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江湖·勃艮第

2020-07-24瓶子·Pan

葡萄酒 2020年4期
关键词:门派僧侣山头

瓶子·Pan

接上一回说到,勃艮第各门各派纷纷割据各处风水宝地,占山头开宗立派,成就了中世纪勃艮第葡萄酒的鼎盛一时。勃艮第各门派之间的冲突不断,他们又秉持着什么样的心法在复杂的江湖中安身立命呢?

The last time, it was said that various factions in Burgundy have seized the geomantic treasures of various places and established the faction in the hilltops, which has achieved the heyday of medieval Burgundy wine. The conflict between the various factions in Burgundy keeps on. What kind of mentality do they hold to settle down in the complicated rivers and lakes?

门派:Domaine

熙笃教因圈地运动一举成为江湖中举足轻重的门派。曾经一度辉煌的克吕尼及本笃教被打的落花流水,不久便销声匿迹。熙笃教坐稳了江湖头把交椅,江湖之中几乎没有能够与其相抗衡的势力。安逸滋生懒惰,僧侣们虽然身怀绝学,但没有威脅和野心逐渐心宽体胖,到后来传道授业这件涉及教派根基的事情都懈怠了。他们开始雇工来打理山头。为了能够一劳永逸,僧侣们更是“无私地”将教派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不传之秘一股脑传授给雇工。雇工便是今日酒农的雏形,他们为熙笃教管理田园和酿造,而熙笃教的密宗心法便是如今勃艮第的立身之本,深入酒农骨髓的理念,风土(terroir)。

僧侣们慧眼识才,当初发现了“山头”,如今又启蒙了雇工。雇工不仅深得僧侣们武学精髓,而且培养出来的弟子也丝毫不逊于僧侣真传弟子。雇工们功高盖主,对于教派而言绝对是一个隐患。后来,熙笃教日渐腐败,雇工反叛之心日盛。一些天赋较高的雇工开始自立门户,创建自己的门派。不过,熙笃教毕竟底蕴深厚,分支机构遍布整个江湖,势力强大且耳目众多,因此新建的门派不敢太过张扬,公然与熙笃教为敌。他们只能避开熙笃教的势力范围,前往犄角旮旯的地方招收学徒,学成之后也不允许弟子公然以师尊名号行走江湖。

熙笃教日益衰退,而新兴门派则日渐强盛,此消彼长,江湖格局渐变,新兴门派开始成长为能够与熙笃教对抗的新兴势力。新兴门派急于迅速扩大势力,无奈最精英的山头都在熙笃教的控制范围内,因此他们就通过挖墙脚的方式,招募那些被熙笃教逐出师门的不成才弟子,回炉再造。这与酒商通过购买酒液统一装瓶以获得规模优势同理。

新兴门派随着实力的增强,也不再满足于招募二手弟子和素质平庸的山头,他们将目光瞄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宝地,也就是熙笃教的势力范围:精英山头。一场你争我夺的江湖厮杀拉开序幕。终于,江湖上新兴门派形成战略同盟,如同当年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与熙笃教进行了一场巅峰对决,并于1789年攻占了象征着宗教和朝廷势利象征的巴士底监狱。宗教建立了千百年的“山头”基业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山头”以公开拍卖的形式出售。这段历史映射到现实,便是法国大革命之后宗教及贵族的葡萄园被收归国有,并以国家财产的形式进行拍卖,实现了社会资源重新分配。

随着熙笃教势力的瓦解,新兴门派迅速扩大地盘,而另一股新生力量独立门派也开始萌芽。新兴的门派往往规模较大,名望、资源及整体实力都凌驾于独立门派之上;而独立门派多充满个人英雄主义,他们身怀绝学喜欢独来独往,不喜欢被门派的条条框框束缚,便占据一小块山头,占山为王,每年招募的弟子也极为有限。新兴门派如同今日的酒商Maison,而独立门派犹如独立酒农:Domaine。

新兴门派得势之后非但没有脚踏实地的修炼武学和培养弟子,而是重蹈覆辙走上了熙笃教的老路,他们继续雇用教练培养新人,亦或者从独立门派处招收半路弟子。从经济的角度来说,招募现成弟子是迅速扩充势力的捷径。但这也造成了一些非议,其中最大的争议便是整个江湖被几大门派统治,独立门派几乎没有生存空间。如此以往,天下武功趋同,百花齐放的盛况将不复再现。

江湖上原本就有条不明文的规矩:一徒不拜二师。一方面是尊师重道,弟子不得半路改道,等同于欺师灭祖。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各门各派武功自成一体,彼此之间甚至相生相克,一旦改拜门派,那么原先门派的不传之秘也就轻易泄露。新兴门派因此受到越来越多正义人士的抵制。

酒商和酒农的关系何尝不是如此。酒商购买的往往是原材料葡萄或是半成品酒液,在他们眼里葡萄酒是商品,他们关心的如何能够形成规模和品牌优势得以最大化利润。这绝非歧视或者贬低酒商酒,他们对于品质的追求和渴望并不一定弱于独立酒农。

独立酒农从耕种、剪枝、维护、采收直至进入筛选桌全部亲力亲为,果实及葡萄酒更像是精心培育的孩子。因为关注,所以独立酒农对于每一个酒园的个性和特点都了然于胸,也就能够因材施教,将来有更大的潜力和发展空间。在我看来,酒商是商人,而酒农是匠人。他们之间能从理念和模式上去区分,而不是武断的判定酒农酒质高于酒商。

猜你喜欢

门派僧侣山头
洗煤厂的春天
缅甸·仰光
怀友
厨房不败
给动物分一分“门派”
化缘有风险,和尚要减肥
泰国近半数僧侣超重
家乡的白头山
《寻仙》新版迎新春 贺岁大戏庆牛年