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迷雾重重的“费城实验”

2020-09-10本刊编辑部

奇闻怪事 2020年7期
关键词:等离子体费城时空

本刊编辑部

军方检查人员上船后被眼前惨烈的景象惊呆了:一些船员体内喷出灼热的火苗,人体跟着燃烧起来;也有的船员仿佛进入极低温世界,全身僵硬;更有甲板或船舱墙上到处是探出的鲜活人体的上半身,脸色惊恐……这个场景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1943年,美国海军进行的一次有关新武器的绝密试验。这就是日后泄密于世的著名的“费城实验”。

费城实验探秘

恐怖的试验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的1943年,美国海军进行了一次有关新武器的绝密试验。这就是日后泄密于世的费城实验。

这项试验的目的是让军舰产生强大的磁场,在磁场作用下吸收雷达波或可见光使军舰“隐形”。如果实验成功,这种军舰将是无敌的,成为结束世界大战的最终武器。

实验地点在费城的海军工厂,实验船是1900吨的埃德里奇号驱逐舰。在舰上安装了发电机、磁场发生装置等。另外,围着埃德里奇号的观测船上设置了各种接收设备,以及低、高频的雷达发射装置。

8月12日上午9点,以实验总指挥冯·诺伊曼为首的工作人员神色紧张地注视着总指挥按下按钮。随着磁场发生装置的启动,由电磁波产生的引力场马上将埃德里奇船体笼罩起来。不久奇怪的绿色雾将巨大船体包裹起来,接着雾迅速膨胀成为够埃德里奇号两舷100米的椭圆形球体。

不久船体与船员的模样变得模糊,最终埃德里奇号连同船员完全隐身,船影从观测船的雷达上突然消失。

随着实验取得巨大成功,它带来了巨大灾难。被强烈磁场包围的船内、船员透明化,彼此看不到对方,而且船被带到了谁也没预料到的地方。

“这是哪里,不像是费城!”

映在视野里的情景与在费城海军工厂完全不一样,围在周围的观测船早已不见踪影。

接着听见有人说:“这里是诺福克军港。肯定没错,的确很眼熟!”

从费城到弗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军港,直线距离达470千米,埃德里奇号和船员几乎瞬间被远距离传送到470千米外的诺福克!不仅如此,船员精神上报来异常。有的感觉身体在燃烧,有的感觉像冰块那样僵硬,有的感觉消失在虚无的空间中……,“患病者”不断涌现,但是躺在由钢铁屏蔽的机械室内的船员受到的影响小,他们拼命地想让发电机与磁场发生器停止运转,但是机械似乎已经失控。正当大部分船员陷入精神错乱状态时,埃德里奇号再次隐身,返回费城海军工厂。

事后清点死亡船员有16人,半数以上船员患发作性精神疾病。海军领导得悉这一情况后大为震惊,下令停止试验,并将一切材料作为军事机密封存起来,这就是“费城实验”的经过。

隐身计划的前前后后

隐身实验计划的正式名称是“虹计划”。1930年年初,在芝加哥大学,以尼古拉·特斯拉为首的一批科学家开始进行有关相对论与隐身的基础研究。

1933年,普林斯顿大学设立尖端技术研究所,云集了以爱因斯坦为首的当代一流科学家。次年,隐身在研究中心转到普林斯顿大学尖端技术研究所、世界上最早试制真空管式计算机的冯·诺伊曼博士也加入这项研究。

1936年,隐身试验计划在人才和物质上进行扩充,并任命尼古拉·特斯拉为总指挥。众所周知,特斯拉是在电子工程领域作出巨大成绩的天才。当年年底,试验小组用他所发明的特斯拉线圈进行试验,取得局部隐身试验的成功。

“虹计划”正式化是战云密布世界的1940年,这一年布鲁克林海军工厂进行了全面的隐身试验,结果令人满意,但是实验规模相当小。这时致力于磁性水雷开发的物理学家布劳恩参加计划。他利用反向思维成功地开发出消失船的磁场,打开了迈向实用化的道路。

不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为此海军首脑在1942年变更计划的日程表,变成在船员乘坐军舰的状况下进行实验。由于实验使用强大的高电压装置,此前因畏惧人受到傷害,实验是在无人的船上进行。因此,特斯拉反对人体实验,认为时间还不充分。但是希望战争早日结束的政府解除了特斯拉的职务,改由冯·诺依曼担任总指挥。

1943年7月20日实施了让船员上船的第一次试验。船体视觉上从雷达消失,隐身状态持续15分钟。但是由于置身在强大磁场下的船员诉说突然感觉不适,实验到20分钟左右就中止。诺伊曼似乎已觉察到人体实验的危险性,但是日程表不能更改。最终决定权握在主管罗松·韦内特少将手上,无奈到了8月12日硬着头皮进行那次著名的费城实验。

泄密的目击者

1955年,作为军事机密被封存的费城实验从黑暗中浮出。事件的起因是从美国汽车零件推销员莫里斯·杰萨普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开始,来信者名叫卡洛斯·阿兰德。杰萨普曾经在密歇根大学攻读天文学,没拿到博士学位就毕业了。之后从事业余研究,对不明飞行物尤其感兴趣,写了几本书。其中一本书谈到了为检验爱因斯坦统一场论进行的所谓费城秘密试验,结果一艘军舰和船员从视野中消失。杰萨普对费城实验结果所下的结论纯属主观想象,详情并不了解。这次信中对书中论及的引力控制内容提出了善意的看法。

对此感兴趣的杰萨普给他写了回信,希望对方作更详细的介绍。第二封来信是1956年1月13日,这是一封奇怪的信。说它奇怪是写信人改名叫卡尔·阿兰,邮戳是得克萨斯州盖恩斯皮尔,而住处却是宾夕法尼亚州的新肯辛顿。再者,内容也语出惊人,自称在费城进行秘密试验时,他正在海军服役,并且说自己是驱逐舰消失的目击者。

据阿兰德的说法,参加试验的官兵绝大部分患上了一种严重精神疾病,发病时一片惨象。

但是,对杰萨普而言,不可思议的事件还在继续,同年夏天收到海军研究局的邀请信。到那里后,一名军官把杰萨普写的书递给他的同时作了如下解释:

“近日我们收到你写的这本书,但送书人没留下签名,经初读后我们发现书中至少留下了三个人字迹的附注。现在请你看一下,是否知道是谁的字迹。”

杰萨普打开书后大吃一惊,原来书上所有的空白处都写满了注解,而且好像是由三个人做的,三种不同字迹和三种不同的墨水。在阅读注解的过程中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事实,那就是写注解的人比自己更熟知这项秘密计划。杰萨普认为这三个人不是容易对付的敌人,要不然不会以匿名方式把它送交当局。显然,这就是对当局的胁迫。

他在研究中心发现,有一种与阿兰德的信上手迹相似。他把这个看法告诉军官,对方表示异常关心,要求务必把那两封信交给他们鉴别。

其后,阿兰德再也没来信。据军方介绍,他们照着信封上的地址找到新肯辛顿的偏僻乡村,但是他们来晚了一步,阿兰德早已是人去楼空。另外,杰萨普以此为契机,开始寻找费城实验的真相。遗憾的是,还未等他公开调查结果,1958年4月20日傍晚他死在佛洛里达州科拉尔·盖普尔斯附近的狄德公园的旅行车中,时年59岁。据警方调查,一根排废气的管子插进车门密闭的车中,车内充满了排出的废气,以此判定杰萨普是自杀身亡。奇怪的是,车内没有遗书,杰萨普随身携带的包也不见了。而且据杰萨普的朋友瓦伦泰恩说,那天上午他来电话:约我晚上一起用餐,要告知调查中发现的一件重要事实。

随着杰萨普不明原因的死去,海军部特意发表一则公告,称费城实验纯属是捕风捉影。1969年神秘人物阿兰德好歹现身,申明费城实验是自己捏造出来的。但是,不久又更正申明是谎言,实验确实进行过,这一切使费城实验的真假更显扑朔迷离。

哈奇森效应与费城实验

等离子体法力无边

现已知道,自然界中的物质除了常见的固态、液态、气态外,还有等离子态(体)、玻爱凝聚态和费米冷凝态共六种形态。在此,我们仅介绍与本文内容有关的等离子体。

按定义,在自然界中,当电流通过某些流体(包括气体和液体)时,流体的某些粒子便被“电离”(即电子离开原子核的意思),这样电离和未电离的各种微粒子混在一起,便形成等离子体。它们既看不见又摸不着,所以许多人对等离子体都觉得很陌生。

事实上,等离子体有天然的也有人造的。天然的等离子体大多形成和存在于地球的高空和外太空中,如天空被雷电离的饱含水汽的空气云团、太阳和其他某些恒星的表面高温气层,都存在着大量的等离子体。而诸如等离子体显示器(用于电脑、电视等)、较高温度的火焰和电弧中的高温部分,则属于人造的等离子体。

在等离子体中,构成原子的原子核与电子七零八落,气体自身会辐射出光或紫外线等电磁波。由于电磁力起主要作用,使得原本普通的物质内部出现新的运动形态,比如电子、离子的集体振荡,致使它发挥出常人想象不出的神奇威力。

例如在海湾战争中,美国投入使用的隐形飞机采用的等离子体材料后具有的屏蔽效应,使雷达无法探测到它的踪迹。再如飞机、导弹采用了等离子体技术后可以减少飞行阻力30%以上,大大提高了飞机、导弹的飞行速度和机动性能。另据报道,俄罗斯正在开发一种新型的等离子武器,它能通过大气层电离所产生的高温高能量,形成一个能量巨大的等离子态大气环境,并将在该环境空中飞行的飞机、导弹和航天器击毁。

除了在军事上应用外,等离子体在民用上也大有可为。例如在可控核聚变发电方面,在超高压和超强磁力的约束下,等离子体技术能够用氢的同位素氘对受控的热核聚变反应予以控制,进行原子能发电。现在日本的JT-60装置已通过给超导体线圈供电创造了人造等高离子体温度5.2亿K的最高记录,完全能满足实现热核聚变反应所必需的高温高压条件。今后的课题是提高高温等离子体的密度。

除上述高温等离子体外,还有低温等离子体,这通常是指温度在10万摄氏度以下的等离子体。拿身边的例子来说,荧光灯的光就是等离子体——进入灯管里面的氖等稀有气体,通过电气电离使之等离子体化。

自然界的雷鸣电闪或球状闪电、极光等,也都是大气中等离子体造成的,即通过等离子体发光。比方说“球状闪电”吧,日本早稻田大學一教授不仅从理论上证明,而且用微波的高频——人工产生球状闪电的实验进行过验证。他认为,如果让指向性高的电磁波交叉,则会在其交点能量集中之处产生等离子体;如果改变电磁波方向,同时还移动交点,那么发生的等离子体就会飞翔起来,并随着气流的起伏在近地空中自由飘飞,即使下雨、刮台风,它的行动也不会受影响,甚至逆风而行。

其飞行速度理论上是从零开始直至突破光速。

众所周知,生物或飞机绝对不可能有任意突然加速、紧急起飞、窄角转弯等飞行方式,而球状闪电则不然,连瞬间移动都能轻松完成。另外,它一个分裂成两个自不待言,还能够使多个合成一个,而且发生的场所不限于空气中、水中、地下或物质中,甚至在真空中也能发生。

再者,如同传说中穿墙而过的幽灵那样,等离子体也能自由穿越障碍物。1981年初的一天,前苏联一架客机在黑海附近遭遇球状闪电,一个大火球闯入驾驶舱,发出爆炸声,几秒钟后又穿过密封的金属舱壁出现在客舱里,喜剧性地表演了一番后,它又悄然离开飞机。事后检查,机头和机尾的金属壁各出现一个窟窿,但客舱内壁完好无损。

更值得指出的是,在焊接技术方面,过去即使用等离子体焊接也有困难,如同样是金属的钢铁与铝的焊接,金属与玻璃、纸、塑料等其他物质的焊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是焊接业界的共识。

但是,最近这个共识被打破了,东京大学开发了一项新的焊接技术,即在等离子体状态下,能将金刚钻与金属等完全不同的物质焊接起来。由此一来,作为装饰品,戒指与宝石不用粘接剂就牢牢地被焊接在一起了。不单是金属,即便是纸与玻璃杯,也能黏接在一起。此外,松下电器与熊本大学共同开发了一项通过等离子体放电剥下镀层的技术,用该技术能出色地剥离金属与塑料。

为什么等离子体能够将金属与非金属,甚至纸和玻璃等焊接在一起呢?这是物质表面通过等离子体会变得凹凸不平、粗糙的缘故。简单地说,就是让物质的表面起毛,通过凹凸不平之间的咬合提高了紧密结合性。

哈奇森效应

费城实验室中那包围埃德里奇号驱逐舰的青白色光雾,被专家认定是由等离子体组成的。那么,等离子体果真能使那种地狱般的惨剧发生吗?故事还得从哈奇森效应说起。

约翰·哈奇森是加拿大的一个业余物理爱好者,没受过大学教育却天生聪慧,能自制各种高频装置。实验室里有着大量的电子仪器,他日夜鼓捣着这些喜欢的装置。

1979年的一天,哈奇森正在研究特斯拉纵波。由于实验场地有限,那些用来发射电磁场和波的装置,比如特斯拉线圈、首登·格拉夫静电高压发生装置等等,只能勉强塞入一个小屋子里。当哈奇森打开连接各种仪器的主开关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放在远处的金属棒自动地漂浮起来,并朝着自己袭来。禁不住怀疑自己眼睛的哈奇森顺手取过那个金属棒并放回原处,结果金属棒又自动地朝着他飞来。

与此同时又发生了令他惊骇的现象,比如物体持续漂浮起来,像木头、塑料、铜、锌会在空中盘旋,来回穿梭,形成漩涡并不断升起,甚至有些物体会以惊人的速度自动射出,撞击到人身上。

随着实验的深入,新奇现象接踵而来。由水泥和石头砌起来的屋子周围会突然起火;金属会卷曲、破裂,甚至碎成粉末;不同的金属可以在室温下熔合在一起,有的金属可以变成果冻或泥的状态。当切断开关、仪器所产生的场被停止后,它们会重新变硬……

1988年,在加拿大渥太华召开的“新能源技术会议”的现场,哈奇森放映了这些录像。人们看到冰激凌宛如被看不见的什么东西拉起来似的,往上伸长,最后连容器一起往上升起来;还有放在杯中的水,一边溅起水花一边沸腾……对此,且不说普通观众啧啧称奇,就连出席会议的专家也都大惑不解,真是闻所未闻。

哈奇森还向人们展示了无数实验中留下的样品:那些被“劈”开的金属、被弯曲了的粗大钢条和从铝块中冒出来的硬币……

上述这些奇特现象就被称为“哈奇森效应”。那么,哈奇森效应是靠什么机理让金属熔合的呢?

哈奇森效应与等离子体的奇点

哈奇森猜测,这种效应就是那些实验仪器古怪组合而造成的。尽管用肉眼是看不到的,究其原因显然是发生了等离子体,上述杯中的水边溅水花边沸腾就是最好的证据。按专家的说法,等离子体通过电磁力能够移动物体。或许以金属棒为主的漂浮物体,原因也在于等离子体。金属弯曲或切断,以及不同金属之间的熔合现象,也只能用等离子体来解释才最有说服力。

但说不通的是温度。普通等离子体是高温,光是要引起那样的现象,就必须具有相当能量的等离子体。的确,如果高温等离子体的密度小,温度就不会高,也就不足以举起重物或产生足够焊接的功率。另一方面,从费城实验来看,哈奇森实验中的特斯拉线圈等装置理应在灼热的地狱里被烧光才是正常的,但是在那里一切装置却都正常。看来引起哈奇森效应的现象单从宏观世界来看是不可理解的,或许是一种未知的量子效应吧,总之它肯定存在由此带来灼热地狱的等离子体的奇点。

深受費城实验之害的美国军方意识到了这点。1990年就在哈奇森公司成立的第二年,美军将科学家、工程师,甚至代理人送到哈奇森公司佯装共同进行开发技术合作,并借签订高额的合同诱他就范。之后他们收集了很多资料,在确认哈奇森效应是真的后,与加拿大政府合谋趁哈奇森外出时破坏了所有装置。

原来仅靠灵感设计的装置,一度被破坏后便无法重新复原,因而也就无法再现哈奇森效应。愤怒的哈奇森上诉加拿大政府,但当局否认参与了此事。接着他又求美军返还他提供的实验数据与报告,但当时这些资料被美军指定为绝密文件,不予返还。最终,哈奇森只能忍气吞声。

另一方面,已把一切数据搞到手的美军,就对此进行彻底分析,最终成功地再现哈奇森效应,并将等离子体不可思议的奇点称之“黄金比例”。实际上,对秘密研究等离子体的美军而言,构成哈奇森效应的“黄金比例”是其非常渴望得到的技术。由此,美军的等离子体技术得以飞跃式提高。

费城实验的真相

美军知道了等离子体的奇点“黄金比例”,终于完全明白那倒霉的“费城实验”是怎样引起的。如前所述,费城实验原来只不过是消磁实验,如果消磁效率高的话,则需要使用多个特斯拉线圈。已知特斯拉线圈对人体会产生不良影响,至于引起其他什么反应则无法预料。因为无论是特斯拉还是冯·诺依曼,以及达文森·伯劳恩都不能理解是如何发生等离子体的。

特斯拉线圈失控时,埃德里奇驱逐舰被青白色光雾包围着,这青白色光雾正是等离子体,即通过特斯拉线圈发生的能量等离子体。但是由于埃德里奇号船体庞大,发生的等离子体密度没那么高,或许偶然接近“黄金比例”中奇点的状态,总之通过发生的等离子体,光是将船内变成灼热地狱而未殃及这片区域,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但是,等离子体一般辐射紫外线或X射线,它们都是对人体有害的电磁波。高频的电磁波对人的自律神经有影响,易造成人体痉挛、呕吐或精神障碍。搭乘埃德里奇号的船员身体引起异常是不能避免的,也许招致幻听或幻觉的人更多。

等离子体对有金属或水分的地方影响更大。构成人体的铂是金属,占体重70%的是水分,如果通过的电磁波很集中,局部地方肯定变高温。由此造成船员中有从体内着火者,他们最终烧成连骨头也没有留下的灰烬。

另外,桅杆突出部分遭破坏,那是由于受到高压电流击打的缘故,就像树遭雷劈那样。舱内的床铺等变得稀烂,是由于等离子体引起物体移动的结果。陷于精神错乱的士兵,他们感到的则犹如看不见的幽灵到处横冲直撞。最可悲的是等离子体引起的物体熔合效应将船员的身体与船体熔合在一起。

按照爱因斯坦的统一场理论,时间、空间、物质都是相互关联的,就像质量和能量通过质能公式联系起来一样。事实上,整个宇宙充斥着电磁能。而哈奇森实验出现的种种奇异现象,恰恰是变换设备频率与空间电磁频率相同的一种爆发形式而已。基于此,假如人体全部原子的频率与墙壁全部原子的频率相同,人就能随意穿墙而过;如果人体全部原子的频率做到整齐划一,人就会突然消失。

费城实验中的这艘驱逐舰,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消失的,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推断。

费城实验:验证外星人行走通道

实验的理论基础

费城实验源于“彩虹”计划,是一次军舰隐形实验。其最初的目的是让舰艇借助强烈的电磁场来干扰和躲避敌方龟雷的攻击,后来延伸为在周围空气中产生强磁场,使敌人的雷达探测不到自己的存在。

美军考虑对该实验的绝密性,将“彩虹”计划的实验对象定为“艾尔德里奇”号驱逐舰。1943年6月,“艾尔德里奇”号被安装上了数吨电子实验设备。其中,功率为75千瓦的两台大型磁场发生器被安装在前炮塔的位置。它们产生的磁力通过安装在甲板上的4组巨大的线圈进行分配。此外,舰上还有3只射频传送器(每只为2兆瓦的等幅波雷达)、3000只6L6型功率放大电子管(用来驱动2台磁力发生器的场线圈)、特制的同步和调制电路以及一大批特制的电子设备。这些设备组合在一起,经过适当的控制和调节,就可以将舰身周围的光和无线电波弯曲,达到隐形的效果。费城实验的理论基础是爱因斯坦的统一场理论,该理论认为,引力和电磁是相连、相通的,就像质量和能量通过质能公式联系起来一样。证明统一场理论是爱因斯坦一生最后的愿望,虽然他从没有最后解决统一场理论,但是费城实验的结果却让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些什么。

“费城”计划所用的是美国海军驱逐舰费城实验和百慕大三角的关联,起因于一项以人工磁场使一艘驱逐舰和舰上人员暂时消失的报道。海军做这项实验是着眼在使战时的船只有伪装能力。但它在科学上的重要性则有更深远的意义:人类和装备可以暂时投入另一度空间。

美国海军“安垂”号负责“费城”计划的实验观察,据报道,这项极成功的海上实验造成了一个看不见的椭圆形磁场,每道磁光的射程都有100米之远,水中的船只因此变成一种形象,但那不是船本身的形象。当磁力增强后,一些水手开始消失,你必须触摸才能察觉到他们的存在,若要使他们现形,必须用“治疗者用手触摸病人”的治疗法才行……但想完全复原却是个困难的问题。

杰萨普对这些实验感到担忧,他告诉瓦伦亭说,海军要求他担任另一项类似实验的顾问,但他拒绝了。他认为海军在1943年10月时,由于创造一种可以伪装船只的磁云,而揭开了磁云的潜能。如果磁云够强烈的话,不但会永远存在,而且会重新排列人类和物质的分子结构,而使其进入另一度时空,人类会因此而有预测未来的能力及无限的自行移动力。

实验中的虞实转换

有人分析,电、光可以相互转换,费城实验中就体现了电、光转换的特点。这种电、光的转换随处存在,它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或者说改变着人们对生活中各种现象的看法:如果不很好地认识这种现象,就会对生活造成很多困扰,甚至会让人们在生活中走很多的弯路。而要认识这一事物,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通过实验的验证和演示。费城实验中实态的躯体,可以变成虚态的意识体,反之也成立,这就是虚实转换、隐显转换和时空转换。虚态意识体可因吸收的内容不同而呈现出显态、透明态和光态等不同形態。这种虚实的转换就如同电、光的转换一样,是在物质世界中客观存在的。但在人们还没有通过探索、实验认识到这一点之前,人们是无法理解所发生的各种事情的。有时甚至是相当危险的。在物质的世界中,有很多这样的事例,对这些东西的了解、认识,对人类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人类的任何一个发明、发现也都同这一点紧密相连,对物质的虚实转换的了解也是如此。当生物体转换成虚态中的透明态时,就可产生隐形效应。

这种由生物电子组成的全息虚态意识体,古今中外并非少见。与实态外星人有所不同,现代人称之为“宇宙人”,在中国古代称为“神人”,这在庄子《逍遥游》中就已提到。在现代UFO案例中,许多都属于这种现象。

“细胞具有光合作用,以阳光为能源,由无机物合成有机物,并可分为光能无机营养型和光能有机营养型两类。”“宇宙人”具有某些特性:有的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以日光、月光为能源。并显现出多种色彩,有的则以空气和水为能源,可以具有多种形态,如点状、团状、带状、人状或其他变形。能自由运动,穿墙过隙或进入地下。“宇宙人”不随时间而衰老,如果会衰老的话,也比较慢,这就是时间走廊。

在费城实验中,如果说存在虚实转换的话,这是一种理论解释,这跟物理规律是一致的,虚实的转换并不是一种物质消失,而是物质另外的一种存在形式。严格来说,通过电磁的干扰使雷达找不到目标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转换,而是一种物理原理和发明技术的运用,这种隐现会因外界物理条件的变化而变化。

空间相交处的纷扰

对于费城实验,通常有两种较有代表性的说法,一种说法认为是一种科学实验,通过电磁干扰达到隐藏本方作战舰艇的意图,目的是为了提高军舰的作战能力,力求在战斗中游刃有余;另一种说法认为,这个实验是为了验证另一度空间的存在,或者说,这是实验者自己也没有预测到的一种结果,那就是实验中的舰艇和人在强电磁的作用下真的是消失了,进入了所谓的时空隧道,在不知不觉中在另外的时间、另外的地方出现了。提出这两种说法的是不同的人,这与人的认知能力有关,也跟两种对事物的认识方法以及人们所具备的知识层次有关:当然,很多人将费城实验与百慕大三角的神秘失踪事件联系在一起,认为同百慕大三角发生的事件一样,是由强大的磁场将物质引向另一空间的。这个通道也是外星人的行走通道,外星人正是通过这个通道来无踪,去无影的。

与费城实验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人对于费城实验的认识也是如此。比如杰萨普,他最初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学者的。他对费城实验的描述更多地是为了能更真实地将这一事件展示给大家,而阿兰则是一个封闭又武断的人,他只是凭自己的主观判断就对整个事件进行了彻底的否定,并且发表了一些随意的观点。但阿兰参与这件事的作用我们也看到了,正是因为他,使杰萨普看到了关于费城实验在出版上的商业价值。这个时候的杰萨普更多想通过写作谋求商业上的利益,且不说他最后的结局如何,他后期的行为可以说已经与费城实验无关。而文森特,嘉迪斯、斯忒格等人则完全是从商业出版的角度看待这一事件。无论是“小说”版的费城实验还是“记实”版的费城实验,对于关注这个事件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提供了描述这一事件的新的版本和另一角度对这一事件的解读。

有些人认为,这个实验应该在21、22世纪人类科学更发达的时候再来进行,因为,20世纪的人类虽然有能力制造强大的人工磁场进行实验,却没有能力去预测或应付接下来的结果。这其实点到了这一事件的关键所在,抛开各种猜测和臆断不说,费城实验所反应出来的问题使让更多人感兴趣的。作为今天的探索者来说,并不是要去肯定费城实验所验证的存在或者不存在的另一空间,更大程度是因为从这个实验中产生的一种无法解释的结果合乎人们通常概念中对UFO、外星人的行为特点的看法。对于另一空间和UFO、外星人展现的穿梭于现实和另一空间的行为,人类力图去解开和还原。而要做这种探索和还原,费城实验可能是最接近揭开谜底的。至于费城实验中所产生的在强电磁场作用下人和物体的各种反应,也许正如探索者所说。等到人类的科技真正发达了,也就可以通过还原这一实验来解释了。

费城实验引发的迷思

人们一直相信,神秘莫测的飞碟来自外太空。它们之所以能够穿越时空的“屏障”纵横宇宙,是因为外星人发现、研究并利用了宇宙中存在的时空隧道,并且借助时空隧道进行太空旅行。

而人类迄今仍在太阳系内“蹒跚学步”,就是因为人类的科学发现尚不足以探索到时空隧道的奥秘,时空隧道与我们在“捉迷藏”。

然而,在进入到21世纪后,蓦然回首,却发现,时空隧道就在我们身边。而且,在不经意间,已经向世人展现了它的翩然风采和独特魅力。

时空隧道

据国外资料披露:在德国,曾进行过一次“死亡实验”。在“死亡实验”中,有的受试者看见了一条发光的“隧道”。而心理学家肯尼斯,赖因格以将人类的“濒死体验”分为学术界已基本认可的五个阶段,其中第三阶段:通过“黑洞”,有此感觉的约占23%。

这些实验的结果,尤其是“隧道”或“黑洞”的说法,似乎证明宇宙中确实存在时空隧道。

瑞典科学家阿隆森和美国科学家乔,史密斯等人认为,在恶名昭著的百慕大魔鬼三角区内,也存在着一个时空隧道,因此大量飞机、船只在此神秘失踪。

阿隆森则进一步推测,在那里还存在一个海底时空隧道,并且与东太平洋圣大杜岛海域相连。因为,人们曾发现,在百慕大魔鬼三角区内失踪的飞机、船只的残骸,在圣大杜岛海域出现过。

更加奇妙的是,太空存在时空隧道已获得了有力的证据。

据报道,德国一位天文物理学家透露,前苏联的一艘无人太空船在穿越一条太空隧道时,在无意之中,竟获得了一张珍贵照片。

据悉,前苏联的这艘无人太空船,先是通过一条有如彩虹的发光隧道,然后到达目前还很难解释的地球外的“另一个世界”。

从发回的照片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片绿色的地方和一座被城墙围住的城市,还可以见到那里有不少人正在活动。

这座城市的最特别之处,是它被一种极强的金色光芒照射着,其中的景象与人们所认为的“天堂”一模一样。

因此,这位德国科学家说:“我敢肯定,这是人类探索太空以来最重要的一项发现。”然而,这位德国科学家并未说清楚“这地方”究竟位于何处,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最大的遗憾,也许这是“最后的秘密”。

不过,这位天文物理学家也披露,当这艘无人太空船向地球发回这张照片时,已飞越冥王單,正朝着漫无边际的外太空飞去。因此,其他一些太空学家推测,这个有生命体存在的“另一个世界”,就在太阳系内,在海王星、冥王星附近,或者,在太阳系的边缘。

这里描述的太空隧道,应该就是自然界存在的时空隧道。

费城实验

1943年10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海军在费城进行过一次有关磁场的机密实验,即有名的费城实验,也因此找到了人工的时空隧道。

杰萨普博士的朋友兼同事,也是杰出的天文学家兼物理学家瓦伦亨博士,在该实验已经开始后,参与了海军研究局的行动。他披露了一些费城实验中惊人的事,来源于他与杰萨普博士的谈话及通信。

这项实验的结果非常骇人而且十分重要,虽然船上的全体人员因此罹患了不幸的后遗症。据说有些人进厂医院,有些人死亡,而其余的则精神失常。

杰萨普认为,这项实验的确是进行过,而且实验当中发生的事情也正如外界所描述的一般。他认为船上工作人员的不幸遭遇,可能是准备或审查不周而引起的。

杰萨普对这些实验感到担忧,他告诉瓦伦亨说,海军要求他担任另一项类似实验的顾问,但他拒绝了。

然而,不容置疑的是,这个实验的观念是有意义的。美国海军做这项实验,是着眼在使战时的船只有伪装能力,但它在科学上的重要性则有更深远的意义:人类和装备可以暂时投入另一度空间。

目的探寻

1958年4月20日黄昏,59岁的杰萨普博士被发现死在佛罗里达州科拉尔德,肯布尔斯的城市公园里。法医的鉴定结果为自杀。

但是,瓦伦亭博士对此事的评论说:“我的好朋友莫里斯·K,杰萨普博士对这项实验异常感兴趣,花了许多心血调查船上的生存人员,并根据爱因斯坦的磁场理论着手研究,探查磁场为何产生进入异次元现象的谜。在揭开秘密的前一天,却在公园内的私家轿车中发现了他自杀的尸体。我认为,他是过于接近秘密而遭杀害。”

当然,也有人提出,是外星人“谋杀”了杰萨普博士,其原因也是杰萨普博士“过于接近秘密”。因此,人类可以循着这条思路走下去,说不定就此找到了时空隧道,并因此揭开了外星人、飞碟等地外文明之谜。

日本奇異现象研究专家黑沼健在他的一本研究从公元前至20世纪90年代发生在全球的奇异现象,如UFO、通古斯大爆炸、纳斯卡图案等事例的专著中,对费城实验引发了以下的猜想:我们脚下的大地(如果把它视为平面)如果用物理学语言来说就是二维世界,人类站立在这个平面之亡,周围和头顶上还有空间,这是一个立体世界,也就是三维世界。然而,在物理学上还有四维世界,乃至五维、六维……高维世界,人类处在三维世界,而四维世界则属于另一个更高阶段的世界,这个四维世界与三维世界有一个接合处,并由此扩展到无限大的空间。我们如果能知道这个接合部在哪里的话,就能从那里进入四维世界。不过,从推测上讲是这样,其具体形态我们还无从知晓。……有人认为,在费城进行的那次验证爱因斯坦统一场论的秘密实验中,驱逐舰转瞬间出现在诺福克而几分钟后又回到费城这一奇特现象似乎表明,在费城和诺福克两城市所处的三维世界也许存在着一条通向四维世界的时空隧道。

由此可见,费城实验的重大意义在于:找到进入异度空间的“钥匙”!

科学见解

费城实验引发的关于时空隧道的猜想,使得科学家不再保持沉默,他们对时空隧道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已经部分撩开了时空隧道的神秘面纱。

一些科学家认为,在宇宙中,时空隧道确实存在。

美国物理学家斯内法克教授认为,在空间存在着许多一般人用眼睛看不到的、然而却客观存在的时空隧道,历史上许多神秘事件离奇消失而后又重現的人、船、飞机等,实际上是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叫空隧道。

美国学者约翰,布凯里认为:时空隧道是客观存在的,是物质性的,它看不见,摸不着,对于我们人类生活的物质世界是既关闭,又不绝对关闭,即偶然开放;时空隧道和人类世界不是一个时间体系,进入另一套时间体系里,有可能回到遥远的过去,或进入未来。因为在时空隧道里,时间具有方向性和可逆性,它可以正转,也可以倒转,还可以相对静止。

1971年,约翰·阿奇贝尔德·威勒正式提出的黑洞理论指出:在黑洞中心,通常有一个点,称之为奇点。所谓奇点,就像我们常说的临界点,就像一扇门,进入这扇门,时空开始扭曲。而这个奇点,就是我们进入异度空间的“钥匙”!费城实验就是利用反物质制造了一把“钥匙”。

按照科学家霍金、威勒等人的研究,在宇宙中存在的黑洞和白洞之间,应该有一条名为“虫洞”的隧道相连。而在“虫洞”的边缘上,时间不再以永恒不变的速度流逝,而且物体在“虫洞”内的速度可以超过光速,这就是时空隧道。

当然,也有科学家对时空隧道的说法持否定态度。

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伦大学的物理学家萨维,皮兰和萨卡尔,霍德在英国的《新科学家》杂志上发表文章称:穿越时空隧道是不可能的。

他们已经设计出的一套电脑程序,能够模拟出恒星残骸形成的强大的吸力场的行为,这一巨大的力量足以把宇宙飞船撕成碎片。电脑模拟显示,黑洞的形成将产生一种新的“奇星”(当时空弯曲成无限,所有物质均被撕开时所形成的点),这是“质员膨胀”效应所致。

当宇宙飞船向黑洞靠近时,黑洞的质量将增至无限,最后,宇宙飞船将肯定被撕成碎片。萨维,皮兰得出的最终结论是,“奇星”将不会让任何物质通过。

综上所述,费城实验导致的关于吋空隧道的争执还将延续下去。并且成为2]世纪人类太空开发的“重头戏”。

猜你喜欢

等离子体费城时空
跨越时空的相遇
咏费城自由钟
认识费城
玩一次时空大“穿越”
天下
新加坡开发出全新电子—等离子体激元信号转换器
时空守护者之宇宙空间站
时空之门
等离子体医学
外国城市雕塑大观 费城城市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