着伤势严重的约翰逊和悲痛欲绝的爱丽丝,心中痛惜:“克罗斯先生,我们返航吧。龙涎香我不要了。”克罗斯睁大血红的双眼吼道:“我们牺牲这么大,你想临阵脱逃?这两只鲸个头巨大,体内肯定有龙涎香,你不想要,我照样可以高价卖给别人。”

安德鲁被克罗斯的话惊呆了,他想不到克罗斯为了得到龙涎香,为了得到金钱,竟如此漠视自己儿子的生命!看着海面上留下的鲸血,安德鲁忽然可怜起抹香鲸来,它们不顾危险,久久不肯离去,一次次尝试、进攻,都是为了救回自己的同类。

助手争名利, 摄影师遭弃

克罗斯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岛礁,洁白的浪花正冲刷着暗黑的礁体,抹香鲸体型巨大,在浅海处容易搁浅,他连忙指挥渔民掉头往岛礁驶去。

果然,那两头抹香鲸跟随上来,它们奔雷般的轰鸣,振聋发聩。而船上的小抹香鲸也不时扭动着满是鲜血的身子,发出哒哒的声响,似乎是在回应呼唤。

这是一片巨大的珊瑚礁石盘,四周布满锋利的棱角。克罗斯将船停靠在岛礁旁,雌性抹香鲸果然上当,它跟在捕鲸船后面,一个鱼跃,竟然在微微露出海面的珊瑚礁盘上搁浅了!这是捕杀抹香鲸千载难逢的良机,克罗斯指挥渔民全都过去,标枪、鱼叉和砍刀等武器一齐攻向在礁盘上徒劳挣扎的抹香鲸。

突然,礁盘附近的海水一阵骚动,雄性抹香鲸的尾鳍露出水面,它注意到搁浅的同伴,奋力游了过来。雄性抹香鲸好像無视渔民们的存在,径直游向礁盘,然后不停地用硕大的脑袋和尾鳍推挤同伴,试图将雌性抹香鲸带到安全水域。

克罗斯和渔民们自然不会放过这头自投罗网的抹香鲸,他们纷纷改变进攻方向,用标枪和鱼叉凶猛地攻击它。安德鲁看见雄性抹香鲸露出水面的部分很快就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它仍然没有离去的意思,继续用脑袋和尾鳍帮助搁浅的同伴……那一刻,安德鲁不禁对抹香鲸顽强的斗志和奋不顾身的精神肃然起敬。

克罗斯奋力挥起带了绳索的标枪,狠狠地扎向雄性抹香鲸的要害。雄性抹香鲸因为剧痛,猛地抬起尾鳍向背上的绳索扇去。安德鲁惊呼:“克罗斯,危险……”可惜,克罗斯已经被缠在手腕上的绳索带出了船体,他用粗壮的手臂紧紧抓住木制栏杆。安德鲁赶紧将手中的摄像机交给助手麦克,跑过去帮助克罗斯。雄性抹香鲸发出巨大的声响,拼尽最后的力量翻腾,海面波涛汹涌,只一眨眼的功夫,船沿边的克罗斯和安德鲁已经踪迹不见。

船上的渔民顿时乱了阵脚,甚至忘了用手中的武器继续攻击……这场惨烈的人鲸大战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暗红的血水仿佛给海面铺上了一层玫瑰色的轻纱。汤尼对甲板上的那些索洛岛渔民说:“我照样付钱给你们,放过那两头鲸,我们返航吧。”

还没等渔民们商量出结果来,才安静了一会的海面又翻滚起来。众人循声望去,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岛礁四周的海面仿佛要沸腾一般,海面上不时浮现灰色的巨大尾鳍,这个岛礁已经被闻声赶来的抹香鲸团团围住。

一个渔民喃喃低语:“它们来帮手了……”

汤尼焦急地看着那些愤怒的庞然大物,忽然想起船上那只小鲸,他焦急地对渔民们说:“我们赶紧放了它们的幼崽,别再惹怒它们了。”渔民们知道,只要等到涨潮时分,这些抹香鲸涌上岛礁,捕鲸船和船上的一切肯定都会葬身海底。

他们七手八脚地抬出那头已经奄奄一息的小鲸,扔进海里。那两头身负重伤的抹香鲸缓缓游过来,用巨大的尾鳍将小抹香鲸带到深海域。岛礁周围不时有小山般的身影跃上半空,抹香鲸们发出巨大的吼叫声,仿佛在向船上那些残忍的侵略者示威。

过了半小时,殷红的鲸血渐渐淡去,海面重新恢复了平静,刚才那场杀戮似乎没有发生过。惊魄未定的渔民们赶紧开始寻找克罗斯和安德鲁。

渔民们找到游上礁盘侥幸逃生的克罗斯和安德鲁,他们扶走了克罗斯,给安德鲁留下一条小皮艇。安德鲁又呼又叫,他不知道为什么渔民们要这样对他,让他一个人划皮艇回去,无异于再次将他抛进危机四伏的大海。可是不管安德鲁如何折腾,那条渔船始终没有调转航向回来接他。安德鲁在惊吓和寒冷中极其痛苦地度过了一个晚上,幸运的是,6月11日,他被另外一艘捕鲸船营救……回到岸上后,安德鲁得知,渔船之所以抛弃他,是因为助手麦克提出给船上的每个渔民100美元,用意无疑是卑鄙险恶的:独占捕杀抹香鲸的拍摄权,取代安德鲁成为首席摄影师……

回国后,汤尼变卖了自己的化妆品公司,他被鲸这种古老而美丽的生命所深深感动,他毅然加入了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开始不遗余力地进行反捕鲸行动。和杰克一同致力于此项行动的还有九死一生的安德鲁,他的拍摄在澳大利亚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和讨论,每个人都在思索:人类为了金钱便轻易背叛最珍贵的感情,甚至不惜牺牲亲人的生命,表现出冷酷的动物性。而抹香鲸这种动物却能在危难时刻,向同伴伸出援手,表现的是温暖的人性。在人类物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是否该慢下脚步等等我们那最纯真的灵魂?

猜你喜欢

标枪抹香鲸安德鲁
Who is the murderer of sperm whales 是谁杀死了抹香鲸
有没有以抹香鲸为食的掠食者?
物理知识点在标枪运动中的应用
抹香鲸组团睡觉 垂直矗立似柱子
亲爱的安德鲁
亲爱的安德鲁
守法模范安德鲁
超迷你的吹箭游戏
拯救抹香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